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平的诗歌
清平的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84
  • 关注人气: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随笔

历史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篮球浮起黏土之菌,

将滚动忽然停息。

海浪拍打标语。

四五条墙角轻轻褪色

在高原半空。

影子把宝塔穿透。

 

像突然变大的小锤子。

像蚯蚓脱下

从未穿过宫殿去往郊野的背带裤。

像看起来像的皆有路径

通向一架水车的水花上演疑虑,

收拢在龙骨狰狞的桐油布。

 

拐弯到操场的路仿佛神秘,

引来月洞门掩蔽。

屋檐下只有蝈蝈笼凝望着

雨幕的远方还有蛐蛐。

在草坪尽于丛林、罗马柱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诗歌随笔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黑夜中出现更多黑

 

 

黑夜中出现更多黑

盲目使我看见。

我不愿在其中,我真的不在其中。

 

没有乌云,和世界的其他。

没有一个声音、众多的声音。

我完全听不到沉默在那里卯足劲。

 

黑夜,不呈现它的陌生;

回忆在黑夜里将黑夜带走。

我度过十分钟或睡意到来前的人生。

 

 

清平,201910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10 23:21)
标签:

诗歌随笔

文化

历史

分类: 诗歌作品

未来:811

 

 

越过了界线。退路已绝。

云端的神仙头皮屑如雪,

在暮夏晚风早吹之前。

引信已拉开。无人能灭。

雨幕在戏幕上将双手摆酸:

兄弟们究竟谁来接班?

炼狱蹿升到半空,

宝塔降落到幽泉,

命运不在命运的海途上

拉扯到诸神够得着的港湾。

有人回头但不是一个你

将屁兜和侧兜翻遍,

飘下的只有儿时烟灰

早已投胎的一缕烟。

你还是要像缄默那样歌唱,

不去弦歌一堂的西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诗歌随笔

六月随笔

 

 

A

 

俊朗的夜声息影在远空

没有一位暴君梦见的国土。

浑浊即清澈的河流无聊地

蜿蜒过空无一字的地图,

打发掉堆满货币虫

窗外一个夏日午后。

最后一拨亲人远足空气,

正当蚯蚓跃入画廊,

由你们来怀念我的健忘——

“来吧来吧就像一切人烟

绕过此地去到了天穹,

为空寂的大陆建一个海洋,

贯通无人的广场。

 

B

 

两公分宽的沟沿,

失足的危险是醒来仍在地球上。

从前月逃亡的房间

有惊无险地出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历史

六月随笔

 

 

A

 

俊朗的夜声息影在远空

没有一位暴君梦见的国土。

浑浊即清澈的河流无聊地

蜿蜒过空无一字的地图,

打发掉堆满货币虫

窗外一个夏日午后。

最后一拨亲人远足空气,

正当蚯蚓跃入画廊,

由你们来怀念我的健忘——

“来吧来吧就像一切人烟

绕过此地去到了天穹,

为空寂的大陆建一个海洋,

贯通无人的广场。

 

B

 

两公分宽的沟沿,

失足的危险是醒来仍在地球上。

从前月逃亡的房间

有惊无险地出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口琴

 

 

那美景从丧气的语调出来,造出口琴。

悦耳的飘音拾级而下,

作为听众而不是乐池灵魂。

 

这一刻从轰鸣远逝。但激动人心的

不是我写下错谬回忆的纸团:

那美景滚下阶梯教室,颠簸到

广阔校园里低沉的惊嘘。

 

 

清平,20196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3:42)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文化

健康

分类: 随笔

 

随感录选登(二)

 

 

 

对父母之爱的修辞渲染,对每一个孩子都极不公平: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是被迫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他们对自己的到来不承担任何责任,又怎么谈得上感恩于父母之爱?在这个事实上,第一责任者是父亲,因为只有他具备完全的主动选择权;第二责任者是母亲,她具备部分的主动选择权(被强暴、胁迫及出于其他严重生存原因而不得不怀孕生产的除外),但她同时勇敢承担起生产的巨大痛苦和死亡风险,以此而论,母爱具有一定的被动伟大性。然而,具备完全主动选择权的父亲自己,强迫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却并不承担生产的任何痛苦和风险,即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他付出很多,又怎么谈得上“伟大的父爱”?实际上,他不过是还债而已:还强迫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和强迫母亲承受生产的痛苦和风险的,双份的债。还这双份债,理应是他的本分而非任何别的可赞扬的情感。在这样的事实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文化

分类: 诗歌作品

设计师给娟娟)

 

 

睡莲还在火车上,

挤奶工一样躲着林子里的老鹰。

远方的一片水出了点问题:

角度不适合凄艳的反光;

更令人沮丧的随着

设计师的脚步摆开臂膀,

像云永远够不着棉花。

然而缺了睡莲,

花园也不得不在马戏团之前出场;

令设计师恼火的箭荷、大戟,

蠢蠢欲动的蝾螈和水蛇,

都要为并非设计师一个人的勃郎宁

尽绵薄的消音之力。

这是在火车到站之前的傍晚,

夕阳匆匆赶回家去看

明天的值日表上是否有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文化

设计师给娟娟)

 

 

睡莲还在火车上,

挤奶工一样躲着林子里的老鹰。

远方的一片水出了点问题:

角度不适合凄艳的反光;

更令人沮丧的随着

设计师的脚步摆开臂膀,

像云永远够不着棉花。

然而缺了睡莲,

花园也不得不在马戏团之前出场;

令设计师恼火的箭荷、大戟,

蠢蠢欲动的蝾螈和水蛇,

都要为并非设计师一个人的勃郎宁

尽绵薄的消音之力。

这是在火车到站之前的傍晚,

夕阳匆匆赶回家去看

明天的值日表上是否有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22:55)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历史

分类: 诗歌作品

异物

 

 

着帽衫的美妙异物

漂移机油铆钉遁形前管道,

十几种变形,恍若未觉一个我

更加飘移在没有了漂移的叹息山谷。

艳丽向后,看不见看着别处群峰。

报春承欢铁筷子膝下;

绿绒蒿娇嗔花甲老园丁——

这不是美景抽出

世界观笋芽卷入辊轴。

阳光刺眼后万绪花开。

宽阔的一个世界不在管道引文和

正文的修订中一下一下地

弹出箜篌哐当的火花。

我未觉并无一个我成长于

帽衫包裹着冬日暖阳下光阴回溯,

群星辉耀异物的入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