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清平的诗歌
清平的诗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989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随笔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口琴

 

 

那美景从丧气的语调出来,造出口琴。

悦耳的飘音拾级而下,

作为听众而不是乐池灵魂。

 

这一刻从轰鸣远逝。但激动人心的

不是我写下错谬回忆的纸团:

那美景滚下阶梯教室,颠簸到

广阔校园里低沉的惊嘘。

 

 

清平,20196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6 13:42)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文化

健康

分类: 随笔

 

随感录选登(二)

 

 

 

对父母之爱的修辞渲染,对每一个孩子都极不公平:他们没有一个人不是被迫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他们对自己的到来不承担任何责任,又怎么谈得上感恩于父母之爱?在这个事实上,第一责任者是父亲,因为只有他具备完全的主动选择权;第二责任者是母亲,她具备部分的主动选择权(被强暴、胁迫及出于其他严重生存原因而不得不怀孕生产的除外),但她同时勇敢承担起生产的巨大痛苦和死亡风险,以此而论,母爱具有一定的被动伟大性。然而,具备完全主动选择权的父亲自己,强迫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却并不承担生产的任何痛苦和风险,即便在孩子成长过程中他付出很多,又怎么谈得上“伟大的父爱”?实际上,他不过是还债而已:还强迫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和强迫母亲承受生产的痛苦和风险的,双份的债。还这双份债,理应是他的本分而非任何别的可赞扬的情感。在这样的事实面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文化

分类: 诗歌作品

设计师给娟娟)

 

 

睡莲还在火车上,

挤奶工一样躲着林子里的老鹰。

远方的一片水出了点问题:

角度不适合凄艳的反光;

更令人沮丧的随着

设计师的脚步摆开臂膀,

像云永远够不着棉花。

然而缺了睡莲,

花园也不得不在马戏团之前出场;

令设计师恼火的箭荷、大戟,

蠢蠢欲动的蝾螈和水蛇,

都要为并非设计师一个人的勃郎宁

尽绵薄的消音之力。

这是在火车到站之前的傍晚,

夕阳匆匆赶回家去看

明天的值日表上是否有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设计师给娟娟)

 

 

睡莲还在火车上,

挤奶工一样躲着林子里的老鹰。

远方的一片水出了点问题:

角度不适合凄艳的反光;

更令人沮丧的随着

设计师的脚步摆开臂膀,

像云永远够不着棉花。

然而缺了睡莲,

花园也不得不在马戏团之前出场;

令设计师恼火的箭荷、大戟,

蠢蠢欲动的蝾螈和水蛇,

都要为并非设计师一个人的勃郎宁

尽绵薄的消音之力。

这是在火车到站之前的傍晚,

夕阳匆匆赶回家去看

明天的值日表上是否有别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22:55)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历史

分类: 诗歌作品

异物

 

 

着帽衫的美妙异物

漂移机油铆钉遁形前管道,

十几种变形,恍若未觉一个我

更加飘移在没有了漂移的叹息山谷。

艳丽向后,看不见看着别处群峰。

报春承欢铁筷子膝下;

绿绒蒿娇嗔花甲老园丁——

这不是美景抽出

世界观笋芽卷入辊轴。

阳光刺眼后万绪花开。

宽阔的一个世界不在管道引文和

正文的修订中一下一下地

弹出箜篌哐当的火花。

我未觉并无一个我成长于

帽衫包裹着冬日暖阳下光阴回溯,

群星辉耀异物的入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历史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当铁甲舰

 

 

扭结的铁甲舰扭回工厂。

罢工仍推汐,寂寥颇减。

三个方向海都退出了梦乡,

人都攀下了崖岸,

当锦瑟弹出创世纪。

 

不在海边那极多人。

不从扳手讨生活那无穷人。

像望远镜走失在书架通往厨房

走廊的越洋少年,瞥见

窗外飘过一排舷窗。

 

越扭结越松的工会在

松不开扳手的苦恼里讪笑,

当诗人吃不消所有人。

 

当波涛为世界一角拍掌,

多棘龙跃起在红额带丛林,

吹着口哨不去啃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随笔

情感

历史

分类: 诗歌作品

在红领巾公园

 

 

喜鹊,越看到他在冰上喜悦,

越迷惑于逝去这一刻难道真实?

记录,换一种记录,

仿佛虚幻,再换一种虚幻。

稀疏若雀斑、痣,在一位巨人

颧骨上游弋,那几个迎面来去的

即将永生的陌路人,他和她的

暮眠和晨起,原来只是诸神更衣。

十几年,我一次次来到这公园,

很可能只是在书架上,掸去些灰尘。

这些零度左右温和的冷空气真是美。

灰白的精灵们,翻着我看不见的跟头,

议论一个傻瓜观众盲目的热情

能否更多地令他们开心。

 

 

清平,20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月蛙鸣

 

 

月蛙鸣池塘映照龙须

一圈圈缠裹议会的红旗。

八仙桌上摊开几十层梦境;

三五座辕门外,彩虹候着金雨。

祭奠自己的先退席;埋葬朋友的

还要饮尽墙脚十几坛老酒;

诗人蹀躞,项下挂着免战记者牌。

 

画家摇头,歌手低吼,拉远了

都在小丘下浅滩,一座八角凉亭。

“有一点烦了。”教授踱尽方步

下台阶,斜风细雨又将他赶回

方圆九丈的雕花拱顶。

负爪仰天两匹狼,一狼被栏杆牵了手,

一狼搂住闯入亭中躲雨的鹧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何悲诗

 

 

好吧,率土之滨。

洪水的洪水仍不是洪水。

棋盘上永是血祭的得意,

从未是翻转星辰。

一切新生于戏文与檄文,

犹如年年到来的春风

从烂叶里吹出待烂的新柯。

手持这万古青枝,

春风化雨一块硕大曜石,

洪水的洪水仍不是洪水。

万物中乃有一个谁不是我

杀人于梅兰之侧,

在大海中央,月桂的鼾声

荡起波涛之血。

 

 

清平,20192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2-21 10:02)
标签:

诗歌随笔

历史

情感

分类: 诗歌作品

仍是

 

 

仍是迷茫,粥碗短缺;

椰林永失在脑电波出拳;

瞧这斯大夫撸袖子

争一尊塑像,

老伙计一锤锤空故园空气。

 

说潮州普通话像风;

说意大利英文似六月雪;

看不见我在此的不多几人

仿佛扒光了彼岸,

拎着水桶去朋友圈。

 

这仍是迷茫的民谣淋浴

在一碗干饭拿掉碗;

面包呢,在江和山;

传奇抽不出抽屉又

合上花拱门下小铁盒。

 

捏着颈皮的金属

卸下了公园键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