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家严
吕家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439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9-16 16:32)
标签:

杂谈

 

第十一篇  眼睛

主题:眼睛看到的是真相吗?

(注:读了门罗这四篇小说之后,发现门罗诚实地可怕。她为了获得一个真实的认识,不惜揭下常识认知的伪面纱。门罗对自己太残忍了,没一丝温柔。)

在小说的叙述中,如果我们要获得对生活的真实认识,就必须要有多个角度和维度去看生活,倾听生活的声音。门罗的写作范围不算宽,翻来覆去的人物,在这篇小说中出现,又客串到另一篇小说中。但门罗的思维是无穷尽的。她的思维拓宽了她写作的深度和广度。这才是她令人深深着迷的地方。

(注:如果这篇能够用一些西方认识自我的理论去解构,可能会更接近门罗所要表达的本意。我个人觉得门罗对西方学术理论的认知是了如指掌。但我读书少,很多书都没读过,所以不能从理论上去把握、去解构。只能从我浅薄的认知上去解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19:42)
标签:

杂谈

 

第十篇 多莉 

主题:死和老年生活的变数

(在谈《多莉》之前想谈一下《洛丽塔》,《洛丽塔》没读,但总能碰到谈它的人。撇开《洛丽塔》的时代背景,我个人认为它谈到一个老年男性面对生命死亡采取的态度“性”。什么都无法阻止死亡的来临,“性”它是通往生命的一个通道。可以说纳博科夫是这样处理了老年男性面对死亡逼近的潜意识。

门罗同样面对这样的题材。门罗采用的是生活的变数和不确定。死亡是平静的。生命是起伏变化的。生活的变数、未知代表生命的存在。这是题外话)

第一部分第一段,门罗开门见山谈死亡。【富兰克林八十三岁,“我”七十一岁……没被安排的只剩下实际的死亡,那交由天意决定。】平静的叙述中暗藏险峻的内容,男女双方的年龄,未知的日子交给天意。这里暗含嘲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19:39)
标签:

杂谈

 

第八篇   火车

在这本小说集中,我最喜欢的是门罗叙述普通男性的两篇小说《骄傲》《火车》,还有门罗自己所言非虚构的最后五篇小说。

人生有很多隐秘的事。你不知道人为何要逃离。就像这列慢车一样,很可能你到不了终点。临近终途时,你就会跳车,你不敢勇敢面对。也许错过,也许后悔。(门罗的短篇小说从来不是单纯意义上的短篇小说,几乎每篇里的人物都跨跃了一个很长的年龄段,从青年到中老年。然后在这么长的人生经历中,门罗给我们指出人生的一些哲思。)

退伍回来的杰克逊在火车要没到达克拉渥站之前跳下火车,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这是一个怎样的男性?为什么不敢在克拉渥站下车,而选择逃离。按照门罗讲故事的方式,她会告诉你人生的一些哲思,而不会一下子告诉你男主这样选择的真正原因,她要让人物的命运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19:36)
标签:

杂谈

 

第七篇 科莉 

梗概: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科莉是腿有点瘸的富家女;霍华德是一个已娶妻生子的男性。讲的是霍华德与科莉的婚外情,莉莲(科莉以前的女佣)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霍华德是有婚之夫。霍华德利用莉莲的这件事诓骗科莉的钱。科莉在莉莲死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钱都进了霍华德的帐户。科莉小心经营的情爱只不过是一场骗局。 

解构:第一部分【“在我们这种地方,所有财富都一集中在一个家庭,可不是一件好事,”卡尔顿先生说,】门罗开门见山说这不是一件好事,为科莉的遭遇埋下伏笔。 

【尽管她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他仍然预计她的思维方式是传统的。】门罗杀人不见血,一下子就把霍华德的心理抓住了,正因为她传统,霍华德的诓骗才能成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9 19:33)
标签:

杂谈

 

第六篇   骄傲

注:这篇我不仅读出福克纳的《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的味,而且也读出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的味。虽然《百年孤独》是长篇。我不想错过门罗的每一篇,毋庸说我不想错过门罗实验室里解构生活的方式。

人物:“我”一个相貌、生理上有缺陷的,对自己不够自信的男子。

奥奈达:小镇上最有钱人家的女儿,后来家道中落。

两人一辈子都未离开过小镇去其他地方生活过。都未结婚成家。“我”是因为生理上的缺陷。奥奈达是因为特殊的家庭。两人都非常保守、守旧。一生过得很庸常,为了某种骄傲、矜持,一生没有很大的改变。即使对生活不满意,都没有试图去改变。当想改变时。奥奈达想搬来和“我”一起居住时,是以兄妹相称。这彻底激怒我的骄做,顿时将房子出售,使奥奈达的想法不能付诸实践。两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5 20:51)
标签:

杂谈

 

二、桌面上的“性”
1、楔子
她:“你相信爱情吗?”
我:“不相信。”
她:“他说这是爱。”
2、探讨
第一次探讨:室内
他:“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大家都认为和我商量了,而我却是最后知道的人。这道坎我过不去。”
我:“我承认这件事做得不够妥当,应事先和你商量。这是我们考虑得不周。”
画外音:这件事我们已探讨过很多次,为了避免节外生枝,选择不告诉他。因为从来就没有把未来、安全寄托在某某的头上。不管什么结局都接受。
我:“假设告诉你,你会有什么按排?不要说高大上的、未知的,我们要的是现实中可握得住的。”
画外音:对他的不信任从告诉他要在市里卖房子时。他不赞同买,也没支援钱。房子,她买了。她觉得他给不了她任何实质的生活中的倚靠。没有安全感,没有未来。但她永远不会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5 20:48)
标签:

杂谈

 

三、往事abc

1、a

我因做错了一件事,母亲为了惩罚,给我购买塑料底布面绣花的鞋,穿一些怪异的服装。那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年。而事实,我并不知这件事是不是我的错?没有人指导我也没有人怜悯我。只有无穷尽的轻视和忽略。可能,事实上她们也不知如何处理这件事。带着对自己深深的自卑,对不测的恐惧,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因素。我走进了大学。

华儿说,初入学校的时候,我就像是从少数民族来的。满身的民族味。今天明白,那是荒蛮的乡野气息,是乡村女孩。

初入学校,我很不擅长交际,害怕得发抖。不敢和男同学说话,也不敢和女同学说话,怕女同学高傲、睥睨的眼。只在同学谈话的外围的外围围观。

情况的改善应该在一个学期结束后。母亲宽容了我一些,在服饰上给予了我一些自信。学业尚可也给了我一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5 20:43)
标签:

杂谈

 

四、存在与虚无

旅行即将结束。那晚在重庆我问苏:“这是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逃离。”

在外面溜达久了。无论有怎样的美景美食,我都想念我的小城。但我一次又一次地渴望逃离,去外面透透气。是不是在别人的城市里与自己的立锥之处拉开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更有利自己从不同的高度和角度去打量自己生活中的人或事呢?

我又害怕回去。我不知我害怕什么?厌倦了游玩的打马观花,又害怕自己静水不前的小城生活。这两种体验都是真实的。是闲极了的人对生命的两种体验。

可能在我的灵魂深处还是有着对生命的不舍和眷恋。

记得我问父亲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江浙的乡镇企业办得那么好?而你的不能继续下去?”实际要探问父亲的问题有很多,例如:他和奶奶的关系?他和母亲的关系?等等。我都没问。而只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六、名山小城

八月酷暑之日来到四川盆地西边的名山。

对某个地方的亲切感,好像是以生俱来的。可能这个地方有着和你内在相呼应的禀性,所以你觉得亲切、熟稔。这种感觉在莞城也有过。未到莞城之前,已经梦到了它。后来到莞城,似曾来过。由于其他事情的担搁,并没有在莞城长久地呆下来;准备立足下来,慢步溜达的古村子也没去转悠。但那种魂牵梦绕的感觉还在。那不是对美景胜境的渴慕,那是放逐灵魂时,灵魂可以寄托的地方。假使你在这老死,这也是可托付的地方,不会三天两头拆地驱赶你。你可在这古村落找到久远前的灵魂。它们已被封印在此“古村落受保护遗址”。在现代文明驱逐的脚步中,你心头一颤,我可停驻千年吗?等着我的前生、我的后世吗?

在长途汽车站下车,循着高德地图,径直走,一点都不担心迷路,路边行人也不诧异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十几年,有非常多的中外经济学家和投资投机家,都在预言中国经济、包括金融和房地产的危机或崩溃。章家敦就曾经在2001年预言了中国经济在2008年之前的崩溃,并在2011年修改和再次预言中国经济在2012年的崩溃。但是,中国经济却始终有惊无险。中国为什么没有发生预想中的经济危机?流行的答案是:因为中国的经济危机还没有发生,但这个危机从现在开始随时都可能爆发。

  本文明确认为,预测和等待中国经济的危机都是错的,因为中国经济的危机不用等,它现在就已经存在,只不过它不是表现为一般的经济衰退和资产缩水的总量危机,而是表现为一种特殊的结构危机。

  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一直在忙于发出或修改屡屡出错的预言,原因在于人们都未能真正理解中国经济的本质,并错误地用西方经济的“市场背景”和“周期背景”来判断中国经济;而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