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吕家严
吕家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063
  • 关注人气: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
​这是真事。
当思华隐隐约约听到同事在办公室里议论这事时。她有些迷糊。不感兴趣、不关心;不同情、不谴责。她连同她的生活已有些麻木,生活中的伤逝太多,有时隔不了多时一起。她想躲开这种无聊频繁的死亡,想进入一种度生死之外的宁静。她甚至想避开生活里一些很庸俗的人事。除了必要的工作,只保持一俩人的密切往来。
“跳楼,”
“一个女的跳楼了,”
“听说离婚没几天,”
对于这起死亡事件,她感觉自己无助得很,进入不了事件的内部,找不出迷宫的头绪。不知听者和说者的意义何在?死者的意义又何在?不知这样的死亡和她的生活又有什么关系?再说思华这几日实在很忙,忙到无暇想到他者,想到他者的生死。虽然他们都生活在这个人口密度很大、人口达二十万的湖滨小城——鄡城。
她关注小城拆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年多前,我是不读书不读小说什么都不读之人,觉得读书是世间顶无用顶无意义的事,远不如实体的生活来得有趣味。两年多前,在媒体的渲染下,无意中在书店里抽了一本门罗《快乐影子之舞》。老实说,刚翻开,我是什么都看不懂。然后和朋友交流探讨了几句,有点感觉,慢慢地读进去了、再慢慢地觉得惊叹、再慢慢地觉得悲哀丶那不就是我平庸乏味的生活吗?原来这样的生活也可以用文字记载。于是爱上了门罗。但爱上门罗之后,并没有再继续对门罗深入阅读下去。而是在遇到加缪后,对加缪通读了,又辗转走过了几条小巷,终于原路返到门罗。说句实在话,我并不爱读小说,小说对我没有很强烈的吸引力。加缪除外,读完西西弗神话,我很担心我读不下局外人。结果奇迹发生了,我竟很喜欢局外人。原来不是我不爱读小说,而是小说要有极奇妙的方式吸引我才可读。在读学术书时,我愿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题记:
爱别无他求,只求成全自己。但如果你爱了,又必定有所求,那就让这些成为你的所求吧:融化为一道奔流的溪水,在夜晚吟唱自己的清曲。体会太多温柔带来的痛苦。被自己对爱的体会所伤害。心甘情愿地淌血。

方圆几十里老秀才的孙女,解放后全县教育界五老虎之首的掌上明珠,给子嗣稀薄的占府接连带来五个儿子的长姐。你的童年,受宠的程度,正如你的名字,掌上明珠,掌珠。天资聪慧的你,有着家人殷勤的关切,漫山遍野的笑颜像天边的晚霞,映衬着你时空里最美的一段。如果命数能停留,母亲,就让你的命留在这一格。不下坠。无我们又何妨,只要你美丽。
泥土里的生活总是苦涩的,就是秀才的孙女,校长的长女,在时代的车碾下也逃不脱读完书就回家务农的命运。对于捧若珍宝的长辈,是何等不甘,不愿。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开始了,也是树叶遮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午吃饭时母亲说:“我要下乡去看看,”

我说:“今天去今天回吧!你今天煮的菜很好吃。”

“你总嫌我煮的不好吃,”

“现在好吃,你还是今天回来吧!”

“今天回不了。菜地里种的茄子、辣椒长满了草,我要清除下,暑假里我们就有得吃。”

“哦,可我们天热不去乡下,乡下没空调,蚊子也多。姐暑假不会回来。”

“可摘了拿回来吃。马上要放学了,租房的小青要走了,我要去看看还有谁陪读,再招几个。”

母亲神色凝重了,我坐在桌子边挟菜吃。母亲说:“小菊真愚,她在别人面前说,等我舅妈死了,我屋加层。”母亲顿了顿,看着我“等有机会,你陪我当着小菊的面说,小菊,你加层好了,我还要活二十年哩,活二十年,还只九十来岁,没一百岁。我要活着看到你屋加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周成林:除非不写,否则就应该面对真实

周成林 2015-12-11 11:48:48

前几天找小杨要来去年这篇采访的文档。去年夏天,文章登在成都某家房地产公司的高端杂志上,鲜为人知。今年,我的新书出版,自己也得吆喝几声,就跟下面的其他采访和书评放在一起吧。



周成林:除非不写,否则就应该面对真实
 
文/杨济铭 摄影/冯小平
 
我们约在星期三下午见面,西御河沿街的一处茶园内。即便先前天阴得好像很快就要落雨,但里面的人声依旧鼎沸。身后的一桌男士正在玩扑克牌,相比其它中老年茶客,显得安静不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 早歺店的故事    二 卖鱼纪事  三 面相

      一   早餐店的故事

 一日上班听到一同事议论:“那个早餐店关门了,老板娘被车撞断了腿。好。我在那家早餐店吃早餐,一次还吃到了一只苍蝇,你说我恶心不恶心?从此,我再也不去。关了好。我对它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听了,心里诧异,吃早餐吃了一只苍蝇,值得咒人家被车撞,店关门吗?我没有足够的正义感为了不相干的人和事,站起来和同事辩驳一番,伤了表面的和气。只是心底里察觉出人性的阴暗,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这位同事在工作上可勤勉努力了。

 我对那家早餐店很有好感。

 店主是一对五六十岁左右的夫妻。男的身型墩你,满头白麻发。女的狗啃的粗短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短篇小说

 

吕家严

短篇小说:忧伤的年代

  “美佳哎,你来看看,这张报纸,”父亲踮着因鸡眼而疼痛的脚,颠着肥胖的身子,酱色的的确良衬衫洗得衣角都卷折了,薄得透明,覆住腆起的肚子。他颠进厨房。厨房靠正屋的墙摆了一张八仙桌,桌的一端摆了一把吱吱哑哑的高椅子,高椅子的椅脚上用铁钉斜钉了一根木条,椅角上挂了些布袋子,椅背横档中绑扎着布、尼龙、塑料的绳,椅背上搭了些布围裙、旧毛巾等;桌子的另侧摆放的是有靠背的暖笼,暖笼坐上去,不是很舒服,盖面上是遗落陈积的旧书报纸。桌面上的污垢总擦不干净,桌面间大裂痕的粗笨八仙桌,不是萧薇来到小镇后添制的。来到小镇后请木匠打的桌椅,摆在厅里。

  厨房里靠大灶边的煤球炉边立了一个潲水桶,方便母亲美佳从大锅里勺洗锅水到桶里。立潲水桶的地脏渍渍的,辣椒籽、南瓜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       

      一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

    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是两种不同的活法。但却统一于一个人身上。这是世界的和谐还是世界的荒诞?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如果用黑格尔的话去演绎,世俗生活和精神世界它存在于现实境况的个体身上。有这样的事实存在,那它是合理。合理即美,那它是和谐的。

  实则不尽然。黑格尔所言这句话,本身存在语境问题。存在即合理,我理解,某事物、某事理它存在于现实与自然中,自有它当时存在的环境和土壤。而这存在的环境和土壤是否是合适、正确的环境和土壤呢?这都有待人们深思熟虑后细细辨别。如果存在的环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2016年的三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死亡迎面袭来。我失去了一个朋友。也许是岁月寡淡到极至。在死亡面前,我选择了有尊严地坦然面对。书写是我有尊严地面对死亡的唯一方式。两年前的今天,我握笔写下了第一篇文字。

      在没有遇到范之前,我只是很卑微地、小我地书写。在一侷之室,拘谨地写着。我记得我和范是在六月里的时空里,用思维探碰。我们第一次的话题,就是从谈钱穆开始。后来,我离家外游了。二个月后,等我回来的时候,邮箱里已有范几封谈文说字问好的邮件。我很感动,心里也很不安。我一个刚刚握笔写字的人,实在是不值得范如此厚待。应该说,我很喜欢和范交流。范是一个宅心宽厚宽宏之人,也可以说范并不是一个很快乐的人。范知识的渊博就像海水样,你不知道他有多深,因为他总是谦谦地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博客正文

如果愛是痛苦的泥沼

作者:事了扶伊去 浏览:52 回复:0

发表时间:2015-11-26 01:49

 

【愛與希望的小街  周成林 著  四川文藝出版社 2015年10月 38元】

一直喜歡閱讀Melzhou的博客半場,幾年前曾寫過一段文字,抄錄之:注意到他,是從時光中的時光開始,然後慢慢追隨,時常關注。放縱文字,調侃世態,在盛世裸奔,“以出世的精神寫入世的文字”。Melzhou “目光敏銳,落筆辛辣”,細膩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