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东江2015
王东江20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3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365


                            

天气一入冬,土地闲了起来,人也闲了起来。这时候,老天爷却无论如何也闲不住了,天宫里不知为何储存了那么多的雪,三天两头下个没完。道路封了,庭院满了,只有屋内那狭小的空间还没有被雪侵占,仍然是属于我的。说是享有充分的人身自由,社会是公道的,可不公的是天,四季的雨水分配太不公允,春雨少得那么可怜,冬雪又多得那么奢侈。这时候的人真成了囚在笼子里的鸽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王东江

 

鳏夫锁成是堤下村家境最窘的木匠,同时又是资质最高的木匠。

每个木匠都长两只手,可这十根指头长在锁成手上就发生了奇迹:一张雕花的杨木床,从下料到成型,别人得半拉月,锁成一个礼拜就能完工。木匠使用的工具,锛、凿、斧、锯、刨,握在锁成手里,就生了灵性。锁成锯木料,木屑细碎、均匀,像纷洒的雪粒,锯口端直、劲力,像利剑竖劈;锁成刨板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24 22:33)
标签:

365

好大一场雪

王东江

 

一、被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06 18:24)

农家小院的早晨(外二篇)

王东江

 

黎明的最后一缕黑暗,在小院主人推开屋门的一瞬仓皇逃窜,挤过墙角一棵柳树时,尾巴被柳枝扯断,顾不得喊痛,便被迎面而来的熹光击个粉碎。

男主人揉揉惺忪的睡眼,朝刚露出额头的太阳打了个大幅度的哈欠,算是行了见面礼。他睡意未消地蹭到门洞里,打开临街的大门,与冲进来的晨风撞了个满怀。他还没来得及迈出大门,一只狗“噌”地从他裆下蹿出,加盟街上其它同类的游行队伍。狗的莽撞和突袭,把男人仅存的一点睡意惊得烟消云散。他猛然忆起昨天傍晚剩余的农活,顺手扛起一把锄头,半袒着胸脯,风风火火朝麦地方向奔去。

与男主人的懵懂相比,女主人的行为利落了许多。她快步走到鸡埘跟前打开栅栏门,右手抄起瓷盆从蛇皮袋里舀出一盆苞谷粒,撒网一样顺势一抛,苞谷粒扇面形散落地上。鸡子们碎步颠颠地围拢过来,头一点一点地快速猛啄。开始秩序井然,不一会儿就你拥我挤地乱成一锅粥。麻雀们见有机可乘,纷纷从树上落下来享受免费早餐。女人眼疾手快,抓起笤帚一丢,鸡群如落入一颗炸弹,麻雀们“嗡”的一声逃向柳树梢。

这时,栏里的牛开始抗议了。经过一夜的反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16:24)

塔里木诗笺(组诗)发《兵团日报》12月6日

王东江

 

睡胡杨,我眼里的睡美人

这些在此沉睡百年?千年?万年的胡杨

以百种、千种、抑或万种姿态沉默在浩瀚的塔里木

直立、斜仰、半卧乃至全卧。谁和谁窃窃私语?

半梦、半醒、熟睡还是沉睡。谁的鼾声搅乱了谁的梦呓?

谁的一声唤,撕破千万年沉寂的时空

一个人、一行人、一群人纷至沓来

人迹罕至的沙漠惊艳一道道热辣辣的目光

 

睡胡杨,你的前世可是睡美人吗?

你脚下的土地可是女儿国的藩地吗?

我来就是看你睡的,倦态的美才是美的极致

在整个塔里木,一群倦了的胡杨

一群美轮美奂的睡美人

沙作床,天为帐,清风洗,月光浴

偌大个塔里木,是你前生今世的洞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16:21)

在喀什河两岸生成的哲思 (组章)发《伊犁晚报》12月17日

王东江

 

我多想变成喀什河里的一尾鱼

阳光朗照喀什河的时候,我看见河水周身裹满了锦缎。

我的脸被阳光照着,我感到了抚慰与温暖;我的心被河水漾着,我感到了锦缎的柔滑和飘逸。

河水抖动锦缎的时候,锦缎也抖动我的身体。

我多像河底的一尾鱼。我渴望成为那个族群里的一员。

阳光从黎明的梦里走来,喀什河从雪山的牵挂里走来,我从河水的柔情里走来。

走近喀什河,水里映着真实的我,岸上站着虚无的我——我的魂魄早被河水摄走了,那远去的喧哗正是我灵魂的呼救,我佯装没听见。我知道,它是属于喀什河的,我的身体不过是它的暂居地,河水归不归还,我都无所谓。一个把归宿化入清澈和湛蓝的人,是上天的垂爱和生命的升华。

此刻,我觉得,我的体内流动的不再是黏稠的血液,而是清冽的

喀什河水。我的肉体也不是娩自母腹,而是打捞自喀什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28 12:22)


王东江

 

饱读诗书和饱餐大宴不是一个概念

满肚子学问和满肚子油腻也不在一个层次

喷洒满嘴酒气的饱嗝

和抑扬顿挫的诗韵

其音质  好比钝器划响玻璃与秀指弹响琴弦

耳朵是最公正的评委

 

秀色未必可餐

一卷诗书在手废寝忘食倒是常事

虽然学富五车不一定才高八斗

胸无点墨和不学无术却成正比

我们这群迂腐的人啊

通晓莱蒙托夫普希金却不谙世故人情

折服朱自清闻一多却不折腰强权望势

熟读唐诗宋词明清小说

疏于名争暗斗拍马逢迎

游走于尘世不肯同流合污

慨叹世风日下又回天乏力

清高不敢自大

清贫不甘落伍

位卑不忘忧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德国是个极度无聊的国家,你看不到有人会在饭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9-25 10:55)

预感(组诗)

 

王东江

 

预感是个靠不住的词

如花心的男人或水性的女人

当心灵空虚时

预感便来敲门

 

预感专门拜访意志薄弱的人

眼一跳肉一颤仿佛马上要塌天

即使天真的掉下一块来

有大个子替你顶着

女娲会及时补上

也轮不上你来担心

况且好多事

即便眼不眨觉不睡

仍然躲不过

比如突临的天灾

猝降的人祸

预感来不及提前通知你

 

那些声称有预感的人

多半由于心虚

不做亏心事

敢给鬼开门

行得正  走得端 良心摆中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穿过伊犁河谷(组章)

王东江

 

尼勒克的阳光

阳光大把大把地赐予,把慷慨发挥到极致,天地间流金泻玉。顷刻,尼勒克的阳光铺天盖地,四野横流。此时,太阳是世上最大度的慈善家,她倾其所有,在人类居住的这颗球体上广植善根,爱心恩泽万物,惠及山河。

 在尼勒克,人类免费享用的自然施舍首先是阳光,其次才是风。阳光把尼勒克的草从泥土中一根根抽出、捋直、拔高、润色,绿毯一样铺摊到远天远地,视线尽头。然后,才把权力交给风,由它去体现古诗中“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

哦,我知道,阳光喂绿了尼勒克的草地,草地喂大了尼勒克的牛羊,牛羊养壮了尼勒克的子民。归根结底,阳光是尼勒克这块沃土的真正母亲。母亲比任何慈善家更伟大、更善良、更仁德。因此,尼勒克的阳光一如既往地庇佑天宇下这方沃土,庇佑沃土上的这片草地,庇佑草地上的这群子民。

直到地老天荒!

 

喀什河

喀什河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