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文学评论”的四十年深坑

     八十年代是个烽火轮般疾速转动的时期,城头变换大王旗往往在一天之间,所以一切怪诞招数都是可以谅解的。当时为了粉碎前30年的一切从而给改开杀开一条血路,文学作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9-08 18:37)

[cp]

 

民国大师,完全是一个伪槪念。学术上、文学创作上硕果累累,引领风气而又名震中外,与之比肩和领先于前者可举出二、三十例。随手一例,沈从文的弟子查良铮(写诗时为穆旦)后来就远在乃师之上。有些人为了神化他们泡制的伪概念,在做人方面也神化、圣洁化了“民国大师”,以致鬼话连篇。

 

不完全统计,胡适自己有明确记载的吃喝嫖赌抽等课外活动。其中逛窑子嫖妓女10次。还和徐志摩组团嫖娼,据说炮首就是胡适徐志摩。胡适有多么无耻无品无德呢,大凡徐志摩干的龌龊事,胡适都干了。然后,胡适还把徐志摩老婆陆小曼给干了。徐志摩到死都不知道他的头顶被胡适扣上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这让人想起蒋介石当面骂戴笠的话:“娘稀屄,你胆子太大了,连朋友之妻都敢糟践!你还是人吗?”;还让人想起蒋介石的一句话:“这个胡适之,又要当正人君子,又要干狗豕不如的事!”[/c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温靖邦所识的国际共运老战士

1980年,对于小青年温靖邦来说是个幸运之年,发生了几件终生难忘的事。第一件是被指定为省文代会和作代会的代表。而当时我还不是只有六十多名会员的四川作协会员,到会后“火线入党”,被指定为会员。第二件是开会期间巧遇年龄之高足以做我祖母的胡兰畦。

那天上午,我们从锦江宾馆到锦江礼堂参加开幕式,途遇一位年高的老太太也是去开会。开会时她和任白戈、沙汀、李亚群等坐在主席台上。座牌上赫然是“胡兰畦”三个字,我吃了一惊。会后怀着“朝山”的心情去拜访她,听她纵谈她介入很深的国际共运与国际劳动妇女运动。她还说她两次见过列宁,与高尔基是好朋友。这让我十分震惊,疑心这老太太吹牛叉。谭兴国告诉我,老太太一点也没吹牛,她确实是马列主义老前辈。

从此,我与她保持了一定程度的联系,听老太太讲经说法,知道了很多国际共运的事。

胡兰畦(1901年—1994年),四川成都人,中共党员。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位有影响的女革命战士。她是宋庆龄、何香凝、李济深和陈毅、吴玉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一向美国时代周刊评出了古今100部它认为的经典小说,颇受中国媒体人的追捧;倒是外国人反应平平,一副见惯不惊的态度。

《时代周刊》影响再大,它毕竟不是专业的学术刊物;而且显然不懂“艺术形象大于思想”这一正确的文学判断原则,凡时代周刊认为“有新意”(主题范畴)的作品,其文学性(艺术性)是可以忽略的。难怪一些文学性平平的平庸之作,却会因了恶意抹黑自己民族而获国际大奖。试问: 川端康成、霍桑、马尔克思与老托尔斯泰、狄更斯、司汤达等19世纪俄欧大师能在一个档次上吗?例子太多,不胜枚举。中国读者勿受其误导,它不过是“媒体评论”而已。

从整体形势说,中国古代的小说确实较落后,单线推进限制了它的发展;但是除了时代周刊选中的《红楼梦》之外就设有了吗?《儒林外史》《金瓶梅》怎么安排呢?现代的李劼人《大波》、老舍《骆驼祥子》也是深受西方学术界推崇的大师之作。 既然《巴斯克维尔猎犬》(通俗小说)都入了时代周刊法眼,那就说明中短篇不限。试问:历史公认的世界短篇小说两大师契诃夫、莫泊桑的短篇代表作他们怎么看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拜谒史公祠,唤醒了我对历史的记忆。大明朝对夷狄之邦而言,无疑是华夏正朔,所以史可法以死效忠大明,本质上是对华夏观念的悍卫,不容当代宵小玷污的。史公本人披坚执锐亲冒矢石,在城上怒斥投敌的太后与皇帝;扬州百姓在他伟大精神感召下,全民皆兵,个个如虎,打退了敌人无数次的进攻,使清妖大为恼火。城破之后,清妖官兵为泄其虎狼之怒,竟在城里城外烧杀奸淫十天之久,受害的华夏人民达数十万。满清这一兽行,史称“扬州十日”。凡有丝毫华夏血性者,从来没有或忘这一历史仇恨。有清一代所有的汉人起义,客观上都是在讨还这一惊天血债。最后一位讨债人是孙中山,他喊出了振聋发聩的口号:“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终于惊醒了做了三百年清妖奴隶的华夏子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们可以挑战老托尔斯泰吗?有人说:可以

温靖邦

 

老托尔斯泰对画家普利诺夫斯基说:“我的成功就在于我作品的民族性,而不是世界性”;又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而中国近40年有不少搞文学的人挑战老托尔斯泰这一经典观点。可惜的是他们只有毫无学术含金量的梦呓,也拿不出堪比老托尔斯泰极富本民族审美特征的伟大作品来支持自己的“理论梦呓”(理论大师卢卡契语)。

一些作家反复弹唱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高调,内心怀着诺贝尔的鬼胎,往一条完全悖离初衷的异化之路越滑越远了。

什么样的作品怎样的方向才算是走向世界或向世界靠拢,这样一个“能指”的问题未蒙解读,一切都将是空谈与妄想。

八十年代中叶以来,先锋派如饥似渴半痴半狂地搬取欧美的前卫方法与话语。他们一本又一本地阅读,生吞活剥,热炒热卖,出售了意识流、无章法、无情节,又掮回了感情零度,终止启示,手忙足乱、心急如焚、瞻顾不安,惟恐落后于世界潮流。九十年代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7-15 18:53)
标签:

杂谈

莫扎特是名符其实的音乐大师,作品历经三个世纪的筛汰留传了下来。他有一句名言,“我的叙事灵魂都有故国影子”。所以他成功了。就像另一位大师列.托尔斯泰的名言:“越是民族的,就越有望成为世界的!”这应该是对中国当代那些玩现代主义的作家是个当头棒喝,对浑浑噩噩追捧他们的不懂装懂的读者和编辑也应是个警醒:什么瞎球鸡巴整的东西,中国根本没有一丝一毫产生现代主义的基础,你们骗谁呢?现代主义是西方后工业时代的产物,是那种社会精神状态的折射。你们“折射”个球呀!

https://mp.weixin.qq.com/s/rdkkCA-w77Uvoclya_c8cQ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要养成纯正的文学趣味,最好从读诗入门

朱光潜

据我的教书经验来说,一般青年都欢喜听故事而不欢喜读诗。记得从前在中学里教英文,讲一篇小说时常有别班的学生来旁听;但是遇着讲诗时,旁听者总是瞟着机会逃出去。

  从此一点,我们可以看出现在一般青年对于文学的趣味还是很低。

  一个人不欢喜诗,何以文学趣味就低下呢?

  因为一切纯文学都要有诗的特质。一部好小说或是一部好戏剧都要当作一首诗看。

  诗比别类文学较谨严,较纯粹,较精致。如果对于诗没有兴趣,对于小说戏剧散文学等等的佳妙处也终不免有些隔膜。

  不爱好诗而爱好小说戏剧的人们,大半在小说和戏剧中只能见到最粗浅的一部分,就是故事。

  所以他们看小说和戏剧,不问他们的艺术技巧,只 求它们里面有有趣的故事。他们最爱读的小说不是描写内心生活或者社会真相的作品,而是《福尔摩斯侦探案》之类的东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7 12:51)
标签:

杂谈

 

[cp]我曾在10年前撰文指出,近30年来中国的战略环境十分险恶,决不能轻信美国,必须握牢核打击剑柄以示威慑。同时以中俄联盟为生命核心,对俄国策反南奥塞梯及晚近收复克里米亚给予充分同情,努力修复中越裂痕、决不上美国及其中国国内盟友的当去作制裁朝鲜的蠢事。如此,美国就不敢轻举妄动了,则天下大安。可惜,我的文章在网上虽点击数十万,却引不起高层关注,“夫妻”论仍甚嚣尘上。所幸习总访俄,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开端。
[/cp]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30 19:51)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我是温靖邦
我是温靖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232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