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沈苇,诗人,现居乌鲁木齐。
个人资料
诗人沈苇
诗人沈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342
  • 关注人气:3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我为爱效过犬马之劳

在边地险境,修复语言的创伤

用心灵的快和自然的慢

我行走在异族人群中

看不见这个民族或那个民族

只遇到一个个的人、一颗颗的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12 00:20)
分类: 诗歌

麦盖提鸽子

 

天空下土已有六天

鸟雀们飞到河边去透气

 

四年前,阿不都热合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5 19:05)
分类: 诗歌

1

绿色多得如此苍茫

这就理解了诗囚和灵猫

为何诞生在德清

挖笋的赵俊、徒步的思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从亚洲腹地的新疆到南亚、西亚,再到地中海和北非,存在一个跨越亚非欧大陆的“木卡姆音乐带”或曰“木卡姆高地”。这一全球四亿人共享的音乐文化,是一种跨国界、跨族群的文化现象和文化遗产。欧洲学界称其为“世界音乐的腰部”。世界木卡姆当中,新疆维吾尔木卡姆魅力独具、声名远播,是音乐的瑰宝。而四种维吾尔木卡姆中最具震撼力的刀郎木卡姆(另外三种是十二木卡姆、吐鲁番木卡姆和哈密木卡姆),无疑是瑰宝中的瑰宝。

几年前,我在南疆的刀郎地区拜访木卡姆艺人,对刀郎木卡姆进行实地调查。后来,在《刀郎:火的歌喉》一文(载《天涯》2008年第5期)中写道:“如果木卡姆是‘音乐之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09 21:37)
分类: 诗歌

家宅被拆后,东边修起工厂围墙

早晨和傍晚,一天两次我往西边走

穿过挤成疙瘩的新农村建筑群

农人在可怜的一点空地上种菜养花

我认识丝瓜、扁豆、丹桂、枇杷

后来又认识了秋葵、木樨和薜荔

浑浊小河通往大运河,看上去似乎

还活着,但谁也记不得它的名字了

有人叫他围角河,有人叫他西塘河

还有人叫它徐家桥的那条河

第一天,在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散文随笔

在西域,我见过许多死去的城:楼兰、尼雅、丹丹乌里克、交河、高昌、阿里麻力、天山深处的乌孙城、帕米尔高原的朅盘陀……它们有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故城。死去的城是时间的遗作,人埋黄沙,文字死去,细节吹散,一座座幽灵之城诞生了。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考古报告和探险发现都缺乏细节的鲜活生动,说明人类的智慧其实包含了巨大的无知。人被“生”局限着,其想象力扶不起一根枯朽的木柱,修补不了残墙上最小的缺口。尽管死去的城浑身伤口,四面漏风,但它们是紧闭的。或许人可以学会欣赏废墟之美,但他永远进入不了死去的城。──不是人遗弃了城,人才是死去的城真正的弃儿。正如死亡到达之前,人就是死亡的弃儿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13 11:41)
分类: 诗歌

西樵山

 

酷热午后,时有雨

知了聒噪,游人稀少

不见山野樵夫出没

但见纹身男大大咧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2 16:55)
分类: 诗歌

“你看着我,

就是治疗我!”

看风景的人

风景也在看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在强迫运送自己的途中

寒风凛冽,泥雪轰响

旷野上,一截朽烂的红松

替俄罗斯棕熊卧在雪地里

有时用白桦枝抽打后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3:15)
分类: 诗歌

前面的尘埃,它可以供我们骑坐……

    ——《一千零一夜》

 

灰尘开处:有人点灯

有人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