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旗帜
旗帜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324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来源: 红旗文稿 作者: 罗会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与马克思主义历史决定论和唯物史观相对立,其基本特点就是否认历史的规律性,承认支流而否定主流,透过个别现象来否认本质,孤立地分析历史中的阶段错误而否定整体过程,其本质是历史唯心主义。我们看到,一些人秉承“价值先于事实”,大肆涂抹中国历史和英雄人物的做法,就是否定历史,颠覆历史,企图篡改历史。

  这些奇谈怪论的目的是从历史角度去挖我党执政的合法性墙角,否定中国人民的进步史和我党领导的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从而达到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目的,进而实现乱史灭国。

  想要颠覆一种理论,就要消解它的历史。当前,各种敌对势力利用价值渗透对我实行“分化”的图谋一刻也没有放松。他们以“历史研究”的名义去挖党史和国史的黑材料,以便构建一套不同于官方历史的新的历史叙事,从而使我党一贯以来的伟大形象轰然倒地,进而直接异化全国人民的是非判断和价值追求。这套做法其实和当年搞垮苏联的手法如出一辙。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放任和容许敌对势力逐渐进而全面地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从而把思想搞乱了: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来,一些西方国家和主流媒体不厌其烦地炒作“锐实力”概念,诬蔑中国利用文化和传播手段收买、审查、操纵、胁迫其他国家,并极力强调“锐实力”区别于“软实力”,是“带刺”的中国威胁。

  这股舆论歪风,不仅反映了一些西方国家及其主流媒体的不健康心理、不自信的心态,更暴露了其唯我独尊的“西方中心主义”本质。

《经济学人》2017年12月16日头条报道

  其心不正 掀起舆论歪风

  “锐实力”在国际舆论市场的“走红”,源于2017年12月5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一份报告。此后,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将“锐实力”一词置于封面,西方媒体纷纷炒作。

  为“锐实力”的“走红”,报告的主导者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挖空心思为这一“新词”造势,为新一轮“中国威胁论”提供新的“理论依据”,甚至进行了学术预热,刊发专文,办国际论坛,为其披上学术外衣。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虽然来头不小,但却是劣迹斑斑:该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几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越来越多地打着学术研究的“旗号”,散布错误观点,影响社会认知,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深入探究起来,历史虚无主义在价值观、方法论、认识论上分别体现着利己主义、形而上学、主观主义,进而由此构成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特征。当前,我们唯有对其“真实面目”进行深刻剖析,才能更好地避免为其所扰、所惑。

  价值观上的利己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者无不是表面上打着还原历史真相、维护历史公平和正义的幌子,实则为了一己之私利而不惜歪曲历史、损害民族整体利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人类发展史上范围最大、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过程,总体城镇化水平从1978年的不足18%攀升至2016年的57.35%。但在此过程中,中国并没像其他一些国家那样在工业化和现代化过程中经历高犯罪率的严重困扰,人民没有受到严重社会稳定问题的损害。

  “犯罪受害人国际比较研究”与“犯罪供述国际比较调查”等国际犯罪水平调查机构数据表明,在过去40年来的各阶段,无论就居民的主观感受还是客观的社会犯罪率,中国社会的安全系数都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和绝大多数发达国家。另据香港中文大学王绍光教授提供的数据,改革时期中国新增刑事案件绝大多数是非暴力的盗窃与诈骗,暴力犯罪所占比重不但很小而且还呈倒U形变化,1981年至1995年有所上升,随后不断下降。其中,国际公共安全比较时通用的凶杀率,在中国的发展趋势也呈类似趋势,2005年起一路下滑。现在,中国每10万人口凶杀率仅为0.7,与世界上有数据的200多个政治实体相比已属最低之列,大大低于美国的3.9,也低于大多数其他西方国家,甚至低于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毫不夸张地说,中国过去40年的公共安全成就,是人类工业化史上影响人群最广泛、时间最持久的公共安全和社会稳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所谓历史虚无主义,是指借口历史认知中存在相对性,而随意歪曲历史真相和抹杀历史认知中既有的真理性的一种非理性倾向。近年来,此种倾向有愈演愈烈之势。少数人为吸引“眼球”,在“去宏大叙事”、“解构历史”、“重写近代史”等名义下,热衷于做“翻案”文章,先是否定中国近代史上的革命乃至改良,极力抬高清政府,进而一味抹黑我党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前30年历史。如此等等,无不反映了这一点。这一貌似创新实则倒退的非理性倾向,不容轻忽。

  反帝反封建斗争是中国近代史主线

  古人云:“自古有天下国家者,行事见于当时,是非公于后世。”“行事”业已定格为史实或真相,是唯一的;“是非”的评判则属价值判断。历史无法重现,后世绵绵,人们的认知也不免见智见仁。尽管如此,人们对历史的认知仍具有客观的真理性,不容陷入相对主义或随意颠倒历史。列宁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唯物主义辩证法无疑地包含着相对主义,可是它并不归结为相对主义,这就是说,它不是在否定客观真理的意义上,而是在我们的知识向客观真理接近的界限受历史条件制约的意义上,承认我们一切知识的相对性。”陈寅恪也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共产主义者同盟起草的纲领,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献,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标志。1848年2月24日,《共产党宣言》在伦敦以德文第一次正式出版,距今整整170年。毛泽东一生酷爱读书,并且博览群书。根据史料记载和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过的一些同志回忆,毛泽东最喜欢研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他阅读的第一本,也是让他刻骨铭心、钟爱一生的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当属《共产党宣言》。

1920年出版的《共产党宣言》印完后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错误,书名错印成《共党产宣言》。

  读《共产党宣言》使毛泽东建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五四运动以后,在中国以毛泽东为杰出代表的一批先进分子,通过接触和阅读《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开始了自己世界观的重要转变,并逐步建立起对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因此,毛泽东于1936年在延安同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谈到自己和中国共产主义运动情况时,深有感触地回忆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代表人物是否是林彪,史学界有两种意见:一种说不是;一种说是。

  说不是这种意见者认为:林彪在井冈山时期对革命前途有过右倾悲观的情绪,但他不是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代表。理由很简单,就是:毛泽东在《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两篇文章中讲过,早在1927年冬至1928年春,在井冈山的同志们中就有人提出过“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问题。那时林彪根本就不在井冈山,文章显然不是针对林彪写的,因为林彪是1928年4月28日才随朱德、陈毅上井冈山的。

  说是这种意见者认为:毛泽东第一次指出“红旗到底能打多久”的问题确实与林彪无关,但毛泽东指出这种思潮不止一次而是有五次。第一次是1927年冬,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5000余人开赴井冈山,很多人对革命持悲观情绪,他们在问“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行军途中有不少人逃跑、叛变,这里面有战士、连排长、团长,还有师长;第二次是1928年3月,“左倾”盲动主义排斥毛泽东的正确意见,让毛泽东率领工农革命军离开井冈山开赴湘南进行年关暴动,最后年关暴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同时遭受失败,这时又有许多人对革命缺乏信心,提出“红旗到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关于红军游击战术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这十六字诀是谁创造的问题,史学界有三种不同的看法:一是朱德具体概括总结的;二是集体创造的经验;三是毛泽东在作战实践中形成和提出来的。

  一、是朱德具体概括总结的。1928年4月,朱德率领部队来到井冈山,刚好赶上江西敌军前来“进剿”。5月间,朱德连续取得了五斗江、高陇、草市蛔、龙源口等战斗的胜利。在这些战斗中,朱德有的用的是突击战,有的用的是伏击战,实际上就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战术。1944年,朱德在《在编写红一军团史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说:“过去从1911年辛亥革命开始,在川、滇同北洋军阀等打仗,打了十年,总是以少胜多。在军事上的主要经验,就是采取了游击战争的战法。记得在莫斯科学习军事时,教官测验我,问我回国后怎样打仗,我回答:战法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必要时拖队伍上山’,当时还受了批评。其实,这就是游击战争的思想。所以,在这一点上,我起了一点带头作用。”在《西行漫记》中,朱德曾经说过“我用以攻击敌军而获得绝大胜利的战术是流动的游击战术,这种战术是我从驻在中法边界时跟蛮子牙和匪徒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28年4月的井冈山会师,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展史上的一个极其重大的历史事件,但关于会师的时间问题,至今就有三种说法:4月上旬;4月中旬;4月28日。

  “4月上旬”说是张国琦在《党史研究》1981年第4期撰文《井冈山会师时间考》提出的,这一说法因为与历史文献不相符,早已被史学界所否认。

  “4月中旬”说是陈伙成在《党史研究》1981年第6期撰文《井冈山会师可能是4月中旬》提出的,依据是:1928年4月25日,《江西省委致中共中央的信》中有“据吉安来人报告,毛泽东部确与朱德部会合”的话。1928年5月2日,红四军成立后,第一次占领永新城时,毛泽东就给中央写了一份报告,报告说:“追击毛部之杨如轩师,结果反被毛部赶至赣边。其八十一团部击溃于遂川之五斗江,七十九团前被毛缴械,三营现在亦被朱部击溃于永新。”有人认为:从成立四军,经黄蜘战斗、五斗江战斗,到占领永新,大约需要半个月时间,因而,得出会师时间应该在4月中旬。

  “4月28日”说是依据当年许许多多老红军的回忆得出的。1962年,朱德元帅在《从南昌起义到井冈山》一文中说:“1928年4月28日,我们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这部分队伍和湖南地方武装,在宁冈县的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