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维尼小熊9551
维尼小熊9551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927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6-19 13:08)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6 18:09)
标签:

杂谈

 

   我没想到它的危害如此之大,如果我早知会这样,那么我想我不会那样。

   此刻我正躺在华西医院传染病科的病房里。我已被确诊为HIV,就是你们常说的艾滋病。每日的高烧陪伴着我,腐烂的皮肤折磨着我,强烈的疼痛压迫着我。然而我的心里还是时不时会想起她,那个天使又或者魔鬼。

  她是一个很美的女人,我不得不承认。首先她很白,我们常说:一白遮三丑。她便是这样。实话实说她的五官并不能算做特别精致,可是这雪白的肌肤总那能让热血澎湃的心发出楚楚动人的感叹。其次她是纤细苗条的,符合共性审美,走起路来如燕一般矫健轻盈,令人有点小鸟依人的怜惜。最后便是她那如悬空瀑布的长发,远处观望总可以给人一种震撼的力量感。因而她是美的,虽美的不是那般超凡脱俗,但也足以使人热血激荡。

  直到今天,我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3 23:21)
标签:

杂谈

 

终于熬过了那个可憎的旧时代,我们迎来了新时代。-爷爷说

  这是我的爷爷常说的一句开头话。它也十分形象的概括了一生。他出生于那个他所憎恶的时代,衰老于他所欣喜的时代。

  1936年的某个清晨,天还没有破晓,月光扫过那破陋的土胚房,隐隐约约还可以看见屋内昏暗的灯光。室内的人无不面露愁云,焦急的等待着什么。只见那简陋的土炕之上,躺着一位臃肿的妇女,她的口里微弱地呻吟声与房内响亮的叹息声构成了那个夜晚全部的乐章。假设你正在那嘈杂的人群中间,那么你还可以看见那张惨白的面容与那如雨滴一般冒汗的情景。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后,终于伴随着一声婴儿响亮的啼哭,烟消云散。快乐的旋律替代了担忧与恐惧交杂的悲歌,即使他们明白这快乐也是短暂的。

  那个孩子出生带来的快乐也只是萦绕于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01 00:23)
标签:

杂谈

 

今天的我好似一个独自走在沙滩漫步的人,我的面庞在那陡峭的寒风中落下了泪,我的视线犹如这被乌云笼罩的天一般,只是剩下一片朦胧。我强忍着那随时足以喷涌的泪水,迈开我沉重的脚步。我不知我会走向何处,但是这里我知道我必须离开这里。

  脑海之中回味着三年前为爱而来的画面,爱在时,那是那么甜蜜。爱散了,那又是那么苦涩。然而我没有理由责怪她,因为我不配,是我舍弃了她,舍弃了她。

   三年之前,随着锣鼓的隆隆,我毕业了。我不假思索的来到了北京,因为我明白这里有我的爱情。我记得我挽着她的手,走出北京西站拥挤的走廊时,我们脸上没有愁云,只有出憧憬。刚来北京那会,我们口袋里干瘪到我们只有一碗面吃,我记着我和她坐在小店的外面长凳上,她一口我一口的身影,那时我的嘴角是那么的甜蜜啊。即使我的面前只是一位没有精致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9 18:07)
标签:

杂谈

 

  作为我人生屈指可数的朋友中的一员,老汪似乎是我最为熟悉的哪一个。这个熟悉既包含我和他认识时间颇长,也有我们彼此性格的原因。我是一个慢性子,因而急躁的人是很难和我共处的,因而我需要的似乎是一些和我一样慢条斯理的人。

  说起我和老汪的故事,我想第一个问题便是我们的相识问题。由于年代过于久远,如果还抱着事无巨细的原则,那么显然是对于我不公的,因为我似乎只有一个轮廓。

  我隐约的记得,他是我的同学。至于是何时的同学,我也不很记得。只是记得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皮肤黝黑,身形结实,眼神锐利的男孩。我们那时的课业压力是不小的,毕竟有着二十门功课。因而我的记忆里我们的生活似乎只是上完了这门课,去上那门课。可是如果你问我,我的生活没有其他吗。那么我也不能否定还是有的。至少我还是有朋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微小说

 

    我不知道,应当如何定义陌生人。但是我并不觉得陌生人只是那些有过一面之缘的人。既然陌生的反义是熟悉,那么为何过客又不是一种陌生人,亦或者最熟悉的陌生人呢。

如果让我们拿起我们的笔记录那些我们曾匆匆得见的人,我认为我们是难以写透彻的。然而陌生人的定义并不那么狭隘,那么我们又为何写那些我们并不熟悉的事物。

  贾月似乎是一个陌生人。陌生缘于我脑海的记忆只有区区的三年。可是她似乎也并不陌生,毕竟我们曾有过风花雪月的岁月。然而物理学中曾有一个质点的概念。假设我们以八十年的人生计量,那么三年似是短暂,似是可以忽略不计。

  我脑海里对于贾月初见的印象已经十分模糊。我只是粗略的记得她是一个短发,有着一对透亮眸子的女孩,哪怕她看人总是有着一种咄咄逼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1 13:03)
标签:

杂谈

 

老孙死了,死的那么静谧,死的那么反常。

在我前十年由记忆垒成的殿堂中,似乎有那么一块是属于这个人的。即使他已离世接近两月,我任然时不时会想起他。固然这和我的家族史有一定关系,但是最为主要的还是这个人身上那种时常闪烁的光芒。

  说起这一切似乎我们需要回到几十年前的沈阳。故事的开头似乎在这座遥远的城市。那年我的爷爷还是兰州驻沈阳办事处的一位工作人员。由于年代久远,我也并不知道他所从事的具体工作。或许还是他的老本行仓库管理员吧。搁在今天,这似乎是一项还凑合的工作,然而如果恰巧遇见背井离乡的苦闷,那么这似乎是足以让人痛苦的。

  我的爷爷显然是忍受不了这种孤独的,不然他也不会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并且扎根就未在离去。我想如果没有这回来的选择,他也不会遇见老孙的父亲。因而人生总是一种不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7 19:58)
标签:

杂谈

 

   我生在这三秦大地,自然我的故事也应该从这里说起

   西安为什么叫三秦,我并不知道。我只是知道在临潼确实有一座规模浩大的秦皇坟墓。因而我只能暂且定为这是崇古的陕西人为了纪念他那早已逝去的祖先而定名。自然这也不是我的关键,我是现代人,不是古代人。故西安的称号这并不是我的主要问题,而是历史学家的。不过秦这个字,实则与我有缘。

  去年我听过一首歌曲《董小姐》,不过于我而言我从未曾认识什么姓董的小姐,因而也没有什么故事。如果可以容我叙述,那么我这二十年只爱过一个名为秦小姐的姑娘。如今我也不知我应该怎么叙述我和秦小姐的故事。

  在我记忆漩涡的某一点,似乎有这样一副图景。我看见一位白皙素雅的女子落坐于我的前面,然而我只是一个还未脱离稚气的男孩。于我的视野之中她似乎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4 20:07)
标签:

杂谈

 

  如果说人生有什么可以引起人情绪的反复无常,那么我相信爱情必然是其中的一件事。假设你遇见过一见钟情的悸动,那么你必然体会过一种瞬间愉悦的感觉。可是你如果碰巧遇见那失恋的海浪,那么你必然会是一种暴风骤雨的感觉。

   当然我们也没有十分的必要,必须扼杀那些风花雪月的美丽,毕竟爱情还是有着那段甚是甜蜜的时光,不然自古以来我们广大的文学家也不会写出数量如此众多歌颂爱情的脍炙人口的佳作。然而我们依然不能否定那些壮丽的爱情,假设没有那些我们约定俗成的爱情悲剧,那么我们的爱情似乎也必然是不完整的。

  我这个人比较提倡,通过古代文字去感悟爱情之中那种复杂的感情。主要我们是一个泱泱大国,有着人类历史最为辉煌的五千年脉络。因而我认为其实你今天遇到的,古人自然是有情感体验的。我们不是提倡留其精华,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