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70,494
  • 关注人气:8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西安地铁电缆事件背后的违纪问题还没查清楚,陕西省纪委就来了新书记。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贺荣,执掌陕西纪委。由一位法学博士执纪,地铁电缆事件下一步的调查,尤其对背后加持力量的起底,会不会以“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方式延烧开来?这一刻,相信陕西官场诸公,要比我更想知道。

其实陕西和西安方面,此前处理这一事件的态度,已是赢得了舆论认可的。相比近期发生的另外几件事,西安的回应,并不是在汹涌的舆论压力之下,才挤牙膏似的姗姗来迟。而是迅速送检、调查、副市长在发布会上道歉,关键是短短几天内就查出了线索,对12个责任人采取了组织审查。有比较,才会感觉出来差距啊!

陕西或者西安,以往算不上媒体关注较多的地方。但是最近一段时间,耳边总会三不五时飘过一些有关西安的新闻,虽然都不大,但都散发着某种振作的新意。比如曾引起一波讨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边是村民被洪水冲走,生命黯然消逝,另一边是基层政府刻意瞒报,涂抹政绩。这样的场景,竟然在同一场洪灾中一而再地发生,实在太荒谬了!

去年12月就有媒体报道,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在2012年的“8·4洪灾”中,存在瞒报洪灾死亡人数的事实(实际死亡38人,当地上报死亡5人、失踪3人),引起舆论哗然。

昨日又有媒体报道,在同一场灾害中,与岫岩一山之隔的辽阳市辽阳县,至少有7人因洪水死亡或失踪,但当地市、县两级政府对外宣称,洪灾没有造成一人伤亡、一人失踪。

夸张的是,当地不仅成功瞒报了洪灾伤亡人数,还把这当作事迹大肆渲染。

当年8月份,在辽阳市的政府官网上,8月19日和26日分别两次转载了《辽宁日报》的有关抗洪报道。报道提到,“无伤亡、无失踪,准备充分的辽阳县人创造了奇迹”,“该市安全转移5万多人,现场解救37人,没有一人因灾伤亡,财产损失也降到了最低,抗洪救灾初战告捷”。

最后,这次抗洪抢险写进了辽阳市2013年度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次更直接下结论称,该市“确保了无一人因灾死亡,夺取了抗洪抢险的重大胜利”。

恭喜辽阳县,你们确实创造了奇迹,取得了重大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昨天是诗人海子的忌日。虽然昨天的朋友圈很拥挤,但还是有不少人给一位诗人留下了一点空间。我对现代诗的感受一直比较淡,不过记得上学时朗诵过穆旦的《赞美》,对诗里那些短而急的节奏,以及那种沉郁的力量感,至今都还有印象。我一直觉得这首诗的某些意象有《秋兴八首》的影子。

昨天读了几篇有关海子的纪念文字,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人生的最后几年竟然在练气功,而且曾留下过一封遗书,让家人练好气功后给他报仇。所以关于他的死因,有人就怀疑是练气功后不堪幻视幻听的折磨。而长久以来,好多人都愿意浪漫地认为,他和顾城的死,是为落寞的诗歌殉葬。真的好久没有听到这么颠覆观念的文坛掌故了。不过说到诗歌,忍不住要安利一下。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的“分割线”就要出书了,据说现在只差一个精彩的书名。

最近发生了好几件事,虽然乍一看是市场经济出现的负面现象,但背后隐隐约约都能看到腐败的影子,所以说反腐怎么可以缓缓手?不过能从社会新闻中嗅到腐败,说明我们的舆论监督还在运转着。其实那些不常被舆论关注的地方,其腐败更令人忧虑。比如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曾经关注过某个边疆省份的反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欢快的春光还没停留多久,北京就经历了倒春寒的洗礼。暖气停了,阴冷穿透全身。手脚冰凉地坐在屋子里,我不由得担心起那些开好的桃花。寒气逼人,她们还好么?好在太阳又露脸了,悬着的心总算能暂时安稳下来。


春天适合抒情。春光潋滟,配以温和闷骚的词汇,才恰到好处。时下仿佛流行宏大的词汇,“三生三世”、“四海八荒”什么的,听着感情特别强烈,其实空洞得很,跟粗制滥造的电影电视剧一样,内涵不够,就只好用虚张声势的词语来凑,想来也是煞风景。


闯进这个季节的新闻,一点也不配合抒情的节奏,倒跟倒春寒似的冷。前两天,南方周末的记者披露了发生在去年的一桩血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年轻的儿子于欢,刺死了催债人杜志浩。


血案背后,是惨无人道的暴力催债。苏银霞欠了高利贷,135万元的借款,支付了184万元本息,搭上一套70万的房产后,仍未还清。暴力催债开始了,而且不断升级。在于欢举起水果刀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杜志浩等人当着他的面,凌辱了苏银霞一个多小时。触发血案的导火索恶劣无比,近乎不可言说,以至于记者不得不以“脱下裤子,用极端的手段侮辱”这样的描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是国足对韩国比赛终场。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朋友圈刷屏的将是与足球有关的话题。于是,有些热点可能即将告别舆论场,比如围绕在奥凯电缆身上的种种疑团。通过它的60多家买方,究竟有多少建筑工程的骨骼中,贯穿的是这种劣质电缆,一想到这里我简直都不敢坐地铁了。小黄车,还是我们一起走吧。


当然,被忘却的热点还有很多,比如去年十月份,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曾关注过黑龙江望奎县低保局局长程海涛。他拥有多辆百万豪车,明显超过其合理收入,而且还驾驶假牌照和套牌车,甚至还威胁要“整死记者”。后来当地对其进行了立案调查,但半年过去了,至今再也没有听到任何调查结果。不过相信十八大之后,不至于再重演避避风头重出江湖的老套路了吧。所以,我还会继续关注程局长的。


去年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就曾至少占据了三次舆论热点。去年1月26日下午,他出席国家统计局的记者吹风会,谈笑风生地驳斥索罗斯对中国经济的唱空。结果当天晚上,中纪委就通报他接受组织调查。据说他刚从吹风会上下来就被带走了,一天上了两次头条。8月份,中纪委宣布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西安地铁电缆问题彻底暴露出来,并且受到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这一事件具备一定的象征意义,它反映出西安的政治生态正在发生改变。奥凯的发迹,是权力改头换面进入市场所滋生的怪胎,它的幻灭,则意味着老一套把戏行不通了。“电缆门”会在陕西官场引发震荡吗?别忘了,本轮中央巡视回头看的名单里,恰好就有陕西。


“西安地铁电缆质量门”如过山车一般的剧情,终于不受阻拦地一路下跌。送检的电缆样本全都不合格,啪啪打了前些天还在死扛的电缆公司的脸。


西安常务副市长鞠躬道歉、涉事公司法人代表下跪谢罪,恐怕仍然难以平息汹涌的舆情。处于暴风中心里的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其究竟有多大的“背景”,依然是让人浮想联翩的话题。


不过,该事件最深远的后果,可能是损害了人们对重大公共工程的信任。


西安地铁最早通车于2011年,是西北地区首个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地铁在当地,属于不折不扣的新鲜事物。建设地铁对城市形象的巨大意义,无需赘言,把它称作是西安市政建设的头号工程,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反对意见。地铁建设不止是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2016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了。新丰县人民医院确定死因为伤寒。他死在了广东新丰练溪托养中心。有自闭症的他,去年8月8日在深圳观澜走失,被辗转送到了这里。他离16岁生日还有8天。他的非正常死亡,只是掀开了冰山一角。这个练溪托养中心,管理混乱,条件简陋,完全不具备“托养”功能。据当地殡仪馆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送来的死者有20人之多。很难说这个托养中心是一个救治场所,它简直就是一个有进无出的“黑店”。


短期内,多达20人在托养中心内死亡。是传染病吗?不是。在昨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个可能被否认。那么,这些人的死因是什么?目前还在调查之中。从媒体对知情人士的采访中,或许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第二道铁门内的一处隔离区,里面的单个房间约15平方米,有半米高的水泥通铺,十几个人睡在上面。厕所也在房间里面,因为没有冲水系统,臭气扑鼻。” “2013年还没有消防证,厨房管理不规范,人员活动所偏少,人均可能二三平方米左右。”

最早爆出此事的前南都记者姜英爽的公号“大米和小米”也指出:“四十名身体状况很差的托养人员,在该隔离区,好多人瘦得‘皮包骨头’,十几人住在一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每年“两会”闭幕后的一周内,在钓鱼台国宾馆举办。该论坛是名副其实的“高层论坛”,国务院各部部长很多都会在论坛上做主题演讲。如果说两会“部长通道”上,部长们主要是“被问”,那么在紧接着召开的这一论坛上,他们发言的议题则更具有主动性,某种程度上更能反映出部长本身所关注的重点。


今年论坛开幕第一天就讨论了“新型政商关系与反腐败”的话题,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杨晓渡作了主题发言。我查阅了十八大以来历届论坛的主题设置,这是“政商关系与反腐败”的话题第一次出现在该论坛上,而且是放在第一天。杨晓渡部长的发言充分照顾到了媒体的需求,给的“料”很足。他在充分阐述构建“亲”和“清”的新型政企关系同时,罕有地谈到:有些资本希望在掌握经济权力之后谋取政治上的权力,他并强调“这是十分危险的”!


为什么要在今年的高层论坛上如此高调讨论“政商关系”问题呢?经过数年的反腐正风,一大批腐败案件暴露出,以往我们的政商关系确实出了问题,权力和资本媾和一处,形成见不得光的利益共同体。当指向权力的反腐之剑劈来时,那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小镇女青年X,大学毕业后只身闯北京。在她眼里,北京的机会多得像地上的石子,总能踢到一颗。可一到北京,低头望去,地上好像也没多少石子嘛。但她不坚持回头,原因无他,小镇太小,装不下她的梦想。从蜗居回龙观,到落脚CBD,脱去淘宝爆款,穿上大牌成衣,职场菜鸟一路打拼,成为中产精英。努力想“嫁个体面人”,最后却孑然一身,在寂寞的夜空画上一个月亮。她也说不好,自己是不是已经融入了这个城市。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放心,绝对不是巧合。空间平移到东京,就是《东京女子图鉴》嘛。这部日本网剧,去年一度火到天际。女主角绫崇尚物质,却让人讨厌不起来。她和无数不起眼的小镇青年X一样,在大时代里,追求自己的小欲望,谈不上有多大“野心”,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的人生,有那么一点不平凡。


大城市扎根不易,这种感伤,仿佛伤风一样不时发作,这些天又来了一波。感慨与反思过后,不屑的情绪如期而至:大城市才不欠你什么,不能适应回家去就好了。欲望太多,却非得怪社会不友好,逃到哪里,都注定是loser。


观察了一圈,这么说的人,虽不至于大富大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荷兰大选尘埃落定,全世界松了一口气。首相连任,极右翼政党荷兰自由党有没有赢。威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只拿到了19个席位,与此前的民调数据相差甚远。荷兰又可以在马克·吕特的领导下再过四年了。


威尔德斯的政党没有赢,是不是就输了呢?未必如此,威尔德斯输了,但是民粹主义并没有因此偃旗息鼓,荷兰的政治生态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欧洲也是如此。


威尔德斯没赢,让欧洲大国领导人、欧盟领导人也长舒一口气。默克尔以及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都认为这是一次胜利。荷兰与德国的政治结构和政治思潮有很大的相似性,如果威尔德斯赢了,无疑会从精神层面影响德国的选择,也会有示范效应。欧洲的极右翼政党领导人有自己的网络,这一两年集体聚会的活动也比较多,惺惺相惜,“团结”在一起,与本国的建制派政党和政治家竞争。


可以说,民粹主义已经成为欧洲主流政治思潮之外的另一种力量。威尔德斯在投票的时候也说,无论结果如何,精灵都不会回到瓶子里。精灵是什么呢?那就是民粹主义。


威尔德斯没有赢,是因为马克·吕特以威尔德斯的方式打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