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4,417
  • 关注人气:1,1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有一句中世纪的谚语这样说:“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因为,一个农民离开领主的庄园,来到城市生活一段时间之后,就有了自由人的身份,领主再不能抓他回去。而他在城市,可以自由地选择居住于何处,自由地选择为鞋匠打下手,或是为磨坊主做小工,赚取口粮,自食其力。

假如这位农民穿越时空,来到2017年7月的中国广州,他会惊讶地发现这个城市里的人们,正在四下讨论这样一句话:“租购同权”。所谓租购同权,实际是一种对于租房者的“确权”。假如一切顺利,即使是外来人口,也可以凭借经过备案登记的租房合同,安排孩子在广州就近入学。不再会因为没有户口或没有房子,导致孩子上不成学。

这样的好消息,来自于广州市政府出台的《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工作方案》。这份被称为“租房者平等宣言”的工作方案亮点颇多。例如,对租期和租金进行规范,控制承租人租房成本;又如,增加租赁住房用地有效供应,允许将商业用房改造成租赁住房,等等。然而,其中最让人关注的,莫过于“赋予符合条件的承租人子女享有就近入学等公共服务权益,保障租购同权”。

众所周知,在大城市,尤其是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买房越来越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庄子活到现在大概会很奇怪,为什么人类总是要和自然规律拧着来,然后告诉你这叫文明。

那天和一位年纪较长的读者吃饭,他说很发愁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不会谈恋爱了。其实他们何尝不会谈恋爱,只是当情窦初开的时候,他们被宣布那叫早恋,而到了社会鼓励他们关关雎鸠的年龄,不好意思生物钟已经过了点了。这就像一朵花,春天里不让它开放,到了秋天浇再多的水晒再多的太阳,也不会结果了。

曾经有个年轻人说,中国的家长反对孩子在学校里谈恋爱,但等大学一毕业,所有的家长都希望马上有个各方面都合适的人跟他们的孩子结婚。这显然有点想得太美了。所以他们劳心劳力的身影出现在各大城市的公园相亲角里,拿出当年棒打鸳鸯的精气神,为子女寻一桩门当户对的好姻缘。

其实中国的这一代父母最可怜,谁也不能否认他们的出发点是为孩子好,然而一腔热情总是用力过猛,或者干脆用错地方。比如这几天的“相亲鄙视链”话题,相亲角的父母们把孩子的户籍、收入、学历、房车等条件一一开列,在公园里蹲点展示。一双眼睛往上看,都想找个条件比自己好的,这让人忍不住想到“交易”俩字。尤其说没有北京户口的基本处在鄙视链的最末端,个人介绍都被堆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为一个读者,我特别不愿意去点开那些惨烈的新闻。但作为一名评论员,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关注这样的事件。更遗憾的是,新闻的惨烈度和人们的阈值一样,不断升级突破。几天前,杭州一起“保姆纵火案”对人们冲击很大。一个保姆偷窃了价值几十万的名表,被发现后,男主人没有报警,只是想将其辞退。于是她放了一把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全都葬身火海。

让人最无法接受的是,这家主人对保姆非常好,甚至还借钱十万给她买房。这一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让很多人对人性有点失望,于是“升米恩,斗米仇”的古老话题再次被提及。我从来不反对拿捏人际交往的分寸,“中道”的智慧肯定也是圣贤们撞得头破血流才体悟出来的。但如果因此就鼓励孩子“不要那么善良,不要对他们那么好”,似乎对此事则有过度阐释之嫌。

首先保姆的犯罪动机目前尚不清楚,有报道说,她是想先纵火然后帮忙灭火,以此重获女主人的好感。但也有人说,有迹象表明她纵火前将主人电梯锁死,而且火势不可收拾后,她没有救人而是自己先逃跑。如果前者属实,则似乎不能完全归结为“主人对保姆太好了,让保姆觉得自己偷窃也不该被辞退”,然后泄愤报复。

另一条重要线索是,惨剧之后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乾隆小朋友因为他的农家乐审美,气得他爸大喊“朕没有你这样的儿砸”。估计在皇帝课外文艺小组里,什么李后主、宋徽宗这样的艺术学霸分分钟虐他一脸渣。有一种人,越是没水准越是爱现,乾隆就是这号。祖国的大好河山,到处都留下他头尾一样粗的“墨猪”御笔。还有他那煌煌四万首的御制诗,妈啊,简直是文学史上旷日持久的灾难。

不过乾隆有一点好,就是他打死不吃仙丹。仅凭这,他也能把一波帝王小伙伴怼得哑口无言,其中也包括他那小清新的皇阿玛。虽然我美感低,但好歹我智商高啊。生活就是这么悖反,嗑仙丹的,因为求长生而早死。乐得乾隆戳章一直戳到八十九岁,留下一堆满目疮痍的国宝书画。

这几天冯小刚导演又愤怒了,话说他一有新片要上映,就得朝中国电影圈发一顿火。总之让他生气的,要么是演员不行,要么是观众不行,害得他这么才华横溢的导演至今未能跻身奥斯卡。说起来,奥斯卡评委会不但欠了中国一个导演奖,把最佳演员也耽误了。网友们最近就票选出了一位“最佳假药表演艺术家”,一位或许名叫刘洪滨的气质老太,三年时间内演了九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医学专家,各个气场不亚双枪老太婆。

后来人们又发现,其实刘洪滨只是“四大神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做记者时,曾到沿海某地一新设开发区采访,陪同的负责人非常认真,顶着海边的骄阳带着我一处一处看他们的园区规划。因为刚设立不久,很多园区还都只是一片工地,其实看一两处也就差不多了,见对方那么认真又不好意思打断,不觉暗暗叫苦。休息的时候,这位干部抱歉地说:于记者今天辛苦你了,我们这样的新区因为还没有什么成绩,平时媒体很少关注。我调到开发区后几乎没休过周末,所以特别想把辛苦和成就告诉别人。

这几天读廖俊波的事迹报道,看到他为了抓产业园招商,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突然想起了那位已经忘了他名字的干部。他们那么辛苦,却干得起劲,这种鲜活状态大概只有事业中的成就感能给养。即使如此,二十多年一以贯之,也是难以想象的。“不忘初心”本是佛经勉励修道之人,此间的难,足以区别凡圣。廖俊波做到了。

廖俊波生前曾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福建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今年3月,他在出差途中不幸遭遇车祸殉职。在廖俊波的众多事迹中,我对两个细节印象特别深刻。他在福建政和县任职书记时,有一次到浙江招商,当地的老板为他们安排了住宿和晚宴,他的同事考虑到让客商买单不合适就主动结了帐,廖俊波批评他这样做太公事公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高考数学考试结束之后,机器人AI-MATHS挑战了北京文科卷和全国Ⅱ卷的数学题,满分150分的卷子,人工智能分别得了105分和100分。学霸们似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毕竟,以此推断,机器人离“985”尚有距离,还不能构成竞争威胁。不过可不要忘了,很多年以前,机器人下棋也是下不过人类的,可现在,你看看阿尔法狗?容AI复读个一阵子,归来搞不好就是一条学霸。

连高考的热闹都能凑一把,可见人工智能在社会生活中的存在感。每每想起柯洁大魔王的眼泪,还是感觉很震撼。不过,无论是围棋,还是高考,离多数人的日常生活还是有一些遥远。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全面入侵人类世界,代替人类写报告、制表格、做PPT,那种恐惧感就深刻了。

更何况,人类在做好些事的时候,早就陷入了套路的窠臼。一旦沦入套路,被机器人完美模仿就只是时间问题了,都用不着科技的跨越性发展。最近作家韩少功一篇畅想人工智能写作的文章,就狠狠讽刺了一把装叉的类型化写作者:掉书袋,言不及义,用忧伤、唯美的姿态掩饰虚无。其中有句话特别犀利,直叫一票都市文青汗流浃背,脑子里一片空荡荡,不说说这些精致而深刻的鸡毛蒜皮又能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为一个读者,我特别不愿意去点开那些惨烈的新闻。但作为一名评论员,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关注这样的事件。更遗憾的是,新闻的惨烈度和人们的阈值一样,不断升级突破。几天前,杭州一起“保姆纵火案”对人们冲击很大。一个保姆偷窃了价值几十万的名表,被发现后,男主人没有报警,只是想将其辞退。于是她放了一把火,女主人和三个孩子全都葬身火海。

让人最无法接受的是,这家主人对保姆非常好,甚至还借钱十万给她买房。这一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让很多人对人性有点失望,于是“升米恩,斗米仇”的古老话题再次被提及。我从来不反对拿捏人际交往的分寸,“中道”的智慧肯定也是圣贤们撞得头破血流才体悟出来的。但如果因此就鼓励孩子“不要那么善良,不要对他们那么好”,似乎对此事则有过度阐释之嫌。

首先保姆的犯罪动机目前尚不清楚,有报道说,她是想先纵火然后帮忙灭火,以此重获女主人的好感。但也有人说,有迹象表明她纵火前将主人电梯锁死,而且火势不可收拾后,她没有救人而是自己先逃跑。如果前者属实,则似乎不能完全归结为“主人对保姆太好了,让保姆觉得自己偷窃也不该被辞退”,然后泄愤报复。

另一条重要线索是,惨剧之后人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乾隆小朋友因为他的农家乐审美,气得他爸大喊“朕没有你这样的儿砸”。估计在皇帝课外文艺小组里,什么李后主、宋徽宗这样的艺术学霸分分钟虐他一脸渣。有一种人,越是没水准越是爱现,乾隆就是这号。祖国的大好河山,到处都留下他头尾一样粗的“墨猪”御笔。还有他那煌煌四万首的御制诗,妈啊,简直是文学史上旷日持久的灾难。

不过乾隆有一点好,就是他打死不吃仙丹。仅凭这,他也能把一波帝王小伙伴怼得哑口无言,其中也包括他那小清新的皇阿玛。虽然我美感低,但好歹我智商高啊。生活就是这么悖反,嗑仙丹的,因为求长生而早死。乐得乾隆戳章一直戳到八十九岁,留下一堆满目疮痍的国宝书画。

这几天冯小刚导演又愤怒了,话说他一有新片要上映,就得朝中国电影圈发一顿火。总之让他生气的,要么是演员不行,要么是观众不行,害得他这么才华横溢的导演至今未能跻身奥斯卡。说起来,奥斯卡评委会不但欠了中国一个导演奖,把最佳演员也耽误了。网友们最近就票选出了一位“最佳假药表演艺术家”,一位或许名叫刘洪滨的气质老太,三年时间内演了九位来自不同领域的医学专家,各个气场不亚双枪老太婆。

后来人们又发现,其实刘洪滨只是“四大神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高考数学考试结束之后,机器人AI-MATHS挑战了北京文科卷和全国Ⅱ卷的数学题,满分150分的卷子,人工智能分别得了105分和100分。学霸们似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毕竟,以此推断,机器人离“985”尚有距离,还不能构成竞争威胁。不过可不要忘了,很多年以前,机器人下棋也是下不过人类的,可现在,你看看阿尔法狗?容AI复读个一阵子,归来搞不好就是一条学霸。

连高考的热闹都能凑一把,可见人工智能在社会生活中的存在感。每每想起柯洁大魔王的眼泪,还是感觉很震撼。不过,无论是围棋,还是高考,离多数人的日常生活还是有一些遥远。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全面入侵人类世界,代替人类写报告、制表格、做PPT,那种恐惧感就深刻了。

更何况,人类在做好些事的时候,早就陷入了套路的窠臼。一旦沦入套路,被机器人完美模仿就只是时间问题了,都用不着科技的跨越性发展。最近作家韩少功一篇畅想人工智能写作的文章,就狠狠讽刺了一把装叉的类型化写作者:掉书袋,言不及义,用忧伤、唯美的姿态掩饰虚无。其中有句话特别犀利,直叫一票都市文青汗流浃背,脑子里一片空荡荡,不说说这些精致而深刻的鸡毛蒜皮又能干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做记者时,曾到沿海某地一新设开发区采访,陪同的负责人非常认真,顶着海边的骄阳带着我一处一处看他们的园区规划。因为刚设立不久,很多园区还都只是一片工地,其实看一两处也就差不多了,见对方那么认真又不好意思打断,不觉暗暗叫苦。休息的时候,这位干部抱歉地说:于记者今天辛苦你了,我们这样的新区因为还没有什么成绩,平时媒体很少关注。我调到开发区后几乎没休过周末,所以特别想把辛苦和成就告诉别人。

这几天读廖俊波的事迹报道,看到他为了抓产业园招商,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突然想起了那位已经忘了他名字的干部。他们那么辛苦,却干得起劲,这种鲜活状态大概只有事业中的成就感能给养。即使如此,二十多年一以贯之,也是难以想象的。“不忘初心”本是佛经勉励修道之人,此间的难,足以区别凡圣。廖俊波做到了。

廖俊波生前曾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福建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长。今年3月,他在出差途中不幸遭遇车祸殉职。在廖俊波的众多事迹中,我对两个细节印象特别深刻。他在福建政和县任职书记时,有一次到浙江招商,当地的老板为他们安排了住宿和晚宴,他的同事考虑到让客商买单不合适就主动结了帐,廖俊波批评他这样做太公事公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