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9,666
  • 关注人气:2,9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春风一来,网红如柳絮般纷飞。短短几天时间,霍金、科比,还有那条明显质量不过关的小船,接二连三地被送到了风口,飞得仪态万千。最后的最后,嗨翻天的是躲在屏幕后面的网友,当事主体反而被虚置了。很多年以后,当科比想起退役的那个夜晚,恐怕还是闹不懂中国网友为啥一本正经地“歌颂”他“带领公牛队勇夺大力神杯”。

也不知道,网友无边无际的脑洞,以及同样无边无际的恶搞欲望,会不会让网红陷入尴尬。


蜗牛与沙漏

有些奖得了会尴尬,比如金酸莓奖。今年初,泰州市设了个政务版金酸莓奖,名曰“蜗牛奖”,专门“表彰”那些不作为、慢作为的机构。前几天,第一批获奖名单新鲜出炉,12个部门拿到了“奖杯”。如果有获奖感言环节,不知道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要脸红心跳着感谢谁?

“蜗牛”这个比喻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官场生态中。2015年底,在温州电视问政的节目现场,市民给鹿城区副区长黄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一个文案还在用洪荒之力,那么他的工资不会超过五千块”。某天我在朋友圈看到这么个标题,忍不住点头如捣蒜。

我是不会告诉你我把傅园慧的采访视频看了五遍的。太治愈了,会上瘾。赛后采访的套路,竟被一股“洪荒之力”一一拆解,一个字,酣爽如酒。可当朋友圈被一个词反复刷屏的时候,烦躁还是有点难控制,眼看着一个画风清奇的词汇变成滥哏,也是很醉。

酒是好酒,也不能贪杯哦。


一根铁链

轻松热闹的奥运赛场新闻中间,一桩沉甸甸的案件让我的心不由得一揪。

年轻的女教师毫无防备地迎面遭遇13岁少年,一矿泉水瓶的汽油泼过来,打火机点燃,大火瞬时包围了年轻的身体。隔着文字都能触碰到疼痛。少年和女教师没有仇没有怨,压根素不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辽宁究竟打了几只老虎?媒体说法不一。如果严格地算,应该是五只。但如果把原省委书记王珉和原吉林副省长谷春立也都划拉进去,那就是七只了。王珉的问题主要出在辽宁任上,谷春立半辈子都在辽宁工作,调任吉林不过两年。如此算来,辽宁在腐败问题上直追山西,堪称不折不扣的重灾区。


在这个重灾区里,“大城市”铁岭又是浓墨重彩的一抹。刚刚落马的辽宁省人大副主任李文科,身上就挂着醒目的铁岭标签。他在铁岭当了八年书记。在这之前,曾经和他搭档的吴野松在市委书记任上被调查。和吴野松搭档的市长林强,更早也被调查。林强之后,上任刚刚11天的市长姜周也被调查。就连当过铁岭副市长、后来调任葫芦岛市长的戴炜也被调查。更别说当过铁岭市委常委,后来升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魏俊星了。在这个华丽的阵容里,既有从外地调入铁岭的,又有从铁岭调任外地或升职的。反正只要沾着铁岭这两个字,好像就境况堪忧。铁岭到底怎么了呢?


也许,这一切都要从李文科身上说起。如果对地域政治做过细致的观察,可以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只要深耕某地的党政主官是个贪官,那个地方就会像炒豆子一般,不时有贪官跳出来。究其原因,大概就是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多年前,我爸妈成为制作点心的个体户,那时候我经常跟他们一起去周边的大集上摆摊。我们家是办了食品经营执照的,因为较大一点集市上都会有工商执法人员来检查。但所谓有无执照,差别大概就是有没有交上那笔办证的钱。虽然我无法确认我爸办证时是否体检过,但可以肯定,从未有执法人员到我家来检查过生产环境。所以每每看到县电视台宣传取缔无证经营时,我内心总会冒出一个声音:有证无证,究竟对于消费者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你看,从那时起我就具备一个评论员的批判思维了。

当然现在的执法肯定要比当年严肃很多。这几天广州一个火锅店因为超范围经营拍黄瓜等凉菜,被罚款一万元。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原来国家对于经营凉菜有着细致的规定,操作间的面积、人员、设施都必须达到一定标准,才能申办从事凉菜加工的《餐饮服务许可证》。而这家火锅店的许可证上不包含凉菜加工,所以广州黄埔区食药监局没收了其经营凉菜21天所得139元,并罚款1万元。

按理说,这起处罚无论从执法程序、援引法规条文上都挑不出瑕疵。根据去年实施的《广东省食品安全条例》第六十条:违法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5000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来应该放松的五一假期,人们的心却一直纠结着。先是4月30日一段海口市某村拆除违章建筑现场的视频里,统一装备的“虎贲勇士”们手持木棍殴打毫无反抗之力的妇孺,凄厉的哭声还未散去,“魏则西之死”事件就再次引发了舆论如潮般的批评。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为身患罕见的滑膜肉瘤,带着最后的希望通过百度搜索到“部队三甲医院”北京武警二院,不料这家医院号称可提供“生物免疫疗法”的科室是由“莆田系”承包,其宣传的各种治疗效果充满了欺骗性。而百度对他的大力推荐,则是基于已备受争议的竞价排名。花光筹借来的20万元医疗费后,魏则西以对网帖《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应,留给世界一个绝望的答案。

舆论对于这起事件的强烈反响,不仅是出于对一个年轻生命的惋惜,更像是压垮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长期以来人们对于百度竞价排名中不加审核的虚假信息,以及对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疗机构混乱的不满,借此一股脑爆发出来了。人们纷纷追问,到底谁该为魏则西的死、为我们的医疗安全负责?

《论语》中记载过孔子的一句名言:“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孔子的弟子们没能给出回答,但朱熹在《四书》批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在广东政坛引发的震动可能是外界很难体会的。今年前三个月,全国一共打掉了十来只“老虎”,广东独中两元,还都是重量级人物。如果说原副省长刘志庚被查还有迹可循的话,李嘉出事多少让人感到有点惊讶。这位地方政界的“明日之星”,怎么突然就陨落了呢?

几年前,李嘉升任广东省委常委时,被舆论认为是换届的“最大黑马”。虽然看不出有耀眼的政绩,但仕途非常平顺,不到五十岁就晋身副省级,看起来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刮起之后,广东一些重量级官员纷纷被民间舆论“盯上”,但李嘉似乎并不在其中。唯一稍微可以发挥的线索是,他任职梅州时的老搭档、广东原工商局长朱泽君前几天刚被双开。朱泽君据说官声不好、媒体对他多有诟病。他和另外两名厅官的激斗,搞得当地官场乌烟瘴气。但如果就此断言李嘉是被朱泽君牵扯出来的,恐怕也不好妄下结论。

梳理落马官员的履历,是判断其出事原因的重要途径。媒体在深扒李嘉时,所得不多,唯一比较醒目的是他身上的梅州标签。这个标签,也曾经闪耀在广东另外两只“老虎”万庆良和刘志庚的身上。但这或许只能说明,梅州是个比较“出人”的地方。从“出人”到“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喜欢看《三国演义》的人一定知道“刺史”这个官职,在设置之初,刺史本是地方上的监察之官,后来因地位越来越重要,逐渐成为一州的最高长官。所以《三国演义》里,刺史和州牧基本是一个意思。刘备和孙权就玩过互相表奏对方做刺史的互动小游戏。刺史制度曾为汉朝澄清吏治、国家中兴起到过重要作用,这也说明强盛时代从来离不开完善的监察制度。

这样比喻也许并不完全恰当,但省级纪委书记在职能上确实有点像刺史。随着国家治理体系的不断完善,纪委书记这一职位将越来越被重视,应该是一个趋势。被重视,首先是那些不合格的人将被从这个职位上拿下来。山西“首虎”金道铭就是一个典型代表,昨日他被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判处无期徒刑。金道铭是从中纪委任职16年后,空降到山西担任省纪委书记的。他自己大概也非常重视这个“外任实缺”,尚未赴任就和在京晋商吃饭,并邀请他们到山西找他。几年下来,果然赚得盆满钵满,仅法庭认定的涉案金额就高达1.23亿。是十八大以来,为数不多的过亿巨贪,与周永康的1.29亿不分伯仲。

山西的反腐是从金道铭打开缺口的,他这只“首虎”落网后,山西的“塌方式腐败”才被逐一击破。反腐从纪委书记入手,这多少有点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安夜的清晨,和白血病抗争了100多天的小姑娘罗一笑去世了。刚过完6岁生日的她,在滑向死亡的路上,没能有这个运气“站住”。因她的父亲罗尔引爆的“诈捐”漩涡逐渐平息,善良的人们,义愤的人们,自以为是的人们,也渐次散去。成人世界的算计与刻薄,在一个小姑娘的不幸中被折射得淋漓尽致,所幸她对此一无所知。


只愿一地鸡毛过后,真诚的善意不要隐身不见。雪花般澄澈的小姑娘进了天堂,我们也该给她留下美好一点的人间。

这周的多数时间,华北地区都笼罩在重霾的阴影之下,我和很多人一样,守着效果微乎其微的空气净化器,陷入深深的不安。

忍不住去重温了美剧《王冠》的第四集。这一集聚焦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故事里的丘吉尔首相起初丝毫不把杀人的毒雾当回事,拒绝采取措施,险些因此断送政治生涯。

老狐狸般的政治家及时止损,总算化险为夷。这部剧整体温吞内敛,此处算是惊心动魄。但今天的我们看这个故事,如果光晓得咂摸丘吉尔化解个人政治危机,显然搞错了重点。重大公共环境危机当头,若不能把民众生命健康福祉放在首位,后果一定很严重。

从这个月16日开始,石家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据说农历的这个月是传说中的“猴年马月”,果然进入马月很多事情都快起来了,比如最近多个重量级案件的涉案人员密集宣判,在这个疾风迅雷的盛夏时节,传达出某种节奏感。其中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云南原省委书记白恩培,可算得上其中之一。他以被控贪污受贿2.5亿元,创下了十八大以来,官方所公布的省部级以上官员贪腐金额的最高纪录。更被媒体提炼为“受贿金额是周永康的1.9倍”,不知道白恩培独占“两亿元俱乐部”的时间能维持多久,毕竟反腐仍在进行,还有什么“惊喜”谁都不好说。

有人给白恩培算了一笔账,按照法院指控的涉案时间,他13年来平均每天受贿5万多元,相当于很多人一年的收入,真可谓日进斗金。这海量数字背后的“功劳”,有白恩培的一半,也有他妻子张慧清的一半。据披露,张慧清原本是青海省一家招待所的服务员,白恩培从青海省委书记调任云南省委书记后,张慧清不久就成为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实现了从服务员到正厅级干部脱胎换骨式的飞跃,简直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在法院的指控中,特别强调白恩培直接或通过其妻收受贿赂。在他任职云南期间,各路商人纷纷走“夫人路线”。为便于洗钱,张慧清还以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红楼梦》里有这么一个情节,贾宝玉得了一场急病,怜孙心切的贾母对太医说:“若耽误了,打发人去拆了太医院大堂。”虽只是一句玩笑,但言语间也不乏威慑。假如宝玉吃了太医的药真出了偏差,怕也难免一场“医闹”风波。从虚拟的故事到眼前的现实,不知道医闹现象背后,是不是贯穿着某种文化上的遗传因素。

近日有媒体报道,河南临颍县人民医院门前,一名死亡幼儿的亲属们张贴照片、拉横幅、哭闹不止。当地警方在多次劝离未果、喷辣椒水驱散也无效之后,果断对天鸣枪示警,据说“极大震慑了‘医闹’人员”。

一边是号哭的死者家属,一边是果断鸣枪的人民警察,两种形象共同塑造出一种极端而诡异的情境。从单纯的视频截图里,旁观者很难选取自己的立场。同情死去幼儿的家属吧,好像有鼓励医闹之嫌。赞赏鸣枪的警察呢,似乎又对弱者过于冷漠。这种纠结的心态,恰好反映出医闹现象的复杂性。

如果不是警方采取“鸣枪制止”这种非常的处置手段,在医闹现象泛滥的当下,这起事件大概无法获得媒体的报道。相比年初轰动一时的“中科院医闹”事件,以及血腥的“温岭杀医案”,它既不抢眼、也不惊人,但仍然值得思考。最高法去年公布的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