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36,507
  • 关注人气:8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

​清明节假期后第一个周末,中纪委就加了个班。昨天下午两点半,我刚从午觉中醒来,手机就蹦出推送:中纪委宣布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接受组织审查。残留的春困,被这条传说很久的大新闻一扫而光。到了晚上,新闻联播刚播完,中纪委网站转发了中国进出口银行北京分行行长李昌军接受组织审查的消息。两人领域不同,级别有差,还难说有什么直接关系。但同一天里,金融领域一虎一狼就擒,让人明显感觉金融反腐节奏加快了。

有意思的是,就在中纪委发布项俊波严重违纪消息不到三个小时后,国务院办公厅主办的中国政府网,发布了李克强总理半个多月前在国务院第五次廉政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其中谈到严防金融风险和腐败,强调对个别监管人员和公司高管监守自盗、与金融大鳄内外勾结等非法行为,必须依法严厉惩处、以儆效尤。记得当时开这个会的时候,有媒体敏感地注意到王岐山应邀出席会议。作为国务院的正部级高官,项俊波应该是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今天看来,“内鬼就在会议室里”真的不只是个传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最近几个月,三五不时就闹出教科书“假课文”的风波,看得人挺汗颜的。比如说一篇叫《尊严》的小学课文,赞美了一个坚持用劳动换食物的年轻难民。收留他的庄园主大叔为他手动点赞,认定这么有尊严的小伙子以后一定会成功,便把女儿许配给了他。这个姓哈默的年轻人没有辜负老丈人的期许,二十多年后,成了石油大王。

哈默先生,真有这回事儿么?问天问大地,早就去了另一个世界的石油大王,没传回一句回答。这个教育小朋友要“有尊严”的故事,真实性存疑,还传达着可疑的价值观:做个高尚的人,这样你就可以迎娶白富美,成为人生赢家。说得美德是一种等价交换物似的,这类故事,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鸡汤鼻祖”吧?

尊严就是尊严,美德就是美德,自带超然色彩。说品德高尚的人,一定会得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愿望倒是很美好,可离现实太远。浪漫化复杂的世界,反倒消解了美德本身的崇高。要不怎么说,喝过再多的鸡汤,也过不好这一生呢?

近来媒体盯上了湖南姑娘段坤君。这姑娘是个公务员,任职于省委机关,只是个主任科员。不起眼的小角色被“盯上”,主要是因为三件事。一是她在政府机关任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8 08:24)
标签:

杂谈

​​

最高法院副院长沈德咏最近出现在山东,开了一个刑事审判工作调研座谈会。在这个会上,沈副院长说了一些很有意味、也很有见地的话。他说,司法引起一些舆情,成因十分复杂,司法机关必须“反躬自省”。他还强调,司法机关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要把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作为一名大法官,在坚持依法裁判原则的同时,又把天理和人情放在重要的位置,这样的提法十分接地气。虽然在新闻稿中,沈德咏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案子,但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的读者应该都知道,他的话有着明确的指向性。很多人由此判断,于欢的案子改判应该没有疑问。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沸沸扬扬的泸县学生赵鑫坠亡事件,在死者头七这天终于出现了转机。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了案件的调查结果。调查报告篇幅很长,很细致也很扎实,看得出来下了很大的工夫。读了这个调查报告之后,我个人的感觉是,这应该就是大家一直所期待的真相了。没有什么黑幕,也没有太过离奇的情节,这就是发生在一个留守孩子身上的朴素悲剧。它令人扼腕叹息,却也没有必要因此“想得太多”。

赵鑫坠楼之后,一时传言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按说全国有两千多个县级行政单位,偶尔上一次新闻头条不稀奇,但能多次被舆论关注的县确实不多。山东青岛的平度,就是这样一个县级市。这已经是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第三次关注这里,在团参不到三年的历史上,这种密集度还是很少见的。

从三年前,平度当地爆出野蛮拆迁、征地,到后来发生震惊全国的黑社会纵火烧死护地农民案,以至主政平度十年的市委书记王中,以平调闲职的方式,宣告其仕途告一段落。人们本来以为对于一个县来说,这些新闻已经足够了。然而事实证明,这个山东最大农业县的故事,还远没有结束。2015年元旦一只幼虎被鞭炮惊吓坠亡,牵出平度3名人大代表8年来非法养殖老虎11只。据说中东土豪才喜欢养狮子老虎做宠物,但与这么豪奢的爱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年平度又爆出一位87岁的农村老人因为没有低保,几近饿死。

去年消停了一年,平度的新闻在今年春天里继续滋长。媒体的调查显示,平度市交通运输局与社会人员合谋,到邻县莱阳对网约车司机实施“钓鱼执法”。在莱阳警方的询问笔录中,被雇用的“鱼饵”承认,平度交通局以每辆车200元的价格,雇佣他们设计陷阱,将网约车从莱阳骗到平度后,再由交通局将其作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时隔一个多月后,红星新闻接力《华商报》的《副局长的5次“嫖娼”案》,再次把视线对准了孙兴华——一个在陕西官场并不显赫的名字。这位渭南市体育局原副局长,因涉嫌引诱他人吸毒被刑事拘留,并被发现还有嫖娼行为。在获取保候审后,警方又以嫖娼将他行政拘留。除此之外,孙兴华还遭到了“双开”的处分。行政拘留结束后,警方以孙兴华多次嫖娼将其收容教育。

戏剧的地方在于,获释后的孙兴华,将涉毒和嫖娼悉数推翻,还将渭南公安临渭分局告上了法庭。5次“嫖娼”案,就此蒙上了“被嫖娼”的疑云。

梳理孙兴华的提供的信息,案件之蹊跷呼之欲出。比如,孙兴华被发现嫖娼,缘于一桩舅舅寻找失足高中外甥女的“传奇经历”。高中生唯独记住了孙兴华,还供述了详尽的细节。而且在是否报警、是否假冒嫖客钓出外甥女问题上,其舅舅与渭南公安的说法,截然相反。这个细节上巨大的出入,目前为止都没有得到澄清,渭南公安则以“当然警方也参与了此事”一笔带过。

更多的疑点,还是集中在程序层面。孙兴华被指5次嫖娼,但只有3次发生在2014年,前两次一次在2006年,还有一次甚至回溯到了22年前的1995年。诡异的是,孙兴华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一边是村民被洪水冲走,生命黯然消逝,另一边是基层政府刻意瞒报,涂抹政绩。这样的场景,竟然在同一场洪灾中一而再地发生,实在太荒谬了!

去年12月就有媒体报道,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在2012年的“8·4洪灾”中,存在瞒报洪灾死亡人数的事实(实际死亡38人,当地上报死亡5人、失踪3人),引起舆论哗然。

昨日又有媒体报道,在同一场灾害中,与岫岩一山之隔的辽阳市辽阳县,至少有7人因洪水死亡或失踪,但当地市、县两级政府对外宣称,洪灾没有造成一人伤亡、一人失踪。

夸张的是,当地不仅成功瞒报了洪灾伤亡人数,还把这当作事迹大肆渲染。

当年8月份,在辽阳市的政府官网上,8月19日和26日分别两次转载了《辽宁日报》的有关抗洪报道。报道提到,“无伤亡、无失踪,准备充分的辽阳县人创造了奇迹”,“该市安全转移5万多人,现场解救37人,没有一人因灾伤亡,财产损失也降到了最低,抗洪救灾初战告捷”。

最后,这次抗洪抢险写进了辽阳市2013年度政府工作报告,这一次更直接下结论称,该市“确保了无一人因灾死亡,夺取了抗洪抢险的重大胜利”。

恭喜辽阳县,你们确实创造了奇迹,取得了重大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昨天是诗人海子的忌日。虽然昨天的朋友圈很拥挤,但还是有不少人给一位诗人留下了一点空间。我对现代诗的感受一直比较淡,不过记得上学时朗诵过穆旦的《赞美》,对诗里那些短而急的节奏,以及那种沉郁的力量感,至今都还有印象。我一直觉得这首诗的某些意象有《秋兴八首》的影子。

昨天读了几篇有关海子的纪念文字,最让我吃惊的是,他人生的最后几年竟然在练气功,而且曾留下过一封遗书,让家人练好气功后给他报仇。所以关于他的死因,有人就怀疑是练气功后不堪幻视幻听的折磨。而长久以来,好多人都愿意浪漫地认为,他和顾城的死,是为落寞的诗歌殉葬。真的好久没有听到这么颠覆观念的文坛掌故了。不过说到诗歌,忍不住要安利一下。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的“分割线”就要出书了,据说现在只差一个精彩的书名。

最近发生了好几件事,虽然乍一看是市场经济出现的负面现象,但背后隐隐约约都能看到腐败的影子,所以说反腐怎么可以缓缓手?不过能从社会新闻中嗅到腐败,说明我们的舆论监督还在运转着。其实那些不常被舆论关注的地方,其腐败更令人忧虑。比如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曾经关注过某个边疆省份的反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欢快的春光还没停留多久,北京就经历了倒春寒的洗礼。暖气停了,阴冷穿透全身。手脚冰凉地坐在屋子里,我不由得担心起那些开好的桃花。寒气逼人,她们还好么?好在太阳又露脸了,悬着的心总算能暂时安稳下来。


春天适合抒情。春光潋滟,配以温和闷骚的词汇,才恰到好处。时下仿佛流行宏大的词汇,“三生三世”、“四海八荒”什么的,听着感情特别强烈,其实空洞得很,跟粗制滥造的电影电视剧一样,内涵不够,就只好用虚张声势的词语来凑,想来也是煞风景。


闯进这个季节的新闻,一点也不配合抒情的节奏,倒跟倒春寒似的冷。前两天,南方周末的记者披露了发生在去年的一桩血案:山东女企业家苏银霞年轻的儿子于欢,刺死了催债人杜志浩。


血案背后,是惨无人道的暴力催债。苏银霞欠了高利贷,135万元的借款,支付了184万元本息,搭上一套70万的房产后,仍未还清。暴力催债开始了,而且不断升级。在于欢举起水果刀之前的一个多小时,杜志浩等人当着他的面,凌辱了苏银霞一个多小时。触发血案的导火索恶劣无比,近乎不可言说,以至于记者不得不以“脱下裤子,用极端的手段侮辱”这样的描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我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正是国足对韩国比赛终场。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朋友圈刷屏的将是与足球有关的话题。于是,有些热点可能即将告别舆论场,比如围绕在奥凯电缆身上的种种疑团。通过它的60多家买方,究竟有多少建筑工程的骨骼中,贯穿的是这种劣质电缆,一想到这里我简直都不敢坐地铁了。小黄车,还是我们一起走吧。


当然,被忘却的热点还有很多,比如去年十月份,团结湖参考(微信ID:Talkpark)曾关注过黑龙江望奎县低保局局长程海涛。他拥有多辆百万豪车,明显超过其合理收入,而且还驾驶假牌照和套牌车,甚至还威胁要“整死记者”。后来当地对其进行了立案调查,但半年过去了,至今再也没有听到任何调查结果。不过相信十八大之后,不至于再重演避避风头重出江湖的老套路了吧。所以,我还会继续关注程局长的。


去年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就曾至少占据了三次舆论热点。去年1月26日下午,他出席国家统计局的记者吹风会,谈笑风生地驳斥索罗斯对中国经济的唱空。结果当天晚上,中纪委就通报他接受组织调查。据说他刚从吹风会上下来就被带走了,一天上了两次头条。8月份,中纪委宣布对其进行立案审查,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西安地铁电缆问题彻底暴露出来,并且受到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这一事件具备一定的象征意义,它反映出西安的政治生态正在发生改变。奥凯的发迹,是权力改头换面进入市场所滋生的怪胎,它的幻灭,则意味着老一套把戏行不通了。“电缆门”会在陕西官场引发震荡吗?别忘了,本轮中央巡视回头看的名单里,恰好就有陕西。


“西安地铁电缆质量门”如过山车一般的剧情,终于不受阻拦地一路下跌。送检的电缆样本全都不合格,啪啪打了前些天还在死扛的电缆公司的脸。


西安常务副市长鞠躬道歉、涉事公司法人代表下跪谢罪,恐怕仍然难以平息汹涌的舆情。处于暴风中心里的陕西奥凯电缆有限公司,其究竟有多大的“背景”,依然是让人浮想联翩的话题。


不过,该事件最深远的后果,可能是损害了人们对重大公共工程的信任。


西安地铁最早通车于2011年,是西北地区首个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地铁在当地,属于不折不扣的新鲜事物。建设地铁对城市形象的巨大意义,无需赘言,把它称作是西安市政建设的头号工程,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反对意见。地铁建设不止是面子工程、形象工程,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