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团结湖参考
团结湖参考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6,534
  • 关注人气:2,9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最近去了好几个城市,在这些地方的大街上几乎都能看到“扫黑除恶”的宣传标语。从今年1月中央发布专项斗争通知以来,扫黑除恶就成为影响全社会的一件大事。现在,专项斗争开展9个月了,工作效果如何?行动中暴露出什么问题?下一步的重点又是什么?10月17日,中央政法委专门在武汉召开了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解答了这些问题。

 

舆论关注扫黑除恶,往往把关注点放在“保护伞”和“害群之马”上,这些人的确是专项斗争的重点目标之一。但我们也必须看到,作为扫黑除恶的主力,政法系统为此所做的努力和牺牲。在山东、河南等地,都有正值壮年的政法干警牺牲在扫黑一线上。

 

我们不难想象,扫黑除恶斗争中,那些被触动利益的人一定会采取各种方式抵制、反扑。这次会议上就特别提出,要鼓励干警担当作为,维护扫黑除恶干警的正当权益。

 

而与此同时,深挖彻查“保护伞”仍然是专项斗争的重中之重。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强调,深挖保护伞是下一步专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春风一来,网红如柳絮般纷飞。短短几天时间,霍金、科比,还有那条明显质量不过关的小船,接二连三地被送到了风口,飞得仪态万千。最后的最后,嗨翻天的是躲在屏幕后面的网友,当事主体反而被虚置了。很多年以后,当科比想起退役的那个夜晚,恐怕还是闹不懂中国网友为啥一本正经地“歌颂”他“带领公牛队勇夺大力神杯”。

也不知道,网友无边无际的脑洞,以及同样无边无际的恶搞欲望,会不会让网红陷入尴尬。


蜗牛与沙漏

有些奖得了会尴尬,比如金酸莓奖。今年初,泰州市设了个政务版金酸莓奖,名曰“蜗牛奖”,专门“表彰”那些不作为、慢作为的机构。前几天,第一批获奖名单新鲜出炉,12个部门拿到了“奖杯”。如果有获奖感言环节,不知道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要脸红心跳着感谢谁?

“蜗牛”这个比喻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官场生态中。2015年底,在温州电视问政的节目现场,市民给鹿城区副区长黄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多年前,我爸妈成为制作点心的个体户,那时候我经常跟他们一起去周边的大集上摆摊。我们家是办了食品经营执照的,因为较大一点集市上都会有工商执法人员来检查。但所谓有无执照,差别大概就是有没有交上那笔办证的钱。虽然我无法确认我爸办证时是否体检过,但可以肯定,从未有执法人员到我家来检查过生产环境。所以每每看到县电视台宣传取缔无证经营时,我内心总会冒出一个声音:有证无证,究竟对于消费者有什么实际意义呢?你看,从那时起我就具备一个评论员的批判思维了。

当然现在的执法肯定要比当年严肃很多。这几天广州一个火锅店因为超范围经营拍黄瓜等凉菜,被罚款一万元。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原来国家对于经营凉菜有着细致的规定,操作间的面积、人员、设施都必须达到一定标准,才能申办从事凉菜加工的《餐饮服务许可证》。而这家火锅店的许可证上不包含凉菜加工,所以广州黄埔区食药监局没收了其经营凉菜21天所得139元,并罚款1万元。

按理说,这起处罚无论从执法程序、援引法规条文上都挑不出瑕疵。根据去年实施的《广东省食品安全条例》第六十条:违法经营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5000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本来应该放松的五一假期,人们的心却一直纠结着。先是4月30日一段海口市某村拆除违章建筑现场的视频里,统一装备的“虎贲勇士”们手持木棍殴打毫无反抗之力的妇孺,凄厉的哭声还未散去,“魏则西之死”事件就再次引发了舆论如潮般的批评。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为身患罕见的滑膜肉瘤,带着最后的希望通过百度搜索到“部队三甲医院”北京武警二院,不料这家医院号称可提供“生物免疫疗法”的科室是由“莆田系”承包,其宣传的各种治疗效果充满了欺骗性。而百度对他的大力推荐,则是基于已备受争议的竞价排名。花光筹借来的20万元医疗费后,魏则西以对网帖《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应,留给世界一个绝望的答案。

舆论对于这起事件的强烈反响,不仅是出于对一个年轻生命的惋惜,更像是压垮脆弱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长期以来人们对于百度竞价排名中不加审核的虚假信息,以及对以莆田系为代表的民营医疗机构混乱的不满,借此一股脑爆发出来了。人们纷纷追问,到底谁该为魏则西的死、为我们的医疗安全负责?

《论语》中记载过孔子的一句名言:“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孔子的弟子们没能给出回答,但朱熹在《四书》批注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珠海市委书记李嘉落马,在广东政坛引发的震动可能是外界很难体会的。今年前三个月,全国一共打掉了十来只“老虎”,广东独中两元,还都是重量级人物。如果说原副省长刘志庚被查还有迹可循的话,李嘉出事多少让人感到有点惊讶。这位地方政界的“明日之星”,怎么突然就陨落了呢?

几年前,李嘉升任广东省委常委时,被舆论认为是换届的“最大黑马”。虽然看不出有耀眼的政绩,但仕途非常平顺,不到五十岁就晋身副省级,看起来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风暴刮起之后,广东一些重量级官员纷纷被民间舆论“盯上”,但李嘉似乎并不在其中。唯一稍微可以发挥的线索是,他任职梅州时的老搭档、广东原工商局长朱泽君前几天刚被双开。朱泽君据说官声不好、媒体对他多有诟病。他和另外两名厅官的激斗,搞得当地官场乌烟瘴气。但如果就此断言李嘉是被朱泽君牵扯出来的,恐怕也不好妄下结论。

梳理落马官员的履历,是判断其出事原因的重要途径。媒体在深扒李嘉时,所得不多,唯一比较醒目的是他身上的梅州标签。这个标签,也曾经闪耀在广东另外两只“老虎”万庆良和刘志庚的身上。但这或许只能说明,梅州是个比较“出人”的地方。从“出人”到“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平安夜的清晨,和白血病抗争了100多天的小姑娘罗一笑去世了。刚过完6岁生日的她,在滑向死亡的路上,没能有这个运气“站住”。因她的父亲罗尔引爆的“诈捐”漩涡逐渐平息,善良的人们,义愤的人们,自以为是的人们,也渐次散去。成人世界的算计与刻薄,在一个小姑娘的不幸中被折射得淋漓尽致,所幸她对此一无所知。


只愿一地鸡毛过后,真诚的善意不要隐身不见。雪花般澄澈的小姑娘进了天堂,我们也该给她留下美好一点的人间。

这周的多数时间,华北地区都笼罩在重霾的阴影之下,我和很多人一样,守着效果微乎其微的空气净化器,陷入深深的不安。

忍不住去重温了美剧《王冠》的第四集。这一集聚焦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故事里的丘吉尔首相起初丝毫不把杀人的毒雾当回事,拒绝采取措施,险些因此断送政治生涯。

老狐狸般的政治家及时止损,总算化险为夷。这部剧整体温吞内敛,此处算是惊心动魄。但今天的我们看这个故事,如果光晓得咂摸丘吉尔化解个人政治危机,显然搞错了重点。重大公共环境危机当头,若不能把民众生命健康福祉放在首位,后果一定很严重。

从这个月16日开始,石家庄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红楼梦》里有这么一个情节,贾宝玉得了一场急病,怜孙心切的贾母对太医说:“若耽误了,打发人去拆了太医院大堂。”虽只是一句玩笑,但言语间也不乏威慑。假如宝玉吃了太医的药真出了偏差,怕也难免一场“医闹”风波。从虚拟的故事到眼前的现实,不知道医闹现象背后,是不是贯穿着某种文化上的遗传因素。

近日有媒体报道,河南临颍县人民医院门前,一名死亡幼儿的亲属们张贴照片、拉横幅、哭闹不止。当地警方在多次劝离未果、喷辣椒水驱散也无效之后,果断对天鸣枪示警,据说“极大震慑了‘医闹’人员”。

一边是号哭的死者家属,一边是果断鸣枪的人民警察,两种形象共同塑造出一种极端而诡异的情境。从单纯的视频截图里,旁观者很难选取自己的立场。同情死去幼儿的家属吧,好像有鼓励医闹之嫌。赞赏鸣枪的警察呢,似乎又对弱者过于冷漠。这种纠结的心态,恰好反映出医闹现象的复杂性。

如果不是警方采取“鸣枪制止”这种非常的处置手段,在医闹现象泛滥的当下,这起事件大概无法获得媒体的报道。相比年初轰动一时的“中科院医闹”事件,以及血腥的“温岭杀医案”,它既不抢眼、也不惊人,但仍然值得思考。最高法去年公布的数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个夏天南北方的雨水都特别多,正要庆幸南方没有出现去年那么大的洪灾,强大的台风“天鸽”再次展示了大自然的力量。不知为什么,看这种狂风暴雨的画面总有种刺激感。直到看到一名男子在大风中试图挽救即将被吹倒的货车,最终自己却被砸在车下,当时心里咯噔一下,人可能没了吧。看了朋友圈一篇热文才知道,这名身亡的周姓男子54岁,车子才买两周,当时人家都劝他算了,但最后悲剧还是发生了。

在所有的自然灾害中,人面对狂风时的对抗感特别强。人在风雨中艰难前行的画面,在悲情之中,总散发着有一种不屈的力量。高明的艺术家懂得借助风雨来渲染感情,所以表现人生沧桑慷慨的诗文,多会有风雨的意象。白先勇的小说《孽子》里就有一个类似的情节,主人公李青在台风里苦苦地帮助一个瘦弱的女摊贩把一车水果转移到安全的地方,我当时读到这里简直要放声大哭。因为他的弟弟也是死于一场台风,而他的母亲也像这个小贩一样艰难地搏生活。人在苦难面前的互相扶持,有一种让人泪流满面的力量。

新闻不是艺术,但它可以像艺术创作一样地打动人,因为它们都触动了人们心底那份真实的情感体验。关于这名周姓男子并没有更多的细节,人们不知道他是贫是富,也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县委书记涉嫌抄袭的事情被披露之后,陕西富县做过两次回应。第一次回应的主要意思,是说李志锋书记是“被署名”。第二次回应更细致一点,经过初步查明,稿子是由县纪委人员撰写,县委办工作人员提交的。至于李志锋书记对稿子的撰写和发表是否清楚,“结果很快会出来”。和很多吃瓜群众的反应不同,我对这样的回应基本上还算满意。为什么呢?因为人家说了实话嘛。

稍微做一点案头工作,就会发现,署名李志锋的这篇抄袭稿子,是发表在延安日报开设的一个专栏上面。这个名为“圣地廉声”的专栏,是由该报和延安市纪委共同开办的,撰稿人都是当地的各级领导干部。开专栏的想法本身是好的,不过就是有点难为人。领导干部、尤其是县委书记,平时工作都很忙,让他们在百忙之中静下心来写一篇廉政佳作,确实有点勉为其难。于是,就免不了出现“文替”的现象,下面的工作人员把稿子写出来,领导过一下目,就署名发表出来了。如果非要说这里面谁有过错,我觉得那个负责撰稿的人实在太不走心。即便是抄,你也要抄得有章法一点,哪有这样给领导挖坑的?再有水平的领导,也很难一眼看出抄袭的问题啊。

如果对比该专栏其他领导的文章,就会发现,一个好的撰稿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月2日,虽有雾霾但阳光很好。有人说,这一天应该下雪。

这一天,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在沈阳宣判聂树斌无罪。虽然早在21年前,他已经被执行死刑。这一天万事如常,却又分明感觉世界有了改变。

为什么把聂树斌案称为旷世奇案?在团结湖参考(Talkpark)两年前的一篇推送中,我曾经做过解释。该案奇特之处,并不仅仅在于一案两凶。在疑似真凶王书金出现之后,媒体对聂树斌案做了大量报道,法学界人士多方呼吁,当事人家属长期哭号奔走,但真相却始终被困在司法的高墙之中。而在相关的王书金案审判过程中,则出现了司法史上最为离奇的一幕:被告人反复强调康菊花被奸杀案是他干的,但公诉机关和法庭却一再认定他不是真凶。聂案启动复查之后,媒体通过深入发掘,终于逐渐揭示出奇案的幽暗背景。原来,阻止真相大白于天下的,不仅仅是卡夫卡城堡般的谜之体系,更有肆无忌惮的操纵之手。

但是,体制也并非铁板一块,总会有人怀着正义之心,总会有人对操弄司法看不惯。早在王书金归案的2005年,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刘金国就指示复查,要求在一个月内拿出结果。说巧不巧,他竟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河北,聂案也随之被搁置起来。转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