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河口玉枣
黄河口玉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55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http://sh.qihoo.com/pc/detail?url=http://zm.news.so.com/b34d8b72e7f4f486b506cb260983b92a&check=0d33faeb0f1cce65&uid=b7c1145b9c090fd938efdee2ded88247&sign=360_79aabe15
 今天从网上看到的这篇分析抗美援朝的文章,很值得一读,分析的很透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6 07:50)
上一篇文章提到塔里木海,许多人可能不解,塔里木沙漠应该是很干旱的,怎么会有水呢。塔里木只是表面干旱,其地下水水位很高,且储量极大,整个工区约600平方公里,我们挖了数十个取水坑,可以说想在哪里取水就能在附近挖出水来,根本不用打井,推土机推,挖沟机挖就能挖出一个抽不干的水坑来,有图为证
这个坑不是我们挖的,可能有十几年了吧,水依然没干,飘来的芦苇在这里安了家,我们挖的那几十个水坑,以后也会变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4 19:56)
    看过一个笑话,一个人吹牛说他曾在撒哈拉森林伐木,树都被他砍完了,才有了撒哈拉沙漠。我所见到的塔里木当年也曾绿树葱葱,遮天蔽日,后来成为了塔里木海,然后变为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这与人类的砍伐没有一点儿关系,完全是大自然的恶作剧。本文主要展示一些树塚,老师傅所说的胡杨坟,沙漠的生命很顽强,沙漠的生存很勉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3 08:41)
    三个月前的今天,突然接到通知,马上到新疆另一个物探队去帮忙迎接甲方的开工验收。验收通过即回本队参加本队项目施工。我和另一个同队的师傅约好济南火车站碰面,一起赶往目的地。经过日夜兼程,18号冷晨2点到达驻地——塔里木沙漠一个不知道有没有名字的地方,从此度过了80多天的沙漠人生。
    工区相当偏僻,离最近的人烟(塔中也在200公里之外,距沙漠边缘大概500公里,队上不往外送人是出不来的,这就造成我没能参加本队的项目。工区内没有手机信号,更不能上网,队上有食堂和小卖部,生存没有问题,水是队上用地下水净化出来的,洗衣服只能用咸水,洗过的衣服跟浆过一样,硬邦邦的,锅炉烧的水都是茶色的,后来好了一些。
   施工过程中顺便拍了些照片,陆续的发上来,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真实的大漠风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趁回家祭奠叔叔去世100天,抽空到故乡著名的火山口地质公园转了一圈。这里原来是附近村民挖石头的一座普通的山丘,出产的石头很碎,并不适宜盖屋垒墙,倒是极适合做混凝土的原料,成分是玄武岩,硬度很大,据说用它浇筑飞机跑道最好。整个公园有五六个采石断面,每个都有大体类似,细看却不同的画面,今年雨水多,有几个坑还有水,清得很,一眼见底,可见故乡的大气质量还是可以的,沿途看到,能种的土地大多被大棚覆盖,间隙也长满玉米谷子等作物,不能耕种的也被灌木或杂草覆盖,有风刮不起多少土来。


火山口切面和倒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劳动市场里着急等待工作的农民工,只为寻找一份能养家糊口的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印度军人入侵我国阻挠我方建设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还没有动用武力驱逐出去。
    可能许多人认为,印军撤出去,我们就赢了,其实不是这样。希望印度人撤出去是很幼稚的,好像有个大人物说过,灰尘你不扫,它自己不会跑。
    印度的目的就是阻止我们向南发展,只要我们的路修不成,印度这次非法入境的目的就达到了,或者说他们就胜利了,而我们如果停止修路就是失败了。
    所以说我们不但要把入侵的印度军人赶出去(或者打死,或者俘虏),我们还要按原计划尽快的把路修起来,投入使用,这才是我们没有失败(谈不上胜利二字,在自己的国土上修一条公路,还有什么胜利不胜利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9 20:13)
    最近一段时间,工作的事情不多,枣园管理的大忙也过去了,只需干一些例行的除草打药的事情。玉枣今年的长势还可以,吸取去年的教训,今年没敢环剥太多的树枝,因此树势得以恢复,但影响挂枣,老天保佑,今年不要刮太大的风了,再有两个月,玉枣就可以上市了,希望今年有更多的人尝到这种美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1 22:14)
 昨天是叔叔去世五七祭奠日,我和父母一早驱车回老家,父母,姑姑,叔伯小叔,我家和叔叔家的所有兄弟姊妹辈都参加了祭奠。叔叔的内弟帮忙定了很多纸质家具,我和弟弟献的花圈,我还带了一瓶叔叔生前爱喝的二锅头,这次是红星的,以前给他带的都没这次好。祭奠的场面很伤感,最伤心的是叔家的妹妹和我母亲,父亲在后边默默地坐着......
    从叔家小弟那里得知,叔叔去世的那天,一早小弟夫妻就到大棚干活去了,叔叔像平常一样烧了几壶开水。那天是镇里赶集,叔叔推出自行车,准备赶集的时候,突然发病了,人摔倒了,自行车压在了身上,邻居发现了,赶紧叫回小弟,叔叔还有心跳,但不稳定,还能睁开眼,马上打120,120来的路上又堵车,等送到医院立即抢救,但还是没能留住叔叔。叔叔十多年前犯过心脏病,注意了一段时间 好了。这些年一直没感觉,又抽烟又喝酒,他是退休工人,有的是时间,村里有事他都去帮忙,跟健康人一样。没想到这次一犯病就犯得这么严重。现在说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天凌晨,我从几千公里外的新疆克拉玛依回到了我的小家。上午去枣园看望了父母,身体,精神都好。
    傍晚,弟弟来电话,问道冬枣环剥要不要他来帮忙,我说二姐夫明天来,弟弟就不用来了,叫他给母亲送药的时候再来。弟弟问过几天我不回去吗,我说不回去。
    弟弟的下一句话让我惊呆了,再过几天是叔叔的五七,叔叔去世了,就在我去新疆的短短几天,父亲唯一的弟弟,比我大二十岁的叔叔毫无征兆的离开了我们。
    更多的话现在也说不出来,爷爷去世得早,叔叔都不记得爷爷的样子,他比父亲小七岁,在他的记忆里,哥哥就像父亲一样,因此老兄弟两个从没红过脸。叔叔走了,父亲真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感觉。难怪早上我一到枣园,父亲抓着我的胳膊抚摸了好几下,现在我才知道,父亲有话没对我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