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界面
界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41,140
  • 关注人气:4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暗物质不发光,却代表了宇宙90%以上物质含量,可视世界只占宇宙物质10%不到。

与互联网相互映射的“暗网”,它与普通人相距遥远,然而数据规模足有表层网络400多倍。去中心化、匿名性、无国界、更自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暗网”才是真正的互联网世界。

此次来自暗黑世界的WannaCry(中文“想哭”)电脑勒索病毒,在光明世界蔓延,短短10个小时利用Windows 7和Windows 2008服务器445端口(备受争议的“邪恶”端口)侵入全球150多个国家,强暴了数百万台电脑。再资深的程序员,眼看着屏幕上这个带着“血腥味道”的猩红页面,也只有“想哭”的感觉,谁又能破解这128位非对称加密算法

此次攻击,互联网暗黑世界再一次浮出水面。若不是意外英雄伸出“上帝之手”封闭了开关,不知道这次攻击让多少人一夜之间回到1969年。


Wannacry病毒,来自光明世界的作恶种子


Wannacry病毒事件攻击后,微软第一时间站出来指责NSA(美国国家安全局),声称因为NSA未披露更多安全漏洞,给了犯罪组织可乘之机,最终带来了这次病毒的全球攻击。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958年,方便面诞生了。历经半个多世纪,日清的杯面在美国掀起了消费热潮,印尼的Indomie率先抢占了非洲的货架,中国的康师傅把面馆开到了里约奥运会,台湾的阿舍干面成了游客们竞相选择的伴手礼……

韩国人每年平均会吃掉70包,香港则有超过500间的茶餐厅供应泡面料理,泰国人愿意付薪水的30%购买泡面,而中国人对泡面的需求量一度达到460亿份,占据着世界市场的半壁江山(全球销量975亿份)……

从亚洲路边摊到美国餐厅,从欧洲超市到非洲社交Party,方便面是全世界人民的心头好。


方便面自带“方便”与“自由“属性

知名制片人沈宏非曾写到,“如果人性中对于‘方便’或‘自由’的无需理由的追求乃是贸易全球化被公认为最可以接受的理由,那么,方便面无论在生产、运输以及进食方式上,都没有理由不成为最WTO的食品。”

首先,方便面方便、速食,开创了新的饮食文化。

只需短短三分钟,我们就能吃到热腾腾的面。可以说,方便面要提供给我们的“是时间,而不是食物”。正如日本合味道纪念馆馆长所言:速食面为人们开创了一种新的饮食文化,这应该是与其它食物最不同的地方。

方便面诞生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有个很奇怪的毛病,就是每次路过7-ELEVEn的时候一定要进去买点儿啥,无论是一瓶可乐还是一包口香糖,反正不买点儿什么出来我心里就会总有一个过不去的坎儿。

于是我Google了一下这种每逢便利店必入的症状到底是什么毛病,结果还真让我发现了一个病友。科技媒体CNET的作者Eric Mack也患有这种与我相似的“疾病”,看到7-ELEVEn就想进去,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拿着瓶付过款的冰镇无糖可乐。

当代流行文化词典Urban Dictionary收录了一个名为“便利店成瘾症”(Convenience Store Addiction Syndrome)的词条,这种简称为CSAS的症状被定义为“一种驱使患者不断去便利店购买实际上并不需要的东西的精神疾病”。对密集恐惧症、深海恐惧症、巨大物体恐惧症免疫的我自认为活的相当健康,没想到却在“便利店成瘾者”上栽了跟头。

谁让我真的是太爱便利店了呢?步行五分钟路程内便可以买到一切生活所需,无论是明治巧克力、帕尼尼球星卡、Kiss me眼线笔、小雏菊护手霜、甚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

去年六月份,《四重奏》的编剧坂元裕二来到中国参加了尚世影业论坛,在这个会议上,富士电视台和SMG旗下的尚世影业达成合作,要翻拍《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求婚大作战》、和《最完美的离婚》。


但是中国人对坂元裕二最大的印象还是《东京爱情故事》的编剧,他甚至被问到会不会写一部上海爱情故事,坂元裕二连连拒绝,说没有上海生活过就无法写出来,如果能提供一个上海的长期住所,他也许能写出来。


你看,张口就是上海一套房。如今上海这房价,搞得工匠精神的日本大编剧都人心不古,借着写剧本就要在上海圈地。


坂元裕二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


即使赤名莉香是你们80后中年男子永远的痛,高仓健还是你妈在恋爱时期嫌弃你爸的理由。但是经过几次抵制日货的运动之后,日剧在中国已经不能看了,如今不仅受众远远不如韩剧和美剧,话题性甚至连画风清奇的泰剧都比不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家令人惬意的咖啡馆,温暖、洁净而且友好,我把我的旧雨衣挂在衣架上晾干,并把我那顶饱受风吹雨打的旧毡帽放在长椅上方的架子上,叫了一杯牛奶咖啡。侍者端来了咖啡,我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本笔记簿和一支铅笔,便开始写作。”

1960年代,当海明威回忆起四十年前自己旅居巴黎的生活时,他在《流动的盛宴》中写下了上面这段对当地咖啡馆的描述。

作为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咖啡馆爱好者,海明威在巴黎塞纳河畔的日耳曼大道上度过了令每个以写作为生的人最为艳羡的时光。1921至1926年,辞去工作的海明威每天都在丁香园咖啡馆写作,两星期的时间,他就在这里写完了《太阳照样升起》。

伍迪艾伦电影《午夜巴黎》中的海明威

半个多世纪过去,今天的咖啡馆依然是深受年轻人们青睐的另类工作场合。那里似乎有种魔法,能够激发出人类内心的沉睡的艺术家和诗人。越来越多的人跑到咖啡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哎呀,我又忘带钱包了,借我5块钱买包子吧~”

“我微信钱包里没钱了,你先帮我付了吧~”

“我只有一百块的整钱,你借我4块钱坐地铁吧~”

“今天亚马逊在打折,满200-120呢,我俩凑单买吧,买完我给你转账~”

......

借钱的花样有一百种,还钱却只有一种:忘记了。我有一个认识的朋友,他总是不小心忘记带钱包、忘记带饭卡、忘记带交通卡,可他从来不会把自己给忘在家里,也从来不会忘记向其他朋友借钱。很不幸地是,我是那个被借钱次数最多的人。难道就因为我的脸长得有点像马云?我只是个每月靠微薄薪资过活的穷人,家里还有不赚钱只花钱的猫要养。


由于出借行为的随机性和偶然性,每次借钱都是具体消费情境下的一句口头约定,比如“我一会给你发个红包”、“明天还你现金”之类。并没有人会去签个合同立个借据打个欠条,这显得有些大题小作了,搞不好签借据的成本比借出去的钱还高呢(如果时间、情绪也算在成本之内的话)。于是,还钱就变成了一个不确定的事情了。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日剧《重版出来》,每当热爱工作的女主角黑泽心开始打鸡血的时候,安井小哥都会在她背后翻出一个巨大的白眼。一个简单微小几乎无法被人注意到的表情,就传达出了角色对于充满干劲的傻白甜职场新人由衷的嫌弃与鄙视。

在时下流行的电视剧和综艺节目里,翻白眼这个表情简直无所不在,每个人手机里都存着一两个《康熙来了》中小S标志性的白眼,韩剧女主角更是每隔三分钟就翻出一个大白眼。翻白眼在青少年中如此风行,以至于有日本网友声称我们是“翻白眼的一代”。

马龙白兰度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白眼

​仅仅在几个世纪以前,翻白眼的含义还与今天完全相反,它代表的不是无语和不耐烦,而是调情和勾引。

据牛津英文词典介绍,早在15世纪,人们就开始使用翻白眼的动作了。在叙事诗《露易丝受辱记》中,莎士比亚曾经这样描述罗马末代皇帝卢基乌斯·塔奎尼乌斯·苏培布斯(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的小儿子——强奸犯塞克斯都斯·塔奎尼乌斯(Sextus Tarquinius)饥渴的望着露易丝床榻的情景:“rolling his greedy eyeballs 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我在家边吃饭边刷微博,时间线上有一条点赞转发量都相当高的微博吸引了我的注意,点开发现是某日剧截图,其中第一张图片里的台词是:“两个人吃的是饭,一个人吃的是饲料。”


我看了看日剧截图,又看了看手里的麻辣烫,想了想,不知道这碗我觉得还挺好吃的晚餐怎么就成了已婚人士眼中的饲料。


也就这两年吧,日剧截图以及其中的“金句”像病毒一样在社交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疯传,一个公众号没发过日剧截图可以说是公众号失格了。无论是微博、豆瓣还是朋友圈,都充满了这种乍听起来颇有道理其实毫无意义的屁话。用反鸡汤包装自己的日剧金句已经开始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鸡汤,而且它看起来跟我小时候看的《译林》杂志最后一页的佚名金句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豆瓣网友“中年丧夫”曾经将QQ空间文学P进了日剧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如果你身边有影迷朋友,会发现他们最近忙着赶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各种电影场次,今天刚看完是枝裕和的《步履不停》,明晚继续感受安东尼奥尼的《夜》,后天干脆请假,直奔大卫 林奇的《穆赫兰道》,遇到周末还会邀你看《曼哈顿》《乱世佳人》《董夫人》,你可能禁不住问,每年的戛纳、柏林、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都是首映新片,而北影节怎么这么多老片?

虽然都是国际电影节,但是北京国际电影节与欧洲三大国际电影节(戛纳、柏林、威尼斯)有着本质的区别,欧洲三大定位是竞赛性电影节,每年会搜集世界各地最新电影,并从中评选出当年最佳电影。参赛影片的硬性要求是影片必须未公开放映过,对参加电影节的观众来说就是首映的新片,而北影节的定位是公众性电影节,并不以评奖为主,不需要大量引进世界各地最新电影,竞赛单元只是占据很小一部分,以本届北影节为例,展映影片有500多部,其中入围竞赛单元的仅有15部,占到总影片数量的3%,其余90%影片都是老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和几个朋友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并各自抱着电脑写跨年微信推送文章。新年钟声敲响,有人提议每人用一句话总结一下自己的2016年,作为祝酒致辞。二十多岁的朋友D君说,“回望我的2016,我究竟是活了365天,还是活了一天,重复了364遍?”所有人沉默,然后就了一口酒。


电影《天气预报员》中,男主角David面对乏味的工作、看不起他的父亲、辱骂他的前妻和叛逆期的子女,感到困乏无力,心力交瘁。在所有困境中,他渴望找到自我、作出改变。


那句著名的台词“成年人的生活没有容易二字”

《天气预报员 》讲述的是大家很熟悉的“中年危机”,而跨年那晚我和朋友们最后就着酒咽下去的东西,和所有表现中年危机的影片中传达的情绪都非常接近,混杂着焦虑、不安、自我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