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别处河蟹…
(2014-06-06 01:40)
分类: 别处河蟹

 


  顾锡华出差回来那个星期天就是朋友聚会。约好八点,开车过去要半个小时,七点过十分的时候沈箴就看见了顾锡华的车。比平常早了十五分钟。她还没换衣服,便叫人上来,她开了门,顾锡华一身亚麻休闲服,看起来年轻不少。她眯眼笑:“欢迎沈先生来顾夫人的家。”

  他挑眉:“沈先生和顾夫人居然没住在一起?”

  沈箴:“…………”

  沈箴将人丢在客厅,自己进卧室换衣服。她想了想,穿了那天从清挽那儿拿回来的紧身裙。一回头发现顾锡华正倚在门边望着她,她脸红了红:“登徒子!”

  顾锡华笑:“我没看到。”

  沈箴翻了个白眼,如果眼神不这么深,老娘就信你。

  其实顾锡华是沈箴换好衣服的那一刻进来的,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沈箴穿这身衣服给人的惊艳。明明只露了一双腿,连肩膀也没露,却偏偏性感又勾人。这一个月来她练瑜伽,该瘦下去的地方瘦了,比如那本来就细的腰,不该瘦的地方一点儿没瘦,比如那前面和那后面。被紧身裙一裹……顾锡华走过去,从后面箍住她,吻落上那白皙的脖子。大手贴着她的腰,又热又烫,沈箴身体一软,扭过身去勾住他,呼出的气和他的搅在一起,整个屋子好像都热了。他含住那唇,磨着,吻着,咬着,伸进去卷她的舌头,狠狠地吸,轻轻地舔,描着轮廓,呼出的热气彼此交融,身上的手游到哪儿沈箴就觉得哪儿滚烫无比,麻的,痒的,好想他再用力一些……那手在背上顿了一下,沈箴勉强睁开眼看他,深深的喘气,他眼神深得看不到底,眼神扫过某处时,声音哑了:“……好设计。”唇舌吻上她锁骨,一个鲜艳的痕迹留下来,之后一路向下,裙子被唇舌划开,畅通无阻。“……嗯……哈啊……”沈箴受不了呻吟出声,两条手紧紧勾着。ONLY的这条裙子的拉链在前面,就像大衣的拉链一样,一口气是可以拉到底的。这简直正中某色性大发的狼的下怀,那句“好设计”是由衷的赞美。沈箴脚软,跟着人向下滑,男人手一捞,将人往梳妆台上一按——“……有进步。”他说。沈箴近九十度的被折在梳妆台上,更猛更狠的吻落了下来,她双手被男人压着,只能任人在身上为所欲为。瑜伽不是白练的好吗,沈箴居然还有空想这个。

  十五分钟后沈箴怨怼的看着镜子里锁骨上那个明显的吻痕……身旁的人好像很满意,将人拖过来又朝那里舔了舔,沈箴身体一颤,赶紧将人推开:“……别闹了,时间不多了。”顾锡华声音还是哑的:“……那我怎么办?”贴着沈箴的某个部位变化很明显。沈箴脸上原本就还没褪下去红此刻更红了几分:“……自己解决。”

  身后的人贴得更紧了:“……帮我。”

  沈箴燃成灰了。

  很久之后。

  “……好了吗。”

  “……嗯,快了。”

  很久之后

  “……好了吗。”

  “……嗯……嗯……快了……用点儿力……”

  很久很久之后。

  “……好了吗……”某人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

  “……宝贝儿……再用点儿力……嘶——那里不能碰……”

  很久很久很久之后——

  沈箴大汗淋漓,瘫在某人怀里,任某人细细的吻着。

  “好棒,宝贝儿。”

  沈箴欲哭无泪:“……我手酸。”

  顾锡华笑:“下次换左手。”

  沈箴:“…………”她连抬起手掐人的力气都没有,虽然脚也软得站不住,但她还是晃着腿踢了踢承受了她大半重量的某人。顾锡华没躲,受了那软绵绵的一脚,比猫挠还不如。

  “想再来一次?”

  沈箴:“…………”

  “我们下个月去民政局吧。”

  沈箴:“!!!”

  “我等不及了……”男子炽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声音一丝一缕的钻进她耳里,痒得心里又酥又麻。

  “……求婚。”沈箴拽着最后一丝理智气若游丝。

  男人在她耳边笑,舌尖舔了舔她耳垂。

  还有完没完?沈箴在再一次被吻得晕头转向之前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6 01:39)
分类: 别处河蟹



  她微微抬头,吻了他——的下巴。其实是吻偏了,她想亲他脸颊来着……谁叫他退得太快,擦着下巴而过……

  退回去的顾锡华眼神深沉,直直盯着她,沈箴心跳飞快,捱不住他如此深的注视,干脆眼一闭,歪头不理。这是意外,绝对不是有心。绝对不是!

  “故意的。”他说,声音又沉又暗。沈箴瞧瞧瞅他。顾锡华看了红灯一眼:“……时间不够。”

  五十四秒。

  车里气氛额外压抑诡异,沈箴本能地想逃。现在缓过神来,她直想抽自己。

  美色所惑啊美色所惑!!!你的节操呢,沈箴!

  这才是第二次见面哎哟喂!!!

  终于亮了绿灯,快门一踩,车子飞了出去,沈箴吓了一跳——“……开……开慢点儿……”

  旁边的人面无表情,车速不慢反快,反手一打,进了一条没人的小马路,找到一个停车空位,车停了下来。顾锡华安全带一扯,凑过去狠狠咬上了那一直在脑子里晃的红唇。唔,比想象的软,他又咬又舔,两瓣儿唇被含来含去,沾上他的津液,更显水亮,舌滑进去勾住她的,恶性一咬,“……嗯……”沈箴叫出声来,又小又细,像猫儿在他心上挠了一把,他更凶狠的含住那小舌,“……嗯啊……”沈箴痛得眼泪都飚了出来。他温柔的安抚,退出来扫她牙关,又麻又痒,身下的人身体一颤,他一边咬着唇蹂躏,一边放下车座,紧紧贴上去,大手握住了那细腰,果真很细,差点儿一只手就握住了。沈箴面色酡红,眼神迷蒙,被男人按在座位上上下其手,全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只觉得热得喘不过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后背拉链被拉开了,一双烫人的大手抚上她的背,入手一片滑腻,让人欲罢不能,内衣扣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松了,男人放开又红又肿的唇,吻上她下巴,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咬了一口,一路往下,粉白的颈,好看的锁骨,再往下……男人眼中的神色深得什么也看不到,他吻上去,沈箴颤得厉害,口里不自觉的呻吟出来:“……嗯……嗯啊……”她衣衫凌乱,裙子退到腰上,内衣挂在肩上,男人压着她,好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去。她脑中一片混沌,感觉自己要被烧成灰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吻渐渐轻了,顾锡华小口小口啄着她的脸,细细吻着她的唇,手箍着她一直箍得死紧。

  “……嗯……”沈箴终于缓过神来,忍不住呻吟一声。

  “……不许叫。”他的声音暗得可怕,粗重的喘息响在她耳边,耳朵变得更红,像是能滴出血来,一半是羞的,一半是热的。

  沈箴欲哭无泪,不是她想叫的好不好,谁知道一出声就变成这样子……而且这安全带是怎么回事……她完全是被绑在座位上,想逃都逃不了……

  她眼带泪花,委屈的看着身上的人。

  “……不许看。”他狠狠咬了她嘴唇一口,舔去眼角的泪,“也不许动,不许说话。”

  她闭着眼,过了好半天才感觉座椅弹了上来,有人给她扣上扣子,拉上吊带和拉链。

  “好了。”男人的声音还是有点儿哑。

  沈箴睁了眼,与近在咫尺的脸对上。两个人都稍显狼狈,沈箴脸上的温度一直没下去,红扑扑的。

  顾锡华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坐回主驾,发动车子,重新驶回大道。

  十五分钟。她想。

  停车的时候车上时间显示:20:30,现在是20:45.她突然明白过来刚才他说的“时间不够”是什么意思。

  她不过是“不小心”擦过他的下巴,他需要报复这么久吗?╮(╯▽╰)

  说实在的,如果说她刚刚不害怕肯定是假的。

  幸好,

  幸好他停下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5-25 12:09)
分类: 别处河蟹
  两个人吃饭看了电影,度过了一般情侣都会过的情人节,顾锡华送人回家。

  车上。

  “今天周起明去新房那边看了,下个星期应该就能出几套合适的设计风格,你看一种自己喜欢的然后再说一说自己的想法和细节。”

  沈箴听出了不对,为什么都是和她商量,他呢?

  顾锡华接着说:“我要出国处理一些剩下的事情,两个月后才回来。”

  蓦然听到这个消息沈箴有些缓不过来,出国?两个月?

  她像是想到什么,小心翼翼问道:“大概什么时候,确切一点的。”

  “十月中旬。”

  沈箴难得严肃了,望着他道:“说好了,十月中旬。”那眼神比平常都亮,看得顾锡华心口一热。他腾出一只手来扣住沈箴的手,十指交缠,一根一根的缠得很是缓慢,带着无尽的温柔爱意:“好。”

  一 想到得有两个月见不到他,沈箴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原先的告别吻都是轻轻碰一下然后就分开的,有时候顾锡华会耍赖又覆上来,但沈箴从来都没有主动去缠他,今 天轻轻一个告别吻好像不能满足沈箴失落的心情,当顾锡华离开的时候,沈箴头脑一热又吻了上去,顾锡华愣了,沈箴自己也愣了。

  那啥,这样是不是忒不矜持?

  沈箴趁着顾锡华愣神的一瞬间咬了他的唇。不矜持就不矜持吧……

  顾 锡华眼神变深了,一瞬间反客为主,擒住她的唇,狠狠吻了回去,灵活的舌钻进去,轻轻刮着敏感的内壁,舔了每一处让沈箴颤抖的地方,又含了那胡乱动的小舌, 仿佛要将人吸进自己身体里,又痛又麻,怀里的人脑袋空白一片,只感觉到相贴的唇被揉的发麻,男人的吻激烈又强势,沈箴只能凭着本能随他一起翻搅,全身软得 只能靠着腰上那双手才能站稳,渐渐地她觉得有根弦好像绷不住了,身体里很热,吻得很难受又很舒服,她的手不知不觉抱住了他,身体相贴,更热也更晕,她不自 知的在男人身上蹭来蹭去以缓解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沈箴迷迷糊糊地吻了他的下巴,喉结,还想凭着本能往下的时候被顾锡华握住了下巴,被迫抬起头来承受了男 人发狠似的吻,背上有手在游走,摸到哪儿哪儿就滚烫一片好像肌肤都被灼伤了,沈箴似难受似呻吟的呜咽出声,眼角溅了泪,紧紧靠着他。顾锡华撑着最后一点儿 理智将沈箴抱回了公寓,才关上门铺天盖地的吻又落了下来,原本清明了些许的神智被炽热的吻又吻到九霄云外去了,沈箴攀着顾锡华,连回吻回去的空隙都没有, 只能被迫的接受男人一下比一下重的亲吻,吸得耳朵都痛了,她反射性的偏了偏头,吻落在脖子上,同样的炽热和深重,原本只是隔着衣物抚摸她的手从下摆钻了进 去,滚烫的大手箍着她的腰,好像能把腰给化了,衣服被撩起来,扣子被解开了,凉意还没窜上来,胸前就被滚烫的大手覆住了,她情不自禁地一颤,全身软得站不 稳。男人粗重的喘息响在耳边宛如另一种酥麻剂,沈箴所有的思维都没有了,陷在情欲里没了理智。

  顾锡华将人丢上了床,翻身覆住,一只手抓住了沈箴两只手固在床头,一只手撕了沈箴的衣服,吻从唇开始一路向下,滚烫的触感落到胸前敏感之处并且被轻轻吸住时,沈箴受不了了的“啊……”身体弓了起来。

  身 体无一物遮挡,原本瓷白的肤色因为情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小脚丫子不受控制的蜷着,似兴奋似难受,顾锡华眼里黑成一片,沉沉的情欲逼得他额上冒了汗。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沈箴全部的身体,之前车上那次不过就是褪了一半衣服而已,而且车上空间小,沈箴蜷着,不像现在,床上,舒展着,借着外面的灯光,女子美好 的身体一览无余,顾锡华觉得他忍得头都痛了,下腹某个地方又硬又涨,逼得他要发狂。

  胸前落了密密麻麻的暗红色,吻还在往下,当一个湿漉漉的吻落在肚脐上时,沈箴受不了的呻吟出声,娇娇软软犹如猫吟,带着无助的哭声,颤巍巍的,听得顾锡华头皮一阵发麻,他狠狠稳吻住了身下人的唇,似惩罚似发狂,声音已经哑得听不清:“不许叫……”

  沈箴又委屈又难受:“……我热。”

  是的,她很热,但又不知道到底是哪儿热,热得脑子都被烧出糊了。

  当 感觉到身下某处被男人的手指入侵时,沈箴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很痒,很麻,很热,她不安的扭动,口里叫着:“顾锡华……”她的手被捉住了,被拉去握住了那 又烫又硬的某处,男人的呼吸滞了一瞬,更粗重的喘息喷在她耳边:“宝贝儿,用力。”沈箴象征性的用了力,只感觉到手里的东西好像又胀大了,烫得她想甩开。 双腿被掰开了,手指探摸着进入,湿黏的液体很快浸润了他的手指,从未被进入的地带额外敏感,层层软肉吸着他的手指,真是美妙极了。灵巧的手指又揉又捏,轻 轻插着,沈箴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能无助的抓住身下的床单,嘴里颤着:“……嗯……啊……”很快,一股酥麻感从尾椎骨蔓延开来,烧得她脑子“轰”的一下 白成一片,身体里的热度一下子朝下腹涌去,很快腿间湿了一片,身体止不住的颤栗,那地方一阵一阵夹着男人的手指好像要把它夹断。沈箴忍不住哭了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温三三三
温三三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295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