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黄国燕
黄国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550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8-05-07 08:40)

  【简讯】5月6日晚20点,在看点文学交流群里,成功举办了“春韵征文颁奖典礼”。各位嘉宾老师、评委、看点编辑团队以及广大文友共汇一堂,齐聚交流群,共同见证了“春韵”征文颁奖典礼的空前盛况。

     本次颁奖,由颁奖嘉宾阳媚、雅润以及看点社团社长古懂、副社长诗情划意、社团总顾问江南铁鹰、社团总编梓烨灼灼分别颁发出相应获奖奖项的作品。交流、群里气氛热烈、活跃,作者与嘉宾们一道,积极发言互动,形成了良好的交流氛围。

--------------------------------

附获奖名单:

(小说)

一等奖:

《洪水淹没我的家园》作者:烟雨潮汐 

二等奖:

《拍案惊奇》 作者:骏马奔腾       

《李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夜,我梦着老母牛死了,天下起瓢泼大雨,厨屋在雨中倒塌一半,堂屋,里房,到处漏雨。我穿着被雨淋湿的衣衫在昏暗中寻摸来水桶,和盆盆罐罐接水,霎时,水滴敲打木桶、沙罐、瓦盆、洋瓷碗、搪瓷缸、和着父亲哭泣,以及风雨声,合奏成悲哀的交响。

早晨,我望着红彤彤的朝阳,院子里觅食的鸡,洋槐树枝桠子上活蹦乱跳的雅鹊,父亲愁苦的脸,倒塌的厨房,老母牛的尸体,和爷爷找来的掌刀师傅都在我眼前,不得不相信昨夜那个噩梦就是事实。

掌刀师傅拿着亮得刺眼的小尖刀和大千刀,把老母牛皮剥了,他剖开牛肚子时,我瞧着个已长成的小母牛犊。掌刀师傅把小母牛犊朝碎砖烂瓦渣儿堆上狠劲儿一撂,他长叹一口气,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15 14:46)

“春风拂过山川的香肩,微雨让小河变得丰满,诗人的妙笔,画家的丹青,统统揉入山水中,山水信阳不是江南胜江南。公园路边,社区庭院,草木葳蕤,花朵灿烂,蜜蜂蝴蝶纷纷跑来告白心中的爱恋。飞翔的燕影,游走的白云,新绿的柳条,动荡的碧波,都令我怦然心动。牵不住风的衣衫,枕着春天的臂弯,做个深情的美梦,我唱着含笑的《飞天》,走进沙漠绿洲,拥抱长河落日圆……”我畅享着心版收录的风景,将才写几句美文。

珍姨来道:“丫头,你那海飞丝卖给我几包儿好呗?我出去旅游带着方便。”我慌忙推开键盘,站起来道:“珍姨准备去哪儿旅游?”珍姨道:“跟着老年旅游团乘坐咱河南旅游专列去新疆、甘肃、青海、宁夏、内蒙,一次游遍四分之一的中国。得交几千块钱,不算贵,你去不?”以为珍姨猜透了我心思。

 我点点头,又违心地摇摇头,笑道:“我不喜欢旅游。”其实,我恨不得像孙悟空变成一只小蜜蜂跟着珍姨去旅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发型屋来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儿,朝云微笑道 :“姐姐,理发多少钱?”

云瞧着老头儿白发苍苍 ,微笑道:“理发十块钱。”

老头儿脸上的笑容没了,结巴道:“我、我没十块钱,只有五块钱。”

云心想:“体重猛然上涨二三十斤,S和M码的衣裳都该退伍了,必须得赶紧剃头挣钱买L码。” 便道:“因为你是老人家,又是今天头一个顾客,五块钱也给你理。”她说着,用新刀把老头儿的头剃光净净的。

老头儿揉摸着大光头,对镜子左瞅瞅右瞅瞅,末后,把裤袋摸下,满脸尴尬,道:“我忘带钱了,你说咋掰?”

 云瞅瞅老头儿,心想:“他恁大年纪了,丢三落四也正常。”便微笑道:“你走吧,有钱再给我送来。”

发型屋又来个高大的男顾客,做大铁椅子上,道:“我理发,把头顶上打薄,边上全剃光。”

云瞧着老头儿还站那儿挡着镜子,便笑道:“有钱就送来,没钱就算了,只当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午,云在理发店小过道接着写几天前写了一半的散文,来个中年男人道:“美女,我理发,毛刺哈。你还记得我不?”

云望着高高大大的男顾客满脸温和的微笑,拍拍大铁椅子,道:“请上坐,我记得给你理过头发。”她说着为男顾客披上围布,开剪。

男顾客双手掰着手机,道:“你三年前在工区路那个小理发店给我理过头发,你理了之后,老板娘又重修剪一遍。咋想着单干了?”

云一边想着散文该咋收尾,一边修剪着男顾客的头发,随便“嗯”了一声。

男顾客道:‘真是你,我没认错?”

云好像没听着男顾客的话,她拿着牙剪快速在他头上咔擦,当她放下牙剪,换电推剪修理鬓角时,瞧着男顾客的眼神和脸色都变了,便道:“是我理的不好吗?别着急,这才理了一半,马上就好哈。”

男顾客叹口气道:“我观察你好长时间了,你好趴电脑上。前几天我来两趟,你不在,上哪儿去了?”

云一边忙活,一边微笑道:“上省城走亲戚去了。”

男顾客若有所思道:“哦,谁陪你去的?”

云给男顾客的头剃好了,放下电推剪,正视着他,道:“我独个,咋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

寒冬凛冽,灰蒙蒙的天空下,云站理发店门口望着不远处笔直的杉树上有三个雅鹊窝,距离间隔都差不多,好像糖葫芦串的剪影!她想着糖葫芦的酸甜的美味,添着发干的嘴唇。冷不丁冒出来个乞丐把云吓唬一跳,他满脸痛苦,颤着声儿道:“唉,大老板,给一块钱吧,我是个可怜人呐!他说着,把装钱的不锈钢缸子伸到云面前。

 

云看着乞丐可怜兮兮,从小钱袋儿拿出两枚荷花币正要朝他钱缸子丢时,猛然想起美丽的牡丹一元硬币、梅花五角硬币、菊花一角硬币,不知何时都从小钱袋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菊花一元硬币,荷花五角硬币,兰花一角硬币,便把伸出的手缩回来,道:你钱缸子放低点儿,再低点儿,把我瞧瞧。

 

哈哈哈哈,你不用瞧,我钱缸子里没你想要的。我家就住FT城内,几个好朋友都搞收藏,他们每天吃罢黑饭都好到我家找梅花五角硬币,和菊花一角硬币。听说将来都要翻倍,有茬疤儿的硬币升值最快。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扁带着个男人来理发店,笑道:“云儿,给草哥洗洗面刮刮脸,用你上回给我用的欧珀莱洗面奶,洗着怪光滑,脸上再也没长皮子了。你千万给草哥服务好点儿,也用欧珀莱洗面奶哈。”

“扁大哥只管放心,我会的。”云说着,搲好热水。她扭脸,又朝草哥招呼道:“草哥,躺美容床上吧!”

草哥正用犀利的眼光瞅着云。

云立即勾着头,拍拍美容床,道:“请你躺下来,这就给你洗。”草哥躺下来,闭着眼睛道:“不知道你刮脸技术咋样?”云想着洗个面可以挣十块钱,便微笑道:“我从九十年代初就在阳光大道开理发店,很少失手。用人别疑人,放心吧。你是油性皮肤,得洗好几遍。”她说着,在草哥脖颈上围条小棉毛巾,开始去死皮,粗砂细磨,欧珀莱洗面奶,轻柔两边之后,轻轻地刮脸。

老扁坐沙发上吐云吐雾,还咳出一口浓痰,“呸”的声喷弹子似的吐到理发店门外。

云给草哥刮了脸,扭头望老扁,老扁吐出一大口烟雾,朝她笑笑。

云道:“草哥好了,起来吧!”草哥睁开眼睛,道:“小姐,给我按摩按摩。”云道:“草哥,我这是专业理发刮脸,从不按摩。顶多顾客干洗头时,给头捏捏,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7 13:45)

花逝去 香还在

你走了 我还爱

我爱你纯洁无暇的心地 

是我活着的意义

我爱你浑身散发的气味

 是我人生的主题

不疲不倦 心甘情愿

为你生 为你死

是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的宿命

你可以不理解不明白

你可以想法设法拒绝

你可以嘲笑我渺小弱智

也阻挡不了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花逝去 香还在

你走了 我还爱

我爱阳光中的你 

芬芳让我感受飞翔的美

我爱风雨中的你 

姿态给予我拼搏的动力

不疲不倦 心甘情愿

为你生 为你死

是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的宿命

我无怨 我无悔 我无罪


作者黄国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13 15:40)

 大烟苗栽进花盆,就搁在发型屋门沿儿上。没过几天,大雪来袭,把花盆从头到尾埋得严严实实,我以为大烟苗还没来得及扎根儿,冻死无疑,心疼不得了!我对大烟的脾性和作用原本就了解不多,加上多年不见对它的印象已淡去。

依稀记得八十年代,我们湾的人好在菜园种几棵大烟,多数都种蒜苗林里。春天,大烟花开,兼具素雅与娇艳之美,可像正值青春年华的公主。小麦黄时,大烟包子熟了,大人会亲自采摘,用麻绳系着,挂在茅草屋檐下。他们都说大烟包子可以入药,熬水止疼,治痢疾。大烟包子还可以炖肉,用大烟包子炖肉特别香。有学问的人说大烟有毒,吃点巴儿能治病,吃多了会上瘾,还会吃死人。我没喝过大烟包子熬的水,也没吃过大烟包子炖的肉。听说大鼓书的人道:“大烟就是鸦片,历史上有鸦片战争,虎门销烟。鸦片害人不浅,祸国殃民。林侧徐烧毁大烟,他英明一世,永垂不朽……”打那以后,我们湾菜园里再也没见过那华丽的大烟花。

太阳出来了,冰雪融化。大烟苗匍匐泥土上,几片稍微大点儿的叶子已枯黄,只剩头顶上一小丁点儿嫩绿,说明它还活着。连续一个多星期都是好晴天,大烟苗儿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春风的爱抚,悄无声息地抬起头,慢慢地张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8 18:41)


 阳光真好

 剃头 写字 喝茶 

字是新鲜的 茶是去年的 

字写满了 飘起绿色

 茶沏好了 满杯金黄

 新旧都漂亮

 味道不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7 17:37)

小雨和朵儿从不同的方向放学回来,欢叫着“妹妹!”“哥哥!”奔向对方,他们亲密地拥抱之后,双手相牵欢蹦着,把单纯友爱表现得淋漓尽致。

斜阳金色把光亮打在小雨和朵儿的小身子上,显得更加柔嫩鲜美!我朝他们招呼道:“喂,快过来,跟黄阿姨说说,幼儿园老师都教的啥?”朵儿抢先拍着小手唱:“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小雨道:“黄阿姨,我会跳舞。”他说罢,左手插腰,右手高举,小屁蛋儿股左一扭,右一扭,然后转个圈儿。朵儿道:“小雨哥哥,明天,我们幼儿园有马拉松,和妈妈一起地走……”我想:“朵儿说的马拉松是徒步比赛吧。”

这两个活泼聪明的孩子令我想起全面放开二胎政策还没出台,消息已在民间风传。小雨和朵儿都诞生于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出台之前。应该感谢这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