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房昊曰天
房昊曰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758
  • 关注人气: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9-04 16:20)
标签:

杂谈

在金陵城里,有座名为风波恶的客栈,客栈下秦淮河碧波荡漾。老板娘常常托腮倚窗,红唇似火,眼波一横就是水漫金山。


有很多人问过老板娘,窗外过尽千帆,你只说皆是放屁,蹉跎多年还不出嫁,究竟等的是谁?又有人说,要早上两年,老板娘真想嫁人,金陵城里少不得阔少员外,为你登天揽月,风风光光给娶回家里。


老板娘就笑着骂,说你们这些小没良心的都给老娘滚,天天跑来蹭饭听曲儿占便宜,也没见有人拿八抬大轿请我,净说些骗小姑娘的瞎话。


客人就哈哈大笑,有人也许会问起来,说老板娘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哪一句瞎话?


老板娘长长的睫毛一颤,手指划着窗棂,悠悠的叹气。


“秦淮河的水,红了。”


金陵城里的人来来往往,老板娘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很快被淹没在来往人潮之中。


·1

那一年,五百两只能打听到姑娘的死讯,五两银子就能买了姑娘的命。很不巧,又有一个少年千里奔波,分文不取,只为了这个姑娘。


很久以前,苏二妞还不是名满金陵的老板娘,她赌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

“你那未婚妻已经回京了,你可知道?”


“臣不知。”


“刚才那小和尚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臣不知。”


“你家乡还有旧事未了,这你又是否知道?”


“臣不知。”


“有些事,你应该知道,比如方才若非有那小和尚在,本宫已经死了。”


朱逸之停下身来,身后步甲铿然一顿。


“臣定当严加审讯,令殿下安心。”柳郎君避重就轻,平静如水。


紫袍的太子回头,眼里满是笑意,“柳郎君,你身为兵部职方司郎中,能不能告诉我,我不在京城的这几个月,为什么旁人看来我是稳居东宫,却被我那四弟悄然拿下了五城兵马司?”


柳郎君说,京城兵马尽归五城兵马司节制,臣不知圣上犹在,陈留王此举是何用意。


朱逸之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柳郎君的肩膀,说原来柳郎君所谓不知,是这样的意思,我就说聪明如你,还跟我装什么装,咱俩谁跟谁啊?


柳郎君说,殿下请自重。


朱逸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2

“你那未婚妻已经回京了,你可知道?”


“臣不知。”


“刚才那小和尚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臣不知。”


“你家乡还有旧事未了,这你又是否知道?”


“臣不知。”


“有些事,你应该知道,比如方才若非有那小和尚在,本宫已经死了。”


朱逸之停下身来,身后步甲铿然一顿。


“臣定当严加审讯,令殿下安心。”柳郎君避重就轻,平静如水。


紫袍的太子回头,眼里满是笑意,“柳郎君,你身为兵部职方司郎中,能不能告诉我,我不在京城的这几个月,为什么旁人看来我是稳居东宫,却被我那四弟悄然拿下了五城兵马司?”


柳郎君说,京城兵马尽归五城兵马司节制,臣不知圣上犹在,陈留王此举是何用意。


朱逸之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柳郎君的肩膀,说原来柳郎君所谓不知,是这样的意思,我就说聪明如你,还跟我装什么装,咱俩谁跟谁啊?


柳郎君说,殿下请自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0

初春的风料峭微冷,小和尚的心罕见的也很料峭。


秦淮姑娘倚在隔壁房间的窗棂上,红袖招展,媚眼如星,望着心情不美丽的小和尚甚是关切。


“小师父,今天你怎么不开心?”


小和尚很想回答她,说在我的想象中,有一双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可我是穷逼,买不起。


可惜小和尚现在连开玩笑说白烂话的心思都没有。


小和尚叹了口气,说我最近知道一件事情,搞得我很焦灼,比京城东墙西北角的那块砖掉了,还让我焦灼。


秦淮眨了眨眼,有点跟不上小和尚的思路。


小和尚转过头去,跟秦淮隔空相望,双眼之中饱含泪水。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考状元之前,还要过乡试,过会试的啊!”


“咚”得声响,秦淮被小和尚声泪俱下的控诉吓得手一哆嗦,撑着窗户的木棍坠落在青石路上,再回首,只看到小和尚春风吹动的衣角。


僧操挥挥手,呜咽说我想出去静静,你要是饿了,自己来我屋拿钱买饭。


秦淮双手托腮,唇红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9

春意渐浓,春风渐冷,北上意境萧索,车窗外草木伶仃。


Z108列马车上,魏同尘抱刀坐在最前面,秦淮磕着瓜子大咧咧坐在魏同尘身旁,脑袋垫在椅子上回望僧操。


小和尚跟王淮叶同坐,闭目养神,仿若回到山上破庙之中,那间斗室里青光幽幽,自称冰雪的小和尚斜卧榻上,悠哉哼歌。


小和尚一脚踹去,冰雪翻身而起,打着呵欠看向僧操。


“哟,稀客啊,有事?”


“丫闯的祸自己擦完屁股不快点滚,还轻薄姑娘搞毛呢!”


“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再装逼我就去自杀。”


“咳咳……”冰雪和尚咳了两声,无奈道:“那姑娘要去京城,说要讨一个公道,我以为也就是什么达官贵人,顺手解决就算了。听王淮叶说起,才发现事情似乎不那么简单,敢奔着皇位去……没听过有皇子夺嫡,八成就是太子以前还是二皇子时搞出的风流债。与其让这姑娘找太子讨公道,不如让姑娘心上念着我,咱们去搞点大新闻,引着姑娘无心讨要公道也就是了。”


“……那个朱亚圣,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6

北风冻骨,残雪方融,小和尚踏着莺飞草长,一路北上。

在芙蓉街的小客栈里,落梅翩翩如刀,进了个卖酒的姑娘,一颦一笑温柔似火,满座的客人打眼全是猥琐。门口坐了我们那初初下山的小和尚,见得此景,刹那间想起两句话来。

第一句,是小时候师父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第二句,也是师父说的,师父说山下老虎不少,武松更多,佛祖舍身喂鹰,方是大义。

小和尚一个激灵,当即拍案而起,心道这老虎定非凡品,能倚天屠龙,搅乱这小酒馆里一池春水,水汪汪里窜出来全是武松。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小和尚深吸了口气,看了看四周,忽的拍案而起,说姑娘你当要小心,这满座的酒客皆想上你,快些走吧。

落梅飘飘,略显嘈杂的酒馆里骤然静下。

满座酒客愤然怒视,那卖酒的姑娘呛到似得咳了两声,她很想告诉小和尚,凭你这句话,晚上你来我不要钱。

小和尚没看到卖酒女水漫金山,柔情胜火的眼神,自顾坚毅的独对满堂酒客。

角落里趴着一个浑身酒气的邋遢客人,闻言抬起头来,眼中发着光,唑口酒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3

一场秋雨一场寒,过完双十一,又没了求姻缘的单身狗,庙里忽然就萧索起来。

小和尚孤零零蹲在后山,揪了株草,干着辣手摧花的勾当,嘴里念念有词。

“她今天会来,师父今天让我下山,会来,下山,会来,下山……”

待得最后一片花瓣落下,小和尚兴冲冲的去找方丈,冲门里喊,师父,我下山啦!

见庙里无人应声,也不知方丈听见与否,小和尚撩起白色方格的僧袍,屁颠屁颠就跑下山去。

山下青松笔直如碑,方丈枯坐树下,闭目诵经,拿着念珠一言不发。

僧操尴尬的笑笑,“师父,这么巧啊?”

方丈念南無阿弥陀佛,珠子来回转着。

“师父,您就这么出来,不担心庙里被人偷了么?”

方丈连阿弥陀佛也不念了,低低诵着小和尚听不出的经文。

“哦也对……庙里也没什么东西,那要不我先走了,师父?”

小和尚试探问着,蹑手蹑脚绕过师父身旁,运起轻功,足不点地便要狂奔而去。

“阿弥陀佛。”

方丈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口宣佛号如西天雷音,一步跨出如同缩地成寸,随随便便那么一伸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的和尚一身白衣,拈花微笑,冲一旁的方丈说,师父,我要下山,下山去寻我的姑娘。

那天夜风轻拂月高悬,方丈叹了口气,说你此行我拦你不住,不过且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小和尚沉吟片刻,说方丈您但讲无妨,等我手上的花朵枯萎,我必将下山给我的姑娘披大红嫁衣。

方丈抬头看着漫天星辰,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我。我年轻的时候比你还狂,那时候山是少室山,庙唤少林寺,我跟你同样一身白衣,却不是拿着花,而是提了柄剑,生生打出了木人巷。

我说我要下山,那一天的香客回眸一笑太倾城,桃花树下的言谈太投契。

此生不见那个姑娘,我宁愿一死。

方丈还没说完,突然眼前一花,看到小和尚手里的花片片凋落,内力一摧,更是枯萎成了渣。

“师父,我知道您的意思,天下这么大,谁没有故事?看您现在还是条单身狗,双十一了连抢购的银子都无,必定也是个伤心人。每个人的路都不一样,您的故事还是别说了,等哪天我跟娘子回来上香,定然给您讲讲我的故事。”

小和尚微微一笑,把花沫轻丢,转过身子便飘飘然下了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死前的五分钟,仿佛走过奈何桥下五百年。

如果这个世上有女鬼的话,我想我唐清照,或许算得上一个千年女鬼,道行高深,乃至能看到五分钟后的未来。

我知道五分钟后,会有一个道士,弃了桃木剑,抓起横行刀,双眸含泪,将我劈得魂飞魄散。

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

·1

在栖霞山十里桃花的镇子上,有小姑娘被几个恶霸围了,小姑娘的眼泪一直打着转,咬牙死撑,不让泪珠滚落。

镇子东头,来的是初出茅庐的小道士,神功已成,只差降妖捉鬼一份功德,便能得道成仙。

镇子西头,来的是千年奈何桥下一女鬼,巧笑倩兮,最是看不惯人间奸佞,比妖鬼更恶三分。

这天,小道士解下桃木剑,噼里啪啦打得恶棍抱头鼠窜,骤闻掌声,回眸一望恰见千年女鬼唐清照,吓得桃木剑一丢,哆哆嗦嗦在怀里掏出几张符来。

小道士形貌狼狈,看得小姑娘破涕为笑,女鬼满脸鄙夷。

小道士咽了咽口水,说:“这位女鬼,我看你怨气郁结,想必是有什么未完之心愿,你不妨说出来,如果贫道能帮你办得成,你自己去投胎好不好?”

小姑娘闻言一惊,朝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你在西游,我在三国

文·房昊

·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