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剑波微博
杨剑波微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7,533
  • 关注人气: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股票

应诸多媒体的邀请,我发表一下对本人诉证监会案一审结果的感受和反馈。

这次一审的结果,有几个意外。第一,推迟了三次,最终宣判的版本几乎和证监会的说辞高度相似。宣判内容的粗糙性和牵强性是让人震惊。回避了一些核心问题,略过了一些问题,对一些核心问题只说“本院不予支持”却不提及理由和原因。此等外,还有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违背基本市场准则的提法和主观判定。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一个拖延了三次、大半年严谨推导后的审判。这更多的让人合理怀疑是相关方面运用了法律没有规定延期次数的漏洞而尽可能降低不公平宣判的关注度和负面影响的技巧。第二,在强调法治建国的时候,最终的审判结果的宣判词体现的专业和严谨水平和开庭时法官体现出的较高的专业素养及逻辑推导天壤之别。法官在四月三日开庭时尽管没有结论,但看得出其思路和严谨程度是足以明了本案的法律关系和事实要点。但宣判词几乎和法官的开庭提问及逻辑思路完全无关,几乎整个宣判内容就是证监会观点和逻辑的汇总,这不由让人质疑开庭的意义以及本案被人为干涉的高度可能性。第三,本宣判用了大量没有法律依据的,人为杜撰出来的原则和怀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16 17:07)

     一周年了。

 

       各种人物、各种利益、各种动机,都参合到我当时所在部门的一次错单事件。

 

      记得错单交易发生后,当时有个海外回来的交易员说,“这就是运营风险,高盛等机构也发生,不会有事的”。他错了,而我也低估了事件的深远影响。

 

      历史都是偶然的。从816当天到来年2月份,再到今天。很多人和事,冥冥中似乎是极小的概率,但却被历史在这个刹那一起安排在那里。这是一次人性与利益的浮世绘;这也是明清以来中国传统政治习惯在特定领域的一次延续;同时也是在转型中国,法治的信仰者和权威主义信仰者的一次交锋。

 

     总有记者问我,做出起诉监管机构的决定,是否和多年海外经历有关?我理解他们的逻辑出发点,但我认为,这本就不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在在法治、公平、正义、避免人民的利益被公权力侵害……这些大善和大爱面前,哪里来的海内或海外,这是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后一直宣扬的治国理念。当我写下这样的语句,一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前天和一海外金融圈的朋友吃饭,聊到“沪港通”的事情。对方说,“海外金融机构对此很有担心,从816事件来看,证监会并不尊重国际惯例。害怕证监会对光大816事件这样的处理方式发生到自己身上。正常的惯例交易会被证监会处罚。”  我在想,这可能就是816事件中证监会的非正常处理给中国的国家主权风险带来的风险溢价吧。

 

     816之前,我所在的策略投资部要和境外的投行、对冲基金做交易,对方基本都不愿意。直接原因是我们是个中国大陆的公司、间接原因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对中国大陆的公司所依托的这套监管体系以及法律环境没有信心。我记得当时一家外资投行的负责人说,“如果发生了什么纠纷,内地连衍生品相关的法规都没有,如何判案?即便是在监管机构,有几个懂相对复杂的金融交易的?”所以,当时的对策,就是我申请公司批准我到香港注册一家子公司,用于跨境及离岸的复杂交易。本质上,香港注册的公司,是沾了香港的监管环境的光。

 

     想得再远一点,如果大家都不愿意和中国大陆的公司做交易,这就意味着国家的主权风险上升,具体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最近某资深人士告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纪要)第四条“关子法律规范具体应用解释问题”提到:“法律规范在列举其适用的典型事项后,又以“等”、“其他”等词语进行表述的,属于不完全列举的例示性规定。以“等”、“其他”等概括性用语表示的事项,均为明文列举的事项以外的事项,且其所概括的情形应为与列举事项类似的事项。

    由此可见,在证监会除了违反《行政处罚法》第三、第四条关于行政处罚的“法定”、“公开”原则,在应用《证券法》关于兜底条款对错单行为进行“内幕交易”认定的时候,还违背了高院关于“列举事项类似'的原则。违反《行政处罚法》关于行政处罚的的法定、公开原则,证监会是行政违法、滥用职权;违反《纪要》中关于列举项类似的原则,证监会是违背了立法的原意、非法扩张了司法解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证监会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立法法》,并与《证券法》的立法原意相悖、违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早些年,在银广夏虚假财报案发后,两名会计师被关到了银川,家属从深圳奔走于北京银川,其情其境让人记忆犹新。那年发生了911事件,那天我们在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转年,又是通海高科欺诈发行股票一案,作为设计师的那个女专家身陷吉林女子监狱。那是个冬天,吉林的雪真大,连续几天开庭。当事人被控证券刑事犯罪虽从轻发落,但因该上市业务而被强加了贪污罪,历时一年多才被推翻。至今还记得审判长的那个判决,“宣告无罪,当庭释放”。那天,因为害怕再生意外,当事人被家属直接拉回了北京。把我这个大功臣却给扔在了东北,还得去处理善后手续。再过年,又是南方证券的刑事案件,前后倒是简单,但总觉得意犹未尽。等到顾雏军的科龙案件把一帮博士硕士弄到被告席上之后,一年间十几趟的北京佛山之行,真是让人闹心。连续十多天的庭审可谓精彩纷呈,顾雏军们堪称斗士,相信我的无罪辩护不仅让我的当事人满意,就连老顾也是称赞的。可惜,那个优秀的审判长终难兑现他在结案陈词中的豪言,“要做一个经得住历史考验的判决”。我相信审判长是真诚的也是想担当正义之责的,但我也相信,他是无法作主的。好在历史有揭开真相的时候。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财经

微博和博客里有大量国内同行和朋友的理解和支持的声音。在此一并感谢。同时,其实,也收到了许多素不相识的国外同行、特别是海外华人同行的声援之声。下面是最近收到的其中两封邮件。

 

前天,目前常驻澳洲的一个全球主要投行的同行发来一封电邮如下“I learned your case with ZhengJianHui in the news. Just write to express my full support to your standpoints and encouragement, and this would be a milestone step towards advancement of China finance market for sure”(我从新闻上了解到你和证监会这个案子。特别写信来表达对你的立场的毫无保留的支持和鼓励,无疑,这个案子会成为中国金融市场进步过程中的里程碑)。

 

今早,位于香港的一个主要外资投行负责衍生品交易的华人高管电邮我说“You got a strong case. It does take courage to take on the CSRC. I certainly hope that you win, not only for you but it will be a demonstration of advancement in our country.”(这的确是个重大案子。确实需要勇气和证监会对簿公堂。我非常希望你赢,因为这不仅仅是涉及到你自己,如果你赢,也是我们国家进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庭审时你方指出证监会行政违法、滥用职权,有何法律依据?=>《行政处罚法》第三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应当给予行政处罚的,依照本法由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并由行政机关依照本法规定的程序实施。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处罚无效。”第四条规定:“行政处罚遵循公正、公开的原则……对违法行为给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必须公布;未经公布的,不得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这两条确立了行政处罚法定和行政处罚公开的原则,即行政处罚的依据必须是由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等规范性文件事先规定并公布的。《立法法》第四十二条规定:“法律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律有以下情况之一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一)法律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的;(二)法律制定后出现新的情况,需要明确适用法律依据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第一条规定:“凡关于法律、法令条文本身需要进一步明确界限或作补充规定的,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进行解释或用法令加以规定。”《关于行政法规解释权限和程序问题的通知》第一条规定:“凡属于行政法规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假设当天中午光大公告了,市场很可能猜测到光大会对冲而进行股指期货套保等措施,于是对市场参与方来说,新策略就产生了,市场要么在光大做空之前先做空,要么跟着光大做空,都很可能可以赚钱。这样市场会剧烈动荡,下跌更剧烈。而事实上当天下午市场是相对平稳的,波动也在正常范畴。这也是为什么海外会场没有任何规定要求涉事机构要必须进行公告后方可交易。一般都是交易所组织废单、暂停交易或公告。这也是为什么法兴舞弊案(2008)、摩根大通伦敦鲸(2012)、台湾富邦(2005)等事件均没有现公告后交易的规定,机构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先交易后再公告的。以法国的法律为例,它规定 “发行人可以有合理的职责推迟一个内幕信息的公布,只要可以证明不披露该信息,是为了不给公司的合法利益带来损失(特别是在严重危害和紧急威胁到公司本身的金融健康时),如果不披露,要保证信息的保密性”。

 

这也是为什么一国际投行的内部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大的董秘在午间并没否认是光大错单。从证监会向法院提交的证据1.2.7中梅的笔录来看。梅当时并不知情。他问记者高欣“你觉得可能吗?”,高欣说“我觉得也不太可能”。高欣会去和编辑商量后,就写成了梅否认乌龙,并说该传闻“子虚乌有”。后来高在梅的要求下删帖,发觉无法删,就再开盘前又发了一则新闻“重磅:光大证券正合适传闻,下午临时停牌”,来纠正之前的不实报道。周末的时候,高欣还向梅键表达了歉意。

 

以上这些情况都出自证监会对相关人等的笔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很多人只注意到庭审时我方律师说新浪、网易、《21世纪经济报道》等诸多主流媒体已报道并使得相关信息已经公开,其实这是有法律根据的。

 

关于信息公开的方式,《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认定指引(试行)》第十一条规定:“本指引所称的内幕信息公开,是指内幕信息在中国证监会指定的报刊、网站等媒体披露,或者被一般投资者能够接触到的全国性报刊、网站等媒体揭露,或者被一般投资者广泛知悉和理解。”依据该规定,只要相关信息出现上述三种情况之一,该信息即被认为属于“公开”状态,不构成“内幕信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