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很多深圳地区的朋友在想要寻找影视广告公司的时候,他们都想知道,到底深圳影视广告公司哪一个好,哪一个是最有实力的。既然是要宣传,那么公司的实力也是最不容许忽视的,一个好的团队制作出来的广告宣传片定然是会产生很好的效果。但同样是一个影视广告公司,因为团队的不同,他们所能产生的宣传效果也是不一样的。所以,到底哪家公司才真的有实力呢?肯定非点石数码莫属了。

这也是一个十分有创意的团队,做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创意,创意至上,如果广告宣传缺少了创意,其他的方面处理的在完美也不会有多大的效果。大家都是很注意视觉效果的,如果视觉上完美了,有创意了,那势必会第一眼就吸引住大家,让大家的脑海里烙下深刻的印痕,也不容易忘记,宣传的效果自然就达到了。这也是这里的一个优势之一。

不仅仅如此,点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联生活周刊:由于业务关系,你常年和梦工厂、WETA、皮克斯、光魔等全球顶级特技视觉与影视制作公司联系,你能讲一下,身为国外同行业者,他们和中国影视广告公司相比,最大的优势在哪里?想象力,还是所谓的“工匠精神”?

邓博弘: 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电脑特技在电影制作中的应用比重越来越大。比如,《阿凡达》里60%以上的镜头源自于电脑特技,传统的电影拍摄只占了一小部分。虽然它依然具有一个电影应该具备的故事情节、创意、美感,但除了好莱坞,世界上没有人拍出《阿凡达》,我们恰恰没想到,数字特效技术成为中国视觉文化娱乐创作的主要技术瓶颈。按说我们现在和国外同行在资本、硬件上都是一条起跑线上,Autodesk的Maya软件,国外同行今天能有,中国影视广告公司明天也能有,但就是做不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联生活周刊:为何在中国影视广告公司制作领域遥遥领先的点石迟迟不肯进军影视特效与动画电影制作行业?原因是否依旧是出品方的预算有限以及严重压价?在点石接连获得国际数码特效各类大奖的同时,有没有国外类似的影视特效公司找到点石接洽合作项目?

邓博弘: 点石现在的利润率还是蛮高的,因为现在市场情况逐步变好了。现在一分钟的动画或是广告影片、病毒视频,大概市场的费用是二三百万元,这样高昂的费用,也只有一些地产开发公司能够负担得起,有一些国产动画或者电影制作公司,或者电子互动娱乐产商找到我们,希望我们承担CG特效制作,一听这个报价掉头就走了,所以我们现在每一部影片和病毒视频后面都会放制作花絮,放给大家看一下。我们最长的一部影片和病毒视频从创意到制作周期达到了96周,最后就出来一个一分钟的病毒视频,独一无二的东西,很难用批量价格计费。至于你说的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创意产业这个范畴下,全球范围之内,最最出色的公司都是中小型影视广告公司。梦工厂,就那么一个园区,负责《泰坦尼克号》、《速度与激情7》、《复仇者联盟2》、《X战警》、《变形金刚》、《博物馆奇妙夜》等的DD特效公司。他们公司就一栋小楼,和我们(中国影视广告公司点石)公司差不多,面积三四千平方米,总部员工两三百人,但是他们做出的产品是能够决定好莱坞乃至全球视觉娱乐前沿的,所以移动互联网营销一再强调,人为的规模化、工业化是要不得的,创意和公司体量是无关的。

宫崎骏的吉卜力工作室也不过150人。当然,很多东西要讲究市场占有率,索尼影业、奔驰、苹果、戴尔都很大,但是它们属于做经营的公司,它并不是真正做创意的,真正专注于创意,那个核心团队或者影视广告公司,其实规模都不大,而且一定要内容为王,甚至是主观为王,因为文化艺术产品最终的结果是要触动我们的内心。它一定是主观的,与主流文化是有一定偏离的,Pix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都:你曾说“全球动画大师大多耕耘于电影领域,我们获奖的作品却都是广告”。这话意味深长,你清楚地看到这里面的差别,以后是否会尝试去做电影?

邓博弘:电影和广告没有高低之分,只是特点不同。做电影我们是愿意的,这些年也有不少机会,制作哈利波特特效的公司,在一年里接触我们两次,那是在中国寻求12家公司经过考察之后,他们认为在技术能力上够格的只有我们一家。

电影需要的人员规模是非常庞大的,不是上百人的公司很难承担。电影社会影响力很大,但对于电影特效制作者来说效果怎么样得听导演的。中国影视广告公司虽然听起来档次不高,但创作者可以发挥自身的想象力,控制片子的走向。容我不客气地说一句,中国的所谓的电影特效也没法做,游戏规则尚处混乱当中。

南都:你对最近院线上热映的片子、病毒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南都:你觉得国内的电影、动画、中国影视广告公司走向国际最大的问题或障碍是什么?

邓博弘:其实,老外能有的见解我们也有,而我们有的见解,老外却不一定有,因为我们的文化比他们复杂,但是为什么这种东西走不出去?我们整个做事的观念、方法上面有很大的问题,我们有很强烈的欲望却没有匠人之心,没有低下头来做好一件事的耐心。成功学充斥着每个人的内心,改革开放前20年大家都以李嘉诚为楷模,现在的偶像都是马云,“不闻窗外之事”十年磨一剑“这种态度却被当成吹牛、笑话。但老实说,这也不能怪从业者,安静地从业做事需要一种安稳的生活,有安全感的内心,当下的社会是沸腾的,浮躁的,充斥着不安全感的,移动互联网营销时代充斥着被误导的价值观。

如果可以名留青史,说不定贪官也不要贪了。如果真把“留取丹心照汗青”当人生信条,也不会那么在乎那两个臭钱。这就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邓博弘是一个崇尚技术的人,喜欢把玩,也很爱动手。记者在采访他时,他拿出他雕的双面鱼龙、佛像,那是他用三维视效技术结合手雕与机雕的工艺打磨出来的,而且在材料上都是自己琢磨创新出来的,用紫砂与紫铜融在一起。移动互联网营销提到他收藏有200多把都很有年头的铁壶,迷恋那铁壶上隐现的中国山水。」

南都:深圳很早就提出了发展动漫产业,但除了你们把中国影视广告公司视效创意这一块做到了国际水准,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令人有印象的病毒视频,你觉得问题出在哪?

邓博弘:如果每天都在想着每个月的房租、每个月的员工薪资,每个月想着买奔驰,让所有人觉得他很成功,那是活给别人看。而人应该活给自己看,看待人生的角度发生转变过后,你的人生会变得平静很多,佛家有句话“佛在内心,莫向外求”,艺术需要的源自于内心的感受,对自己情感的敏锐的捕捉,对个性充分的尊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联生活周刊:你曾经在以前说过,中国之所以不能出现好莱坞级别的视觉特技电影与2D、3D动画片,有环境、技术、资源三大瓶颈,那么就在中国整个影视广告公司逐渐井喷的今天,你认为这些瓶颈还存在吗?

邓博弘: 我现在的看法有一点改变。中国人有欲望,但没有匠人之心,中国影视广告公司太过于浮躁、太过于急功近利,我们太想最快的速度形成某种的产业化。我的第一单生意是给一处楼盘做动画广告,在交付样片截止日期的前3天,团队把作品做出来的,但是问题却很明显。那部病毒视频虽然很美,但是把人看得两眼发直,昏昏欲睡,毫无冲击力。我记得病毒视频《骇客帝国》第三部里有一个高潮,机械章鱼进攻到人类据点锡安的核心了,那个机甲兵队长,驾驶着最后一台ACU做最后一搏,结果被机械章鱼的洪流吞没,这个镜头让人触动到了寒毛倒立的地步。那个时候我强烈意识到移动互联网营销自己做的东西是必须要触动人性,人性是艺术创作作品的真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邓博弘看来,中国影视广告动画数字特效创意产业与好莱坞,乃至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并不在产业化与资本,而是整体大环境与从业者的自身追求。

2010年,邓博弘与好莱坞著名特效制作师、LUMA影视公司的查德·多姆布罗瓦(Chad Dombrova,代表作《雷神》、《加勒比海盗》、《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以及Image Engine Design Inc.的杰森·辛曼(Jason Snyman,代表作《指环王3:王者归来》、《超人4:钢铁之躯》、《阿凡达》、《美少女特攻队》等)一道被三维软件巨头Autodesk评为年度“全球动画大师”,今年又受邀成为“广告界奥斯卡”的克里奥(CLIO)广告节评委,他的深圳影视广告公司点石数码科技几乎囊括了所有中国在国际上所获得的数字特效技术奖项。

三联生活周刊: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也是一位二次元文化的发烧友,那么在你的思想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圳的整体环境毫无疑问是应该比中国所有其他城市更具备出现宫崎骏的可能性。深圳影视广告公司也绝对超前,我这么讲不是因为我是深圳人。深圳的经济发展是最超前的,而经济的历史车轮是走在最前方的,一定得等到这个车轮滚动过之后,下一个车轮才可以滚动。

每一次的文化高潮,一定是在一个经济的大潮来临之后才出现的,古今皆如此。比如汉唐,有了太平盛世,才有李白、杜甫、白居易同台喝酒这种高潮,并不是因为那时候年代的天才多,而是经济发展到极致的情况下,移动互联网营销人们的目标、关注点自然转向文化艺术、转向创意。香港电影、日本动漫、韩剧,输出性都很强,都来自经济发达的地方。

如果说宫崎骏的出现是一种文化高潮,那经济发展越充分,经济车轮走得越靠前,文化浪潮就会越快出现。电影移动互联网营销票房在增长,也是中国的社会消费转向文化消费的一个表现,这就是经济发展逐渐成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