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雷杰龙的博客
雷杰龙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437
  • 关注人气: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5-02 11:47)

【短篇小说】:

 

斯里兰卡

雷杰龙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夏,在翠微宫避暑的唐太宗李世民一面处理政事,一面频繁诏对玄奘法师,询问各种关于生死的问题,以及法师游历西天的故事。

关于今日的斯里兰卡国,玄奘法师这么对唐太宗李世民讲:

陛下,很遗憾,那些年里,我游历了大大小小上百个王国,可是那个叫僧伽罗国或者狮子国的王国,我却没能抵达。这都是因为隔着大海,我从北天竺出发,一路南行,抵达南天竺秣罗矩吒国海边的时候,时机不巧,错过了大船出海的季节,只能站在海边,隔着无边的波涛和云朵,朝那个海中的王国遥遥张望。是的,陛下,这当然有些遗憾。那个海中的王国,也是佛光普照之国,我很想沿着东晋法显和尚两百多年前的行迹,到那个王国逗留些时日。或许,我还能如法显和尚一样,从那个王国乘船出海,沿着佛法东传的海路回国,那样就能节省花在路上的许多光阴,用来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编后记】:

张雷小说,一种人间的奇迹

雷杰龙

 

 

张雷走了。从2009年初夏,他的小说被诗人雷平阳发现,在当年《滇池》杂志第5

期惊艳亮相至201512847岁上因病盛年西去,张雷在“文坛”上“活动”的时间,满打满算,不到6年。6年里,他的小说,也只在云南的几家刊物《滇池》、《大家》、《边疆文学》等刊物上出现,在所谓更大的江湖上,并没弄出什么像样的声响。作为一位小说家,张雷身前寂寞,身后也似乎注定寂寞。而这,并不影响一些人,即使只是很少一些人对他深切怀念,即使其中许多人,除了他的小说,对他素不相识。如我的一位写小说的朋友,就在微信中说,她可以不读许多大师的小说,但如果见到张雷的小说,她一定读,并且要读五遍才会罢休,即使无缘谋面,但她依旧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编后记】:

张雷,实践一种小说传统

雷杰龙

 

 

这是我写的张雷小说的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编后记”了。

张雷小说惊艳亮相,始于2009年。那时诗人雷平阳还在《滇池》杂志,某日和我说起他们发现了一位临沧作家,此前闻所未闻,发表他的小说后为了找到他的联系方式,费了不少周折。至今,还记得诗人雷平阳当时说张雷的话:“张雷的小说,不是从地上冒出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一定会喜欢!”老雷虽然如此说,但我并未立马读张雷的小说。不久之后,参加《滇池》杂志在嵩明县开的一个笔会,老雷塞给我一本崭新的当年度《滇池》杂志第5期,说:“这几天,你的任务就是读张雷了!”于是,离开会场,溜到房间,静读张雷,难以释卷,一气读完了他的《启示书》、《蝶梦书》、《伏藏书》等11个精彩短篇。之后,便不断和他约稿,在近几年的《边疆文学》相继发表过的他的《临沧笔记》、《关于厄运的谜语》、《睡在大风之上》等多件小说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12 22:10)
标签:

育儿

分类: 我的随笔

澜沧江漂流记

 

雷杰龙

 

 

 

1996年夏,第一次抵达澜沧江。那时我23岁,梦游般从大西北黄河边的兰州市跑到滇西南思茅市,又迫不及待地从思茅市赶往澜沧县,一下子见到了汹涌的澜沧江。面对古老的澜沧江,那时我并不觉得自己比它更年轻。至于它后来竟然会在我之前老去,那是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对于老去之前的澜沧江,我唯一感到幸运的只是10年前的某日,具体说,就是公元2003年5月22日,在它被人类彻底驯服之前,在它身体的绝大部分都依旧能够汹涌奔腾之前,从糯扎渡到思茅港,这两个古老渡口之间近百公里的江段里,我曾漂流过澜沧江,最后见识过它充满青春活力的不羁和狂野。

那时,我在离澜沧江数十公里之外的一所学校教书,一周两节课,有大把时间数星星,看落日。一天早上,朋友老孔吊儿郎当蹩进宿舍,笑嘻嘻问去不去澜沧江?不问任何由头,就一口答应下来。下午三点半钟,如约来到学校门口的街边上,一辆脏兮兮的皮卡早已停在那里。上车,发现车里除了老孔,还有三个人,一个认识,叫周宁,一位不靠谱的三流画家,自称八十年代末期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论
又一位像红旗一样爱读小说的人,对我的谬赞。
原文地址:可以公开的日记175作者:参考生

在阅读期刊的时候,常常碰到一页留下很大一块空白的地方,一开始,我并不以为然,因为很多人认为这种空白是为了使字里行间显得比较开阔,而且读者有一部分是老年人,这种阅读排版也有照顾老年人阅读感觉——至少不那么拥挤——的意思。但是,在我阅读邵丽《第四十圈》时,或者说在此稍前的阅读过程中,由于我已经开始尝试把阅读速度降下来,同时在阅读过程中不时停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文论

小说的“虫洞”(编后记)

 

雷杰龙

 

 

阅读许多优秀的现代小说,“时间”无疑是一把关键的钥匙。阅读张雷的小说也不例外,他小说里的“时间”,让我不由想到一个物理学概念——“虫洞”。

虫洞其实只是一个物理学上假想的概念。一百多年前,爱因斯坦最早提出了这一概念。根据爱因斯坦的假想,任何物质,即使密度再高的物质,都不是平整无暇和实心的,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它们上面都存在许多小孔和裂缝,这是一个基本的物理原理,同样适用于时间。时间也存在许多微小的裂缝、褶皱和空洞。在最小的刻度下——比分子甚至原子都小,在一个来到一个称为量子泡沫(quantum foam)的地方,这是虫洞的存在之处。虫洞无处不在,只是因为太小,我们肉眼看不到罢了。虫洞非常小,存在于时空的隐蔽处和缝隙里。

从爱因斯坦到斯蒂芬·霍金,现代物理学家们乐此不疲地在思考时光隧道,他们认为,世上应该存在让时间慢下来的地方,以及让时间加速的地方,而虫洞就是这么一个地方。时空中的微小隧道或捷径不停地在这个量子世界中形成、消失和重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谩骂大师托马斯·伯恩哈德

 

托马斯·伯恩哈德的小长篇《历代大师》几乎从一开始就是对奥地利的谩骂。先是谩骂奥地利的画家,接着,德语系的一系列艺术家、作家、哲学家,包括全世界公认的德语系世界级大师莫扎特、贝多芬、歌德、海德格尔等人,无一幸免,都受到恶毒的谩骂和辛辣的嘲讽。在精于发现大师们缺陷的雷格尔口中,发现大师们的缺陷、可笑、可悲之处是他生活下去的极大趣味和重要理由。大师们尚且遭到谩骂,奥地利的历史、政治、媒体等事物更不在话下。雷格尔甚至谩骂奥地利的厕所,说维也纳没有厕所文化,一个人来到徒有虚名的世界音乐之都——维也纳,加入不幸需要上厕所,那是一件极其悲惨的事情,因为除非他是一位高超的杂技演员,否则,他一定会把自己弄脏,留在身上的恶心味道,至少会存在一个月。雷格尔还谩骂了奥地利的富人,最后,还不完把奥地利的穷人也谩骂一把,辛辣描写他家那位保姆,在他妻子去世之后,如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作品》老编张鸿老师的心里话。作家会反感,可作为曾经的老编,却知道是心里话。好小说的出现,作家要努力,编辑也要努力。

    昨天很认真地听了一天的课,因为担心周五的培训课的考试过不了关。唉,考了这么多年了,一把年纪了怎么还要让我考?下午,支持不住趴在桌面上睡了,仿佛回到了高中时期。真是把我们的时间不当时间呀。今天,决定逃课,逃课之前还得去打卡。再怎么说呀,被人管习惯了,不被管还不行。

    回到房间,把昨晚写下的一堆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分类: 文论

中国文学现场#《大家》第四期(2011.7.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文论

时光追问下的惊悸与对策

——读雷杰龙小说《时光故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