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濮鲁
濮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7,206
  • 关注人气:2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我没有学过梵语,更不认识梵文,最近两天试着读了一下《金刚经、心经、坛经》汇本,发现经文中没有翻译的梵语是可以用濮文记写的,含义完全相同,说明梵语就是濮语的西部方言,即使后期重新创立了梵文,但它的语义是没有变化的。实际上梵语的梵是指天,我们说濮语是地语,那么生活在高原且自称为天人西部民族则会将他们所说的西部濮语称为天语,而天的读音则为梵或番,我们遵义的仡佬族说“长耍几天”叫“昌尼撒梵尼”,梵的濮文像汉字的“飞”,只是那两点要写在左边且编为两横。如果有了一定的濮语濮文积累,你会发现佛教经文在翻译中为了强调一些概念的特殊性,就会采用重复表达,如“般若波若密”,其中般若和波若都是同一个词,指智慧,波若密是指智慧文。以前我们对菩萨这个词感到很神秘。当你读到它的全称和著述者的解释时你或许只能从,开释的意思区作浅显的理解,当你翻开彝文字典,从华夏濮语的角度去认知这些词的含义时,你会感觉到什么叫醍醐灌顶,现在本人将学到的几句梵语与濮文进行对照,以供网友们欣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10-14 17:11)
    今天与网友们探讨一下阿富汗与象雄国的关系。关于阿富汗名称的解读,有多个不同的版本,一说是波斯语指山上人,在濮语中“山上人”读为“胡亨”,这个语音是很近似的;第二种说法是指柔然别部的敕勒河高车部落西进建立的国家以“伏干”命名,第三是塞族四部之一的吐火罗从大夏时期开始迁在中亚逐渐汇集联合了月氏氏族建立起的国家称阿富汗,到了周秦时期,有一个叫纳马克萨尔伟人的统一了个部落,建立了克萨尔王朝,汉语翻译为贵霜王朝,翻译为贵霜王朝的原因是,在藏族地区称这位大英雄叫格萨尔王,格萨尔与贵霜的读音是完全相同的。但贵霜王朝是否沿袭了阿富汗国名,似乎没有特别的介绍。本人要分析的是,阿富汗这个国名实际上与象雄国的国名有关。象雄一词读音是一个古濮语的意译读音,其原意的读音是胡赫,胡赫这个读音与“山上人”胡亨很相似,与“鹏山”胡赫的读音完全相同,根据相关的资料记录象雄的象雄语意为鹏鸟之地、鹏鸟之山,其读音有胡赫、博赫尔,传承至今就形成了阿胡赫、阿富汗,阿博赫尔等国名和区域名。古象雄国是一个区域比较广的国家,几幅包括了阿富汗、印度河北部和我国的青藏高原大部地区,根据考古界的分析,古象雄国的都城有可能是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一位先生写了一篇博客,说三星堆青铜头像上的H是凡字,我只能说这位先生没有认真研究过西南地区的上古历史,西南地区曾经出现过什勺氏、且舍氏、恒投氏三足鼎立的历史,该先生所举例的青铜头像实际是恒投氏的头像,作者忽略了H的下方还有一道弧线,这道弧线与H沟成恒投氏的投字。恒投氏是共工氏族的王族,是在什勺氏之后从甘青高原进入成都平原的,时间是在距今五千五百年前,且舍氏是蚩尤战败之后从东部进入重庆地区的。恒投氏实际上主要是由小月氏族群构成,这是有濮文资料记载的,小月氏在濮语中读焉犁巩,虽然凡字的古读音为巩,但巩只是指支系、门类,不代表族群的实质,只有焉犁才代表族群的实质。所以这个青铜头像上的H是不宜解读为凡的,更不能由凡字联系到风字,凡的读音为巩,风的读音为恒,虽然濮语的风字与恒投氏的恒读音相同,但意义不同,恒投是的恒是指天,且与风之恒的字形完全不同,建议作者多学一些西南彝濮文,以便帮助解读三星堆的文字符号。下面是该作者所举例三星堆青铜头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山东龙山文化骨刻文是研究华夏上古文化最有利而且也是最多的原始资料,这些骨刻文目前被山东的学术权威部门命名为东夷骨刻文,这一命名首先是不承认该文字是华夏上古文化的主流文字,以至多数的研究者无法在该项研究中进入状态。本人之前曾经发表过多篇解读博客,但就目前来看,仍然没有引起学术界对错误的研究方向的警醒,人们仍然执着于用汉语汉字对这些骨刻符号进行解读。实际上华夏在夏朝以及夏朝以前流通的是濮语和濮文,龙山文化骨刻文应用的是濮语的蚩尤苗语支语言,苗语称姑娘为多棱彩、多彩、彩棱多,因为我从小生活在苗族地区,很早就了解一些简单的苗语概念,虽然苗语是最接近汉语的语言,但它的许多概念与汉语还是有区别的。通过对龙山文化骨刻文的解读,首先证明了苗族早期是有文字的,而且是全濮语系的统一文字,苗族人丢失文字是因为战败后的大迁徙所致,其次证明了华夏在殷商王朝推行甲骨文之前是有系统性的文字的,而根据这些文字的群体性和普遍性,我们称其为濮文。
根据张晔东先生传来的骨刻文图片,本人解读出一首龙山文化时期的濮语婚嫁歌,特发此博客供网友欣赏。歌词是:
    姑娘情开兮美如画,戴发簪兮引你配。我下嫁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过去人们解读汉字的“東”字时,总是称日上树梢曰東,将其构字元素分解为日与木的合成。实际上商族人造字臣在着两种不同语言的衔接,商族人要称太阳升起的方位为dong,而之前的夏族却称太阳升起的方位为qiel la,要让之前的民族知道商族人的语义,就的用他们的语言来构字,所以“東”字的字根是qie la ,写作日來(來字没有上面一横)释义为太阳之方位東。在濮语中,來字读la,是多义字,即指来,也指方。我们在甲骨文贞东南西北方天气的卜词,常见到上部少一横的“來”字,它就是濮文的“方”字。后来人们为了书写或刻写方便,将该字上部像“从”笔划简写为一横,这才让后来的人们误认为字根是“木”字,“日來”的语音读作qie la,在汉字记音是写作契那,当他作为一个国家的名称记写时,写作契那或CHNA,《大唐西游记》中天竹国的人根据当地的语言习惯称契那的国家大唐为契那支那,可见契那支那是强调这个国家是在东方。在国际上,西方的人称东方的国家为契那(CHNA),这是从方位上来确定的,但是后来因为东方之国的瓷器很著名,就将瓷器名与国名混为一谈,以至我国的文人契那之名来自于陶瓷,实际上瓷器、陶器在西方的古濮语中是称为“奥拉”的,由此,在地球地层的编年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今天要谈红崖天书的解读问题,是因为人们特别是贵州的文化界人在以林国恩的“明代永乐皇帝朱允炆的找讨檄文”的观点做宣传。我曾经解读过红崖天书,且因解读这部天书让我打开了研究濮文化的芝麻之门。既然这壁石刻被称为天书,是因为我们用汉语读不懂它,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去分析这个区域的历史呢?实际上这个区域在归顺汉朝之前,是夜郎国的区域,夜郎国是一个具有独立行政语言和文字的方国,根据文化的属性称为苍天濮国,其族群以黑为尊,以白为庶民。从历史的遗迹来讲,天书地处晒甲山,这是值得研究的地方,我们在天书拓本的起句上发现有濮文的“索嘉”二字,索嘉与峡谷对面的汉语“关索”是同一个词濮语,含义是通关,说明关索岭不只是巴临河西面的山崖才有此称呼,东面的山梁也属于关索岭的一部分,而这里就是晚期夜郎与南越国的分界,晒甲是由索嘉一词演变而来的,所以晒甲并不是诸葛亮带兵在此晒甲。文章的起笔一开始就用濮文以及地理名起笔,我们还在苦思冥想的在汉文中寻找蛛丝马迹,那不是脱离了关索岭这个遗存名留给我们的线索吗?既然发现我们读不懂的文字,为什么不在往前追溯到一种此疆域曾经用过的文字呢?在天书用索嘉起笔后,就采用了粗大的组合字体写出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1-09-02 00:33)
    以前我在濮语讲座中谈到甘肃秦安大地湾出土的人头像彩陶瓶上的纹饰时误将其解读为“薇伊”二字,最近因为有了彝文字典对照,发现纹饰是三个字连接,读为“翁投古”,意思是“结盟罐”,因为“翁投古”谐音“翁头古”,所以瓶口上做了一个翁头,说明头像表达的是男性而不是女性。在古濮语中女性首领称为姜央,男性首领称为姜羲,伏羲部落的首领称为博姜羲,因为东部濮语博的意思是伏,后来就称博姜羲为伏羲,所以这个结盟罐上的翁头就象征男性首领伏羲,我以前误将头像理解为叫薇伊姜央的女性首领,在此发文更正。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的这个镇馆之宝叫结盟灌是来自于秦安伏羲部落的文物,《山海经》对秦安伏羲部落有专门的记载,但北汉语写为凫奚,凫奚与伏羲谐音,结盟灌正好出土于秦安,所以将翁头理解为伏羲,从时间上远早于人们后来形成的伏羲形象的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听了北大教授的网课,介绍“中国”一词的由来极其含义。因为人们发现的最早的汉字资料是周朝早期的何鼎铭文记载有“中或”一词,,其中或字就是国字,这种解读是能够认同的,教授认为,“中国”这个概念最初可能是指地域关系,后来才演化为文化意识上的自我中心关系。但是华夏最早出现“中国”这个记录是在商朝早期的《海内经》中,当时的语言还不属于汉语,正是有濮语向汉语过渡的时候。《海内经》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一文,其中的“赐羿彤弓”就是“蚩尤妥谷”的变写,妥谷是濮语,指中国。在此文中,“中国”的含义明显的表达为中央帝国,因为蚩尤集团所在的东部地区并不在华夏的中原,所以中国的概念只能是统治权力的关系。蚩尤集团本身并没有称“中国”,而是称“大伏羲国”,只是商朝的资料对它尊称为“蚩尤中国”。原文是:在大地之中,有一个蚩尤中国的九夷支系,开创了东方的首脑之国,名叫大伏羲国,是蚩尤最早开创了东方的首脑之国。在华夏文化中,伏羲、轩辕或首脑都是“帝”的代词,蚩尤称自己的国家为大伏羲国,商朝的文史资料就理解为蚩尤中国,由此可见,中国的含义即是指中央帝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人写此质疑博客,是因为读到某位学者关于以天干命名的晚期商王出现于古埃及19至20王朝的文章,这位学者认为,从拉美西斯二世开始,古埃及的法老实际是我国的商王武丁,直至拉美西斯十一世对应于末代商王帝辛,但这个对应只有九位商王,而从拉美西斯二世开始,至拉美西斯十一世,共有十五位法老和一位王后执政,以16:9的对应,明显的搭不上界,更何况作者根本就不认识古埃及濮文,所举例的法老濮文名除拉美西斯二世和塔沃斯王后的名字对上号以外,其余的濮文名都没有对上号。在古埃及濮语中,“拉美”的实际读音为na me,指春姑娘,其引申意义为具有青春活力的,“西斯”一词希望之神或希望之男性。对于古埃及濮语,专门从事研究古埃及文化的西方学者都很难精准解读,而作者却试图用汉文化的象形文去肢解、附会其含义,试图将表示春概念的“旦”字(读音na)的一横或一竖割裂出来解读为“武”,同时还将表示“神”和男性概念的“斯”字解读为“丁”,于是拉美西斯这样一个表达具有青春活力和希望的男人,却变成了删头断腰弃尾的“武丁”了,不仅如此,对于其它濮文名与法老名读对不上号的解读,更是漏洞百出,强行曲解,是乎不将华夏文明搬到古埃及就难以显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最近任然能读到《山海经》成书于《山海图》的观点。本人在此谈谈自己的看法。根据本人多年解读《山海经》内容的分析,《山海经》成为现在的版本,实际上已经是一部汇总本了,是由《山经》、《海经》、《大荒经》和《海内经》以及《水经》五种书籍汇编而成。而这五种书籍都成书于商朝以前,其中的《山经》成于夏朝时期,从各个时期的书籍的区别来看,存在着夏不知会有商,而商则不愿提及夏的语言表述特征。所以长期流传《山海经》是先有一幅《山海图》而后被人们在汉朝时期改编为文字版本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要说有图也得是五张图才对。再说语言问题,汇编本的《山海经》是一本音译书籍,因为只是音译,许多词汇都变成了读音相同的脱离原含义的动植物和个种奇形怪兽了,促使产生这样的汇编效果的历史背景,恰巧是人类开始从无神认知向有神认知过渡的时代,既然有神,只天神、山神和水神是不够的,那就得造神,《山海经》的语言音译恰好提供了这样的素材,比如丝绸族,濮语读为克蔑属,汉语就可以音译为开明兽,如此加工,三星堆文化的开明王朝不但从历史更迭中消失,而且也从历史记载中消失,一个雪域高原旁边古国从此变成了守护西王母的畜生了。话说回来,如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