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nur2x4js2l
用户nur2x4js2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44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6-05-16 08:17)
标签:

杂谈

春潮一线雏鸭忙,
五一枇杷龙眼尝,
微信喜人亲友照,
开灯子夜记诗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30 04:48)
标签:

杂谈

                 到墨西哥过圣诞节

         2015年12月21日,全家到墨西哥旅游,在那里过圣诞节。
         我知道墨西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读书时的事。那是八月的一个深夜,昙花盛开,园林工人把昙花安置在一个高台上,并向学生们作了介绍,说昙花产于墨西哥。后来学外国文学史,老师讲述了墨西哥的玛雅文化,说玛雅文化是美洲印第安人文化的摇篮,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古文化之一。早在公元两千年前,玛雅人已具有很发达的文明,这里有高耸的金字塔和华丽的宫殿。我来美国住了十几年,加州又与墨西哥相邻,我多想到这个文明古邦去看看哪!今日终于成行,我的喜悦可想而知。
        中午12时10分,我们的飞机离开旧金山机场,腾空而起,向南飞去。中午2时50分,飞机安全到达南下加州首府拉巴斯。由机场乘面包车去度假村,起码走了大半点。满眼所见,是一望无际的起起伏伏的沙丘,地里的绿色,不知是庄稼还是野草,与银白色的沙粒,形成强烈对比。过了几处有漂亮楼宇的地方,那排列有序的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07:37)
标签:

杂谈

                  君子兰

          你听到了我心里的话,
          知道了我热切的祈盼?
          要不三月五日一大早,
          绽放了你灿烂的笑颜。

          你闪耀着翠绿的衣衫,
          叶片上掀起喜悦狂澜;
          我耳边有股激越音响,
          那是你的歌撼人心弦。

          你高举着朱红色旗帜,
          这是世间最美的花环;
          温婉笑容迷醉了彩蝶,
          款款舞袖向霞光招展。

          你带着我在天空翱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七  章   好人右派

      三天过后,老师们陆陆续续地来到区中心小学。人来了,心却在家里。这个说,我的房子不成样子,指望寒假来收拾一下,这下完了。那个说,老婆盼着我回来办年货,这三天能办个什么。女老师们在一起,话就更多了,不是叙家常,而是诉苦。张老师说,她给女儿扯了几尺花布,好歹给她缝了件罩衣。儿子的,对不起,办不成。李老师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事情一大堆,这个年,看怎么过。她几乎要哭出来。
可谁都明白,这只能暗地叫苦,公开场合,谁地不敢吱一声。
       教师们按要求,住在有稻草铺的教室里。寒冬腊月,人们笼着手,弓着腰,来到另一教室里开会,会议由万荣章干事主持。
       万干事一反过去温和态度,提高声调,很严肃地说了一大通。无非是,大家要积极行动起来,帮助党整风。开展大鸣大放,把看到、听到、想到的问题,一鼓脑地端出来,党和政府是欢迎的。万干事平时是话如流水,滔滔不绝。现在,他的话也不那么流畅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七  章   好人右派

      三天过后,老师们陆陆续续地来到区中心小学。人来了,心却在家里。这个说,我的房子不成样子,指望寒假来收拾一下,这下完了。那个说,老婆盼着我回来办年货,这三天能办个什么。女老师们在一起,话就更多了,不是叙家常,而是诉苦。张老师说,她给女儿扯了几尺花布,好歹给她缝了件罩衣。儿子的,对不起,办不成。李老师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事情一大堆,这个年,看怎么过。她几乎要哭出来。
可谁都明白,这只能暗地叫苦,公开场合,谁地不敢吱一声。
       教师们按要求,住在有稻草铺的教室里。寒冬腊月,人们笼着手,弓着腰,来到另一教室里开会,会议由万荣章干事主持。
       万干事一反过去温和态度,提高声调,很严肃地说了一大通。无非是,大家要积极行动起来,帮助党整风。开展大鸣大放,把看到、听到、想到的问题,一鼓脑地端出来,党和政府是欢迎的。万干事平时是话如流水,滔滔不绝。现在,他的话也不那么流畅了。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四  章  广阔天地

       1957年5月,经过火车、汽车的周转,终于到达了我的故乡一一安陆。我到兵役局报了到,接着到新华书店买了本高考指南。兵役局派了挑夫,替我挑了行囊,步行25里,把我送回了村。
        一进屋,父母亲又惊又喜,怎么回来了?是转业了?我答应是的。他们一脸喜色:好、好,回来就好!
       村里人以为我会在部队干下去的,突然回来了,纷纷猜测,是不是出了事,被部队遣返回来的。二伯父生气地说:胡猜什么?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来来往往正常不过。你们别乱嚼舌头。
       弟弟放学回来,一见到我,快活地说,我有哥哥帮我读书、写文章了。
       回家的笫二天,我急忙按高考升学指南要求,寄信给省招办,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
        我对父母亲讲了这次从部队回来的过程,部队本不放人,无奈我考大学心切,参谋长拗不过,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二 章  亲如兄弟

        在老家,天气炎热,我经不起太阳的蒸烤,身上布满了可观的痱子,乡亲们嘲我细皮嫩肉,哪里能和泥巴打交道。"快回部队,别在农村受罪。"这说的虽是笑话,可一回到朝鲜,这里气候凉爽,痱子不翼而飞。
        大伙见我回来,好不亲热,我拿出了几样食品招待他们。然后到管理处汇报了送新兵回县的过程,处长称赞了几句,给我报销了路费。
         回到军乐队,我向张队长汇报了探亲的一些活动,讲了些见闻和感受。他听了,点了点头,说了几个"好,好"就完了。他的话,一向宝贵。
         张玉华拉着我,笑眯眯地问:解决了么?这是说我个人的事。吴晓牧也凑过来听。我摇摇头:"我没你那好的运气。"张不信,吴也说我保秘。于是我讲了一次相亲的过程,他们还是不信,说,现在农村女孩子大方得很,哪有三五分钟不开口的事。
          姚奉章关心的是我的家庭状况,我的父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