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用户nur2x4js2l
用户nur2x4js2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40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6-05-16 08:17)
标签:

杂谈

春潮一线雏鸭忙,
五一枇杷龙眼尝,
微信喜人亲友照,
开灯子夜记诗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30 04:48)
标签:

杂谈

                 到墨西哥过圣诞节

         2015年12月21日,全家到墨西哥旅游,在那里过圣诞节。
         我知道墨西哥,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读书时的事。那是八月的一个深夜,昙花盛开,园林工人把昙花安置在一个高台上,并向学生们作了介绍,说昙花产于墨西哥。后来学外国文学史,老师讲述了墨西哥的玛雅文化,说玛雅文化是美洲印第安人文化的摇篮,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古文化之一。早在公元两千年前,玛雅人已具有很发达的文明,这里有高耸的金字塔和华丽的宫殿。我来美国住了十几年,加州又与墨西哥相邻,我多想到这个文明古邦去看看哪!今日终于成行,我的喜悦可想而知。
        中午12时10分,我们的飞机离开旧金山机场,腾空而起,向南飞去。中午2时50分,飞机安全到达南下加州首府拉巴斯。由机场乘面包车去度假村,起码走了大半点。满眼所见,是一望无际的起起伏伏的沙丘,地里的绿色,不知是庄稼还是野草,与银白色的沙粒,形成强烈对比。过了几处有漂亮楼宇的地方,那排列有序的巨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15 12:28)
标签:

杂谈

                           旅游散记(一) 
         3月下旬,孙子们的学校放了春假,全家决定到拉斯维加斯游览。孩子们是第一次去,自然是兴致勃勃。我是旧地重游,但也很兴奋。
        在旧金山机场乘机,一个半小时就到了这个闻名于世的赌城。十五年前,我曾在此住了两夜,留在脑子里的,是一片五光十色的世界,和叮当当响的老虎机,其他,印象不深。现在,来到它的身边,无论是街景,还是高耸的楼宇,我都淡忘了,像是初次相识。相识之后,我就在想,在这片广阔的沙漠地带,出现了这座极具现代化特色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我们住的酒店名叫tyopicana,共22层,四星级。一二楼是赌场,上面是旅馆,这个城市的所有楼宇,都是这个格式。我们在这里住了五个晚上,在赌场穿行过多次,却从未想过坐在赌具前,一试身手,碰碰运气。一个是,过去的老虎机不见了,新的装备,我一无所知,不敢贸然行事。另一个是,未成年人不得进赌场,我和孙子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不能作片刻停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07:37)
标签:

杂谈

                  君子兰

          你听到了我心里的话,
          知道了我热切的祈盼?
          要不三月五日一大早,
          绽放了你灿烂的笑颜。

          你闪耀着翠绿的衣衫,
          叶片上掀起喜悦狂澜;
          我耳边有股激越音响,
          那是你的歌撼人心弦。

          你高举着朱红色旗帜,
          这是世间最美的花环;
          温婉笑容迷醉了彩蝶,
          款款舞袖向霞光招展。

          你带着我在天空翱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二 章  亲如兄弟

        在老家,天气炎热,我经不起太阳的蒸烤,身上布满了可观的痱子,乡亲们嘲我细皮嫩肉,哪里能和泥巴打交道。"快回部队,别在农村受罪。"这说的虽是笑话,可一回到朝鲜,这里气候凉爽,痱子不翼而飞。
        大伙见我回来,好不亲热,我拿出了几样食品招待他们。然后到管理处汇报了送新兵回县的过程,处长称赞了几句,给我报销了路费。
         回到军乐队,我向张队长汇报了探亲的一些活动,讲了些见闻和感受。他听了,点了点头,说了几个"好,好"就完了。他的话,一向宝贵。
         张玉华拉着我,笑眯眯地问:解决了么?这是说我个人的事。吴晓牧也凑过来听。我摇摇头:"我没你那好的运气。"张不信,吴也说我保秘。于是我讲了一次相亲的过程,他们还是不信,说,现在农村女孩子大方得很,哪有三五分钟不开口的事。
          姚奉章关心的是我的家庭状况,我的父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5 00:52)
标签:

杂谈


                      献给我的岁月

            你走了,走得很远、很远,
            我追寻着,只见那无边无际的蓝天。
            你匆匆地来,又悄悄地去,
            来和去,似乎和谁都不粘连。
             可是,我们朝夕相处,
             彼此熟识得如身上的衣衫。
             你不该老是藏起尊容,
             让我猜呀想呀,心里好烦。
             你有时在白天,光芒四射,
             我曾经无数次地把你追赶;
              你却躲在黑夜里,无声无息,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2 10:46)
标签:

杂谈


                            第 二 十  章  志后医院

        离大礼堂不远处,建了几排宿舍。分给军乐队一排,除了宿舍,还有较宽敞的排练室。元旦过后,我们就从山半腰搬下来了。住进了新房,队员们别说多高兴。熊参谋陪同参谋长来看了看,说居住条件改善了,你们的工作要更上一层楼。张队长回答,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尽心尽力,把军乐努力提高一步。
       听说新华书店来了一批新书,我和张玉华,吴晓牧赶快去选购。书店老板一见我们,就说来得好,这批新书,正是你们所需要的。他递给张玉华一本素描,吴晓牧一本「暴风骤雨」,给我一本高尔基的「致读者」和契可夫的「短篇小说选」。"怎么样,喜欢吗?"他得意地望着我们,我们连说,喜欢。这个店老板多次和我们打交道,深知我们的喜爱与需要。
       业余时间,我们几个全花在新书阅读上面,可以说达到废寝忘食的地步。我正看得起劲,吴晓牧突然一双眼睛紧盯住我的下颏,弄得我很不好意思:"看什么,不认识?"我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1-30 02:25)
标签:

杂谈


                              第 十 八 章  军乐队长

       在文工团军乐集训一年多,团领导说,基本达到了要求,可以归队了。1955年3月,三个师的队长来了,他们是:68师军乐队长全健,69师军乐队长张泰升,73师年乐队长牟宏元。我是73师派遣的,却把我分到69师,我只得服从。分别时,陆指导很深情地看着我们,他只挥手,话也说不出来,脸上的表情复杂。我们从心底感谢他,和他一样,也似乎说不出话来。大家最后一齐说:陆指导,再见!
      1955年授军衔时,陆是中尉,接着他去投考上海音乐学院,被录取,学的钢琴专业。1956年我在军部偶然见到过他,他是回来办转业手续的,以后,我再也没见到他。
       我们分到师部后,再也没有奶粉、白糖和果酱的待遇。
        停战以来,志愿军各部抓紧修建营房,生活条件得到了改善。我们来到69师,师部在一条山沟里,这里建起了办公室,大礼堂,还有部分干部宿舍。军乐队被安排在山沟的上部,住处是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