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年作家杂志社
青年作家杂志社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25
  • 关注人气:1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郭伟《有蚊子的风景》


《青年作家》2016年第五期目录




CONTENTS
目录

特别推送

铁器时代/ 羌人六
速去速回,他说。好像他已经渴得不行,好像他再不喝点,就会把命丢了似的。但是我没有接,我不想去,我告诉爸爸,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今天就是用轿子抬我去我也不干,要去你自己去,除非把整条青梅街拖到我面前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两种小说家

曹寇:在我看来小说有两种,一种像阿城和汪曾祺,他们是欣赏世界描述世界,还有一种作家是“在”其中,如郁达夫、沈从文。这两种也是苏东坡和李白的区别。小平就属于后者,他也不是自认通透的作家或知识分子。

赵志明:我没想跳出来。我不太以写东西来分人,我一直认为写作只是技能,没有高下,就像你会补马桶那水桶你就补不了,尽管马桶盛的是秽物,这是存在性。我强调自己的是不想卖脑子,我很高兴做的事是说个俏皮话之类的,工作越跟我没关系,我的精神可能就越纯粹,如果被迫谋生,我愿意选择体力劳动,陶行知说的“滴自己的汗,自己的事自己干”,如果我能做个欧美所说的蓝领、流水线工人,或者卡夫卡那样的银行职员应该很好。人们好像爱说卡夫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三毛:夜深花睡

我爱一切的花朵。

在任何一个千红万紫的花摊上,各色花朵的壮阔交杂,成了都市中最美的点缀。

其实并不爱花圃,爱的是旷野上随着季节变化而生长的野花和那微风吹过大地的感动。

生活在都市里的人,迫不得已在花市中捧些切花回家。对于离开泥土的鲜花,总觉对它们产生一种疼惜又抱歉的心理,可是还是要买的。这种对花的抱歉和喜悦,总也不能过分去分析它。

我买花,不喜欢小气派。不买也罢了。如果当日要插花,喜欢一口气给它摆成一种气势,大土瓶子哗的一下把房子加添了生命。那种生活情调,可以因为花的进入,完全改观。不然,只水瓶中一朵,也有一份清幽。

说到清幽,在所有的花朵中,如果是想区别“最爱”,我选择一切白色的花。而白色的花中,最爱野姜花以及百合——长梗的。

许多年前,我尚在大西洋的小岛上过日子,那时,经济情况拮据,丈夫失业快一年了。我在家中种菜,屋子里插的是一人高的枯枝和芒草,那种东西,艺术品味高,并不差的。我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上次一条蓝裙子成为焦点,还是莱温斯基那会儿。现在,又有一条蓝裙子成为万千惊愕之源。

      (是的,从这张图片看裙子是蓝色的。)

    一张图片就能让互联网分裂成两大相互攻击的阵营——承认吧,这对互联网而言也就是司空见惯的常事儿。但不管怎么说,过去的半天内,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几年前,我看着那些作家的文章,总认为他们跟我不同,毕竟,人家的作品情节紧张,语言流畅,不像我,总是在草稿阶段不断受阻。他们的博客可是有成千甚至上万的读者啊。 

他们是名符其实的作家。说实在的,我担心我永远都不能成为那样的作家。

但是随着我深入涉足写作领域,我意识到我的想法跟现实不符。作家——无论什么层次的作家——有着你我一样的挣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11 10:19)
标签:

杂谈

       文字所书写的是一种精心建构的心灵体系,而绘画则是如婴孩般的直觉的产物。当文学家想说的太多又不知从何说起时,他们拿起了画笔。

 

 

 

张爱玲(1921-1995)

       张爱玲不仅有很高的文学才华,而且擅长绘画,她的画和她的文章一样很有特点。张爱玲的画作现存有70多幅,主要是为自己和他人作品所作的插图,《茉莉香片》《红玫瑰与白玫瑰》《心经》《倾城之恋》《金锁记》等名作里都有她自作的插图,作品中主要人物都有造像,这种手法大概来自中国古典小说的传统绣像,但张爱玲的画风完全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03 19:18)
标签:

杂谈

九个歌者一个情怀

——关于《甜蜜蜜》你不得不听的九个版本

 

经典原唱:邓丽君版本

甜蜜蜜,这么多年被无数人传唱着。197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简介:

忘小川,90后自由撰稿人。文字散见于《看天下》、《南方日报》、《美文》等刊物。 现居成都。

    她说每当自己目睹汹涌人潮,总大哭不止。她看阅兵会哭,看升旗仪式会哭,甚至在校食堂看人排队打饭都会哭,看密密麻麻的人群坐那儿吃饭的样子还是会哭。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者简介:

忘小川,90后自由撰稿人。文字散见于《看天下》、《南方日报》、《美文》等刊物。 现居成都。

 

    她说每当自己目睹汹涌人潮,总大哭不止。她看阅兵会哭,看升旗仪式会哭,甚至在校食堂看人排队打饭都会哭,看密密麻麻的人群坐那儿吃饭的样子还是会哭。0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