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玗
草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朝兒,起床了。」醒來後躺床都已躺到睡意全無,反觀那平日勤快的人還賴著不動,師玖漪挪身半壓到蒼梧煦身上,「今天怎麼睡得比我還晚?」

「累……」

「哦~」師玖漪捉著這語字別有暗示地道:「哪裡累了?」

躲開熱氣吹襲的癢處,蒼梧煦縮起脖子笑:「哪裡都累。」

「不然今兒就吃家裡的,妳想吃什麼?」

「妳還記得可以讓家裡準備吃的。」

「是啊,誰叫平時都被妳寵著,吃慣妳了。」見蒼梧煦退身平躺床上,師玖漪好玩地跨坐在她腰間,這大膽的姿勢讓察覺處境的姑娘紅了紅臉,嘴裡嘟囔著,「是吃慣我的手藝,講話講完整。」

「有差嗎?」師玖漪彎下身逼近,手仍撐在她肚子上。

「一個是每次,一個是……」不愧是蒼梧煦,心境總是轉換奇快,悠然的笑意重回嘴角,「妳覺得有沒有差?」

被她的手掌梳進髮絲,這下換沒了遮掩的大小姐避開視線,帶點自說自話,「我吃妳是吃,換過來也只是讓妳討我歡心,受益的不還是本小姐。」

「呵,真會說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眼前的蒼梧煦紺瞳灼熱,被逼入床帷的小姐稍稍避開了那燒炙的火焰,些許不知所措。

「玖漪──」

唇吻含著渴望的呢喚,對她側目而凸顯皙骨的頸側直接印下、捲舐。

「朝兒……」

「抱歉,今天,忍不了了。」武者骨子裡的無窮潛力燎燃四肢直到再也壓不下胸口欲念,對力量展現宣洩的興奮、對給與意中人銷魂蝕骨滋味的衝動。梳開她垂落胸前的長髮,對嘴前柔軟的肌膚落下點點溫熱的雨,「玖漪,我需要妳……」

斑駁的紅暈已逐漸透上伊人白潤的腮頰,手輕輕扶住蒼梧煦的肩,轉過頭囁嚅地說:「早知道……就不讓妳去看、那種動手動腳的較勁……」

「傻玖漪,那叫『武林大會』。場上那些人的身手妳不知道是多厲害。」

「我不信,他們能比得過……嗯……」衣服已在那人看不出何時出手時剝去半邊,女子纖細棱立的嬌軀令觀者、撫觸者血脈噴張。蒼梧煦看著她時眼底著迷含笑,自己的襟扣也一一鬆束,「如果可以,我不會只想坐在台上當一名看客。」掠去身上多餘的覆蓋和遮掩,武者柔韌而分明的身體上染著搖動燭映的柔亮光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悠悠散散地趕著馬,離目的地尚有半天路程,靈馬們滴滴答答的蹄聲很是動聽。蒼梧煦早在懷裡睡著了,入冬氣候多變,前兩日她不小心在晚上著了涼,早飯吃完藥後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不說還不知道,在更早之前蒼梧姑娘才稱言自己是武林高手,身強力壯、體力好得很~

──是真的好麼?

露在衣服外的肌膚上紫紅印記點點斑斑,師大小姐美目怡愉地雍容欣賞。

其實這不能怪她吧,都是那晚她的笑太溫柔,親暱時忍不住就……

拉緊外衣掩好自己一人的豐收成果,蒼梧煦的腦袋這時往頸處縮了縮。

「玖漪……」

師玖漪低頭問道:「怎麼醒來了?」

「水……」

持韁伸臂,師玖漪撈過繫在後座的水袋親自餵了兩口,蒼梧煦靠在她懷中緊緊闔上的雙眸,「到哪了?」

「還在山麓上呢,有時間給妳睡。」

「嗯……」蒼梧煦聲嗓嬌憨,根本沒有睜眼的意思,雙手在披風下抱住師玖漪的腰,矮身擠到她懷內倚得更舒服些。

「朝兒,好好睡吧。」師玖漪挺直身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呼,大功告成了!」蒼梧煦長吁一聲,放下筆舒展肩頸。

一旁的師玖漪闔起書冊笑道:「明明才寫了小半個時辰,往後要妳天天寫看妳還不累成什麼樣。」

「第一,往後的事往後再考慮。第二,反正妳是要陪著我的~」說著蒼梧煦將幾張紙推到師玖漪面前,「玖漪,幫我看看這樣寫明不明白。」

不是武者的嫻靜姑娘有些為難,卻也沒有推辭,「我看看……」

「別多想。這份連五、六歲小童也會拿到,若連妳也不懂,那是我寫得太複雜了。」

師玖漪斜她一眼,笑哼道:「妳們泰陽五六歲的小童豈是一般?」

「哎好玖漪,幫幫我嘛~」

嘴角彎彎,師玖漪撇下人專心看起新寫成的武譜。執筆人用字的確淺白,師玖漪幾句話讀下來不無通順,到了後面描寫到拳腳功架時,擅於繪畫的小姐拿起筆在桌上撇了幾畫,轉頭問道:「妳這話是這個意思?」

「呵,步伐差不多。但起勢時右手應是收在……」

師玖漪依蒼梧煦的姿勢改了幾筆,後者笑著說對。這下畫師姑娘可提起興致了,將紙上敘述的動作一一臨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蒼梧煦獨自站在衣架前,頸間的熱氣似還火辣辣地燒著。

『這麼晚了還去?』

『嗯,下午在神巫大人那睡了一個時辰,還不累。』

『呵……看來~妳是介意了?』

『玖、玖漪──』

『雖然妳們武者沒一刻安分,可我偏不討厭妳這一點……好了,快去快回,不然我可要先睡了。』

……本來目的是想仗著自己的好戰績與她邀功、順便逗弄下那位不禁調笑的大小姐,哪知蒼梧煦這回卻是親手把自己打包送上了門,被師玖漪的一雙手臂圈在腰上套得牢牢的。

從沒想過,她的一個細小舉動便能讓自己亂了一切心思。

溼漉漉的手掌覆上眼睛,靠在浴池邊的女子遮臉低啐:「……登徒子。」

半個時辰後,鳳絃閣,南樓。

蒼梧煦沐浴回房,等在房中的師玖漪已早一步睡著了。

眉目彎彎地背倚床頭,蒼梧姑娘就這麼看了佔去她床位枕頭被子的大貓好一陣子,直到她因寒風而蜷縮起身子,蒼梧煦才垂肩一笑,爬上床輕輕搖搖師玖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王城,柱國府。

三位小公子剛跨入門,卓云彥就聽一少女嬌脆的嗓音與好兄弟左奕年的聲音同時響起——

「「星子(時兄),你在嗎?」」

兩方人馬聞他人之語均即刻收口,六顆黑溜溜的眼珠子直盯著對方轉。

好……好可愛的女孩!當今通侯家的小少爺一顆心噗嗵噗嗵狂跳,粉粉嫩嫩的小姑娘身著翠綠半臂襦裙,及肩的頭髮梳在左右紮成整齊的兩小束,唇紅齒白,閃亮亮的眼眸晶瑩閃耀,雙手揹在身後側著身打量他們,活潑嬌俏的模樣叫人直想——直想……送上大大的笑臉,給她朵花。

「嗯、咳!」卓云彥打直他竹竿般細長的身板,定定神,正想開口向窈窕淑女介紹自己,怎知對方脖子一扭,步履迅捷得像隻兔子一樣一下蹦到出來迎客的柱國府大管家身前,扯著身高八尺的魁梧男子衣袖道:「管家叔叔,星子呢?我來找他玩了叫他別睡午覺了。」

見少女視他們一夥人如無物,卓云彥吞吞口水撞撞好兄弟的手臂,「阿年,她是誰家府上的小姐?怎麼以前沒見過?」

左奕年聳聳肩,轉頭道:「這我可不知道,你問問項兄?」令尹府和柱國府向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沒辦法,投宿的客棧只剩一間房了。

「你睡邊上點。」

「姊,再邊我就要掉下去了!」

「誰讓你──」師玖漪想再說時卻被蒼梧煦拉到一邊,在耳邊說了幾字。

「若你睡姿不好看我不把你踹下去。」隨後聽師大小姐甩下一句。

一床兩被,第三人獨自抱著枕頭有恨難言。

嘁,要不是因為冬天打不成地鋪誰要和妳們睡一起了?還有蒼梧姊,什麼叫「我倆擠擠就好」,姊和我睡哪有這麼委屈……書生弟弟看著姊姊晾給他的冷漠背影,怨念中還有一點不是滋味:妳小時候還會拍著我睡的……

夜半,師玝隱約聽到窸窸窣窣的聲音……什麼東西?

「嗚……」

是他姊姊的夢中碎語,師玝想起:師玖漪很是怕冷。

正當師玝要把自己的棉被分到師玖漪身上,她身側的另一個人卻早他一步伸臂一攬,搶先將師玖漪捲入懷抱之中。

師玝傻在原處瞪大了眼,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姊姊「被」投懷送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追隨竊賊疾走於房脊之上,如魅黑衣在夜中一躍而下,不過一眨眼間人已消失無蹤。

「追丟了?」跟著跳下瓦頂,一身白衣的上官弋鳴緩緩起身,環顧此時身處的華美院落。

「──什麼人站在那裡!」看守的護衛高聲警鳴,廊道內馬上湧出幾小群巡哨士兵將上官弋鳴團團包圍,卻見上官弋鳴處變不驚、姿態從容地站在原處。

「你是何人?潛入私宅有何企圖?」護衛統領挺身上前審問道。

「閣下誤會了。」白衣男子抱拳一禮,答道:「在下上官弋鳴,因追捕一越獄在逃的賊犯誤闖貴地。眼見賊人隱遁於此,謹勸諸位同我合力搜查、避免賊犯再生禍端。」

「『上官弋鳴』……」護衛統領深覺此人姓名不無耳熟,情報靈通的下屬當即上前稟報:「大人,他就是近來風頭正盛的『九逸浮雲』,求如縱逸峰的馭術士。」

「……查清他所言虛實,以及搜查樓中有無可疑之人。」

「是。」

突聞「鏘鋃」數聲兵刃出鞘,劍尖所指俱是鬆懈後往前跨出步伐的上官弋鳴,護衛統領單掌半舉空中,沉穩的面龐皮笑肉不笑:「閣下暫請留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西荒,大荒山。

「啊,來了來了!」站在台階上的容鵟盼到滾滾風塵,他身旁一位嬌小秀美的女子聞言亦露出笑容──麋淵雛,容鵟的新婚妻子。

「──對不住對不住,都怪某英姿風流的少俠又被姑娘們纏上了。」胡元鶋與蘇珁曉相偕而來,與容麋夫妻二人熟絡地打招呼:「容鵟、淵雛,喏,人給你們帶來啦。」

「嫂子。」年少的劍客略為靦腆地向麋淵雛問聲好,然後轉身把兩手滿滿的禮物全都塞到容鵟手裡,嘴裡是不甘不願道:「收收你那得意的嘴臉,美嬌娘娶回家可開心了?真不知你這大塊頭哪好,人家得成天忍受你這傻大個。」

容鵟接過禮物樂呵呵道:「嗨唷我的小姑奶奶您就讓我得瑟吧,妳又不是不知道我盼這天盼了幾年了,好不容易熬出頭,擺顯一下也不為過吧!」

話說這容鵟、麋淵雛乃是總角之交,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彼此感情好得很,而由於麋淵雛故里北荒,與西荒的容鵟為異荒婚配,容鵟為了讓女方點頭費了好大勁,最後請動他們「燕風」星主牽線,西北兩部族才各退一步答應這門親事,兩家人喜結良緣。

酒筵上聽老友又把這些陳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赤足寢衣,睡眼惺忪的少女神巫拖著睏倦的步伐走出幕簾。

「幽遐……」

「「少主。」」

幽雅恬美的神巫巫伶坐在妝台前,鏡中的少女嬌憨模態,美眸泛柔,她輕聲對伺候的巫婢們道:「妳們先下去吧。」

「「是。」」巫婢們將物品中整齊地置於桌上,向姬筱仙又一拜後才退出堂間。

神巫腦袋瓜搖搖晃晃,迷迷糊糊道:「幽遐,今天怎麼這麼早?」

「下個月的族祭儀目有異,我和飛湍要到代序廳與父老商議此事。」幽遐繼續將一朵朵芬芳濃郁的香草飾花編上髮間,一邊對著鏡中沒睡醒的少女笑道:「仙兒,要睡也別站著睡。」

「醒著呢……」姬筱仙揉著眼睛一路哼哼嗯嗯,走上前從後圈住了幽遐的脖子,黏在她臉邊呢喃,「幽遐……」

「嗯?」

「快點回來。」

一手撫上纖細的手臂,巫伶姑娘討人喜愛地點點頭。

「是。」

擱在門上的手停了老半天,夙夜好不容易下定決心,屏氣凝神,硬著頭皮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