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枫如林
如枫如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022
  • 关注人气:1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12-31 23:25)
标签:

情感

中国

教育

ok, so,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to write, so I will improvise as I go along. This blog will be written mostly in English with a slight doping of Chinese to better convey my thoughts. I know it is illiterate to mix English and Chinese when talking or writing, it displays that I cannot master neither languages, but I am illiterate so whatever ~_~.

2016 has been an interesting year for me, 20 years after I become 马云, it might be one of the defining period of my life, which makes me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it, and here we go.

So everything begins in late 2013, after graduating from UofT engineering as a Master student, I first visited my grandma in China in early 2014, then found a job at SPX as hydraulic engineer after I went back to Canada. I really dont have much to say about the job other than that I was not happy about it. I feel that I was underutilized, and my capability was beyond the scope of my responsibilities. Like any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15 04:16)
标签:

历史

文化

三合屯生产公社有一个无赖之人,姓王,因为他总是没事找事和别人掐架,一掐起来就没完没了,所以屯里人赠雅号“咬目”,取咬住别人眼睛就不松口之意。

 

这个王咬目平时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天天弓着个背装罗锅装残疾。一到下地干活的时候掉头就走,一到分粮食的时候争先恐后。就这样他还有理,老子是共产党养活的嘛,和你们生产队的这群家伙有什么关系。你们要是敢不给我分粮食,老子去告毛主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30 22:26)
“感谢这些年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散会!”

孙永平一个人坐在空旷的会议室。这间会议室他已经来过了无数遍,但是这一次,他却开始真正的注意这里的一桌一椅,一杯一碗。他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头顶墙角的裂纹,从来没有注意到身旁灰色的电话线,也从来没有感受到身后空调吹出的徐徐微风。

他把手伸了出去,慢慢的握紧了拳头,似乎要抓住整个世界。会议室在他的眼里似乎正在放大,屋顶的白色灯光变得越来越强烈,刺得他睁不开双眼。忽然间,灯仿佛又暗了下去,世界也随后变得暗淡,空旷,毫无光彩。

终于,孙永平无力的坐了回去,用颤抖的左手从兜里掏出了那个青花瓷小瓶子。他凝视着这个瓶子,似乎在凝视着自己的人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说起武侠里的高手,尤其那些有主角光环的,大家可能一听之下都是大摇其头,认为这些人能达到他们的武学高度,大半都是因为运气。其实,有些武侠小说和影视作品,基本也都是这个套路。主角掉进悬崖,挂在树上没死,又在旁边的山洞里找到本秘籍,练了几个月,大彻大悟,出洞以后就打遍天下无敌手,抱得美人归,走向人生巅峰。

不过,我在这里要讲的,是金庸笔下主角们的奋斗史。为什么讲金庸呢?首先我很喜欢读金庸。其次,金庸几乎在他的每一本在武侠著作里都花了很大功夫去刻画人物的成长史。所以,我们也有更多的信息去了解一个绝顶高手,到底是怎么练成的。

要说练武的第一要素,那肯定就是悟性,也就是一个人聪明不聪明。看看金庸笔下的绝顶高手们,杨过,张无忌,萧峰,令狐冲,哪一个不是聪慧过人,一点就透。同样的内功心法,同样的武学诀窍,这些人听了两遍,就能熟练的掌握了。有时候,我觉得练武就像弹钢琴,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8 22:26)
说起我爷爷,他的一生就是和身边各种牛马蛇神的抗争史。从小到大,那真是一天也没有消停过。

这是1956年的事。

这一年,东北的农村开始施行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简称初级社。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开始互相帮助,你帮我,我帮你,也就是所谓的互助组。年初,新立屯的大部分土地全让蒋支书忽悠到初级社里了,他的意思就是赶紧执行中央的政策,把全屯的地都弄出来大家一起干,提高生产效率,让老乡更早的过上社会主义的新生活。正好,全村的地一归公,地权这个概念也就模糊了。所以刚刚下乡没地种的爷爷,也就不用再去大老远的开荒,直接回村和大伙一起种地了。

这个蒋支书当时五十来岁,叫蒋喜贤,山东人。他从小和父辈一起闯关东,在北大荒定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4 23:04)

19458月,苏联红军出兵满洲国,并且迅速的击垮了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的日本关东军。


那时候,东北的老百姓都管苏联人叫大鼻子。这些个大鼻子很不讲究,满地搜刮物资器械往北边一车一车的运就不说了,还满大街糟蹋大姑娘,搞得整个东北城市里的姑娘们大白天都不敢出门。那一年,我的奶奶13岁。不过,你以为苏联的军人就能放过13岁的小姑娘么?太天真了。所以,在东北的整个苏占时期,奶奶也是一天门也没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2 22:47)
这是1954的事。

爷爷在高中毕业了以后,被分配到了长春制鞋厂去做统计。在此期间,因为爷爷文化高,人聪明,所以做了一年多就给调到市政府工业局了。

共产党有着民主讨论互相学习的优良传统,具体到基层的实施,就是不停的开会,三天一小会,五天一大会。这个开会学习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今天马克思主义,明天毛泽东思想。今天阶级斗争,明天土地革命。说到底就是政府机关内养了一群专门搞党务的闲人,自己闲着没事做,所以就得动员大伙一块陪他们玩。近些年听说又多了些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谐社会,中国梦。反正是啥玩意玄乎就学啥,图的就一个消遣聊天,浪费时间。反正平常干活谁也不愿意干,有事没事大家一块坐下来胡扯上两个小时,何乐而不为啊?

不过,我爷爷算是个特例。他在工业局工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1 22:50)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凌晨四点十分,沈阳城外,浑水岸边。


一个瘦弱青年的疲倦的坐在一条小船上,茫然的望着黑暗的前方。东北初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一丝寒意,一阵北风吹来,青年下意识的拉了拉身上的衣物,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更暖和一些。身后,沈阳城的方向不时传来稀疏的枪声和火光。他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情,但是既然城里所有人都在逃亡,那么他似乎也没有太多别的选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7 23:26)
都说好人有好报,你们相信么?我的奶奶相信。

三年饥荒的时候,说句良心话,黑龙江这片地广人稀的黑土地上,还真没听说有谁被饿死了。虽然那几年因为春天地涝,秋天早霜,收成不好。但是依靠从县里拉回来的返销粮,大伙饥一顿饱一顿的凑合,好歹也是挺过来了。不过,中原的那几个省份就没这么幸运了,听说河南河北,山东山西,那老百姓混的都是一个惨字。所以,当年有不少山东人,踏着老祖宗们的步伐,又一次闯到了关外求生。三合屯有个老李太太,她们一家就是那时候从山东巢县(现在的巢湖市)过来的。

要说这老李太太命也是苦,她也没比奶奶大上几岁。饥荒的年间和丈夫拖家带口的去黑龙江避难,结果在火车上,老李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