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虞山当代美术馆
虞山当代美术馆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1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我和左秦并不认识,据天津诗人罗广才说,他读到《江南七子诗选》一书后,很快就写下二万多字的评论,可见其丰茂的才情,罗广才转发给我,并将其微信名片推荐我,这样我们算是有了联系,知道其本名叫邓声朝。其后举办第七届虞山雅集时,我把他列入邀请名单,想认识这位年轻的朋友,可是他正期末考,回信来不了,错过了一次相握的因缘。仅仅相隔一个月,就从微信上得知他已离开人世,他生于1994年,多么年轻的生命,比海子去时还年轻两岁,这样他们在天国相见时,就会永远喊海子哥哥了,(后来了解到他极为热爱海子,也是幽冥的)。

        我是凡俗中人,为人父母了,我在想他的父母该是怎样的伤痛,我在想如果我们相遇能否延续他在尘世的时光,我又在想,冥冥中命运有其精确的安排,人力又怎能改变呢!所有发生的,一定有其内在的道理,我们只能迎奉命运,并仔细打量它。

        读左秦的诗《大地是一滴眼泪》,让我惊诧得哑然,大凡诗语成谶的诗,第一都是真诚的诗人,第二都是得神垂爱的诗人。所以诗歌语言中的静穆是词语滑行的热闹的写作者要恭敬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想从三个方面对虞山当代美术馆提出“新人文画”纲领的动因做一个总的说明。

第一:针对目前中国当代水墨的乱象,提出四个标准或要求,既是对上世纪以来已经取得的成果做一个概括总结,也是为未来的发展提供一个基本的品质要求和保证。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受西方观念影响,实验水墨前所未有地打开了各种可能,但也鱼目混珠,甚至把一些西方观念用水墨画一遍,也称为当代水墨,完全丧失了中国水墨之为中国水墨的哲学背景和自然性本征。观念水墨更是把水墨引向歧途,甚至滑向了虚无,迫使我们必须重新反思:中国人选择水墨作为艺术表现的载体的原因和特点?中国水墨在现代性转型中如何重返源头寻找资源?

水、纸本、色墨(水溶性)是中国画的三个要素,水(色)墨在纸本上的渗化,自然造化参与创作是其基本特征,水性的选择与自然参与创作是源于中国哲学以“道”为中心的观念与思维方式的选择。在《道徳经》里,以水喻“道”就多达二十多处,水的存在状况就是“道”的出行的姿态。在自然中,“水”又是一种生长和复活的载体,生命从水中诞生,死亡在水中复活(如茶叶从枝头釆制又在水中的另一种开放和再生),所以水的自然性是中国画的基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展览名称:南线的近代流变——黄宾虹 林散之董欣宾 卞雪松四人展

策展人:张维

学术主持:陈孝信

主办方:虞山当代美术馆

展览时间:2017.04.15——2017.06.15

开幕时间:2017.04.15(周六)下午17时

展览地址:常熟市李闸路90号虞山当代美术馆(九灵犀文化创意园内)


收藏的几重境界——兼谈南线历史与收藏

文/张维


收藏有几重境界,第一层是喜欢,是内心向往的境界,比如久居城市的人喜欢山水和乡村,北方的人喜欢江南。是个人心理所缺乏并需求的,那些画水乡的画,画江南的画就有了市场。第二层是打动,打动是触及灵魂的。比如罗中立的"父亲",德拉克勒瓦的"自由引导人民",它们深入了人性和亘古,因而打动了灵魂。第三层收藏,就是收藏美术史,这当然是最高意义上的收藏,因为这其实记录了一个民族甚至人类在这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多好啊,这些剥月亮的手指

她给我看她的桔黄”

——《一条路》



殷龙龙1962年出生于北京。2011年获御鼎杯诗歌大奖,2013年获诗探索年度诗人奖。尽管身体原因,行动、交流不便。但他还是如此愿意并喜欢和别人交流。因为交流对于他,生活的这个世界和“他者”才是真实、鲜活的,才与“他”有关。但越来越少的人能真正坐下来面对面安静地听对方“娓娓道来”。在信息化时代的巨大工地上,已基本丧失了“谈心”的能力,只能栖居在自己海洋一样的内心里......“艺术精神贵在勾深致远,气韵生动,尤贵透过神奇创意,而表现出一个光辉灿烂的雄伟新世界,这个世界绝不是一个干枯的世界,而是一个万物含生,浩荡不竭,全体神光焕发,耀露不已,形成交光相网、流衍互润的一个大生机世界”(方东美语)。真诚并勇敢的面对自我和生活将有无尽的可能?是的,殷龙龙奇迹般找到并进入了这个“世界”,而不耽于自己被不幸的“降临”。诗歌、绘画,无疑是殷龙龙的“福音书”,一条通向“心灵的具象”的幽径。

朱良志先生曾说:在艺术中,有两个世界:一是“可见”的世界,表现在艺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9 15:14)
标签:

杂谈

我画的鞋子,它完全不是生动所能表达的了,反而非常枯燥,我觉得是枯竭和匮乏画下了这些鞋子,是贫乏和缺陷画下了这些鞋子,贾克梅蒂的那些人物雕塑,那些素描也是如此,它根本不是什么生动所能拘,它们也是异常枯燥的,同样是枯竭和匮乏画下的,相较而言,我们古人的那些胸有成竹的画法反倒是非常僵死与学院派的,我没有什么预想,也不知道该怎样去画,但我反复画着那些鞋子,就像我曾经反复写着荒草一样,用的是成人的理智和孩童般的心,我在重复画鞋子的过程中离那双鞋子与鞋子的对称之物又近了一些。

我画的那些鞋子其实都是禅堂里的静止之物,而那些石头狮子正在大雄宝殿门口守护呢。文明是需要在寂静和守护中产生的,所谓因定发慧,或是定而后能安。它被迫在高音喇叭里呆久了,需要在禅堂里安坐,思考文明究为何物。回到禅堂里很难,回到禅堂里禅凳下的一双鞋子很难,它静置在那里,它就是文明开始的地方,回归到这里,其实是回归一个人的内心,内核,我们离开这双静置的鞋子,离开或是遗忘这个内核已经过于久远了,二十世纪直到今天我们都还没有回归到这里,那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我画的那些鞋子就像是在激流之中,但它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静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提问人:黄洁(苏州刊)

受访者:张维

————————————————————

张维,一位诗人、收藏家、私人美术馆馆长,众多的身份之中,他一直把诗人作为他的第一身份,他说,写诗是他灵魂的洗涤液。正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来张维一直致力汉语诗歌及其成就的推广和传播,他觉得有这个责任把本民族最优秀的作品及时呈现出来。

    在收藏和策展方面,张维坚守着自己的价值判断,并不为外界吹嘘的商业价值风向标所鼓动,一直在梳理近代美术史混乱或遮蔽的部分,关注当代水墨的发展,志立建立当代水墨品质,向世界提供中国独特的艺术观念。

    不管是新诗的推广和传播,还是艺术策展,虽然他觉得势单力薄,但他还是为引导我们自己的民族的正确的评判标准形成,并向世界贡献我们的中国观念而不懈努力着、践行着。

—————————————————————



写诗是我灵魂的洗涤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石头,从来都是一种幻象,是最初的幻象,是最初的神意,此乃化人之法。

中国人的想象,来自于女娲炼“五色石”补天,五色石,从来都是一种想象之物,一种致幻剂,一种迷药,一种太虚之物,催生心灵的激情,是神游之介。

我们这个文化的根性,其创造力想象的根源在哪里?这是中国人最初面对变化无常世间而萌发的一种幻念,一种太虚恍惚的记忆,可以瞬间进入其间而神游,如此缥缈又如此坚实,这就是五色石,这就是太虚幻境中的顽石。

此五色之石,又是多余之石,看似天不缺就不需要,但天之缺乃是心之广大的稀缺,心总是缺失的,如同神圣名字的缺失构成一种天佑,虚无主义时代尤为如此,才有心灵之浩瀚大于宇宙之无极,才有心之神大于世界,才有中国人对于人性与人心的奇特塑造:即才有《石头记》或《红楼梦》太虚幻境中的多余之石,才有贾宝玉这个多余之人,这个“最后之人”,是的,由顽石而来的生命,化为有情世间之物时,就是这个文化的最后之人。

我们这个文化的终结,在于最后之人的消失,在于多余之人稀少了,他有待于重新来临,有待于我们对于石头的重新想象。

再次发明五色石,再次倾听石头的声音,这是艺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1 13:18)
标签:

杂谈

​我画的鞋子,它完全不是生动所能表达的了,反而非常枯燥,我觉得是枯竭和匮乏画下了这些鞋子,是贫乏和缺陷画下了这些鞋子,贾克梅蒂的那些人物雕塑,那些素描也是如此,它根本不是什么生动所能拘,它们也是异常枯燥的,同样是枯竭和匮乏画下的,相较而言,我们古人的那些胸有成竹的画法反倒是非常僵死与学院派的,我没有什么预想,也不知道该怎样去画,但我反复画着那些鞋子,就像我曾经反复写着荒草一样,用的是成人的理智和孩童般的心,我在重复画鞋子的过程中离那双鞋子与鞋子的对称之物又近了一些。


我画的那些鞋子其实都是禅堂里的静止之物,而那些石头狮子正在大雄宝殿门口守护呢。文明是需要在寂静和守护中产生的,所谓因定发慧,或是定而后能安。它被迫在高音喇叭里呆久了,需要在禅堂里安坐,思考文明究为何物。回到禅堂里很难,回到禅堂里禅凳下的一双鞋子很难,它静置在那里,它就是文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杨键,从1986年起到现在一直专心习诗,可以说是为数不多几个在诗坛上坚守的诗人。这不仅是时间上的坚守,几十年一直坚持诗歌创作,更是思想上的坚守:不玩诗歌,以诚创作,认真写作;不故作高雅、玄虚,以心创作;不忽视诗美,为美创作。

他的代表作除了《一座被废弃的文庙》《母羊和母牛》《在报国寺度过1999年冬至》《冬日》《暮晚》《惭愧》《上坟》《古桥头》等之外,他又用了12年的时间潜心创作了八百余首诗歌组成的厚重长卷《哭庙》。世人皆匆匆,他则独向往“无”的文明源头。

这位安居于马鞍山这个较为偏僻地方的平民诗人,以其逆现代潮流的、别具特色的诗歌内容和诗歌风格在中国当代诗坛引起了相当的撼动。他的作品不仅曾获首届刘丽安诗歌奖、《作家》杂志诗歌奖、宇龙诗歌奖、柔刚诗歌奖和2007年度华语文学传媒奖,而且还受到了韩东、于坚、李少君、梁小斌、柏桦、王家新、邹汉明、庞培等众多活跃于当代诗坛的诗人和评论者的推崇,并被认为是中国20世纪90年代以来最重要的诗人之一。

我没有什么坚守,只是流逝的生命

让真实的生命——诗显形


苏周刊:您从1986年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长夏暑侵,让人心浮气躁。早晨的方塔园,朝阳已十分炫目,树阴下、凉亭边坐满了喝早茶的市民。我独自在碑刻博物馆漫步,看到二十多年前汪瑞章先生以小楷书写的碑刻介绍牌,让我油然忆起少年时代的那个夏天,我在这里与汪先生书迹的相遇。

当时尚无喷绘等技术,馆方将汪先生书写的碑刻介绍原迹复印后装入小镜框,悬挂于碑石一侧。虽无落款,但我可以断定这是汪先生书写的小楷,当时我还没有拜见汪先生,只在展览中见过几件书法作品,我是先认识汪先生其字,再认识汪先生其人。现在回想起来,那书迹是清风徐来般的疏朗旷逸,洒脱自在,散淡的笔意,透显出儒雅的书卷气息,正如他的为人。

看到这样的作品,真是“究竟清凉”,直抵内心。


当年,我还见到汪先生书写的悬挂于兴福寺五观堂的条幅,取意北碑,线条坚韧,有着一种内在的刚强。后来,汪先生说起自己早年曾学过碑,为黄异庵老先生所阻。黄老早年学书以碑入手,晚年却告诫后辈:“不要学杨老令公(撞死碑上)!”今天,我揣摩黄老的这一观点,他可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