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献青
献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27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1-17 22:16)
人的一生中,会遇到若干人,若干事。人与人之间、事与事之间,究竟是用逗号相连,还是用句号隔开,完全凭自然而然的感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嘉平兄的离世,让我更清楚地意识到什么才是真。珍惜生命,珍惜岁月,珍惜家人,珍惜朋友,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怀念嘉平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8 14:44)
标签:

原创诗歌

春暖花开的邂逅

/王献青

 

 

烈日 知了

池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7 15:44)
标签:

原创诗歌

和男人对话

 

每天都有很多男人和我对话

不同的内容

不同的目的

而我

只用一种微笑回应

一成不变

或者说

以不变应万变

 

 

官场X线

 

官场上

他和他称兄道弟

我们都以为

他们可以

好得穿一条裤子

 

平静的大海下面

暗潮涌动

 

(写于20163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泉山湖9号码头诗影

 

2015年11月14日,泉山湖9号码头

喧嚣渡走了,留下一片水质的广场。干净、辽阔

云和雾饱含着诗意,等待目光划过

100只鸽子轮流飞着,守护这一小块安详

但——我一直担心,它们中有谁会不经意来一个疏漏的动作

把诗意碰下来,一句接一句的

哈!诗人们千山万水的还未赶到,怎么自己就先受用了呢!

圆形的桌子,方形的椅子,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4年度“金穗文学奖”揭晓

由安徽省作家协会举办的2014年度“金穗文学奖”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年11月1日,一个秋风送爽、阳光明媚的日子。淮南市新华书店会议室里,宾朋满座,大家云集,气氛热烈,风起中文网安徽站暨子怡影视工作室揭牌仪式正在这里隆重举行。

    仪式由淮南舜耕书院院长、安徽省网络作协执行秘书长、风起中文网安徽站站长、子怡影视工作室负责人梅雨墨先生主持。安徽漂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风起中文网站站长、安徽国际影视版权交易中心总策划、安徽省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张庆龙先生,风起中文网总监、安徽国际影视版权交易中心主任蝶衣女士,风起中文网总编一抹寒烟先生,知名编剧十年先生,国家一级导演张易亭先生,安徽省网络作协副主席青子先生,安徽省网络作协副秘书长讳岩先生等应邀出席仪式。此外,来自省内外五十余名知名作家、社会活动家、媒体记者现场见证了风起中文网安徽站暨子怡影视工作室成立挂牌的全过程。

    赵子怡、​黄丹丹、胡焕胜、张立伟、雷雨晴、钱琨、唐旭艳、王献青、米可等9位省内外作家成为首批子怡影视工作室签约剧作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王献青

 

    魏坤有点心烦意乱,在深圳开电子商务公司的同学李阿毛又打电话来了:“大班长啊,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凭咱的智商,哥几个一年挣个千百万肯定没问题!”

    “让我再考虑考虑。”

    “还考虑什么呀!要说以前你们效益好的时候我也就不鼓捣你了,可你看现在,煤炭行业效益那么差,关门歇业那是早晚的事,早退出来早成就自己的事业,别脑子不开窍!”

    “好好好,我的李总,就算我辞职,也得给我个时间处理一下吧。”

    “那行,弟弟我给你副总经理的位子留好了,限期一个月。”同学李阿毛下了最后通牒。

    挂了电话,魏坤又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是去?还是留?说实话,对同学李阿毛开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5 11:28)


                               王献青

 

      之所以人人都向往爱情,用辩证的方法去理解,根源在于“物以稀为贵”。人们苦苦追求的想像中的爱情比酒更浓烈,比花香更芬芳,比音乐更陶醉。这里刻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05 11:22)

                                                             王献青

 

       可能是因为患了淋巴癌一直在鬼门关外徘徊的原因,父亲在年老的时候更加珍惜生命的最后时光,更加珍惜身边的每个亲人。

       也许是补偿的心理,父亲一改患病前暴躁的脾气,对我们万般慈爱,连说话都轻轻的,柔柔的,生怕再吓到我们三个子女,这让我们居然一时竟无可适从。

       凭心而论,父亲在我们几个子女的心目中是非常严厉、近乎苛责的,记忆中充满了他的呵斥和棒打,哪怕他的一个眼神,都会令我们浑身哆嗦。至今我还记得哥哥在参加工作第二年的时候,也不知因为何事惹恼了父亲,父亲竟随手挥起院子中的一把铁锨往哥哥身上打,哥哥也不敢躲,直到锨把被父亲打断成了两截,父亲才被一旁苦苦哀求的母亲拉住罢了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