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名作欣赏杂志社
名作欣赏杂志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072
  • 关注人气: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新浪微博
个人简介
《名作欣赏》杂志是由名作欣赏杂志社编辑出版的全国唯一的以鉴赏中外古今文学名著为内容的大型期刊,名牌期刊。
国内统一刊号: CN 14-1034/I
国际统一刊号:ISSN 1006-0189
投稿邮箱:qikan5@163.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欢迎各位读者关注《名作欣赏》微信公号,我们将第一时间为您提供优质阅读资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来源:《名作欣赏上旬刊》2016年7期

原文标题:《现代诗接受的品级梯度——有关“经典”“好诗”“废话”“变体”的接受辨识(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  |  刘勇      来源 《名作欣赏(上旬刊)》2016年5期

在俄罗斯有一句谚语:读不读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可以从一个人的脸上看出来的。推而广之,对一个中国人来说,读不读《红楼梦》,读不读鲁迅,都是可以从脸上看出来的。这实际上传达出一个意思:文学经典的重要性是超乎我们想象的,我们很难想象中国没有鲁迅、英国没有狄更斯、法国没有雨果、俄罗斯没有陀思妥耶夫斯基会是怎样的情景。

...

虽然经典的价值不是在热捧中诞生,也不会因为不受热捧而丧失自身价值,但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在当下这个信息化社会中,经典不能再作为束之高阁供人仰望、膜拜的神龛,它必然是存在于普通人的生活当中,与读者产生碰撞与对话的,否则经典便无法留存,经典的意义也就无从说起。

经典在对话中生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电影《推拿》盲人叙事缺陷分析

景银辉

 

一般来说,一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往往是由于它具有一定的可读性,在大众中具有一定的良好基础。而电影的拍摄,往往会反过来促进小说的发行。二者之间是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但是在《推拿》这里,似乎有些反常。

电影《推拿》发行后,根据媒体报道,娄烨捧回六座金马奖。但是很遗憾,在国内却是票房惨淡,首日全国排片场次仅占总场次的3%,首周末票房成绩还不到二百万元。这么一部艺术上获得大奖的影片,为什么在排片上受到影院的冷遇?为什么上座率又如此之差?除了营销手段上的可能外,回头看看影片本身,也不难找出答案。《推拿》以关注盲人为最大卖点,尽管在主题拓展、技术表现等许多方面有可圈可点的地方,但是在面向社会大众层面的盲人叙事方式上存在着一定的缺陷,主要体现为剧本打磨不够细致,某些细节缺少铺垫,显得生硬;人物形象立体感不足,相对扁平化。此外,拍摄手法上过于追求“盲视觉”的技巧呈现,罔顾观众接受感,给人不愉快的观影体验。笔者认为正是这些缺陷导致了观众的疏离,令这部影片在国内沦为“看不见的电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沉重的苦难

——论雪漠小说中西部农民生存的艰辛

左燕梅

新世纪的文学,许多中国作家热衷于书写“苦难”主题。可以说,没有任何时期对苦难主题的表现,像当下中国的文学,包蕴如此丰富、复杂而矛盾的内涵,透射出如此暧昧、诡秘而生动的时代特性。文学几乎与生俱来就与苦难这个主题结下了不解之缘,没有苦难,何以有文学?“苦难在文学艺术表现的情感类型中,从来都占据优先的等级,它包含着人类精神所有的坚实力量。苦难是一种总体性的情感,是终极的价值关怀,说到底,它就是人类历史和生活的本质……”所以,苦难一直是文学艺术表现的生活的本质。看一看那些经典名著,无不是因为描述了人类生活的苦难而震撼人心的。托尔斯泰、陀斯妥耶夫斯基、狄更斯、巴尔扎克……这个名单可以把所有文学大师的名字排列下去。在中国,同样也可以把现代以来的所有文学大师的名单开列出来。在《大漠祭》《白虎关》《猎原》《狼祸》《长烟落日处》《莹儿的轮回》等小说中,雪漠承接了我国20世纪20年代乡土小说的许多传统,表达了西部底层农民物质贫困和精神愚昧的主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名作欣赏┃目录】《名作欣赏》上旬刊2016年第5期要目

[本期头条]

对话经典:人生价值的选择/刘勇

【摘要】近年来经典阅读越来越成为人们的热点话题,但是话题再“热”,也改变不了经典已经越来越受冷落这个不争的事实。在这种“热”与“冷”的背后,我们有必要进一步探究:文学经典究竟缘何经典?在大众文化时代,读者如何与文学经典更好地对话?这种对话的实质又是什么?这是我们今天再次谈论经典的重要意义。

【作者】刘勇,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名作》视野]

《周易》:推天道以明人事(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从广西作品看苏轼晚年的本色人生

吴敬玲

元符三年(1100),宋徽宗登基,五月大赦天下,苏轼得以获赦北归,六月二十日始从琼州渡海量移廉州。正像在《自题金山画像》中提到的“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一生宦海沉浮,辗转流离,其中在黄州6年、惠州3年、儋州3年,与黄州、惠州、儋州相比,不管是生活的时间长短还是留下的作品的数量及其流传广度,苏轼在广西都是要逊色很多的。但晚年的苏轼因获赦中转合浦,并停留了两个月之久,在此不仅度过了相对比较平静的生活,也留下了一些经典的诗文和佳话。品读苏轼在合浦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作品,如《六月二十日夜渡海》《雨夜宿净行院》《留别廉守》等,我们从中可以解读贯穿苏轼一生中的精神品质及生命本色:一、蔑视苦难,旷达超然;二、淡泊名利,宠辱不惊;三、自然率真,本色自如;四、热爱生活,积极乐观。

蔑视苦难,旷达超然

苏轼一生宦海沉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浅析《陆犯焉识》中宿命般的悲剧意味

曹志远


上篇:“寻找”与“迷失”的悲剧精神指向

《陆犯焉识》中存在着这样一个内模式:互为起终点的“寻找”与“迷失”。主人公因为对现实的不满意或者不满足而渴望有所改变,努力“寻找”新的天地,设定新的目标,但是“寻找”的结果却要么是理想的破灭;要么是理想本身发生异化,也即是“寻找”的结果已经不能再满足主人公,主人公陷入新的“迷失”,而因为新的“迷失”,所以踏上新的“寻找”之路。

  

《陆犯焉识》的情节始终是在“寻找”与“迷失”之间轮回展开。陆焉识之所以在新婚之初便选择赴美留学,其根本原因在于它认为包办婚姻束缚了他,他渴望自由,而当他回国后之所以又对冯婉喻主动示好,其根本动力是以此来抵制后母对他非理性的操控,此时的陆焉识虽然主动示好冯婉喻,但是并没有在内心产生对她真正的爱意,直到在多年的劳改生涯中,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爱冯婉喻的,“他现在知道这么多年他自己误了自己,也误了冯婉喻。”“我跟自己发生了一场误会;我爱的,却认为不爱。一代代的小说家戏剧家苦苦地写了那么多,就是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那个叫唐诗人的学生

陈希我

那时候还是博客时代,还没有微博,更不知什么叫微信。那时候我新浪博客里经常出现一个访客,是黑龙江某大学的学生,他说喜欢我的作品,名叫“唐诗人”。我判断这是笔名,网络上,大家基本都用笔名或者化名,阿猫阿狗的。能喜欢我的作品,估计是“文青”,所以取个文艺的名字。不过这名字还是给我一点小惊奇:多么直接大气,可见这孩子道限不低。我讨厌故作高深、矫揉造作的名字,有的甚至是翻着《康熙字典》取的。人家认人认脸,某种程度上,我认人认名字。

他学的专业并非文学,但跟他说话,发现他对文学的理解,远比我身边许多文学专业的学生深入。这很自然,文学本来就与专业关系不大,我甚至怀疑:文学是一种专业吗?

后来他说要考研,而且说要考到我所供职的学校。对他这个计划,我并没有太放在心上。考研的人多了,作为待在学院里的人,考研甚至考博对我并没有神秘感,大多是为了混个文凭,垫高自己将来就业的台阶。他说他要考我所在的学校,但并没说要考我的,即使要考,也首先要经过统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期待文学写作去尝试自杀,而不是被杀

唐诗人 周明全

兴趣的发现需要时间的折腾

周明全: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还以为是笔名。这个名字很有诗意,你父母当初给你起这名字,是否寄托了什么?

唐诗人:很多人从我的名字里猜测我的家庭是读书世家。我却觉得,读书世家一般都不敢这样取名字吧?只有农民有这个胆量。我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就是大胆。当然,他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的遭遇非常具有历史性。我爷爷是那个年代的中学教师,还戴着其他一些政治帽子,所以我爸说家里稍微老一些的书都被烧毁了。我父亲出生于饥荒年代,在学生时代备受欺辱。后来他幸运地去参了军,但也因出身成分问题导致各种不遇,一气之下就回老家种田了。我一直认为,他是在以一个知识者的情怀做着最底层的活。我小时候很怕他,现在他老了,我不怕他了,但很同情他,我希望能够实现他的一些情怀吧。

周明全:这样的家庭,对你理解历史其实是有帮助的。我看你在自述中说,你初中时就开始看《平凡的世界》《人生》等,高中时代开始看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以“女人”的名义看《霸王别姬》

——谈李碧华对菊仙、程蝶衣的女性身份阐释

侯京京

 

《霸王别姬》是香港作家李碧华的代表作之一,里面主要塑造了两位“女性”角色,一位是真正的女性——菊仙,她貌美如花,在花满楼独占魁首,繁荣醉梦半生,拥有令男子倾心的所有特质;一位是“亚女性”——程蝶衣(小豆子),他是京剧舞台上反串的旦角,活色生香,让人雌雄不辨,是看客心目中唯一的“虞姬”。虽然自古妓女和戏子同为下九流的行当,在正统文化中是令人不齿的角色,但是,身为妓女的菊仙和身为戏子的程蝶衣却没有遵循这一谶言,他们在浑浊的男儿堆里脱尘出世,演绎出一幕幕死生契阔的爱情悲唱。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为我们呈现这段纠葛的感情传奇的同时,也向我们高扬起女性主义的旗帜。

 

菊仙——“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千百年来,男性利用生理、经济、法律、道德、宗教等各种手段,塑造了一个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在这个社会里,女性只是被男性话语界定、归类、解释的客体对象,而男性则是有关女性的一切陈述的创造者,包括在文学中设定一个“安琪儿”式的女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