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一)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精致生活,瓷做主(二)

http://shop105351144.taobao.com/?spm=a230r.7195193.1997079397.2.sf2D81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11-20 15:57)
标签:

转载

分类: 莲•房
原文地址:迷城作者:zdyjjl

 

《道德经》谓: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然而,住在这个城市,要不迷于五色、耽于五音、馋于五味,需要多强的定力?这个城市,如同塞满乘客向前飞奔着的车,你若不能全力推搡勾挂,就有被挤下车的危险。君不见,车上之人,个个眉眼扭动,一腔热血,筋脉贲张,舍生忘死呢。

 


 

也有或主动或被动退出者,倒反而散淡淡,悠悠然,在岁月的罅隙间,人生的拐角处,走自己的四方步,看世间的慢风景,不亦悦乎?

这些片子,都是游走于这个城市的边缘之所见所拍,所谓边缘,并非地理位置之边缘,而是城市喧嚣声未及之地罢了。

 











































































































 

注:上列照片有不少是咱家领导的作品,不及一一注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微美克人是一群小木头人。他们都是木匠伊莱雕刻成的。他的工作室坐落在一个小山丘上,从那儿可以俯瞰整个微美克村。每个微美克人都长得不一样。有的大鼻子,有的大眼睛;有的个子高,有的个子矮;有人戴帽子,有人穿外套。但是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刻出来的,也都住在同一个村子里。 
  微美克人整天只做一件事,而且每天都一样;他们互相贴贴纸。每个微美克人都有一盒金星贴纸和一盒灰点贴纸。他们每天在大街小巷里,给遇到的人贴贴纸。 
  木质光滑、漆色好的漂亮木头人总是被贴上星星。木质粗糙或油漆脱落的就会被贴灰点点。 
  有才能的人当然也会被贴星星。例如,有些人可以把大木棍举过头顶,或是可以跳过堆高的箱子。另外,有些人学问好,有些很会唱歌。大家都会给这些人星星贴纸。 
  有些微美克人全身都贴满了星星!每得到一个星星他们就好高兴!他们会想要再做点什么,好再多得一个星星。 
  然而,那些什么也不会的人,就只有得灰点点的份了。 
  胖哥就是其中之一。他想要跟别人一样跳得高,却总是摔得四脚朝天。一旦他摔下来,其他人就会围过来,为他贴上灰点点。 
  有时候,他摔下来时刮伤了他的身体,别人又给他再贴上灰点贴纸。 
  然后,他为了解释他为什么会摔倒,讲了一些可笑的理由,别人又会给他再多贴一些灰点。 
  不久之后,他因为灰点太多,就不想出门了。他怕又做出什么傻事,像是忘了帽子或是踩进水里,那样别人又会再给他一个灰点。其实,有些人只是因为看到他身上有很多灰点贴纸,就会跑过来再多给他多加一个,根本没有其他理由。 
  “他本来就该被贴上很多点点的。”大家都这么说。“因为他不是个好木头人。” 
  听了这样的话,胖歌也这么认为了。他会说:“是啊,我不是个好微美克人。” 
  他很少出门,每次他出去就会跟有很多灰点点的人在一起,这样他才不会自卑。 
  有一天,他遇见一个很不一样的微美克人。她的身上既没有灰点点,也没有星星,就只是木头。她的名字叫露西亚。 
  可不是别人不给她贴贴纸喔,是因为贴纸根本粘不住。 
  有些人很钦佩露西亚没有得到任何灰点,所以他们便想为她贴上星星,但是一贴,贴纸就掉下来了。有些人因为露西亚没有星星,就瞧不起她,他们想给她贴灰点,但是也贴不住。 
  胖哥心里想:我就是想这样。我不想要任何记号。所以,他问那个没有贴纸的微美克人,怎么做可以跟她一样。“很简单啊,”露西亚说。“我每天去找伊莱。” 
  “伊莱?”“对呀!就是木匠伊莱。我会跟他一起坐在他的工作室里。” 
  “为什么?” 
  “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去吧!他就在山丘上。”那个没有贴纸的微美克人一说完,就转身,踏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但是,他肯见我吗?”胖哥大喊。不过露西亚没有听到。 
  所以胖哥还是回家了。他坐在窗旁,看着外面的微美克人彼此追逐,争相为别人贴贴纸。 
  “这是不对的。”他对自己说。他决定去见伊莱。 
  他走上通往山顶的小路,然后走进那间大大的工作室。这里的东西都好大,让它不禁张大了他的木头眼睛。连凳子都跟他一样高。他的踮起脚尖才看得见工作台的台面。而铁锤跟他的手臂一样长。胖哥惊讶得咽了咽口水。 
  “我不要呆在这里。”他转身想走。 
  这时他听到有人叫他。 
  “胖哥?”这个声音低沉又有力。 
  胖哥停住脚步。 
  “胖哥!真高兴看到你,过来让我瞧瞧。” 
  胖哥慢慢转过身,看着那位高大、满脸胡子的木匠。 
  他问木匠:“你知道我的名字?” 
  “当人喽。你是我造的啊。” 
  伊莱弯下腰,把胖哥抱到工作台上。“嗯。”这位创造者看到他身上的灰点,若有所思地说:“看来,别人给了你一些不好的记号。” 
  “我不是故意的,伊莱。我真的很努力了。” 
  “喔,孩子,你不用在我面前为自己辩证,我不在乎别的微美克人怎么想。” 
  “你不在乎?” 
  “我不在乎,你也不应该在乎。给你星星或是点点的是谁?他们和你一样,都只是微美克人。他们怎么想并不重要,胖哥。重要的是我怎么想。我觉得你很特别。” 
  胖哥笑了。“我?很特别?为什么?我走不快,跳不高。我的漆也开始剥落。你为什么在乎我?” 
  伊莱看着胖哥,把手放在胖哥的小木头脑袋上,缓缓地说:“因为你是我的。所以我在乎你。” 
  胖哥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盯着看,更不要说是他的创造者。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天天都在盼望你来,”伊莱说。 
  “我来,是因为碰到一个没有被贴贴纸的人。”胖哥说。 
  “我知道,她提起过你。” 
  “为什么贴纸在他的身上都粘不住呢?” 
  创造者温柔的说:“因为她决定把我的想法看得比别人的想法更重要。只有当你让贴纸贴到你身上的时候,贴纸才会贴得住。” 
  “什么?” 
  “当你在乎纸贴纸的时候,贴纸才会贴得住。你愈相信我的爱,就愈不会在乎他们的贴纸了。” 
  “我不太懂。” 
  伊莱微笑的说:“你会懂的,不过的花点时间,因为你有很多贴纸。现在开始,你只要每天来见我,让我来提醒你我有多爱你。” 
  伊莱把胖哥从工作台上捧起来,放到地上。当胖哥走出门时,伊莱对他说:“记得,你很特别,因为我创造了你。我从不失误的。” 
  胖哥并没有停下脚步,但他在心里想:我想他说的是真的。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一个灰点掉下来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3-11-10 01:52)
标签:

转载

分类: 莲•房
原文地址:秋日作者:青竹若心_

   
                     列维坦《秋日》

 

 

 


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    让秋风刮过田野。


  
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    迫使它们成熟,
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  
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    在林荫道上来回
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里尔克《秋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莲•房


 

























































                                                插画:安德鲁·怀斯

                                                 


 

    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要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所以我跟我妹走遍世界,然后我俩都不买房,就觉得很幸福。我妈说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生活有诗和远方。                         

                                                                       ___ 高晓松

   

   关于房子,我跟大多数人概念不一样。我从小住在清华校园里,家是那种二层的小楼,外表看起来很普通,面积也不是特大,但是特别安静。这地儿都没动过,也没装修之说,从我生下来就是这样红色的,很老很旧。

 

   但我在那儿真觉得挺好,有一个家,不仅仅是睡觉的地方,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房子多少年了,我们也在感慨:后边的院子多好啊,出门就是操场、游泳馆,还有漂亮的女生,白发的先生;四周的邻居,随便踹开一家的门,里面住的都是中国顶级的大知识分子,进去聊会儿天怎么都长知识,梁思成林徽因就住我前面的院子。

 

   小时候有什么问题家里老人就写一张字条,说这问题你问谁谁谁。我找到人家家里,打开字条一看,哦,你是那谁家的孩子,那你讲吧,都是中国头把交椅啊。这才是住处真正的意义吧,它让你透气,而不是豪华的景观、户型和装修什么的。

 

    2007年,我们搬了出来,因为家人都在国外,我又不在清华教书,学校就把房子收回去了,后来我去了洛杉矶。去了美国,我一样是无房户,坚定的无房主义者。刚去美国的时候,我做编剧和开发,只卖出了两首电影歌曲。美国流行音乐是草根文化,美国卖吉他的黑人当我师傅都有富余,不是说他弹得比我好,是同样一个琴我们弹的都不是一个级别,出的声音都不一样。国外很多伟大的乐队,都是一个班的同学,在中国整个高校也选拔不出一个牛的乐队。为啥?国内很多年轻人的热情都分散了,赚钱的热情大过音乐本身,比如买房。

    

   郑钧有一天跟我说,有些艺术家被抓进精神病院,成了精神病;有些精神病人从精神病院逃出来,成为艺术家,你就是那后者,你的生活就像行为艺术。不过,我肯定不属于时尚人士,因为从来不关注别人的流行趋势,也算不上中产阶级,如果我的钱只够旅行或是买房子,那我就去旅行。平时除了听听歌,看看电影,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满世界跑着玩。大概去过三十多个国家了,到一个地方就买一辆车,然后玩一段时间就把车卖了,再去下一个地方。

 

   经常在旅途中碰上一堆人,然后很快成为朋友,然后喝酒,然后下了火车各自离去。之前还在欧洲碰见一个东欧乐队,我帮人弹琴,后来还跟人卖艺去了,跟着人到处跑到处弹唱,到荷兰,到西班牙,到丹麦……我妈也是,一个人背包走遍世界,我妈现在还在流浪,在考察美国天主教遗址。

 

   我妹也是,也没有买房,她挣的钱比我多得多。之前她骑摩托横穿非洲,摩托车在沙漠小村里坏了,她索性就在那里生活两个月等着零件寄到。然后在撒哈拉沙漠一小村子里给我写一个明信片,叫做“彩虹之上”,她在明信片里告诉我说,哥,我骑了一个宝马摩托,好开心。

我看到沙漠深处的血色残阳,与酋长族人喝酒,他们的笑容晃眼睛……因为我跟我妹都不买房,你知道你只要不买房,你想开什么车开什么车。你想,你一个厕所的面积就恨不得能买一奔驰。然后她就开一宝马摩托,坏了,说整个非洲都没这零件,她说你知道我现在在做什么吗?我在撒哈拉一个小村子里给人当导游。

  

   我妈从小就教育我们,不要被一些所谓的财产困住。所以我跟我妹走遍世界,然后我俩都不买房,就觉得很幸福。我妈说生活不是眼前的苟且,生活有诗和远方。我和我妹妹深受这教育。谁要觉得你眼前这点儿苟且就是你的人生,那你这一生就完了。生活就是适合远方,能走多远走多远;走不远,一分钱没有,那么就读诗,诗就是你坐在这,它就是远方。越是年长,越能体会我妈的话。

 

   美国人平均31岁才第一次购房,德国人42岁,比利时人37岁,欧洲拥有独立住房的人口占50%,剩下都是租房。为什么现在中国的年轻人一毕业就结婚?一结婚就买房?怎样才能买到房?一套房子会限制你所有的行为和决定。因为你知道,要一提裸婚,没有人愿意嫁给你。即使老婆愿意,他们家人呢?别人会怎么看?孩子以后怎么办?以今天的房价,普通人买房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双方父母出钱资助,这种人基本上前途和发展被父母控股。

第二种人是牺牲了太多的发展机会,典当梦想来成就一套房子。他们购买的,其实是自己内心深处的“安全感”。他们觉得,有一套房子,会让自己内心安全一点儿。但是安全感真的可以来自于一套房子吗?归根结底,还是价值观的问题。世界再怎么变,还是要有坚持,即使它是落后。我不入流,这不要紧。我每一天开心,这才是重要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岁末,照例有许多贺年片飞来飞去,像候鸟一样。
  从我手上飞走的鸟儿,却是小小一袭素羽,千篇一律写的是: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我的鸟儿太朴素,既不富贵气也不现代派。我让它就这样飞向你,愿你明白这一种真挚。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是我向往的画面,我迷恋的音乐,把它送给你,你会明白吗?
  给你,聪明而不安定的女孩。人生不可能有太多的狂喜大悲,在这里找不到的浪漫奇情,在别处、在远方也依然是海市蜃楼。真要把所有的青春千金一掷,作一次豪赌吗?为什么不回到起始的单纯?一切的一切,听其自然,如松间明月朗朗地照,如石上清泉涓涓地流,不好吗?
  对你,这句诗是一种宁静、淡泊的人生态度,你喜欢吗?
  给你,我朝夕共事的朋友。我们原该相知很深的,但也许太熟悉了,反而无法真正沟通。一株柳树与一株水杉,栽得再近也无法彼此了解。但我们不是草木,我们为什么这样?真想让你明白:我无意于与人竞争什么,也不想在某个光圈中成为聚光点,我只想在自己的围墙之内,让我的心灵自由生长,迎风开出素淡的花。可我不能解释,因为那也许低看了你。
  对你,这句诗是一种无须防范、了无芥蒂的默契。你会珍惜吗?   
  给你,一个特别的男孩。在所有的感情中,你都无法安于一个角色,可大幕落下你又觉得孤寂难耐。你频繁地接近那些赏心悦目的女性,又时时告诫自己:你是不可能真正付出什么的。这种诱惑与抗拒的游戏,你把它当成一杯咖啡,先煮沸,再等它凉,苦的液体,加上糖,然后不冷不热、亦苦亦甜地啜饮。
  对你,这句话是一种单一洁净、不染尘埃的人间情怀。你能领悟吗?
  最后,给你,我亲爱的人。
  我把这句诗直接寄上,连依托的翅膀都不用了。我想你知道,我多想走进这个千年好梦,找一段树根为枕,静静借草而眠,让泉水在我身边流淌,松针在我身上堆积。这时,我的心中只有一片安谧、温柔,不知道什么叫忧虑,什么叫复杂。连你我的名字也模糊了,如云如雾如烟如岚,在山间若隐若现地浮动。
  对你,这句诗是什么?物我两忘、浑然天成的禅吗?仅仅是这样吗?
  我只知道,在红尘之上,有这样一个去处,安宁、纯净、隽永,亘古不变。
  于是向那片白羽抹上这淡远而润泽的墨痕:明月松间照, 清泉石上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悦•读




































































































































































































































































































王西京:1946年8月生于陕西西安,1966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附属中学 。 历任《西安晚报》美术编辑、主任编辑 。1983年西安美术家协会成立,任主席。1985年西安中国画院成立,任院长。“中国书画影视艺术学会”副主席。1989年“西安对外文化交流协会成立”,任副会长。现任中国艺术市场联盟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文联副主席、西安中国画院院长、西安美术家协会主席,兼任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西北大学、云南大学教授,1998年当选为第二届全国文代会代表、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一级美术师,1992年被国务院授予为“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对我们这个民族来说,这片土地的每一部分都是神圣的。
   每一处沙滩,每一片耕地,每一座山脉,每一条河流,每一根闪闪发光的松针,每一只嗡嗡鸣叫的昆虫,还有那浓密丛林中的薄雾,蓝天上的白云,在我们这个民族的记忆和体验中,都是圣洁的。
    我们是大地的一部分,大地也是我们的一部分。青草、绿叶、花朵是我们的姐妹,麋鹿、骏马、雄鹰是我们的兄弟。树汁流经树干,就像血液流经我们的血管一样。我们和大地上的山峦河流、动物植物共同属于一个家园。
   
溪流河川中闪闪发光的不仅仅是水,也是我们祖先的血液。那清澈湖水中的每一个倒影,反映了我们的经历和记忆;那潺潺的流水声,回荡着我们祖辈的亲切呼唤。河水为我们解除干渴,滋润我们的心田,养育我们的子子孙孙。河水运载着木舟,木舟在永流不息的河水上穿行,木舟上满载着我们的希望。
   
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片土地是神圣的。河水是我们的兄弟,也是你们的兄弟。你们应该像善待自己的兄弟那样,善待我们的河水。
    印第安人
喜欢雨后清风的气息,喜爱它拂过水面的声音,喜爱风中飘来的松脂幽香。空气对我们来说也是宝贵的,因为一切生命都需要它。
   
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片土地是神圣的。空气与它滋养的生命是一体的,清风给了我们的祖先第一口呼吸,也送走了祖先的最后一声叹息。你们要照管好它,使你们也能够品尝风经过草地后的甜美味道。
   
如果我们放弃这片土地,转让给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片土地是神圣的。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这片土地上的动物。没有了动物,人类会怎样?如果所有的动物都死去,人类也会灭亡。降临到动物身上的命运终将也会降临到人类身上。
   
告诉你们的孩子,他们脚下的土地是祖先的遗灰,土地存留着我们亲人的生命。像我们教导自己的孩子那样,告诉你们的孩子,大地是我们的母亲。任何降临在大地上的事,终将会降临在大地的孩子身上。
   
我们热爱大地,就像初生婴儿眷恋母亲温暖的怀抱一样。你们要像我们一样热爱它,照管它。为了子孙后代,你们要献出全部的力量和情感来保护大地。
   
我们深知:大地不属于人类,而人类是属于大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玛丽•安东尼走上断头台的时候,莫扎特才死了两年。恍惚穿越回三十年前,小神童在奥地利皇宫中摔了一跤,上去扶他起来的,就是这位小公主。神童还嘴贱:你会嫁给我吗?时代动荡,命运诡异,这是多少大师的剪刀也剪不出来的蒙太奇。 
   
  《颜子家训》说:“上智不教而成,下愚虽教无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西方近代也有所谓的天才论,连康德都赞成牛逼者天生牛逼,天赋是努力代替不了的。大多数人如你我,都是“不教不知”的中庸。中庸最不理解天才,可也正是中庸,最喜欢折磨天才。 
   
  电影初始,导演就给出这样的镜头:尚未脱去稚气的小童莫扎特在父亲的引领下向贵族们献技,蒙眼弹琴,当场作曲,钢琴弹毕拉提琴,提琴完毕自唱。可别真以为周围的贵族是在欣赏他。电影固然有戏说成分,可是看看保存至今的莫扎特十四岁时的音乐会节目单,贵族们指定要看的六个节目,竟然全是临场即兴创作和演奏。其中一项是一个咏叹调,当场看歌词,当场谱出,还要自弹自唱。那时,同狄德罗等“百科全书派”名流关系密切的格林姆男爵有这样的回忆:“音乐家把所能想得出的最难的测验都提了出来”。就连英王也亲自出马考这孩子。甚至,臭名昭著的萨尔茨堡大主教为了证实作曲过程中没有作弊,把这孩子软禁了一个礼拜。神童莫扎特的才艺展示,说是表演,毋宁说是献技,是给贵族们解闷的一出玩具总动员。 
   
  重重磨难之后,莫扎特终于在欧洲宫廷打出名头。每个无聊的贵族都要将这个活玩具叫过去狎弄一番,长长脸。云游四方,他渐渐对自己的天才愈加自信,同时,自然而然地也学会了对付庸人。他竟然对奥地利皇帝说:陛下,音符一点也不多。真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见什么顾客给什么货。一个如此敏感的孩子,早早地就领略到了人生残酷,众生傻逼。 
   
  古典音乐史上一个个璀璨不已的明星,彼时却大多沦为上层社会附庸风雅的工具。玉树凌风的才子生生给磨去棱角,剪去枝杈,发了制服,给了号码,混迹于俳优之流,夹杂于仆妇之中。为一口面包装孙子,海顿忍了;而狂人贝多芬拂袖而去;莫扎特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可背地里净出幺蛾子。大主教实在忍无可忍,一声令下,令手下主管给他来了一记排山倒海,逐出门庭。 
   
  本片导演米洛斯•福尔曼最擅于在人物传记片中营造强弱对比,唤起观众对弱势一方的情感代入。他在自己执导的另一名片《飞越疯人院》中,就塑造了一个控制欲极强的护士长瑞秋,堪称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化身。主人公墨菲在瑞秋跟前的碰壁种种,不妨看做社会偏见的缩影。而在本片中,导演用同样的手法,塑造了一位一号反派——御用作曲家萨列里。这个角色承载了整个时代的“庸才”们对莫扎特的钦羡、嫉妒、愤懑甚至加害。其实,不过是导演为营造氛围进行的误读。历史上的萨列里是一位优秀的音乐家,李斯特、贝多芬等许多大牛,都曾经是他的学生。 
   
   电影中,Tom Hulce饰演的莫扎特,招蜂引蝶,怪笑连连,满嘴脏话,放浪形骸,瞧着实在并不很像“天才”。可据传莫扎特就是这样不靠谱的。他不喜欢读书,从小就习惯了自驾游,尝尽世态炎凉人间冷暖。这个不世出的上帝之子,五岁时成人般的老成,三十岁时却孩子一样顽皮。比起音乐,更喜欢跳舞,他留下的家书中脏话连篇。不仅打得一手好弹子,还参加了秘密的共济社。这样一个不太“纯”的人,写的音乐却纯真如跳跃的小童。 
   
  他去世百年后,有点为世人冷落,之后又再度热起来,一直滚烫到今天。萧伯纳认为,冷是因为从前热过了头,以及拙劣的演奏和指挥。公平地讲,是海顿给他以影响又反过来受他影响。而那比他小十几岁的贝多芬,《第一交响乐》中明明有莫扎特的的影子在逡巡,可暗暗又有新的英雄气概在迸发。莫扎特的高明之处在于既对内行有交代,又满足了外行悦耳的要求。他自己有封家信中谈到刚谱成的钢琴协奏曲:许多地方只有内行才知其妙,至于外行,也会喜欢,但好在哪儿,莫名其妙。 
   
  大主教的主管那著名的一踹,让莫扎特沦为沿街兜售脑浆的乞丐。他留下的许多乐稿,有些只开了个头,写了若干小节便搁下了。有人以为这是江郎才尽,可其实是因为无人订货,不能换面包,天才就懒得记录下脑子里天然的妙想。有人向他定制一首二重协奏曲,写好后订购者竟只给一半的酬劳,理由是:叫你到府里授课已经是天大的面子。 
   
  活着的时候,人们总把他看成一个标新立异之徒。他死后百年,萧伯纳等人才顿悟:莫扎特其实是一代乐风的总结,犹似拉斐尔之于绘画,莎士比亚之于戏剧。至于莫扎特的死因,中毒之说早已澄清是子虚乌有,本片中风雪中下葬贫民墓地的镜头,也是艺术化了的。究竟葬身何处,已经不重要。倒是可惜了那些曲子,随天才肉身的陨灭而就此不见天日。影片的最后,导演很突兀地给了一声莫扎特招牌的怪笑,而观众却泪如雨下。 
   
  庸才们是早已经习惯用半吃醋半嗔怪的口吻对上帝抱怨的:他是上帝之子,受上帝之爱,我们都是他妈的被抛弃的灵魂。多数人即正义,大众从来认为自己无辜。越是罪大恶极的,却越充满了罕见的委屈。是不是无论怎样的艺术,都不能做到遗世而独立?是不是无论怎样的天才,都免不了要为庸才甚至蠢材所狎弄?难怪古人云:“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早于时代而生,必死无疑;晚于时代而生,必死无疑。 
   
  现世多奢谈“神童”,却不过是成年人无耻的嘴脸和庸俗的审美在儿童这个无辜客体上的主观投射与意淫。突然记起,那天有人招呼去看音乐会:“走啊,去看神童!”“哪个神童?”“郎朗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莲•房

 

 

 









































































 

 

 图片来自俄罗斯画家 Panov Igor画作

 

 

 

白花开在篱墙,篱墙沉默在幽碧的叶子下面

好像沉入海底的石头

草虫在那海里游泳,闲聊

我的房子就住在这海边

我从来不关心它的市值起起落落

它的贵贱与我的家相比

算得了什么呢

 

我只关心天气

晴耕雨读,并且去尝试

旱耪田,涝浇园

尝试每年种古老的蔬果种类

永无厌倦

关心味道胜于数量

 

来访的人中有人喜欢这瘦瘦的果实

尽管放手摘去

如果有人问这一路上的山花名字

我宁愿窘红了脸说不知

如果有人遗憾篱笆边没有种菊

我宁愿装作和老陶不认识

如果有人好心送我兰花

我宁愿说我笨养活不起

 

云是野的,风是野的,岁月是无名的

如果我知道的人都安好,我可以不看新闻

也可以不必知道

他她们富裕,成功,高雅或脱俗种种事迹

我洗着十年前的床单,薄薄的在风中清新如昨日

昨日那些夏天井边河边晾在风中的旗

昨日妈妈就这样洗衣

我看着十年前的书,静静的在暮色中模糊

于是,在接下来的夜凉如水中

一句一句凭空想起

那在书中划线的女子,她是我的昨日

 

慢慢地,我或许还会举杯

如果我有吃不完的苹果和葡萄

我把它们酿成酒

只是,我从不会在不开心里喝它们

春天的第一朵新桃花

夏天的一场快意雨

忽然想起的人和事

那都是我喝酒的理由

我会找回微笑,没有镜子我也知道我笑了

只在开心时喝一杯

 

世间的路我还没有一一走遍

脚上并无老茧

心上也没有

我活在喧嚣的千山外

我忘记了名字

忘记了年龄

忘记了密码

忘记了联系方式

 

我终日劳作

拥有的不少不多

和篱墙边唱歌的草虫一样

看着晾在风中的床单

床单上的花

篱墙上的花

自已和自己说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