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精品博文
加载中…
个人经历
抱歉,该用户没有填写任何资料
基础资料
搜博主文章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简介
收藏美、展览美!与大家分享古今中外美的事物。北京美妆博物馆作为全球最具规模的美容化妆品博物馆之一,是集收藏、保护、研究、教育、服务、展览于一体的公益性文化事业机构。目前已收藏了古今中外的美妆物品上万件
个人资料
北京美妆历史收藏馆
北京美妆历史收藏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33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明朝《鲁府禁方》收集天下奇方 

中医美容往往追溯到古代一些秘方史册中,其中《鲁府禁方》种汇集了很多天下秘方秘术,其中包括食疗方法,美容秘方,内外儿各科,从内服到外用无不被载,是典型的王家秘方集。朱三畏为《鲁府禁方》作序称,“频年以来,博集奇方,殆今数载,续以成帙。行袭珍藏,世不多有”。





《鲁府禁方》为明代龚延贤任职于明宗室鲁王府时,根据当时集录的验方汇编而成。全书分福、寿、康、宁四集,共四卷。书中列病名113种,附录收集或试用之治验方剂641首。其中,女性美容方共32首,使用药物119种。《鲁府禁方》卷二收录关于面斑,须发,酒糟方剂13首,卷四收录中医美容方药共19首。这些方剂除杨太真红玉膏含有轻粉外,其他用铅汞之类的药物,可谓选择美容方的进步之举。





在《鲁府禁方》当中,记载了许多美容方法,即有洗面方,洗头方,沐浴方,也有香肥皂,香衣方等等。






孙仙少女膏:是用去掉外层粗皮的中药黄柏10克,土瓜根10克研成细粉,加入大枣7枚调和成粘膏状于每天早晨用开水化开一些,加入温水洗脸,是一个洗面的方子,本方具有清热解毒,活血化淤,润肤白面的功效,原书中称此方洗面,十余日以后,容如少女,故此得名孙仙少女膏。





杨太真红玉膏:是用去皮的中药杏仁和滑石、轻粉三等分合在一起研成细粉,用锅蒸过之后,加入麝香少许,然后用鸡蛋清调匀于每日早晨洗脸以后涂抹在面部,本方具有美容润肤的功效,这是一个化妆用方。相传唐代的杨贵妃常用此方,而且效果是“旬日后,色如红玉”,故名杨太真红玉膏。





 

干洗头方:将中药甘松、川芎、百药煎、薄荷、白芷、五倍子、藿香、茅香、草乌各等分研成细粉,用量随个人使用来掌握,用来干洗头发。本方具有杀虫香发的作用。





从作用上来说,明朝《鲁府禁方》涉及洁肤增白,祛斑除皱,生发美发,除臭香体;从部位来说,涉及颜面,腋下,眉发等;从剂型来说,涉及外用中药面膜,膏类,丸剂,洗液(洗头、洗面)以及染发剂等。从内容上看,美容方药大致分为美容护肤保健方,美容治疗方以及香薰方三类。





《鲁府禁方》中收录的32首美容方,书中独具匠心的选方用药,极大的发展和丰富了美容方药以及美容方法的内容,反应了明朝人民较高的中医美容观念和习惯,这对当前研究中医药美容及中药美容制剂具有很高的参考和借鉴价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本草纲目》记载有数百美容验方 

每个女人对于美丽都怀有最美好的梦想——希望能够青春常驻。然而,时间对每个女人都很公平,赐给她们美丽的容颜、青春的活力,同时也无情地挥起弯刀在她们娇嫩的皮肤上留下岁月的痕迹。要战胜时间永远美丽谈何容易,与时间的战斗堪称女人一生中最持久的抗争。女人的美不是天生的,想做美女就要先学会保养。其实,只要懂得爱惜自己,坚持细心地保养肌肤,就能让容貌和肌肤散发出美感。为此,有的女人选择了美容院,将钱与皮肤交到了别人的手里,希望通过别人的手来改变自己;有的女人选择了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护肤品,希望名贵的化妆品能留住青春容颜……





这些选择都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无论哪种养颜方式都不是一蹴而就、立竿见影的,有时反而会适得其反。真正美丽的女人是那些具有美容意识,追寻自然之法,并付诸于行动的天然美人,她们的容颜与气质都如芬芳的鲜花一样,散发着晨露般清新的气息。如何做个天然美人呢?在我们东搜西寻时似乎将最重要的美容宝典遗忘了,那就是深刻地影响了我国医学,经几百年历史而长盛不衰的《本草纲目》。许多人以为《本草纲目》仅仅是一部药典,但是翻看本书,你会发现这部李时珍用了26年走遍中国山山水水,耗尽一生精力写成的巨著《本草纲目》其实就是一本养颜抗衰老的百科全书。





明名医李时珍将医学与养生紧密结合,编撰出巨著《本草纲目》。书中记载了700多个既是药物又是食物、既营养肌肤又美化容颜的验方。在所有这些美容养颜方法中,有外用的、也有内服的,药用原理主要是根据皮肤反映出来的现象,或从内部调整,或从外部加以润泽或保护,既科学,又少有副作用。





古代美容所用的中草药是以理血、理气,燥湿、祛风药为主。《本草纲目》载有“自舫檀涂身亦取其清爽所爱,香味隽永”,此方除去垢、芳香外,更有玉肤润面作用。





《本草纲目》指出,益母草活血破血,调经解毒,是中医妇科要药。益母草的美容作用主要是通过益母草本身具有的活血化淤作用,促进面部的血液循环,仰制真菌的生长,达到祛斑抗皱,美容护肤的作用。





《本草纲目》中记载丝瓜洗面液。丝瓜液有通经络,行血脉之功,用以洗面大去垢腻的记载。用丝瓜水美容可以选用丝瓜绞取汁液,在汁液中加入酒精,蜂蜜等防腐剂和营养剂,于早晚涂抹于面部皮肤上,干了以后用清水洗干净。也可以用丝瓜汁直接敷面,或者用丝瓜片敷面和涂抹面部。这样不仅可以清洁皮肤,还可以保养皮肤,真是一举两得。





在明代用白色茉莉花仁提炼而成的“珍珠粉”,用玉簪花合胡粉制成玉簪之状的“玉簪粉”。用花粉擦脸,使皮肤滋润。





《本草纲目》中就记载了用珍珠粉抹面使肌肤滋润的方法,并收录有中医药美容药物270余种,增白驻颜的、生发乌发的、祛皱抗衰的等等。






 

《本草纲目》广集数百种长寿草药或食品,其中许多具有美容作用,如,何首乌、桑叶、柏子仁等;还收集了不少简便、实用的民间美容秘方,如:以芫荽煎汤治"面上黑子",以白茯苓蜜治"面黯雀斑"等。另外,书中还记载了许多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的食物。大概正是因为常见,所以才容易被人们忽视。其实,这些寻常食物也能够不知不觉地让我们的肌肤来个大转变!如果你要当360°无死角美女,就千万不要错过它们。《本草纲目》中有关美容养颜的记载不仅对推广中医美容起了较大作用,也为后世的养生美容研究指明了方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明朝东西交流催生现代美妆科技 

  明朝是中国继周朝、汉朝和唐朝之后的盛世(黄金时代)。明朝的经济规模世界第一,从明朝晚期开始,西方伴随着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和宗教改革,科技发展很快。西学也随着一批传教士来到中国,为东西文化的交流开辟了窗口与机会,中国现代美妆科技进入了萌芽阶段。





  明朝时期中国科技发达,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在造船、天文、医学等,均对世界产生莫大贡献。在医学美容方面,1406年,朱棣编成了《普济方》,是一本关于方剂嘅医学文献,由明朝周定王朱橚、教授滕硕及长史刘醇编辑。1596年,李时珍完成《本草纲目》,一部中国本草学大成的著作。1601年,杨继洲完成《针灸大成》,后来由靳贤补辑重编,1617年,陈实功完成《外科正宗》,共四卷。1624年,张景岳完成《类经》,张景岳的代表作之一,继隋朝杨上善的《太素》,又一个对《内经》进行全面研究的著作。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燕脂”一条中,将当时的胭脂分为四种:一种是红蓝花粉染胡粉而成,一种是山燕脂花汁染粉而成,一种是山榴花汁制成,还有一种是紫矿染棉而成。其中第四种乃是上品,第二种也不赖,富家女常用。至于红花和山榴花汁染成的胭脂,就要便宜一些,但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买得起。在明代,山东等地常有人用红花的渣滓制成胭脂,称作“紫粉”,价格很便宜,乡村里买不起正版脂粉的穷姑娘,也可以用它来染红双颊,增添妩媚。





  明代没有香水,但姑娘们要除掉异味,或者增加香味,也有办法。《本草纲目》“水银”一条中,就记载了明代女子用水银、胡粉等,和上面脂,频繁涂抹以去体味。在明代的同时期,欧洲妇女也喜欢广用水银,不过是拿来治疗梅毒。去除体味之外,姑娘们若想香喷喷,主要是使用香囊。实际上,香囊这东西至少在宋代已有了,秦观就有词云:“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而在明代,香囊里常添塞的是兰草,制作者于夏天取下兰草叶子,用酒浸泡后晒干,添些舶来香料,充实在布囊或丝囊中。





  明代女子以细眉为美,颇近时下习气。当时有风流客作《新编百妓评品》,记述了一个浓眉之妓,她“春山两座如屏障”,结果“刀剃了又长,线界了又长,萋萋芳草”。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那个妓女眉毛太浓,不断要用刀剃,用线绞,否则就要被看成是眉骨上长了一堆乱草,生意也会凄凉如荒野。





  明代的富家女,常有专为其服务的修眉师。修眉师不但技艺非凡,手脚温柔如婴儿,伶俐如庖丁,其修眉工具也精巧无匹,有小钳子、小刀、小剪、眉线等,比之现代化妆师的工具亦不多让。而穷家女就没那么奢侈了,常得自己来干,用剪刀或手,有时也用粗线。有些穷家女也不修眉,就保持原生态的浓眉大眼,只要神态灼灼,顾盼生辉,同样能赢得村子里壮小伙的欢喜。





  明代女子也打腮红,比较流行的是“桃花妆”与“酒晕妆”,前者比较淡一点,后者比较浓。脸蛋上若长有麻子,还得弄些“花子”类的装饰以掩盖。这就不比现代,女孩子有点雀斑似乎更生动。当时,长江一带的南京段出产一种名贵的鲥鱼,曾为贡品,其鳞色泽如银,常被贵妇贴在脸蛋上作“花子”以掩盖麻子。





  明末余怀《板桥杂记》曾记,南京秦淮河教坊旧院的市场上常有香囊出售,属于奢侈品系列,好比现在的香奈儿,一般专属富家女。穷家女就无计可香了吗?非也。刘侗《帝京景物略》记载,明代北京城隍庙市上,常能买到一种“香串”,也能香身,不过比香囊便宜多了,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国产香水。





  城市里的穷姑娘,就常常使用“香串”,以使隔壁小伙子闻到,心潮荡漾。在乡下,穷姑娘们则用勤沐浴来“天然香”。其实,就体味而言,穷姑娘较之富姑娘更有天生优势。前者多不缠足,因此没有裹脚布气味的难堪,又常于山野中享受清风掠过,那山花野草的美妙味道,自然附体。明代文人笔记中常有惊艳村姑的记载,可见贫穷决不能剥夺女子的艳丽人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代铜镜纹饰考究辞铭温雅 

古代的铜镜,既是生活用品,也是精美的工艺品,其铸造工艺、纹饰、铭文等无不反映特定的时代背景。铜镜发展到元代进入衰落期,纹饰变得粗陋简单。辽代铜镜在形制上,主要有圆形、“亚”字形和葵花形,此外还有八角形。在纹饰上,主要有双鱼纹、八卦纹、童子戏花纹、荷花纹、连钱纹和牡丹龟背纹等。辽镜上也见有吉祥语句,不仅有汉字,还有契丹字。





金镜造型常见的主要有圆形、菱花形和带柄镜等。镜纽以圆纽为多,纽上部较尖,尖顶为平面。镜缘多外薄里厚,与宋镜特征相仿。区别于其他时代铜镜的特征是:在圆形镜边缘内侧常铸有一个二层台,二层台有宽有窄,宽者上面多饰有花纹或铸有铭文。金代铜镜铭文意义渐乏趣味,偏重实用,惟有特殊情况,则为阴刻、边刻、地名、官名。





元代铜镜一般沿袭宋金时代的铜镜图案,但纹饰已趋粗略简陋,不工整。但镜体却比宋金铜镜的厚重,镜径大,铜质中一般铅锌量增多,故黄铜质,粗糙。元代铜镜仍盛行菱花、葵花形镜,保留着宋代的六出菱花、葵花形特点。常见的有双鱼镜、寒叶飞鸟镜、缠枝牡丹纹镜、神仙人物故事镜和双龙镜等,以圆形镜为主,还有带柄镜。





元代铜镜纹饰考究辞铭温雅,图案除沿用宋金时期铜镜纹饰外,还独创了新颖的图案题材:洛神、对弈等,但仍采用宋金时代的浅浮雕手法。如洛神纹镜,带柄。整个镜背饰有流云、明月、海浪,云水相接,还有童男、童女和仙人。镜背中央上方一轮明月,祥云缭绕,中央部位一童女手擎花式旗,锦衣广袖;童男双手托物,仰视仙女,仿佛聆听仙女的叙说。





洛神纹镜中的仙女高高的发髻,宝珠闪闪,肩腰圆美,体态轻盈,容光焕发。罗衣绸裙,锦带飘飘,犹如轻云飘浮于花式旗旁,一手扶旗,一手前指,怅然长叹,抒发着长久思念人间的心情。此镜与北京西涤胡同和后桃园居住遗址中出土的洛神纹镜极相似,惟此镜柄无纹饰。铜镜上纹饰的产生、发展和消亡,与所处朝代的政治、经济和风尚有直接、间接的关联。





比如,战国铜镜制作轻薄精巧,钮较小,花纹多为几何形图案。西汉和东汉前期,逐渐厚重,钮多作半球形,花纹除几何形纹外,还有神人和禽兽等。东汉中期至魏晋时,浮雕画像镜很精美。唐代铜镜精致华美、做工极为考究、纹饰的题材也十分新颖,充分体现了唐代人的艺术创造力。宋代铜镜更偏重实用价值,其纹饰也富有生活气息。





  到了元代,铜镜的纹饰已渐粗略简陋,主要有神仙镜、人物多宝镜、“寿山福海”铭文镜、素镜等。元代不像宋代那么重视商标铭记的铜镜,但也有纪年镜和吉祥语镜,可是铭文简单,多为一行商标纪年铭,这是区别于宋金时期铭文镜的一个重要的标志。例如,“寿山福海’铭文镜,圆形,镜背铸有“十”字读法“寿山福海”四个相同。





  元代铜镜一般可以说是“粗者甚粗,精者颇精”。式样较少,除流行的圆形和圆形带柄镜外,早期常见的还有菱花形和葵花形镜,与金镜不同,它仍保留着宋镜六分法的形制。元镜镜缘多为素宽缘,里厚外薄,里直外坡。镜纽多为半圆形纽,较之宋金时期的镜纽要大。纽座主要有方形和圆形纽座两种。另外,无纽座铜镜此时仍占有很大比例。元镜纹饰有浅浮雕和浮雕两种。元代前期铜镜均无铭文,后期铭文内容也较简单,纪年铭文多绕纽配置。





  汉代以后,梳妆用品品种愈来愈多,制作愈来愈讲究,相应地,奁具也愈来愈多样。1964年,苏州张士诚父母合葬墓出土的一件团花纹银奁,架上整錾的龙须、凤翼、雀羽、兔毫、花心、叶脉,细如发丝,纤毫毕现,堪称鬼斧神工,成为苏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这件银奁,六瓣葵花式,通高24.3厘米,以阴线刻划的团花有:牡丹、芍药、荷花、秋葵、梅花、灵芝等四季花卉。器内盛放:银镜、银剪刀、银粉盒、银梳、银篦、银叉、银匕、银柄刷、银水罐、银盘等梳理化妆用品24件,可算得容饰之物。




元镜以双龙、人物故事为主,舞台戏曲图案颇具特点。正面光清如水,清晰可鉴;背面纹饰考究,辞铭温雅。




元代江西“吉安路”双凤牡丹纹铜镜


此镜圆形,平顶小圆钮,六瓣如意钮座,直径18.5厘米,重470克。镜体轻薄,铜质呈银白色中闪黄。主要纹饰以钮座外二周单线将镜背分成内、中、外三大区。内区两侧饰一对长尾引颈凤鸟,回首飞翔,凤间饰云纹。中区铺满缠枝牡丹花,钮上方有一条长方形框,内铸商标铭记“上等端正青铜镜”,行楷书七字,钮下方长方形印章,框内一横三竖款。铸有“吉安略城隍庙下礼巷内住胡东有作”十五楷书体铭文。外区饰缠枝卷草纹,双线素凹圈,卷缘突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代银妆奁 

时光易逝,华彩难藏。若说世间有什么是不变的,那便是女人的爱美之心,所谓止水鉴容,流水沐浴,无论世事如何改变,爱美之心常在。梳妆和首饰,是伴随女子一生追求美丽的两件事,当红颜逝去,这些美丽的饰物依旧诉说着曾经的风华正茂。古代女子的梳妆,比现代人要精心、繁复得多,当历史成为尘埃,唯一能见证往日风采的便是昔日的妆奁,那精致之器似是藏美纳颜的时空匣子,轻启奁盖,红粉记忆纷至沓来……





妆奁又名镜奁,俗称梳妆箱,其文化之久可远溯至新石器时代:甘肃齐家坪曾出土一面距今四千多年前的铜镜,无独有偶,山东大汶口遗址又发现一把五千年前回旋纹透雕象牙梳,工艺精良令人赞叹,这些都可视为妆奁的缘起。我们或可想象,古时女子对镜梳妆的摸样,理云鬓、贴花黄,古镜映着她们的花容月貌,那副图景委实引人遐思。如今遗存下来的妆奁有些因为年代过于久远,难以考证其当年的出身,但这些精美之器历久弥珍,为后世展示了一幕幕前朝遗珍趣事……





先秦时期专门放置梳妆工具的奁盒多为漆器,最早的奁是专门用来放置铜镜的,《说文》中说:“奁,镜匣也。”这也是妆奁又名镜奁的原因所在,本时期的铜镜非常珍贵,往往只有达官显贵才能使用,属于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到了后来随着梳妆用品的增加,奁的用途也便随之扩大,梳、篦、胭脂、假发等都出现于奁内。到了秦汉时期,除了漆器,还出现了铜奁和陶奁,它们多呈圆筒形,直壁,并带有博山式盖子,一般器腹较深,底有三足,旁有兽衔耳环。本时期的铜奁和陶奁既是红粉之物,同时还兼作贮存美酒和食物的盛器,可谓“一物多用”。





汉代的妆奁在形制上分为简单朴实的单层奁盒和贵族使用的、华丽繁复的双层多子奁盒两种。到了晋唐时期,古奁有了一次比较大的演变,那就是镜架的出现。这种演变可以在东晋大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卷》中找到印证,画中正在梳头的仕女身旁除了有四个奁盒外,旁边还有一具形似蜡台的镜架,铜镜插挂在架顶上。这种新型的妆奁风靡了宋元两代,宋代文献证明了这一点,《魏武杂物疏》载:“镜奁之大者,镜台出魏宫中”,《法书要录》亦记有:“恒书如插花美女,舞笑镜台。”可见镜台在宋时已很普遍。





元代的妆奁在材质上有所扩充,从文献资料上来看,元代的贵族阶层于器具使用方面偏重于金银,而代表贵族身份的银妆奁,其华贵程度令人惊叹。元代团花纹银妆奁无论从材质还是做工上来说,此件银妆奁都是相当精美的,它装饰华丽,做工精美,高24厘米,下面有莲花瓣形的托盘。打开奁盖,里面又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都摆放着不同的梳妆用具,共有24件,全部为纯银制作。





元代银妆奁现藏于苏州博物馆。此奁奁身为六瓣花形,分作三层,各层以子母口相套合,上有盖,下有托盘。盖面錾刻团花牡丹,奁身外壁錾刻迎春、荷花、秋葵、梅花、灵芝、牡丹、芍药等四季花卉,纹饰皆鎏金。錾刻纹饰精美细致而不显夸张,与镜架装饰趣味有所不同,体现了元代多样的装饰风格。纹饰鎏金的装饰方法盛行于唐代,宋代不多见,元代略有复苏。此器为元末作品,较为珍贵。银奁出土时上层装有银剪刀、银镜、银刮舌以及大小银柄棕刷各一件;中层为银盒四件,内有残留脂粉,荷叶盖罐一件,盖下带一小勺,大小银碟各一件;下层装有银剪刀、银梳、银篦、银罐、银脚刀各一件,银针四枚。此件银奁包含一整套梳妆用品,配套齐全,放置合理,节省空间,方便适用。

 




元代银妆奁的上层盛放银刷、银剪和银刮片。银刷一大一小,刷柄上刻有牡丹卷草纹,用来清理梳子。两把银剪刀一大一小,是用来剪贴“花子”的。“花子”是元代妇女的一种妆容,也叫贴钿。就是用金箔或纸剪成各种花样,贴在脸上。妆奁的中层有4个银圆盒、1个小银罐和2个银碟。圆盒里分别盛有粉和胭脂。





盒盖上刻有花卉,采用鎏金工艺。妆奁的下层放有银梳、银篦、水盂和银针。半月形银梳,梳边鎏金,是用来梳顺长发的;银篦,齿密,可以梳理细发;银针则用来固定发型。另外,妆奁里还有一面镜子和与之相配的镜架。架上整錾的龙须、凤翼、雀羽、兔毫、花心、叶脉,细如发丝,纤毫毕现,堪称鬼斧神工。





据考古学者断定,此银妆奁的主人是元末盐民起义军首领张士诚的母亲,张士诚称王后,吃穿用度皆为宫廷标准,其对母亲曹氏十分孝顺,此银奁就是很好的证明。该银妆奁有使用痕迹,可以断定是曹氏生前用过的物品,而非特制的随葬品。经过漫长的演变,妆奁在元明清三代派生出更为繁多的款式,做工之精良、用材质之考究可谓前所未有。





元代金银器从总体看来,与宋代风格近似,都较注重造型的空间变化,同一类器物也多具有不同的形式。以盘为例,就有圆形、四出海棠形、梅花形、菊花形、六瓣菱花形、八角形以及异形盘,如如意云纹金盘。其它如杯、盏、碗、盒等也均器形多样,异彩纷呈。





清朝妆奁其精工程度从清乾隆时期的白玉妆奁可见一斑:白玉,玉质莹彩色,透光显影。圆形有盖,内中空深膛。盖上浮雕八宝纹,盖心设花朵形钮,钮边装饰四个小如意,各套活环一枚。奁为圆口,双耳套活环,下承三足。此奁富丽华美,雕工精致,体大胎薄,上有钮,下有足,活环为一料雕出,更显工艺高超,乃皇家之器,弥足珍贵。





至于立式梳妆台,则兴起于清末民初,那时西风东渐,“西洋玩意”渐渐涌入中国广东一带并且流入内地,梳妆台就是仿照西方梳妆台而制的,民国时期的梳妆台颇有西式巴洛克、洛可可之风貌。这种对于妆奁风格绵延到今天,在古典主义的诠释下似乎演变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古代印证的纪念,而另一种则是新古典主义的梦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代青花瓷粉盒远销海内外 

元代青花瓷是近年来中国陶瓷考古研究的热点之一,但回溯到蒙元时期,景德镇制瓷业的成就主要是创烧卵白釉瓷,以及延续宋代以来的青白瓷。从目前海内外出土和收藏的情况来看,当时青花瓷生产的规模和数量远小于上述两类,而且始烧年代可能晚至元代中晚期。元青花的异常珍贵与它的稀少大有关系,目前学术界公认的说法是全世界元青花完整器存世量约三四百件。





在不久前的元青花大展中我们看到,首都博物馆的“凤首扁壶”、山东青州市博物馆的“青花鹿纹盘”和安徽省博物馆的“折枝花卉纹象耳瓶”等都是出土残件,但即便如此,也都被视为难得一见的文物。特别是首博的“凤首扁壶”,在1970年北京市鼓搂大街豁口元代窖藏出土时曾碎为48片,因这种器型在出土元青花中尚不多见,后经巧妙修补复原。





没有参加此次专题展的首都博物馆的另一件重量级元青花——“昭君出塞罐”也是残裂拼接而成的,从中不难看出,完整器的元青花有多么珍贵!这也就是“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罐”拍出创纪录天价的根本原因。 民间元青花存质疑 对于专家学者“三四百件”的说法,国内的不少民间元青花收藏者却并不买账。





一些民间收藏者表示:“国内元青花研究目前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因为专家看不准民间的,所以只认出土的、窖藏的,对民间元青花一概否定,这样保险不会引起争议,民间的元青花处于被忽视境地。”更有一些人对专家不屑一顾,认为国内当今还没有真正、权威的元青花瓷鉴定专家,可以说近几年民间对专家的质疑声一直未断。





但依据智库近年对市场的观察,感觉专家的说法更严谨一些,民间的元青花无论在数量上还是真伪上都很值得怀疑。一件上亿元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纹故事罐”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贪婪欲望,使近年收藏市场和各种五花八门收藏鉴宝类节目中冒出了许多元青花,但这些所谓的元青花几乎都是景德镇的新仿,货真价实的元青花真品鲜有出现。





景德镇是元代全国最大的制瓷中心,产品精美,其中的青花瓷最为著名。其余如龙泉窑、钧窑、定窑等,都继续得到发展,精美的元瓷粉盒产品远销海内外。








元代福建德化屈斗宫窑遗址,出土了不少以卍为装饰的粉盒。







在福建德化县,宋、元时已烧制青、白瓷。明代达到高峰,是当时著名民窑之一。以烧白瓷著称,胎、釉浑然一体,光润如白玉,被称为“象牙白”、“猪油白”、“葱根白”、“建白”、“中国白”等,为当时中国白瓷的代表作品。产品以人物塑象最为突出,如观音、达摩等。其它如梅花杯、八仙杯、仿青铜香炉、花瓶、文具等,均名传于世。清代德化窑继续烧制白瓷,但产品以日用器皿为主,釉色不似明代的白中微微闪红,而是白中透青。






自2005年后,海内外拍场也陆续上拍了上百件各种器型的元青花瓷器,尤其是大罐和大盘器型时有涌现,但没有争议的、价位较高的凤毛麟角。尽管元代只有98年的短暂历史,却催生了青花瓷这一奇葩,开启了明清两朝都难以企及的高度。器型丰富、颜料奇特、纹式多样、域外风格都是元青花备受后世推崇和藏家青睐的主要原因。





元青花的纹式图案不少取材于历史故事和元杂剧,如首都博物馆的“昭君出塞罐”,湖北省博物馆的“青花四爱图梅瓶”等,这类故事图案大多画在玉壶春瓶和大罐等观赏瓷上,供特权阶级享用。由于器型大和存世少的缘故,目前最显珍贵。据统计,目前海内外馆藏的绘有人物故事图案的元青花尚不足20件,流落民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将来出土窖藏能有新的发现。





所谓民间藏有元青花故事纹大罐、玉壶春瓶或梅瓶的说法,目前大多被证实是不靠谱的故事编造。元青花的器型十分丰富,常见的有罐、玉壶春瓶、梅瓶、碗、盘等,由于受国际交流的影响,一些器型具有明显的西域风格,如执壶和盘等。更关键的是,西域“苏麻离青料”的引进,使元青花的发色步入新的境界。





在元代,由于文人社会地位的低下,或出于生活所迫,部分文人或画家转向民间手工业谋生,从而使元青花无论在画工还是图案上都比以前有了质的飞跃,从这一时期的许多青花瓷中都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这一点。如湖南省博物馆的“蒙恬将军”玉壶春瓶,人物刻画栩栩如生,格外传神。此外蕉叶、竹、松石的用笔也极具文人画的写意洒脱,构图严谨考究,完全不像一个普通画匠所为,具备了高超的绘画功底,代表了元青花画工的非凡水准。





“青花鹿纹盘”,寥寥几笔,小鹿回头顾盼的神态就尽显无遗,令当代的大师望尘莫及!此后,明清两代青花瓷都以巧为美,繁缛造作,丧失了元代画工的率真写意,不仅与元代青花瓷的审美迥异,画工更大不如前。当然,当代的造假者就更难望其项背了。元青花不仅是令人心醉神往的一个瓷器品种,更是在藏市高度受到关注的一个热门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斋堂特产元明清宫廷画眉之黛 

画眉是中国最流行、最常见的一种化妆方法,产生于战国时期。屈原在《楚辞·大招》中记:“粉白黛黑,施芳泽只。”“黛黑”指的就是用黑色画眉。汉代时,画眉更普遍了,而且越画越好看。《西京杂记》中写道:“司马相如妻文君,眉色如望远山,时人效画远山眉。”这是说把眉毛画成长长弯弯青青的,像远山一样秀丽。后来又发展成用翠绿色画眉,且在宫廷中也很流行。





晏几道《六么令》中形容:“晚来翠眉宫样,巧把远山学。”《米庄台记》中说“魏武帝令宫人画青黛眉,连头眉,一画连心甚长,人谓之仙娥妆。”这种翠眉的流行反而使用黑色描眉成了新鲜事。《中华古今注》中说杨贵妃“作白妆黑眉”,当时的人将此认作新的化妆方式,称其为“新妆”。难怪徐凝在诗中描写道:“一旦新妆抛旧样,六宫争画黑烟眉。”





到了盛唐时期,流行把眉毛画得阔而短,形如桂叶或蛾翅。元稹诗云“莫画长眉画短眉”,李贺诗中也说“新桂如蛾眉”。为了使阔眉画得不显得呆板,妇女们又在画眉时将眉毛边缘处的颜色向外均匀地晕散,称其为“晕眉”。还有一种是把眉毛画得很细,称为“细眉”,故白居易在《上阳白发人》中有“青黛点眉眉细长”之句。





据说画眉之风起于战国,在还没有特定的画眉材料之前,妇女用柳枝烧焦后涂在眉毛上(好怪异的化妆哦,还是做现代人好)。古代妇女画眉所用的材料,随着时代的饿发展而变化。从文献记载来看,最早的画眉材料是黛,黛是一种黑色矿物,也称“石黛”。描画前必须先将石黛放在石砚上磨碾,使之成为粉末,然后加水调和。





磨石黛的石砚在汉墓里多有发现,说明这种化妆品在汉代就已经在使用了。除了石黛,还有铜黛、青雀头黛和螺子黛。铜黛是一种铜锈状的化学物质。青雀头黛是一种深灰色的画眉材料,在南北朝时由西域传入。螺子黛则是隋唐时代妇女的画眉材料,出产于波斯国,它是一种经过加工制造,已经成为各种规定形状的黛块。使用时只用蘸水即可,无需研磨,因为它的模样及制作过程和书画用的墨锭相似,所以也被称为“石墨”,或称“画眉墨”。





到了宋代,画眉墨的使用更加广泛,妇女们已经很少再使用石黛。关于画眉墨的制作方法,宋人笔记中也有叙述,例如《事林广记》中说:“真麻油一盏,多着灯心搓紧,将油盏置器水中焚之,覆以小器,令烟凝上,随得扫下。预于三日前,用脑麝别浸少油,倾入烟内和调匀,其墨可逾漆。一法旋剪麻油灯花,用尤佳。”这种烟薰的画眉材料,到了宋末元初,则被美其名曰“画眉集香圆”。





元代之后,宫廷女子的画眉之黛,全部选用京西门头沟区斋堂特产的眉石,至明清画眉墨的制作也如此。





金海陵王完颜亮将国都从东北会宁迁到今北京后,女真人吸收汉文化,在服饰、仪表方面也效仿汉人。据说以金章宗完颜璟的宠妃李师儿为代表的宫中女人,也讲究起画眉来,而画眉用的眉石,多采用都城西郊斋堂地区所产画眉石。亦使斋堂村热闹起来,名声大振,当地的画眉石资源得到大量开采,开采者和经营者也自然多起来并延续到元明清时期。





明代宛平县令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记载:“画眉石,西斋堂村多有之,离城二百五十里。石黑色似石,而性不坚,磨之如墨,拾之染指。金章宗时,妃后尝取之画眉,故名。”《燕山丛录》称:“宛平西斋堂村产石,黑色而性不坚,磨之如墨。金时富人多以画眉,名曰眉石,亦曰黛石。”《燕都杂咏》有诗写道:“斋堂游眺好,山色翠微奇;碎石如螺黛,宫娥巧画眉。”诗后有注:“翠微山多碎石,如墨,金宫人取画眉,故又名‘画山’,在斋堂村。”





门头沟官道村,明代时尚未成村,清代始有岔道村名,后改称官道。安家滩村,明代已有,元末设王平社及王平口巡检司之前隶属“大元国大都路宛平县斋堂乡王平”,就是说,真正以“画眉石”“烧锅、铫、盘”的是安家滩。其村西与官道村相连的大曲沟东侧山坡,古今煤窑无数,为石碳纪(或二叠纪)烟田,有白煤、黑煤、麻煤,以黑煤为主,其煤及煤层与顶、底板岩层之间的软矸黑而软,为烧制砂锅之主料,所谓“画眉石”可能指此。





20世纪20年代初,随着西洋文化的东渐,我国妇女的化妆品也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画眉材料,尤其是杆状的眉笔和经过化学调制的黑色油脂,由于使用简便又便于携带,一直沿用到今天。自秦迄今,两千多年,在我国社会,上至皇宫贵族、名流大家,下至民间百姓,画眉习尚一直在青少年以至中年女子中间流行。在中国,流传了两千多年的画眉习尚,其式样已经远远越过十种甚至百种以上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朝流行一种叫鬏髻的假髻 

元代虽与金代同好辫发,但辫发样式则大相径庭,上至帝王下至百姓都梳理成一种名为“婆焦”的发式。这种发式,我们在现存的众多元代人物画像中均可见到。婆焦样式如同汉族儿童梳理的三搭头发式。梳理方法,先将头顶正中处用剃刀修成二道交叉线,并将后脑一部分头发全部剃去,前额保留一小撮短发自然下垂,左右二侧头发分别结成对称的辫子,环绕于耳后,下垂至肩即成。





髡发:其发式梳理,先将头顶部分毛发全部剃光,在二鬓或前额部位留下少量头发。还有在前额保留一排短发,耳边的鬓发则自然披散。更有将二边头发梳理成各种随意的发式,作自然下垂状。髡发式样目前从《契丹狩猎图》等古代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到,另外从辽代的一部分壁画中也能见到这方面的描绘。





披发也应该是古代蒙古族发型的一种,因为室韦人就是披发的。早期的匈奴人和突厥人都是披发。但是鲜卑人是髡发。蒙古族受突厥影响,应该是披发和髡发相结合。其实谁的发型也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髡发可能适合戴帽子,古代蒙古族戴帽子比较多(冬帽夏笠)。至今发现的元朝皇帝画像全部是戴帽子的,所以元朝蒙古族发型是不是象契丹人应该是个迷。





元代妇女之发式以蒙古族贵妇为代表,于帐幕家居生活之图像之发型而论,盖其发散垂前额,发在额眉之间。既未结两辫垂于胸前若綀椎,且因其发甚高,约于面部之高长相若。似總发于顶,使之增高,散覆于下,剪其前额之发,中分于额眉之际。于少女之发式,则发长、缳首结发辫十数。待嫁时,始结为二辫,分垂左右。泊乎晚年,则少女亦有缳发为双结,若汉人之少女然。





元朝时汉族妇女开始使用一种叫鬏髻的假髻,是用别人剪下来的头发或丝线编成髻状而成,用时戴上头上,鬏髻在元、明清三代一直有人使用。元朝王实甫的杂剧《西厢记》第四本第一折就提到崔莺莺的“鬏髻儿歪”。当时也常有穷人卖头发做假发。元末剧作家高明的杂剧《琵琶记》就有赵五娘为安葬公婆被迫卖掉头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代理发匠待诏们组成净发行 

我国很久以前是没有“理发”一词的,认为“头发”受之于父母,不能随便剃除。故当时男女都留长发,只是盘发的方式不同。从伏羲氏开始椎髻到清兵入关,古人沐发梳栉用梳子和篦子。《诗经·小雅·采绿》:“予发曲局,薄言归沫”;《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寡君之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





至汉代,朝廷以才技征召士人,听候皇帝的诏令,谓之待诏。南北朝时代,南朝梁的贵族子弟都削发剃面,那时的理发业已经很发达,出现了专职的理发师。唐时将有文辞、经学、医道、术艺等专长者安置于翰林院,使待诏命。宋、元尊称手艺人为待诏,由此,理发匠被称为待诏。





宋代有“净发(梳剃)社”,元代有“净发行”。“理发”一词,最早出现在宋代的文献中,朱熹在注疏《诗·周颂·良耜》中“其比为栉”一句里说明:“栉,理发器也。” 宋朝理发业已比较发达,有了专门制造理发工具的作坊。由画家严斌创作的《消逝的记忆——待诏》,反映了当时的理发场景。





元代的理发匠被称为待诏,正如卖茶水的被成为“茶博士”一样,取其随时待命而被召唤而已。元代据延佑元年(1314)长兴州修建东岳行宫碑,碑阴刻辞中有“净发行”的记载。





在元明两朝,人们理发更为普遍。清代的待诏有剃头担子,官府规定不剃头就砍头。雍正对联:“做天下头等事业,用世间顶上功夫”。待诏有自己信奉的祖师罗真人,也有把吕洞宾当祖师爷的。旧历七月十三,罗祖诞辰日,是理发业的盛会,当然,这已经成为了历史。





由于各朝代对头发的清洁卫生处理方法不同,所以有不同的称呼,明代叫“篦头”,清代叫“剃头”,还有叫“剪头”、“推头”等。我国创建的第一个理发店,是清顺治年间在奉天府建的。辛亥革命以后,许多在日本的中国理发师纷纷回国开设理发店。我们现在所称的理发师、美容师,古时候称作待诏、剃工、镊工,俗呼为理发匠、剃头匠、整容匠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元代理发匠待诏们组成净发行 

我国很久以前是没有“理发”一词的,认为“头发”受之于父母,不能随便剃除。故当时男女都留长发,只是盘发的方式不同。从伏羲氏开始椎髻到清兵入关,古人沐发梳栉用梳子和篦子。《诗经·小雅·采绿》:“予发曲局,薄言归沫”;《左传·僖公二十二年》:“寡君之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





至汉代,朝廷以才技征召士人,听候皇帝的诏令,谓之待诏。南北朝时代,南朝梁的贵族子弟都削发剃面,那时的理发业已经很发达,出现了专职的理发师。唐时将有文辞、经学、医道、术艺等专长者安置于翰林院,使待诏命。宋、元尊称手艺人为待诏,由此,理发匠被称为待诏。





宋代有“净发(梳剃)社”,元代有“净发行”。“理发”一词,最早出现在宋代的文献中,朱熹在注疏《诗·周颂·良耜》中“其比为栉”一句里说明:“栉,理发器也。” 宋朝理发业已比较发达,有了专门制造理发工具的作坊。由画家严斌创作的《消逝的记忆——待诏》,反映了当时的理发场景。





元代的理发匠被称为待诏,正如卖茶水的被成为“茶博士”一样,取其随时待命而被召唤而已。元代据延佑元年(1314)长兴州修建东岳行宫碑,碑阴刻辞中有“净发行”的记载。






在元明两朝,人们理发更为普遍。清代的待诏有剃头担子,官府规定不剃头就砍头。雍正对联:“做天下头等事业,用世间顶上功夫”。待诏有自己信奉的祖师罗真人,也有把吕洞宾当祖师爷的。旧历七月十三,罗祖诞辰日,是理发业的盛会,当然,这已经成为了历史。





由于各朝代对头发的清洁卫生处理方法不同,所以有不同的称呼,明代叫“篦头”,清代叫“剃头”,还有叫“剪头”、“推头”等。我国创建的第一个理发店,是清顺治年间在奉天府建的。辛亥革命以后,许多在日本的中国理发师纷纷回国开设理发店。我们现在所称的理发师、美容师,古时候称作待诏、剃工、镊工,俗呼为理发匠、剃头匠、整容匠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