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赤蜂
临赤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2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这几天,我脑子里总浮现两个字:金江!
今天:2014年3月3日,寓言人的心都飞到了温州,都在为大师送行。
    金江先生,一路好走!
    金夫人沙老师,我和老伴田平,都望您节哀。田平也念念不忘当年长沙会议时与金老师和您短暂相处的宝贵时光。请您多多保重!

   今天,是金江老师的追悼会,也是他与沙老师65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这对伉俪历尽世事沧桑已经度过钻石婚,他们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夫妻。我先生为之书写挽联:“半生坎坷栉风沐雨无悔斋善养浩然气  一世劬劳滋兰树蕙寓言界难忘开路人”我为他的灵堂敬献花圈——金江先生千古!

      

        金色的骆驼—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9-12 06:48)

    作者:林植峰

 

   松鼠想成为果核学专家,它不遗余力地收集各种果核。什么桃核、李核啦,荔枝、龙眼核啦,柿子、枣子核啦,不知摸遍了多少角落,总之,许许多多的果核,都被它找到了,拿来藏进大松树的一个树洞里。

果核资料室在森林里出了名,参观者每次见到这形形色色的果核,总忍不住“啧啧”连声地称赞。

  “您掌握了多么丰富的资料啊!” 猴子激赏地叹道。

  “您什么时候写出果核学的专著呢?” 啄木鸟艳羡地问。

这时,主人便摇着蓬松松的尾巴,仿佛自己的大作已经写了一半似的。可是呀,呃,你知道它心里想些什么吗?

  “资料反正是我的,我又不必借人家的来研究,是哩,只要有时间,什么时候用功都来得及。松鼠盘算着,又忙着搜罗果核了;那风度,就同一些喜欢买书放在书架上,而又从不去读书的人一个样儿。

有一次,松鼠捡回一个挺大的果核,它大喊大叫地四处宣扬,说这是一种新奇的品种。猴子、啄木鸟接过一看,哟,原来是一颗桃核!

  不是吗?有抱负的松鼠,直到如今,只有辨认松树上的松果才不会出差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09 08:42)

    作者:林植峰

 

   溪边水草尖上,一只小萤火虫痴痴地站立着。它遥望着辽阔天空中的无数兄弟,不觉陷入了沉思和幻想。后来,它忍不住问知识渊博的青蛙爷爷道:

  “老人家,那些闪光的朋友究竟呆在哪儿呢?”

  “孩子,”青蛙爷爷用宏亮的嗓音说,“那布满夜空的,是无数星星,它们永远在最高最高的地方安家、发光。”

  “那么,只要能在最高处安家,就能永远地闪光发亮?”

  “我想不会错,” 老青蛙说,“因为,我爷爷的爷爷,便是这么传下话来的。”

   小萤火虫听了,毫不犹豫,它闪放着光亮,一冲而起,来不及听到老青蛙的惊呼声,就朝天顶上最亮的星星飞去。老青蛙瞪着两眼,直到分辨不清谁是小萤火虫,谁是小星星。

   小萤火虫哪儿去了?后来谁也说不准。但是,亲眼见到事情经过的老青蛙,却一直坚定地相信:那勇敢顽强的小萤火虫,肯定已经在群星中安家、发光!于是,它每晚放开喉咙讲述小萤火虫变星星的故事。

   听,青蛙爷爷如今正说得起劲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林植峰

 

   一头小牛,闯入大白菜地,边走边啃,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菜地主人闻声跑来,牛仔撒欢似的躲闪,不让主人靠近,脚下的白菜就更遭殃了。菜农好不容易才用手指抠住牛鼻子,将牛犊扯出菜地边。这时,母牛拖着牛绳过来了。

 “哞,快放开我儿子吧,” 牛妈妈急叫道,“小牛还小,你不能如此苛待它。”

  “它闯入我的菜地,损失不小啊。” 菜农生气地说。

  “不能怪我儿子,是你自己没有看守好。”

  “谁家的小牛都不乱来,就是你家的小刁牛干这种事,你还护短?”

  “小牛没过失,是你的菜种得太好,太有诱惑力了。” 母牛昂首力争,“我听说,昨晚就有人在这儿挑走了一担,人尚如此,何况心里干净的小牛?”

  “混账逻辑!”菜地主人斥责道,“人中间有败类,昨晚偷菜的贼今早已被抓获。小偷的行径,哪能作为牛破坏菜地而脱罪的理由?”

  “我儿无过失,误导我儿的正是你,你压根儿就不该种这些菜!”

  “蠢牛啊蠢牛,” 菜农啼笑皆非,叹道,“你这是牛的思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林植峰

 

   一只青蛙,不甘心受“井底蛙”的嘲讽,便从井中跳出,到外地求学去了。在大学里学了几年,捕捉害虫的知识掌握了不少,照了一大叠学士毕业照,辗转又回到了乡下。

   青蛙一头跳下井里,却再也不肯抛头露面。一头大水牯前来劝告道:

  “你小时还到稻田里捉一捉虫,怎么如今反而不去了呢?”

  “我现在已经是一只有学问的青蛙了,” 井中的蛙儿答道,“在城里找不到活干,我回来若再在田里蹦来跳出,岂不太丢面子?”

  “难以想象呀,”牯牛摇头叹息道,“你兜了个大圈子回乡,装了一肚子学识,本可以大展宏图,怎么反而成为名副其实的‘井底之蛙’了呢?”

                                                    (作于2013年9月3日)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教育

       作者:林植峰

 

   小公鸡正在长羽毛,鸡妈妈对儿子的期望比天高;邻家的鹅仔初练翅,鹅娘暗地里使狠劲。

   鸡大妈常窥探邻院鹅老娘,心想:“我的儿子一定要比它的儿子强!” 当面却对母鹅说:

  “还是你有主意,最近让鹅儿拜鸽子为师,有出息,有出息!”将

  “哦,没有的事,我才懒得理它哩,” 鹅妈妈故做平淡地说,“我倒听到传闻,小公鸡已进孔雀办的舞蹈班,一位舞蹈明星将要升起来了。”

  “纯粹去玩玩罢了,” 鸡娘忙说,“成不了气候的,见笑,见笑。”

   暗地里,鸡妈、鹅娘对儿子的培训抓得更紧啦!

   鹅老娘亲自领鹅仔上山岭,要儿子往山下撒翅,准备让儿子将来一飞冲天,成为禽类的“飞行状元”。小鹅落地时常摔个嘴啃泥,浑身是伤,痛苦不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林植峰

 

   溪边有棵大柳树,无数细长的柳条儿,在活泼泼的溪面上轻轻摇曳,显得生机勃勃,欢快无比。霍然,“哒”的一声,柳树一震,定神一瞅,是个割草人。

  “哇,你干嘛劈我?”

  “真是大惊小怪,”割草人不以为然地说,“我记得,严冬时,一场暴风雪过后,好几棵柳树齐腰折断,你也被压掉了两根粗枝。那时,你一声不吭。刚才,我只不过试试刀口利不利,稍微动你这么一下,你就怨气冲天,不依不饶,真是太不识趣了!”

  “住嘴!”柳树怒喝道,“是的,在风雪肆虐的寒冬,我已经麻木,对同伴和自己的苦痛,几乎失去了感觉;那时,你哪怕斩我十刀,我也只能默默忍受。可如今是什么时候?是万物复苏、春意盎然的季节呀!你胡砍乱剁,我能逆来顺受么?眼前许多人欣赏我,爱护我,你却背道而驰,粗鲁动刀。对于你,我除了厌恶和抗议,还能有什么表示呢?”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树枝头,有一只蝉和一只麻雀。知了扯开嗓门,对麻雀喊道;

  “雀小姐,你的歌声太迷人了,全世界有谁比你唱得更好呢?我知道,我全知道,当然属你唱得最为出色啦!”

  “谢谢,谢谢!” 麻雀兴奋地说,“知了先生,你知识渊博,天下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所以才被称为 ‘知了’。其实,你的歌声高吭洪亮,称得上第一流的歌唱家啊!”

  “知呀,我全知呀,” 蝉更加激动起来,用尽全力嚷道,“你刚才唱的‘唧喳咏叹调’,超过了舒伯特、莫扎特和肖邦之流的《小夜曲》,太有创意了,太打动人心了,真是百听不厌哩!知呀,我知呀,许多会唱的鸟儿哪比得上你哟,比如百灵呀,画眉呀,黄——”

  “莺”字尚未吐出口,正巧此时,一只黄莺已飞落枝头。知了口锋顿时一转,激越地呼叫道:

  “知呀,我全知呀,果然是歌者之王——黄莺小姐驾临啦!你淮备开森林演唱会吧?你的演唱将感动全世界,名垂青史呢,呀呀,我自告奋勇,愿当你的演出经纪人呀……”

   可偏偏黄莺不爱听这一套,它挥挥翅膀,一声不响地飞走了。

   蝉儿自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某个国度里,骏马春阳几乎成了国民心目中的偶像。

   这匹健壮的牝马已经九岁(相当于人40岁左右)。作为一匹赛马,春阳参加的比赛已有上千次之多。近年来,它那枣红色的颇为娇小的身躯,已越来越引人注目,甚至成了耀眼的明星。这不是因为它有过多的辉煌的战绩,恰恰相反,它还从未夺到过冠军,而是全凭一直顽强拚搏的结果。每次比赛,它总是竭尽全力地冲到终点。只可惜,它常常跑了个倒数第一或第二。

   有一回,它半道上摔倒,爬起来一瘸一跛地奔往目的地,当即获得欢众们最热烈的喝采。

   春阳永远不服输,有一次,眼看就要得到头名,可身边的一匹马还是超了它,仅快0.1秒。但春阳从不灰心丧气。只要站在起跑点,它就显得斗志昂扬,兴奋无比,其神情、气魄,感染着、激励着每一个人!

   又一次大赛快要开始了。出色的骏马黑龙、爵士和草上飞,私下里商量,跑时谦让一点,让春阳独占鳌头。它们说:对这位可敬的老大姐,该给点儿照顾呀。不料,悄悄话凑巧被春阳听见,它郑重地对三位赛友说:

  “你们那样做,是对我的不尊重啊。如果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林植峰

 

           人世间一些横行霸道的贪腐之徒,他们的形象及下场,不能不令人想到

        自然界一条鳄鱼的表演。

 

   有一条大鳄鱼,凶狠残忍。在水里,它称王称霸;在岸上,它横冲直闯。

  “我有巨大的嘴,我有尖利的牙,我有铁甲般的背壳,我有无穷的力量!在这世界上,我怕谁?”鳄鱼时常发表这样的宣言道。

   有恃无恐的鳄鱼,在水中陆地横行霸道,为所欲为。有鱼儿在游动,它潜泳上去,一口吞进肚里;岸边有小羊啃草,它从背后偷袭,张开嘴就将小羊叼住……。

   鳄鱼自信谁也奈何不了它,胆子越来越大了。这天,它悄悄爬到河岸一棵古树下,停在那儿一动不动,就像一段大朽木头。树根、树干上,缠绕着粗细不同的藤儿,有的藤上还开着小小的蓝花。有只美丽的小翠鸟“沙”地飞了过来,歇息在一根冒出的粗藤上。和煦的阳光照来,四周显得那么温馨宁谧。

   猛然间,天地变色,乌黑庞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