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月香
孔月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785
  • 关注人气: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先生的疼痛

                                                                           ——悼念陈忠实先生

20164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

最后一班岗


夜里睡不着,就想白天的事。那两个活宝,出手真是大方,眉头不皱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短篇小说:

归      属     

 

      夜里被嘈杂的脚步声惊醒,塔牧听见医生的说话声一惊一乍,就知道有病人被安置在隔壁床。一阵忙乱,医生离去,屋内重归寂静。

      这里是重病观察室,住进来的病人都是刚刚从手术台上弄下来的,看似危在旦夕,其实什么事也不会有。塔牧刚刚手术,腿上装进一根钢针,额头缝了三十四针,腰间拔出若干根木刺。塔牧是真正的危重病人,手术施行了八个小时。医生给他用了全麻,全麻就是无知觉,八个小时的时间里,他跟死人一样任人宰杀,耳朵里却始终充塞着高高低低的说话声。早听人说,手术台上,医生专门找病人说些可有可无的话,为得是揪起统领生命的那根弦,使病人不至于一闭眼睛,蒙头撞进阴曹地府。塔牧听得那闹闹嚷嚷的说话声像极了正在举行的婚礼的现场,以为人们都在抢着看新娘子。他也想看看新娘子长得什么模样,就顺着人流往里挤,费尽了平生所有的力气,费了好长的时间,终于挤进来了。他睁大眼睛,看见的却是病床前泪眼迷蒙的母亲和唉声叹气的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马年春节前夕,《文艺报》一位编辑让我推荐几个农民作家的作品,我当时想到了朔州的张全有、大同的安江、晋中的王福兴,还有一个就是忻州的孔月香了。编辑当时说,一些给他们寄稿的农民作家身份有点模糊,有的多年寄身于城市,有的在机关或公司做文秘工作,还有的成了文学院的签约作家,言外之意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1-17 18:28)

    参加省作协影视剧作研修班,吃饭有饭厅,休息有房间,学习有课堂,任何琐事都不用去做,任何杂事都不必去想,过得真是神仙般的日子。由此,我曾不止一次地幻想,要是天天过这样的日子,该有多好。由此,就羡慕皇宫里的妃子,有那么飘逸的生活,有吃有喝,有穿有戴,有个人的生活环境,有自个的活动空间,皇帝不来才好呢,才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可以自由自在地搞搞创作。就怪那些妃子们生在福中不知福,整天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却是要把好端端的时间浪费在争风吃醋,尔虞我诈上,真是一群蠢货、废物、傻瓜蛋。

    然而,还得回到现实生活当中,回到自己真实的位置上来。来省城出发的前夕,女儿嘱咐我一定要带上水杯、洗漱用品、带上衣服。自己一想,不就几天吗?带那么多干嘛!于是,学习结束后,因为生活当中诸多的不大方便,就一心想着回家了。

    那天是个好天气,我们几个吃完饭回到住处,稍事休息,准备回家。我有过晕车的历史,所以晕车这件事是常挂在心头的。我提前吃了晕车药,算是打点好了自己,本想着一个小时的路程,相当于一眨眼的功夫,此时在这边,彼时就可回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6 18:26)

    因为闲话请老师看作品,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姓孔,排行“令”字辈。全国孔姓一家人,一辈一个字,你只要知道自己是哪一个字,无论是天南的地北的,坐在一起就能知道谁是爷爷,谁是老爷爷。众所周知,孔庆东是北大教授,是名人,可因为姓孔,我就觉得近一些。2010年,我闲来无事,诌了篇短文《孔庆东不够意思》,说的是屏幕外和屏幕内的事情,有点意思。

    我写作至今,作品陆陆续续也发过一些,可是,看我作品的人却少得可怜,不是说我的作品就差劲到不能读不能看的地步,多数是别人首先看不上我这个作者,作品才受了牵连。一个农村人,哪是什么写小说的料?一个农村妇女,能写出什么小说?由此种种,所以才引不起别人的一点点兴趣。这一次不同,一是因为短,二是因为题目。老师们可以不理我,却不可以不理孔庆东,也许还会抱有极大的愤懑吧。这个女人,竟敢说孔庆东不够意思,好大的口气,看看她到底有多大的胆?第一个忍无可忍的是老张老师。也是我们平日的交往比较多,他才愿意看看。那天,天下着雨,我意外接到了老张老师的电话——他是学者型的作者,一般不和我等人打电话——他很激动,一口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5 19:57)

    请老师看作品,是每个写作者都要经历的事情。培训结束后在省城多耽搁了一天,在一次饭局上,我们再次提起此话题,各持己见,说法不一。

    饭店不是很大,却窗明几净,我们四人围坐一桌,要了简单的饭菜,话题还是围着培训。编剧余飞老师在授课中说过一句话,其中的半句话是“凭什么给你看作品?”余飞老师讲的是出道前的自己,想必他也是沿着请老师看作品这条道走过来的,只是自己成名后有了切身感受,再提此事,似乎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举动。

    “凭什么给你看作品?”这句话,拿自己的经历说事或摘出这半句话说事,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我们谈论时,是单单摘出半句话说的。

    主席说,“凭什么给你看作品?”这话说的真好,我真后悔说那句请老师看作品的话,真是的,人家凭什么给你看作品?我们主席手里有现成的剧本,麦天枢老师讲课的那次,课后,我们经过会务组办公室的时候,正好看见麦天枢老师坐在椅子上跟一个学员谈话。主席和我也走进去了。等那位同学说完话,我们主席说话了,说是她写了一个本子,想让麦老师给看看。麦天枢老师没有直接答应,也没有直接拒绝,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