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抚琴听雪-雪儿
抚琴听雪-雪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108
  • 关注人气:2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生在沂蒙圣地,供职孔孟之乡。
平时忙忙碌碌,闲品香茗文章。
清荷为伴净心,幽兰依窗梳妆。
拾捡生活碎片,墨润素笺共享。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8-21 09:19)

      婆婆不是妈,有些话是不能直接说的。其实婆媳之间的问题,我发现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是非问题,只不过是生活习惯上的不同,造就了点点不和谐。聪明的婆婆或者媳妇,知道如何化解,甚至迁就。不聪明的婆媳,只会夸大生活的不和谐点,成为大的矛盾点。从而一发不可收拾。我和婆婆一个屋檐底下生活了十年,婆婆一直在我们的小家生活。一个和自己、和自己母亲性格完全迥异,生活习惯完全不同的人,开始也会有些不统一,甚至自己也有点点的苦恼。婆媳就像夫妻,不是磨合的更加和谐,就是矛盾升级,到最后无法收拾。

      婆媳不是天敌,别那么强势,甚至耍些不伤感情的心眼,还是有利于婆媳感情的。

我终于抢过来了刷碗的活

        婆婆是个很能干的人,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在农村种地、干活什么都不落下,你让她种小麦、抗麻袋、甚至给人调解、打架都不在话下,但就是不会精致的生活。婆婆刷碗极不干净,每次不用流水刷,总是拿一个也洗菜、也洗碗的盆,三两下就完事。不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16 11:13)
标签:

爱情

模样

纯粹

分类: 随笔
    严歌苓作品改编的一部剧中,一份纯粹的爱情,让人唏嘘叹息。
    他,是一名搞水利的技术人员,一名纯粹的理工男,从来不懂得风花雪月。娶了一名根正苗红的没有文化的普通女工。争吵、怒骂、跳脚、指责、厮打,是他们夫妻之间相处的模式,或者说更多的是他妻子的待人接物的方式。他,在家里全然没了在外的斯文与尊严,在婚姻里疲惫不堪,却又无处逃离。
   她,是一名小学音乐老师。安静、优雅、喜欢读书。是那种,让很多男人侧目却只能远观不可亵玩的女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似乎是水到渠成,却又是前世注定。
   暑去寒来,她一直很安静的待在他的身边,从来不去打扰他二人之外的世界。他从一个音乐盲,变成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9 08:28)
标签:

四叔

作文

分类: 散文

 

     小时候,在那个小山村里,家与学校只有几米的距离,红砖家的位置,他是四叔。一墙之隔白墙教室的屋内,他是我的老师。
    他是我的四叔,也是小时候我们村里唯一的民办老师。带着我们村的一帮孩子,是我们村里文化最高的孩子头。深受老少爷们的敬重。
    小时候,学的第一个字、会的第一道数学题、写的第一篇作文都是四叔教的。那时候四叔领着我们,把一块自制的木板用墨汁涂黑做黑板,教我们唱一条大河,教我们画简单的图画,让我们抓一把玉米做数学、让我们回家把最常见的山里花搬来装点教室、冬天领我们在教室墙根下“挤油”取暖……都是久远而快乐的记忆。
    十岁那年,四叔带领我们走如神奇的文字编织的世界。那些关于写小兔子的、小狗的、小同桌的作文,四叔都会给予了最大的鼓励。记忆里,四叔经常站在三尺讲台上,读我涂鸦的很稚嫩的文字。幼小的心很骄傲、很自豪。其实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0-09 08:06)
标签:

疯子

乡亲

姥娘

分类: 散文

 


     父亲母亲终归是离开家乡二十多年后又叶落归根回到故乡。好人缘的父母,惹得家里每天都是络绎不绝的乡亲,远亲近邻四邻八乡的都闻讯而来。

       然而,让母亲和我都感到很意外的是,一向疯疯癫癫、人称“三疯子”的三姥娘,竟然在一个蝉鸣的午后也不声不响地来到我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又有些日子没来这片桃源了,很想念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还好吗?
发一组最近拍的片子,静心。
不知道这个美篇链接是不是能打开,暂且发上试试吧!
https://www.meipian.cn/mmr8rs6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份相识的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2-16 23:05)

儿时的哭泣是一种幸福的撒娇
青春的泪水是一份欲说还休的矫情
现在的泪,无声
却是悲从中来
没有品尝过深夜的撕心裂肺
不配谈懂得悲伤
我已扔掉我的诗和梦想
空剩一副空空的皮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03 20:36)

今天qq上突然收到了海哥留言,估计一年没招呼过了。
海哥说,浏览了你得的摄影作品,有了深度和灵魂。
海哥在一古城走官路,七零后的他也算顺风顺水,喜欢读书写作偶尔摄影。只是大都放弃了,为官闲情逸致功夫多了,有不务正业嫌疑。却也忙里偷闲看看朋友们的作品。
海哥哪里知道,成长的路是疼的。

《佛说》
我问佛
世间为什么那么多的疼和苦?
佛说
没有历练苦
你怎知甜的味道
我问佛
我该怎么走?
佛说
谁也帮不了你
能救赎你的
只有你自己
听,我听到了
佛音袅袅……

(不是佛说,是自己内心的一种自我对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30 13:35)
分类: 随笔

     我的小店在虽然料峭,却也阳光明媚的五九开张了,感谢朋友给予我的鼓励,给我下了第一份订单。让我感受到了作为一个女人,用心经营一份生活的乐趣。
  作为一份意外的收获,一份别样的体验,一份对生活的期盼。
  在这里,不是向您推销产品,不是为了传播广告,只是一份交流一份展示。
  希望亲爱的文友们,包容雪儿的这片天地。不刻意推销,不强买强卖,让我安静的待在大家中间就好。
  呵呵,要做,咱也做个儒商不是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9 22:29)

小时候的委屈
是洒落在母亲肩头的泪

长大后
伤心是那场不愿好的感冒
可以肆无忌惮的
涕泪长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4 15:36)
分类: 随笔

       今天终于给自己改名字了。
   雪儿是四年前,友帮我把博客搬运至此给我取的名字,或许在友眼里,我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但是经历了这么多,我已经不再是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人,该长大了。

  我是一直喜欢雪的,所以若改,必定还是有雪,因此启用了我在青藤文学里的笔名“抚琴听雪”。

   夜阑珊,一曲忧伤,和着窗外飘然落地的雪花,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静听琴瑟,举案齐眉。

抚琴弄箫诗书乐,

琴瑟共鸣两相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