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13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1895年·张謇)

本刊编辑部辑注

夫潜重渊以颐神,依云物以竦迹;抗灵规于遐表,屏嚣氛于峻涂{1}。清风足以荡百代之薉,粹言足以激万彚之浊{2}。则必蹎职植,安固纯常;扁善有度,兰陵以卜{3}。修龄平正擅胸,筦氏谓能益笇{4}。盖神瀵沃腋于亿仞{5},斯绵不测之源;冥灵趾于荒遐,迺蔀长春之荫{6}。得山川雄奥之气,故筋信而骨强;禀中州清淑之英,则气耑而容寂{7}。是以野王三老,能以美意延年;周氏千秋,无俟将迎俾寿{8}。含章者贞理固然也{9}

光绪二十年十有二月,为周先生七十揽揆{10}。于时湘中琳琅,楚右襟冕。郑公乡难礼之俦,公超市执经之彦{11}。靡不诩清徽、扬天縡、掞缪行、铄贞德,征述嘉应,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6 17:02)

编者按:

从本期起,我们陆续选刊赵鹏先生在微信上发表的张謇研究短文。文章虽短,却是先生的厚积薄发。

学术研究的生命在于创新。反映学术研究成果的文章不在长短,贵在有所创新,有新材料,有新观点。

赵鹏先生是一位严谨的学者。长期以来,他从识读张謇等人的手迹开始,为张謇研究做了大量基础工作,厥功甚伟。也许正因为此,他很少有时间撰写大块的研究文章,而常常用微信的形大将自己的研究所得奉献给同仁。我们认为这些无不具有创新性思维的微信十分珍贵。

在本会努力建设求真务实良好学风的过程中,我们认为赵鹏先生的治学态度和治学方法者足以成为我们的榜样。

□ 赵   

常见人说张謇自称得力助手有“一友一兄两弟子”, 一友则指沈敬夫,一兄指张詧,而两弟子则是江谦和江知源叔侄俩。这话从何而来,难找出处,事实上协助张謇的朋友弟子够多,何以单以此标举,也让人弄不明白。

花了些检索,看出了些眉目。光绪三十年,张謇有《复李外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6 17:00)

  徐俊杰

 

“得一卷,文气甚古,字亦雅,非常手也”。 《翁同和日记》光绪二十年(1894)四月二十二日如是评价张謇的殿试卷。翁以“非常手”誉张謇,绝非泛泛之言。其“文气甚古”四字,实道其文有渊源,“字亦雅”三字则称其书有渊源。本文尝试通过对张謇《柳西草堂日记》(以下简称《日记》)电子文档的检索梳理,试考其书法渊源,并稍事结合其传世墨迹,以为印证。

张謇书法诸体兼擅,以楷书、行书最为常见,草书次之,隶书、篆书较少。不论何种书体,俱有渊源。

一、张謇楷书之渊源

正源其一:王献之《十三行》

《柳西草堂日记》(以下简称《日记》)同治十三年(1874)三月初十日载“临《十三行》”。

王献之小楷书曹植的《洛神赋》,自宋代以来,仅残存中间十三行,所以一般简称为《十三行》,真迹已不存。流传的刻本有二,一为“碧玉版本”,一为“白玉版本”。世以“碧玉版本”为优。故又称“玉版十三行”。传世可见淮军名将吴长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海门张謇研究会学术沙龙三年回眸

  徐晓石

 

学术研究是个不断深入的过程。要“深入”,必须拓展研究广度,挖掘研究深度,提升研究者思想理论水平和学术水平的高度。那么,如何提高“三个度”呢?张謇

先生说得好:“闭门但可造车,合金必资大冶,理以明辩而始得,学以互竞而乃精”。于是,我们想到办“沙龙”。

“沙龙”,音译词,原义为客厅。后指西欧贵族、文人谈论文艺、政治的社交集会。它与我国古代的“文酒”相似,每当春秋佳日,文人雅士相约聚会,品茗饮酒,论文议政,被视为高雅之举。也有人将其比喻“茶座”,茶客们在茶馆,一边喝茶,一边谈天说地,自由地发表意见。

我们没有简单地移用前人的“沙龙”,而是在对其扬弃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和创新,我们吸收它“自由讨论”的形式,赋予明确的内涵,主要讨论有关研究张謇的学术问题,故称之为“学术沙龙”。并且在指导思想、组织领导、运作方式等方面均有创新,使之成为沟通思想,增进共识的纽带,各抒己见百家争鸣的平台,取长补短明辩互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央视《张謇》摄制组采访翟秀玲女士纪实

黄建栋

去年9月中旬,我和爱人翟秀玲在福建厦门旅游,接到海门宣传部一位同志的电话,告诉我央视《张謇》纪实片摄制组已经到海门,他们准备与翟秀玲联系采访拍摄事宜。不一会儿我们就接到央视《张謇》摄制组助理导演侯宇澄电话:“我们摄制组已经到海门,总编导是夏骏,从网上看到你写的张謇纪念馆开馆一周年征文《大生三厂和我家三代人的故事》和你收藏的老照片,我们摄制组准备到你家拍摄,你们什么时候回海门?我们过来。”我们告诉侯助理,两天后到家,双方约定了需准备材料和拍摄时间。

922下午2点,海门宣传部一位干部与《张謇》摄制组的同志如期来到我家。这个小组的负责人是《张謇》摄制组何苗,他是一位资深纪录片编导,光头、体壮、话语精到、声音浑厚,参加过《川魂》《长江》等大型电视系列片的拍摄,经验丰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张廷栖

教授的《学习与探索——张謇研究文稿》

  陆仰渊

 

我与张廷栖教授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在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有短暂的同事,还是启东的老乡,他在读小学时,与我母亲还有一段师生关系。自从1987年夏天,我担任首届张謇国际学术研讨会学术组长,看到他提交的学术论文后,有了共同的研究方向,联系更加密切,在这共同研究张謇30多年接触中,张廷栖教授给我的印象是淡泊名利。他在研究工作中重实践,实践出真知。他主持了清史大工程和省市大小十多项课题,《学习与探索——张謇研究文稿》论文集就是这些成果的汇集,列入了张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彩萍

“大生”取自《周易·系辞传》“天地之大德曰生”,昭示人们:天地的最大美德,就是孕育出生命,并且承载、维持着生命的延续。

我国近代著名实业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张謇

先生以大生纱厂为起点,实践着“父教育,母实业”的雄韬伟略,其源于大生理念的“天下一家,中国一人,民吾同胞,物吾与也之”实业救国、教育兴国的伟大实践,时过百余年,依然闪烁着的璀璨光芒,意义深远。

一、张謇大生文化的探源溯流

光绪二十年(1894),张謇登上科举制度的金字塔后,本可以攀爬官僚体系那座更高也更为显赫的山峰。但张謇有强烈的爱国热忱、对外侮的纷扰、内政的腐败、官吏的贪婪,黎民的疾苦,特别是对当时清政府屈辱投降的外交政策,有沉痛的谴责和根治的愿望。

甲午战败,《马关条约》的签订,进一步激发起张謇忧国忧民的民族情感,坚定了他救亡图存的信念,认为只有发展民族工业才能抵制帝国主义的侵略,并且士大夫有不容推卸的责任。

(一)创办实业为民生

张謇创办实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沈振元

早就想写一点关于海门历史文化的文字,却惮于自身才疏力薄,苦于手头史料太少,一直未敢动笔。近日读了一些同仁有关海门历史文化的文章,遂“于我心有戚戚焉”,觉得也有要说的话。

 

文化,通常指人民群众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也专指社会的意识形态(指狭义文化)。作为意识形态的文化,则是一定社会政治和经济的反映,又给予巨大影响和作用于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古人把文化解读为“文治和教化”,注重其教化和治理功能。

海门历史文化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哪个大人物随意构建出来的,而是海门人民在社会历史实践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成果。它根植于海门的沃土之中,作为区域文化,它融合了海门的自然、社会、人文三大要素,具有鲜明的海门特色,表现为海门人独特的语言、思维和实践。

海门文化又是民族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文化是人民创造的。这个“人民”自然包括那些有贤明政声的“名宦”、对祖国和家乡有贡献的“名贤”、德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6 16:42)

——读张謇忆母诗有感

郑元英

张謇之母金氏是张謇生命中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女性,在其心中树立了一个理想女性的典范。张謇在诗歌里歌颂着母亲令人称颂的品行,抒发着对母亲沉痛的思念。

生活中的细节,原本微小,却因为汇聚了母子深情反而更显重大,就如露珠因为反射出太阳的光辉而光华璀璨,放大镜将无形的热量汇于一处足以达到燃点。天冷检衣原本不过是一个再自然不过的行为,可孩子却透过衣服看到了母亲的忙碌与牵挂,触动了心底的弦,引起对母亲深深的眷恋与思念。《检衣》就是这样一首感人心扉的诗篇:

北风动庭树,落叶浩如雪。

游子身觉单,检衣辄呜咽。

游子还家时,襦袴垢且裂。

垢者忽以浣,裂者忽以缀。

浣斯复缀斯,不闻慈母说。

游子计出门,终岁十常七。

还家慈母劬,出门慈母惙。

念此心孔伤,泪下不可掇。

游子眼中泪,慈母心上血。

当北风萧瑟,万树叶落的时候,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张裕伟

关于张謇与孙中山的关系,学界已有十余篇专文探讨。这些成果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将两人的思想主张及相关活动作比较[1],另一类是论述张謇与孙中山交往的相关事实[2]。已有的成果对于两人关系的演变及演变的逻辑往往着墨不多,本文即尝试从儒学的视角对这一问题略作探讨。

一、张謇初识孙中山时的印象及原因

张謇最初见到孙中山是在191213日,之前他们是在两条线上,未有交集。但这首次见面张謇对其印象不佳,日记中的记载是:“与孙中山谈政策,未知涯畔。”[3]颇含讥评的味道。

孙中山在武昌起义后并没有立即回国领导革命,而是从美洲绕道欧洲,力图争取列强在外交与财政上的支持,两个半月之后才回到上海。在他回国之前,国内盛传他将带来巨款,结果却一无所得,两手空空地返回了祖国。他用一句颇为无奈但却意味深长的话回答了对他寄予殷殷厚望的同仁:“予不名一钱也,所带回者革命之精神耳!”张謇后来被任命为中华民国南京临时政府实业总长后,写了《对于新政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