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海门市张謇研究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20
  • 关注人气: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7-31 05:56)

(编者按:从本期起,我刊将连载《张謇全集》集外遗篇,竭诚为各地张謇研究专家、学者提供全新的材料。同时希望我们海门张謇研究会、历史学会的同仁们也能一起就这些篇目展开深入探讨,积极撰写研读文章,多出成果。为便于普通读者阅读,佚文稍事注释。有句读、认读、释义之不当者,敬请批评。

□ 本刊编辑部

《银行经营论》①序(谢霖  李澄)(1910年)李谢二子②,求为商之学于日本数年,于兹攻究之余,出其平日获诸师友者,纂为银行丛书,都四编,曰《银行制度论》、《银行经营论》、《银行计算法》、《银行簿记法》。今持其《经营论》一编,介序于予。

予读其书,论次经营银行之法,始自构造位置,以汔执业、用人,纤悉详备,使国人知所取则,而思所以自振拔其陋,其用意可谓勤矣。

然予于此有进焉者。吾国二千年来,士大夫习于“重农抑商”之旧说。上焉者则曰“商者逐末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顾永祥  黄为人

    有纸币收藏经历的人都知道,民国时期的国家银行、商业银行及地方银行等的纸币背面一般都有银行的董事长、总经理等的签名手迹,相同银行相同纸币背面也有不同的签字,这是随总裁、总理、行长的变化而变化的。

    张謇一生的生涯中曾担任过交通银行总理,历时两年半。我俩都是有三十年的纸币收藏史,在自己的藏品里却一直没有发现张謇签字的纸币。那么张謇有无在“交通银行”的纸币上留有签名呢?近年来,有关民国纸币背面用威妥玛签名的研究文章时有发表,顺着这个思路,带着这个问题我们开始寻找张謇签字的纸币,在多次进行了比对和研究后从中有了新的发现,通过各种途径我们发现了威妥玛式的张謇签名(chang  chien纸币17种,其中样币7种,流通纸币10种,地名品种有:上海、天津、青岛、汉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赵   

新编《张謇全集》所收张謇《致柳诒徵函》,其来源依据的是2005年第8期《史学月刊》上刊载的一篇论文所引,那篇论文的题目为《由张謇佚札看其对〈学衡〉及新文化运动的态度》,作者是南京大学中文系的一位博士研究生。由于论文所引此信有打着方框的缺字,无从知道是因为原件有残缺,还是其字未能认出,记得张謇研究中心的编辑曾辗转与作者联系,希望能得原件图片校核,但一直未得回音,出于无奈,新版《张謇全集》只得依原样照录了。

或者算是桑榆未晚吧,这封信的原件近年上了拍卖会,而又为有心人张裕伟

君得知,并于2016年第

3

期本刊发表《张謇致柳诒徵信札墨迹新释》,既补全了未识之字,又厘正了原来的断句之误,还张謇此信的完璧,实属幸事。

就信的内容看,本信是192210月张謇因暇翻阅先前所得《学衡》杂志,看到杂志中的一些观点甚合己意,这才写信索购全套三份杂志,以备向各本地中学校推广。《学衡》杂志创刊于192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黄彩萍   周张菊

在张謇的人生旅途中,有着如赵菊泉、翁同龢等众多的恩师。而张謇与通州西亭三位宋氏授业师之间的关系也颇值得关注:蒙师——秀才宋郊祁(字蓬山);业师——廪生宋琳(字子卿);问业师——举人宋琛(字璞斋)。

地缘关系使张謇与三位宋先生有了交集。张謇先祖张朝彦于道光二十六年(1846)在通州西亭建造了“张公馆”,比邻通州宋家。通州宋氏以私塾传家,宋琛是宋郊祁的儿子,宋琳是宋郊祁的侄子。宋家宅院座落于通州西亭河南中街湾子头,坐南朝北,虽不轩敞,但门堂内挂着的“经魁”、“岁贡”等数块蓝底金字匾额,显示出这家是获有“功名”的书香门第。

一、蒙师以“礼”尽心力

张謇的启蒙时间是在咸丰七年(1857),五岁的他因背《千字文》无讹而随伯仲叔兄入邻塾,开始求学生涯,先随三位兄长师从蒙师邱畏之先生,学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周荣华

张謇所倡导的“父教育而母实业”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话,但是其深层的意义究竟是什么?由于历史的原因,张謇本人没有进一步阐述。我们今天可以进行深入思考:“父教育而母实业”所蕴涵的意义应该是创建新社会,造福人民,富强国家。这一点,我们不难从他的的所作所为中,从他的模范县的建设中予以认定。

一、张謇“父教育而母实业”思想的渊源

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研究一个人的思想基础,离不开他的家庭出身,离不开他所处的时代,离不开他的生活阅历。

张謇,出生于海门厅常乐镇经商农家,父亲靠经商致富,差不多算小康之家。在封建社会,经商致富并不荣耀,仍然被富裕农民、广有田地的地主看不起,张謇父亲就想让自己的儿子走“仕途”之路。张謇20岁前,发奋读书,颇有天赋,但在科举应试时因是冷籍,受尽磨难,得贵人相助,才转危为安。张謇由此认识到冷籍歧视的不公正。张謇得到贵人相助,有助于他自身正能量的积蓄,是他后半生造福于民的重要基因。

张謇自述祖上元末明初由常熟筑山迁金沙。筑山,人工所筑之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郁晓冬

最近看到中新网的一则报道:“十三五期间,中国现有的181所师范院校一律不更名、不脱帽,聚焦教师培养主业……教育部教师工作司表示,要强调教师的基本功,强调教师的专业性,吸引更高水平的年轻人从教。”

这则看似稀松平常的报道,却透露了不少当下“师范”的困境,首先就是吸引不到优质生源,其次,就是很多高校不想要“师范”二字。可以说,“师范”在当下中国应该是一个相对弱势的字眼。这绝不是好事情,而要解决这种困境,也不能仅仅只是靠教育部的几个行政文件,还需要全社会的同心戮力。

张謇是我国近代著名的实业家、教育家,他创办了众多的实业工厂和学校,其中近代第一所师范学校——通州师范正是在他的手中诞生,时间已过百年。可以说近代中国的师范教育体系正是在他的引领和实践下逐渐建立和完善起来的。“读史使人明智”,作为后人的我们能否从张謇师范建设实践中有所启迪呢?本文将从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一、师范之为国本

张謇是从近代中国悲惨的国运和中西对比中逐渐认识到师范的重要性,他认为各国的竞争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朱彦茹

2016 2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意见稿)》指出,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就是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综合表现为“社会责任、国家认同、国际理解、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审美情趣、身心健康、学会学习、实践创新”。核心素养体系的提出为“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做出了具体的回应。落实到历史学科,核心素养是学生在学习历史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具有历史学科特征的思维品质和关键能力,是历史知识、能力和方法、情感态度和价值观等方面的综合表现,主要包括唯物史观、时空观念、史料实证、历史解释和家国情怀。

那么,如何培育学生的历史学科素养,使上述“高大上”的顶层设计能接地气、吻合中学历史教学实际,笔者从张謇有关教育的“三观”中获得启示。

一、人本化的育才观:为素养培育提供保证

张謇自幼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他的育才观从先秦儒家教育思想中生成,有着更多的人文关怀,“人文以化成天下”为其核心主张。他认为“教之所成,使人可康乐,可和亲,可安平”。这种人本化的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张裕伟

在上两个世纪之交,接连发生了两次大规模的列强侵华战争,泱泱中华接连败于“蕞尔小邦”日本和八国联军。两次战争使中国“创深痛巨”,清王朝也在巨大的统治危机面前松口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因此在二十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引发了一场席卷全国的立宪运动。这场运动的发起群体即被称为“立宪派”。“立宪派”一般具有体制内身份,认为应该采取和平、合法的手段推进政治民主化,同时对暴力革命可能带来的危害保持高度警惕,因而反对暴力革命。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清末立宪运动的领袖人物中,张謇是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一位,甚至被视为立宪派的“实际领导人”[1]。历史学家张朋园先生也说:“张謇不仅代表江苏一省,全国立宪派几乎一半惟其马首是瞻。如果立宪派中尚有阶层之分,张謇实居于最上。汤化龙、蒲殿俊、谭延闿等人虽然有其面的影响,但与张謇比较起来,大有瞠乎其后之感。”[2]但据细心的学者查考发现,在立宪运动中,张謇与大部分的立宪派有过重大的分歧,使得他们“中道异趋”。这其中究竟隐含着怎样的逻辑?

一、张謇与清末立宪风潮

清王朝的内忧外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徐俊杰

随着海门市历史学会的成立,一批青年学者加入到研究队伍,海门的张謇研究事业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勃勃生机,这是非常可喜的现象。在张謇研究会老一辈学者的引领下,新一代学人已经开始窥其堂奥,成果正在不断涌现。

今天我要说的是张謇研究的“小”与“大”。何为“小”、何为“大”?研究会沈振元

老师以为,“如果我们将张謇比作一座高山,把我们的研究比作登山,大多数还在山脚,刚刚起步,因而视野不宽,路径不熟,常有迷茫的感觉,往往抓住一麟半爪加以发挥,拼凑成一些文字。”从“小大”的角度,这段话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张謇为大,研究者为小;视野为大,路径为小;系统为大,点滴为小。

那么,当我们站在张謇这样一座高山面前,该如何迈出我们的步伐,怎样去攀登呢?我想首先应该解决的问题应该是:如何正确地认识“小”与“大”的关系?

老子说:“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是以圣人终不为大,故能成其大。”这段文字给我们最直接的启示就是难事当从易事做起,大事须从小事做起。下面试从三个方面阐述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 沈振元

张謇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教育家,张謇教育思想是个深邃的思想体系。它是张謇在长期教育实践中产生的,是其在艰苦卓绝创办众多学校的过程中形成和发展的,也是在我国传统哲学理念烛照下日臻完美的,内函丰富,博大精深,大气而富于智慧,具有深深的时代印记和鲜明的个性特征。与同时代的教育家相比,张謇教育思想有三大特点,即宏观性、实践性、哲理性。正确认识这些特点,对于我们学习和践行张謇教育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宏观性

张謇教育思想的宏观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大目标、大视野、大手笔。

1.大目标。清光绪二十年(1894),张謇大魁天下后,便以下天为己任,怀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宏愿,为国家做一番事业。然而当时的“君”是个没有实权的光绪,朝廷大权操纵在慈禧太后为代表的保守、昏慵、愚昧、腐败的官僚手中,满清政府如一个垂死的老人,毫无生气,无所作为。甲午战败后,西方列强加紧入侵,中国已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随时都会有“瓜分”、“豆剖”、亡国、灭种的危险,“救亡图强”已成为当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