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蓝调第一辑
蓝调第一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87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蓝调》序曲

蓝调》序曲

                               一一《蓝布衣诗刊》主编

 

   蓝调 这个词在诗歌里常被用来指代忧郁情绪,或在诗论里代表震颤谵妄的内容表现。

 

   蓝调原是一个音乐名词,我们选用这个词作为蓝布衣诗刊出版的诗歌集名,是因为蓝调着重于自我情感的宣泄以及它所代表的原创性和即兴性。这点正是蓝布衣诗刊作者的创作所呈现的一个共同特点。

 

   诗歌的起源,原本就是劳动者在生产生活过程中,因身体的负重以及情感的压抑寻找到的一种宣泄方式。这也和作为音乐的这个名词的起源一样,有着同样的内涵。当然,我们的蓝调,在这里将引申出它新的外延。这是因为,在这个集子里,诗人们的创作并不像蓝调音乐一样,有着一个12节结构的蓝调标准,而是各自自成风格,诗人们用他们简单的、或复杂的带有感情内容的表达,不拘束于任何形式,进行着他们的单声歌唱。要想找出他们的共同特征很难。唯一可以找到的共同持征,只能用蓝调这个词才能完美地表达。那就是这个集子所选的诗歌,都像蓝调一样着重于自我情感的宣泄,都是诗人们的原创和即兴之作。

 

   我们所选编的这本诗集,融汇了多种风格的作品,展示了活跃在《蓝布衣诗刊》这个网刊平台上的众诗人的风采。他们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却是蓝调这个词所无法涵盖的。 

博文
置顶: (2013-02-05 12:44)

     点击目录可阅读作者诗歌



封面    蓝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52)

 63胡雪蓉

家居小语(组诗)

《放下》

 

阳光温暖

轻轻撕裂了阴郁多日的树林

蝉声已退

小溪清澈

鸟声滤过色彩

搬一把小凳子坐着

落叶低语

天空干干净净

 

试着站起来,才发现

空落的心里塞满了泥沙

 

《捡拾》

从很小的时候

就学会在收割后的田野寻找

一株麦穗,一角豆荚,一粒丢失的苞米

还有那些地上爬行的蚂蚁

 

看蓝得清碧的天空

赶在霜雪前犁地的耕牛

踩实的一个个蹄窝

柿子红在霜天里

炊烟已老

 

又是一阵雁声掠过

田野空远

直起酸胀的腰身

双手依然空空

 

《家务》

            1

一件一件叠好,把衣物放进衣橱

一本一本归类,把书报摞进书柜

小杂物请进抽屉

盒子里装好七零八落

 

一些陈旧的心情就在翻翻找找中

渐渐如扬尘弥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49)

62重庆子衣诗选 

 

 

1.《像兰花一样淡然地爱你》

 

清素的衣裙,浅蓝的礼帽
如同淡雅黄昏,只想带给你
一份淡淡的美丽
我所深爱的时光,只能这样
以素洁的心灵背景
靠近你的心
更多妖娆在风中的女子
她们涂抹胭脂、口绣红唇
想以浓艳的爱
俘获心爱的骑士
原谅我,只能以兰花淡然的香气
伫立在窗前,静静地,等你

 

2.《爱情不过是个传说》


爱情不过是个传说。像月光与海潮的私奔
在静谧无人的深夜,历经繁华与凋零的灵魂风景
我们长年困守于一张旧约,被世事
磨光所有柔情

老去的,不仅仅是欲望与身体
我们的爱,锈蚀在风中,无法获得
月光一样灿烂的心语。更无法
涌动一条河流,心疼而颤栗的低语

 

二十年了呵。二十年的爱,不再有浪漫风云
我们只在遥远的爱情传说里,留住争吵与疲惫之外
曾经粉红过的,柔软温润的小细节

 

3.《爱情典籍》

 

肯定有比苍老,更值得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47)

61萧忆诗集 

光与线

 

清晨的素风吹散街角摆放的麻木和懒散

深陷下去的眼神在忙乱的求助着翻滚的人流

这是你的态度也是我们的态度

纷乱的尘土淹没不了太多的语言

像现在朝阳微弱的光线爬满人们的脸庞

岁月的脚步踏下时光流走的身影

停留在精神废墟里的智者哀伤地探望着远方

城南依然树立的老城墙镇远门三个楷体字

部分笔画已经剥落 发霉的石匾议论着

往年的哀与伤悲与叹

耷拉小河边的柳树以这样的姿势

向东看着凌霄塔上滞留的白云

时光是光与线的交织

永远是栖息在无定河上的鱼卵石

在和时光交流的座谈会上越沉越稳

 

 

走过岁月的河

 

青涩的时光一瞬间

就不在葱郁

留下暗色的烟云 在飘飞的季节里

游荡

我是这样的孩子 头戴着光辉的帽子

屋檐下低着头深虑着  麻雀的过往

墙头绽放开的蔷薇花 点燃了小院的

寂静,枯落

 

老婆婆眼角结起来的哀怨 生成了

一条条沟沟壑壑的纹路

洒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20)

60 红枫的诗

爱情故事

仿佛等待了千年

你来了

一句我的小傻瓜

我傻傻的就走进了

你编织的

爱情童话

相信了你童话故事里

那个痴情的王子

相信了蓝天下会眨眼睛的蒲公英

相信了那里有日夜为爱情歌唱的夜莺

 

我走了

你轻声说

眼睛象闪烁不定的风

我会想你

语言象未曾涂色的墙壁一样苍白

我闭上眼睛

不愿看褪了色的风景

你轻易的就成了

我身边匆匆刮过的

一阵诱惑的风

 

爱情故事没有结局

 

选择寂寞

是不是我们的开始已错

就注定结局还会是错

留给彼此的伤痛

只有分手

才能让时间慢慢愈合

那么

我没有别的选择

就让寂寞

来陪伴我每一个日出

每一个黄昏

每一个雨夜

在寂寞结的茧里

蜷缩成蛹冬眠

即使春天来时

也不要破茧成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11)

59那时花开的诗

一 夏天有什么好

       

先是被绿色的浪潮汹涌过

然后被蛙声和蝉声淹没

 

夏天有什么好

暴雨来得太急,玉米拔节太快

拖拉的情感,要马上宣布

爱,或是不爱

 

夏天有什么好

葵花跟着太阳,太阳晒着脊梁

积蓄了半生的力气,都一点一滴

挥霍在脚下的土地

 

夏天有什么好

你来时,我曾为春天叹息

你走时,我又为秋天欣喜

 

工地与田地

 

工地上的阳光,比田野里更毒

工地上的大楼,比玉米长得更快

你在层楼之间,日渐卑微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昨夜的风雨来自西北

八亩玉米竟倒向东南

田地里汪洋一片

 

那一片你亲手播下的玉米

像一群生病却无法照料的孩子

而你在大楼上垒起的每一块砖

将是秋天的全部收成

 

林间草

 

午后的树林并不安静

满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8冀南诗评的诗歌

一  行走的动作

 

行走,五指微卷

这是一个常人的普通动作

它已形成习惯

好像要勾住什么

或以防有所丢失

 

五指伸开,应是一个

集体式的表演动作

那种短暂

让我们回想起来

依然精神整齐

 

二 墨镜


太阳光炽烈地照着

我从你获得满世界的阴凉

我的心感觉到了

尽管肌肤没有任何遮掩

尽管镜框外一切依旧

这迷蒙与清晰

让我说不出真伪

是你欺骗了我

还是我欺骗了心
我沉溺于你的伪装
竟陷得越来越深
    

三  烈日下

 

路边撑起伞盖,帮父亲看摊儿

为东行的车辆加水冲胎

 

轮胎在水龙头下冒出蒸汽

车老板心疼地直叹息

 

最后,两枚硬币放到父亲手中

它们在一张黑瘦的脸上开出菊花

 

路上来往的行人,行色匆匆

仿佛在赶往一杯凉茶或一场雨

 

我向不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06)

57剑东的诗歌 

   一《纪念日》

 

这一天是一阵风

吹醒的  也把

炉火上烹着的茶

摩擦成好时光与旧日子

 

他将一个少女的长发

盘起

拿起剪刀

在南方和北方之间

剪下一些好时光

贴在日历上

顺手翻动了一下

 

二《十五的月亮》

 

在我面前

流淌着一条河

月光在浪尖上微笑着

我在等待

什么时候她会泅渡上岸

躲开倒伏的水草

给我一个暗示

现在,除了我和她

河面空空荡荡

 

三《小路》

 

小路很弯很轻

在钟摆里摇晃着

节奏规律,或许

酣睡才能让他

安定下来,雾气弥漫

很恰当地隐藏了

他倒置的悬念和神态

小路加上雾

就是一座搬不开的海

 

四《梦回》

 

离家的孩子

总是在梦中听到故乡

呼唤自己的乳名

马鸣追风,白了鬃毛

多少次

翻拍夜的底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9:01)

56          杨俊富的诗歌

一 杨家河被淹没了

天哭了两天两夜

滂沱的泪珠埋葬了乡亲们的

欢歌笑语

纤廋的杨家河涨破了肚皮

祖母的系腰带再也缠不住

他泛滥的狂情

刚怀孕的水稻

被一张血腥的被子蒙住了头

遭受强暴

 

一株岸柳高昂着头 倔强坚定

誓死固守故土

尽管他的身躯被洪水

凶猛地抽打

四周茫茫无路可逃

它还是顽强勇敢地站立着

所有叹息 伤心绝望

就让它们被洪水卷去吧

只要坚定的信念还在

       

 

二 一辈接一辈

 

爷爷扶着犁  耕着他的爷爷

耕犁过的泥土

 

父亲踩着爷爷的脚印撒种

我跟在父亲身后

仿佛刚长出的一株玉米苗

 

我看我的身后

我的儿子没有跟来

 

一辈接一辈的太阳

照耀一辈接一辈的种田人

一辈接一辈浅薄的土地

生长着一辈接一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5-25 08:56)

55  我来也

误入的蜈蚣

   

它在我身上

七厘米长七厘米长丈量的时候

我在凉爽的梦乡

正用手掐狗尾巴草

 

它用嘴吻我膝盖的时候

我把它抓在了手里

又猛烈地甩在了地下

手毫无例外地被针刺

 

当然,在电灯闪亮的一刻

它被一双大脚穷追

继而狂跺

我与它同时昏厥在子夜

 

一只寻找凉爽的虫

因为误入和列入五毒

死于非命

我惊魂未定

手奇痛,腿奇肿

 

突然奇想

人类是否因为误入

让巨神挪了一下脚

就死于非命

神也在他的日记里这样描述

 

     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54  西安杨芳侠的诗歌

秋夜

 

蛐蛐在脚下叫

秋天一点点渗透

向着皮肤下纤细的骨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