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淄博文明
淄博文明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13
  • 关注人气:9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看你天天更新的签名状态,感觉你的日子很幸福呢…”有一天,一个许久未曾联系的朋友突然这么跟我说,引起了我一阵错愕。因为真相是我觉得她的每一天也令我很羡慕,她有着一个爱他的丈夫,有着一个可爱的儿子,父母亲人朋友都在身边,日子算是小康富裕,于我来说这些都是我尚需要去努力追求的,也是令我渴望的一种幸福,为何她反而会觉得我很幸福呢?于是,我开始思考起了关于幸福的定义,也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

毕业那年,我选择去农村的基层锻炼2年,远离城市的璀璨灯火,霓虹绚烂,朋友不解的问我,你上了那么久的学,读了那么多年书,最终却去那么一座平凡的城,做那么一份平凡的工作,何苦出来折腾?父亲说,别去了,随便找份工作也比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31 17:32)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的我,对“吃”有着特殊的记忆。

母亲生我的时候,因为营养跟不上,稀薄的奶水不足以把我养大。那时农村里哪有喝这粉那粉的,家里分得的少的可怜的细粮被父母碾成面粉,每次取一小撮在铁勺子里打成浆糊,给我往嘴里抹(现在之所以笨,估计是小时脑子就被浆糊糊死了)。

也许是老天爷眷顾我们一家,在父母的精心的面糊喂养下,我竟也一天天地活了下来。听说是有个小插曲的,好像是因我当时太小吞咽功能尚不够发达,也或许是面糊对当时的我来说实在是不好接受,反正有一天我好像是要坏,有人劝父母说这孩子八成是难以养活了,扔了吧。其实我估计当时我也就是饿的暂时性昏迷而已。多亏我英明无比的父母没有立刻把我抱到荒郊野外,而是给了我充足的时间让我复活,终于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30 09:49)

说起交通,可真是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也是我小时候无法抹去的记忆。

爸爸是名军人,在家的时间少得可怜。少到我出生时,妈妈也只能靠敲打房屋的隔墙来引起邻居注意,获得帮助。听妈妈说,当时没有电话,只能临时找了辆平板车去医院。三轮平板车似乎成了那个年代主要的交通工具,以至于妈妈和刚出生的我从医院回家也是依靠它。

幼小的我在农村老家由奶奶照顾,妈妈只能每天天不亮摸黑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中华文明历史悠久,有着许许多多的乡规民约,也就有了入乡随俗的说法。目前在农村中仍存在比较典型的“出嫁女”、“继承”“宅基地”等一系列现实问题。以前,非成文的乡规民约的生命力之所以强大,自有其原因。随着中国市场经济快速推进和依法治国理念的逐渐深化,乡规民约的生存与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在农村,人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与思想观念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传统乡规民约赖以存在的社会土壤愈益贫瘠。

乡规民约虽然不是法律,但是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上所起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自古以来,就有村有村规、家有家法的说法,由此可见其作用在原来更是可以看作当地人们生活的一种行为准则。弘扬传统文化,必须取其精髓,去除糟粕。随着社会舆论的正确引导,正能量的不断传播,新的乡规民俗开始慢慢取代原有的东西,一点一滴的改变这人们的生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什么是孝?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

很小的时候就读过弟子规,入则孝。刚开始对里面的内容懵懵懂懂,后来觉得入则孝是一个真理,非常值得一看。不经意间好多年过去了,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和事业。闲暇里看书的时候,总能看到有很多跟孝文化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鲁北的夏天,无论是村前屋后,还是窄窄的巷子里,到处飘荡着湿哒哒、黏糊糊的数味混杂的植物们生长的浓郁。田野里茁壮的庄稼、环绕着村落的树们、小路两侧一簇簇野菜们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昼伏夜出地疯长着,就连土墙和屋檐上,一夜之间也长满了青绿的草。

细雨、毛毛雨、小雨、暴雨,还有艳阳高照的太阳雨,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把村后的小河、村西村东村南的几个湾和村后的甜水井、村前的咸水井,灌注的满满的。
  绿色的水藻,受了季节的传染,虽然居于水面之下,也以其柔柔的腰肢,撑起了鱼儿们、青蛙和蚊虫的痴迷的世界。
    最初是孩子们,在下河或者下湾戏水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9 15:02)
    当朋友圈的分享里多了些暖融融的景致,比如枯黄杂草也盖不住的嫩绿小芽,比如桃树枝杈上刚刚钻出的粉色骨朵,比如燕子斜掠过蓝天的黑色翅影,比如蓝天上被春光镀了金边的白云。
  当大街上的姑娘们掀去厚重的围巾,露出雪白的脖颈;当人们的衣服不再全部是藏蓝、灰黑而是夹杂了几抹玫红、明黄、淡蓝、浅紫。
  当每个普通人的喉咙开始隐隐发痒,总想发出些并不悦耳却很由衷的声音;当每个普通人的心都有些蠢蠢欲动,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想要萌发,我知道,春天,她带着魔法,终于来了。冬的酷烈,终于被春天的魔法驱散,而我们的血管也在春的庇佑下,重新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9 15:07)



小枣树,其实是老枣树。枣是小枣,树是老树。

多么老的一棵树呢?在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眼里,难以估算。反正树身比自己腰还粗,两手怎么也搂不过来。但树身虽粗,却并不实落,齐腰高的地方,有个树洞。洞不算太深,伸手能探到底。树洞并不寂寞,有时麻雀来安家,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有时又会长出嫩草来,细细长长的,令人惊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9 15:02)

    小枣树,其实是老枣树。枣是小枣,树是老树。

多么老的一棵树呢?在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眼里,难以估算。反正树身比自己腰还粗,两手怎么也搂不过来。但树身虽粗,却并不实落,齐腰高的地方,有个树洞。洞不算太深,伸手能探到底。树洞并不寂寞,有时麻雀来安家,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有时又会长出嫩草来,细细长长的,令人惊奇。

    一棵老树,能让一个孩子那么依恋,除了满足好奇心外,还能让他安心。树虽然老,却不很高,很容易爬上去。纵横交错的老树枝,像搭在空中的吊吊床,躺在上面不用担心掉下来。夏天来临,躺在老枣树上的树荫里,吹着自然风,很惬意;秋天一到,枝枝桠桠上长的的小枣红了,随手可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春天在最后一场严寒的迁延不走中,默默积聚着迸发的力量。忽然在一天清晨,你惊喜的发现跃上枝头的新绿,像你久别的恋人,就那样急切霸道地扑入你的心怀,你没有力量拒绝她的任性,只想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种在眼睛里。鸟儿又开始丈量天空了,它灵巧的羽翼擦过涨满的河水,在柳笛声中站成一首诗的韵脚。竹节在悄悄地拔高,蚂蚁在草根下结巢,花儿等待一场微雨的告白,穿上珍藏了几季的衣裳,像盛装的新娘。甘霖雨露滋养了一朵花的情思,于指尖缠绕,一声惊雷,一阵鸟啼,就把空寂的心胀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