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如如
如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60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如如自如如

如如,河北作协会员,河北书协会员。曾在《诗潮》《诗选刊》《文艺报》《铁路文艺》《西部散文选刊》《当代小说》《山东文学》《哲思》《牡丹》等、省、几十家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及评论数百篇。获奖大小各种。有散文收入初中生课外阅读(首都师范大学出版社),入选《当代散文精选》诗歌入选《河北青年诗人诗选》以及不同版本的诗集,诗选,书画集。

半生喜草木,嗜粗茶,好顽石。懒云作窝,溪水濯足。此岸.彼岸,这是一辈子在做的事。



博文
(2016-01-20 07:20)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大寒

 

大寒的寒,犹如狼狗撕咬,让人疼得慌。

我对疼格外敏感,哪怕是做梦也经常疼。发肤之疼原是不可怕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6-01-06 07:59)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小寒

 

老苏头是可爱的。他每每与佛印说偈,都输得一塌糊涂又斯文扫地。恼了,怒了,不服气,再赌,再输。输又赢,赢又输,浪里波澜,大江平静,最后留下赌资,摔笑而去。又性情又快意。时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2-22 08:57)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冬至

 

总觉得冬至是和什么遥望而对的,在回眸,在莞尔,在意味深长,在神秘莫测,在蒙娜丽莎。相对的会是什么呢?夏至?仿佛人境至冬,总是要回头的,回头瞧瞧,也只能回头瞧瞧,瞧瞧那些过来的日子,那些和自己相关,让自己漫漶其中的日子。水流缓慢亦或湍急,都过来了。夏时生长的虎虎之力总是让人回味。树皮憋青的味道,花朵开疯的样子,枝叶散乱急于求成的莽撞,连同那些过于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2-07 08:55)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大雪

 

写写雪吧,再不写,这一季的雪又要开罢了。可是能落诸笔端深深言爱的,往往不是心里最爱的。最爱的,总是不知如何落笔,总是想藏起来不与人享。总是怕一落就化掉,怕化开的不是自己爱着的那个样子。怕被世间玷污,怕被眼睛看出色彩,怕被时间遗忘。所以对于雪,总是葆有节制,葆有距离,葆有远距离的回旋和怅望。可是,再不写写,情郁于中,久生痼疾,癖恋为病呵。那就写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1-22 07:52)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小雪

 

小雪,小雪,如果呼唤,是否要屏息,轻一点,再轻一点呢?可是无论你怎么小心,只要你想亲近它,想攥住它,它都像受惊的小兔,一闪就不见了。它们簇拥而下,分散而化,不起一点波澜和阵势,也绝不具有倾覆世界改造万物的野心。圣洁?那是属于道德说教,那是智者圣贤们要做的事。小雪,只管欢喜着开,欢喜着落,欢喜着化掉,落在哪儿都是好的,落在哪儿,都是一样的,凉凉的,圆圆的一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1-16 17:12)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立冬

 

汉字的美丽让人发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0-25 10:28)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霜降

 

丝雨岑寂。说它岑寂是因为几乎听不到雨声,只听到窗台偶有金属的撞击声。还能听到另一个房间里,河流,山川,大地,山谷,汩汩的心跳声。我在听世界,世界在听我,仿佛因为有了这样的彼此印证,才让人沉实地静下来。肉体的疼和处于各种边缘的痛似乎也在慢慢地落定,尘埃落定后有安详。疼也安详,痛也安详。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10-20 14:52)
分类: 流年

寒露

 

写二十四节气,写了三年。每到寒露,都要语意凝噎,写不下去。冥冥中有着什么哽在喉中,想说,又说不出。是因寒露亦已中年?中年滋味,不能表达,不想表达。不可说,不可破,说破不得,道破不得。只能隐忍悲伤,隐忍辽阔,隐忍自己体内的刺和痛,在汹涌处豢养一只硬生生的水滴,不让它落地,不让它外溢,它只能清澈无误地疼给自己看。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9-23 07:36)
标签:

情感

文化

分类: 流年

秋分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一个奇丑无比的赳赳武夫写给夫人的短笺。像一片落在红泥小炉上的小小雪花,“滋”的一声,可以将人瞬间融化掉。读这句子时,秋正过半,人在他乡。蔼蔼心动,不能自已。仿佛听见他乡的骨骼里,节节缝隙中渐舒渐缓,腾出一芽,两芽,三枝,五枝,枝枝芽芽,满春的花来。漫天的柔软异常茂盛。有一种男人的温情和体贴,就如缓缓而起的笛声,可以在任何季节,任何地点,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9-08 08:17)
标签:

情感

分类: 流年

白露

 

那年我在异乡负笈游而学,秋夜积水空明,涣涣然月色入庭,楼前的那一方小空地明亮澄碧起来。心起异念,月亮会有骨头吗?我看见它落在水色里,微风轻过,树影婆娑,它被小小的惊动撕碎了。有一种疼,它在骨髓里,于是我看见了月亮的骨头。有谁轻吟《秋声赋》,铮铮于耳,无适而可。竖起耳朵再听,再瞧,哪有人迹?不过是声在树间,秋之声赋于心间弹铗而过也。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