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征稿例言

《掌故》竭诚欢迎各界朋友赐稿。凡来稿请遵循以下原则:

一、只谈掌故,不涉风月。尤其关乎晚近以来旧人旧事旧物的小品文字,更是我们的首选。同时也兼及学术文字,但不板起面孔讲学术,有别于学报、学刊等严肃的学术期刊。

一、注重原创首发,篇幅不限。

一、如您已在其他地方发表,请勿再投递本刊(互联网上发表的不在此限),文责尺度,请作者自己把握。我们发表后,不影响您在其他地方的正式发表。

一、由于《掌故》是自费编辑同人刊物,经费有限,所以凡是我们录用的文章,恕无稿费,刊用大作之后,我们会赠送五册样刊给作者。

一、欢迎作者赐寄电子稿Word文本。电子信箱:lbyfy2000@sina.com

个人资料
掌故
掌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5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9-24 08:33)

  初出茅廬的挫逆

 

民國十一年的春季,我的妻鬧著要回九江娘家去。那時她已養了一男一女,住在鄉間有些厭煩了。她的父親陳古漁先生,是前清最末的一科進士,和我的父親,一同在湖北做知縣。這門親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說合的。我在舊曆的新年,帶著妻兒到了九江,住了不久,就向我岳父借了五十圓的旅費,溜到上海,正式開始我那“餬口四方”的生活了。我的父親雖然做了幾十年的清官,也曾被兩湖總督張文襄公派到日本去考察過,一時名輩,如吳摯甫(汝倫)、趙已山(爾巽)諸先生,都很贊許。可是他老人家生性骨鯁,素來不喜應酬。尤其在歸隱以後,十幾年來,差不多與世相遺了。所以我跑到上海,找不著一個[1]和我父親有關係而在社會上有些聲望的人物來。赤手空拳的,一個初出茅廬的鄉下人,混進這個五方雜處的洋場裏去,真有“前路茫茫,望洋興嘆”之感,那裏還會有我這鄉下佬托身之地呢?我寄住在法租界一家同鄉開設的夏布莊的一間擱樓裏,僅得一榻之地,一線之光,偶然想起陶淵明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1 23:53)

 一  教書習慣的養成

我是命中註定做教書匠的。自從二十歲那一年,由我那僻處湘贛交界的故鄉——萬載株潭——糊裏糊塗的跑了出來,當初做著一名小學教師,漸漸升教中學,以至大學,整整二十二年,除了寒暑假之外,是不曾離開過教書生活的。國府還都的那年春季,我還在上海,擔任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和私立光華大學等處的教席。那時我的腸胃病害的不能起床,為著汪先生的特殊知遇,勉強扶病到了南京。中間隔了四五個月,不曾拈著粉筆,便有些“皇皇然若有所失”,好象老於兵間的宿將,驟然離開了那隊伍,便有些不很自在似的。

說來慚愧!我雖然教書二十多年,好象小學生升學似的,一步一步的由小學升上去,忝做大學教授,不知不覺間也就十五年了!然而每一次學校裏叫我填起履歷來,我總是把出身一欄空著的。有許多朋友,看見我在學術界的交遊方面,大多數是北大出身,或者是北大的老教授,如張孟劬、吳瞿安諸先生之類,硬派我做北大國文系畢業的。在國府還都的那年,有一次汪先生約我去吃飯,同席的有一位原在北京女子師範學院做教務長的王廈材先生,汪先生給我介紹,說王先生對他講,和我是北大老同學,所以特地約到一塊兒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龍榆生撰  李保陽整理

 

保陽按:龍榆生,(1902——1966),譜名沐勳,以字行,又字元亮,號忍寒詞客、籜翁等。江西萬載人。以小學學歷而刻苦自學,先後師事音韻學名家黃侃、詞學名家朱祖謀等人。先後掌教廈門集美學校、上海暨南大學、國立中山大學、上海國立音樂專科學校、復旦大學、中央大學等校。1940年4月至1945年8月,先後出任汪精衛偽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汪偽新國民運動委員會委員、中央大學文學院院長、偽南京文物保管委員會兼博物館專門委員會主任委員、南京模範中學校長等職。1949年12月至1956年7月,先後出任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編纂、研究員、上海市博物館編纂、上海博物館圖書資料室主任等職,1956年8月起擔任上海音樂學院民樂系教授。1956年4月起,擔任上海市政協委員,1958年5月錯劃為右派,1961年取消右派成分。1966年11月18日病逝於上海。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龍榆生先生曾先後主編國內第一份詞學專業雜誌《詞學季刊》,後來有主編詞曲雜誌《同聲》月刊等,宣導傳統詞學與現代音樂的融合,與唐圭璋、夏承燾等現代詞學名家並稱。今人總結其對我國現代詞學研究貢獻有如下六個方面:完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保陽按:20121228日,复旦大学中文系、复旦大学出版社在复旦大学联合举办《忍寒诗词歌词集》新书首发式,以此纪念著名学者、词人 龙榆生先生诞辰110周年。此文為會後彭師整理的發言大綱。文中有若干段落在編輯時稍作調整,并此說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李保陽整理

 

口述者簡介:龍英材,生於1939年。江西萬載人。龍榆生先生幼子。現為復旦大學化學系教授。

保陽按:今年十月七日,保陽電話聯絡到龍榆生先生幼子龍英材先生。欲向龍先生徵集關於龍榆生先生資料,以為紀念龍榆生先生一百一十周年冥誕所用。龍英材先生電話中不厭其煩縷述龍榆生先生相關情況。嗣後,保陽將談話內容整理成文,并請龍英材先生再作審閱,遂成以下內容。

 

 

先父遺物原由先兄廈材經手整理,多年前曾與臺灣的先父門生張壽平等人合作出版過《近代詞人手劄》。去年先兄去澳大利亞,未幾過世,於是才由我和家姊雅宜共同整理。

我是學化學專業的,對先父所從事的詩詞專業不在行。現在我們所做的工作是把所有先父遺留的文字材料原件掃描製成電子版,並歸檔存入電腦,以便檢索和日後請社科院的張暉先生作進一步的專業整理加工。

張暉最近編了一本《忍寒廬學記》,將在三聯書店出版。該書有紀念先父的新舊文章若干篇,分成師友回憶、門人感懷、子女回憶和學界研究四部分,其中有些篇目是暨南大學10年前紀念先父100周年冥誕時的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簡介:彭玉平,別署江南詞客、無事三分醉等,江蘇溧陽人。1995年畢業於復旦大學,獲文學博士學位。現任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2012年被聘為珠江學者特聘教授。研究重點為詞學,發表《朱祖謀與晚清和民國時期的夢窗詞研究》等論文120餘篇,出版《詩文評的體性》(北京大學出版社)、《人間詞話疏證》(中華書局)、《中國各體文學學史·詞學卷》著作多部。

 

保陽按:《岸邊讀書記》三卷。2011年夏發表於中山大學中國文體學研究中心學術論壇“讀書人”版,旋為中山大學校報轉載若干篇。彭師曾加按語云:“學術隨筆,參以性情,詞客準備按照這種模式寫幾篇試試。開筆若是文言,就順著文言的思路寫去,開筆若白了,就白話寫了。也許語言風格有不同,但開頭八字是要儘量貫徹的。”保陽曾請于彭師,欲將《岸邊讀書記》更名為《倦月樓詩話》,彭師謂:三卷並非全為說詩而作,若稱“詩話”,則選刊論詩篇什若干即可。然《掌故》旨在保存文獻,故用全文刊出,并更名《倦月樓詩話》。

 

倦月樓詩話卷一

 

一簫一劍平生意

    劍氣簫心,乃言說定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作者簡介:方彭,浙江平湖人。藏書豐富,尤多明清兩代文獻資料,曾獲得首屆嘉興市十大藏書家榮譽。熱愛平湖地方文化,離休後致力於平湖地方文史研究,先後編纂《平湖歷代詩詞彙編》、《平湖歷代散文彙編》、《平湖歷代名人彙編》等。

 

保陽按:本文系平湖圖書館方彭先生多年前舊作,2009年夏,得方先生慨允,保陽曾將本文修改後,作為拙作《清代平湖張氏家族文學研究》第一章第二節內容。茲將方先生原文刊出,以饗讀者。並再此向方先生致謝!

 

我邑在清一代,憑籍境內山菁菁,水粼粼,水木清華,鐘靈毓秀,名儒碩彥,騷客雅士,人才輩出,文學成就達到頂峰,尤以詩人最為活躍。每興會所致,詩興勃發,志趣相投者,結為詩社,以學問人品為一時人望者作壇坫主盟,定期聚會,為當時之習尚。我邑詩社自清初至清末,前後相繼,有名可考者十五個之多,可謂盛矣。

忘機吟社,是我邑在清代最早,也是最有影響的詩社之一,主盟者為眾望所歸者李天植。楊鐘羲《雪橋詩話三集》卷一雲:“龍湫山人李潛夫作忘機吟社,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馮貞群先生,字孟顓,是伏跗室主人,在地方文獻、版本學、目錄學方面造詣很高,連章太炎也非常佩服他。在民國的寧波,也算是首屈一指的大學問家了。文革時,坊間有“民國四公子”的說法,據說馮先生位居第一,但另外三個是誰,現在也沒有搞清楚。

伏跗室藏書量多而質高,可謂是縹緗盈棟,精本充牣。比如有宋元明遞修本《名臣碑傳琬琰之集》,還有大量的名家稿本、抄本。據說,在民國初年,社會上重西學,國家又動盪,寧波世家大族的藏書就逐漸散了出來。馮先生見了就收,著實得了不少寶貝。像董氏“六一山房”、柯氏“近聖居”、徐氏“煙嶼樓”、趙氏“貽谷堂”、陳氏“文則樓”等,幾乎將寧波的藏書家一網打盡。藏品中,還有不少碑帖,上面藏印累累,有梁同書、王鴻緒、董其昌的印章。其中有張《興福寺半截碑》,上邊居然有“伯虎”的印,讓我們激動了半天。後來一考證,這石碑是明萬曆年間才出土,而此時那位六如居士早已仙逝,可見是商家作偽。估計馮先生也知道,只是看著好看,也就留了下來。碑帖特容易造偽,民間有“黑老虎”之稱,也有本來是好東西,書商不識貨,反在上面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光緒五年(1879年)十一月一日上午,僕役久久不見嘉定縣代理知縣劉履芬來到縣衙公幹,心中不免著急,便急急來到知縣大人的寓所,“知縣大人,知縣大人!”僕役喊了幾聲,沒有回應;見知縣臥室的門緊閉,轉而敲門,但“叩扃無聲”;於是不得不“翹而入”,一進屋內,僕役和府內諸人大驚,只見嘉定縣代理知縣劉履芬“僵於地,喉骨斷裂,血污被膺,右手有短剪,握固未脫。”案桌上的燭光尚未熄滅,一封《洗冤錄》端展於案上。頓時,劉宅內哭天喊地,劉履芬七十二歲的老母親、側室平氏、十三歲的兒子劉毓盤更是跪倒在地,嚎啕大哭,哭聲一浪高過一浪……

    五十三歲的劉履芬是在前夜用剪刀剪斷咽喉自殺的。

     “知縣自殺了!”消息迅速傳開,全城百姓震驚!

    上任僅一百零四天的代理知縣劉履芬為什麼要自殺?他究竟有什麼冤情?在光緒《嘉定縣誌》的“職官志”,以劉履芬“博洽仁慈,卒官”一筆帶過,撲朔迷離,而真相究竟如何呢?

    自己無冤卻自殺了。

    個子不高,長衫白卦的劉履芬,長得一副老實像。他的自殺,其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關於陳寶箴死因的再辨析

 

江西社科院 胡迎建

 

作者簡介:胡迎建,研究員。江西省社會科學院學術委員會委員。《江西詩詞》主編,中國近代文學學會理事、省作協會員。著有《近代江西詩話》、《江西山水旅遊詩話》、《獨上高樓·陳寅恪》《陳三立評傳》《江姓史話》《江西頌》《胡迎建序跋集》《湖洲鷺蹤》,完成國家社科規劃項目《民國時期舊體詩研究》。

 

近二十年來,關於湖南巡撫陳寶箴被革職後在南昌西山去世的死因,時有發表的文章持被慈禧賜死之說。此說最早的提出者為宗九奇。他在《陳三立傳略》中說:“陳寶箴之死,實乃至今尚未昭白的政治大冤案。據近人戴明震先父遠傳翁(字普之)《文錄》手稿,有如下一段記載:‘光緒二十六年(庚子)六月二十六日,先嚴千總公(名宏炯)率兵弁從巡撫松壽馳往西山崝廬,宣太后密旨,賜陳寶箴自盡。寶箴北面匍伏受詔,即自縊。巡撫令取其喉骨,奏報太后’”(刊《江西文史資料》1982年3期)。劉夢溪《陳寶箴死因之謎》一文贊同此說,更引陳三立崝廬述哀詩等材料反復論證陳寶箴為慈禧太后賜死,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