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楚衣--
--楚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0,941
  • 关注人气:2,4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桃之夭夭

   暮色

太阳放手,道路被藏起,火烧云朝自己退去

只有炊烟和孩子,易于辨认

跟随犬吠

隐隐切入万物的内心,或相互切入

 

我不如房顶,难以察觉

它那里,产生了一个极为辽阔的世界

需要举起镜子

或一面墙

冲撞,记起,分割彼此的光明

 

某些时刻,会变得恐慌

要庇护的东西,总是多于袒露部分,竟不知

田埂之外

仰卧的地平线,正供养着火焰

大地的背面在取暖

 

——2016.06.20


桑者闲闲


    心事

 

把你变蓝。以你的声音,你的雨

以你鬓边飞起的丝绸

作舟,作引,作你湖中摸不透的雾水与江南

 

这么多的词,将和你拥抱

动情且温柔,骨头里,已被顶礼和膜拜

谁愿意,随云朵,一起说枝叶

更说繁茂

 

你在边缘,受难和复活

扔下荒芜的名字,我被刺死,到达坏天气

蓝,它不在,正打开

 

我教你,卷出它的海,刻在陶罐上

做一只永远跑不动的兽

站立,凝视,打碎

 

——2016.06.23


青青子衿

  那种美丽 

 

你撕不下来,像我撕不下一首诗

在黑暗的边缘

 

永远是一座山,含着湖

薄暮中伸进胸膛,如同我走过的路

伸进时间

与杉木交换着身躯

 

当泪水,藏在词语之间

像个赤裸的人

你说

第一次说,我们用完了全部的痛

 

——2016.12.28


卷卷采耳


    桥与桥

  

在园中,我的故乡,柔软的腰上

一次次盛装出行

 

看起来都是她们,李清照或柳如是

细瘦的肩,只低着头

轻轻跨过去

 

这持久而幽静的身体——

 

千万个夜,因为在桨声里交错,浮起

河水便有了久远的时光

人群,来来往往

 

——2016.01.31


小尘埃

简介:楚衣,一个虔诚的爱诗者。少量发表,未出诗集。主张诗歌如家人,陪伴中获得诸多成长和暖意。

个人诗歌公众号:陌上尘埃。


雪记…
标签:

缓缓归

分类: 雪记


蝉声
 
一如既往。已经从左手到右手
布满了穴位
它按住的某道关口
企图以一个皮肤上的小坑,夏日疼痛
帮助我
捕捉那年少的轻微时光
 
树渐渐移出。紧接的
午后,一只瓜瓤里,散落着无序的黑色的点
再按下去,小坑泛出水来

这些突然而至的水,顷刻又静止了
仿佛尘世的我
从来都不能从蝉声里经过
 
——2019.07.17

渡口

在烟雨和空蒙之间,开始等待。
是河流上的高纬度地区,是通向繁星的最近一扇门扉。
它清爽。朗澈。
空无一物。却有一份惊骇摄取灵魂。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8-10 09:10)
标签:

缓缓归

分类: 雪记


一个人的时候

她很轻,借助一片树叶的弯曲居住
河水涨上来
包围她的肩膀,伸展伊始,她和她的手臂都有了弧度
乌黑的头发向下垂
它们有时像鱼
有时更像一处瀑布后的悬崖
顺着下山或泥土的方向
追过一缕缕琴声
她与自己,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日子
总是以水的形式
彼此照应,相互溅起
千万只脚奔走在雨的屋檐
雨的夜
秋已经下雪
冬,喂出炭火与凛冽
知心的人与她为邻,误入梦境
偶尔
两三个路口
她说她无愧于自己的交错
这个国啊
身体里
装满了各种白色的丝绸

——2017.07.16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缓缓归

分类: 雪记


蔚蓝

她庆幸,在一次次艰难的
足够专注
并时刻等待修正的尝试之后,终于找到了
那个迷失的午后

天空蔚蓝
尘土中布满夏日的清新
父亲
坐在门口,桌子边
静静地看她

这目光,似曾相识
仿佛是孩子们设计出来的
一条
弯弯的小河

——2019.06.28

悬崖

当他被一群人宣布死亡以后
我们的伯父
除了打不破的,结结实实的孤独以外
再没有其他消遣了

那个早晨,他一言不发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11 09:13)
标签:

缓缓归

分类: 雪记


第三次忍受
@楚衣

慢慢地,坚定地,他又开始
敲第三锤
是的
他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面对从汽修厂拉回来的铁皮
很急迫地
掏出时间和工具
无休无止地敲
仿佛大自然中一切坚硬的物体
都能被他捋平,听他指挥
他敲。
他敲。
如同他能看到一个
极小的铁人儿,不断地一分为二
越变越多
开心地叫着父亲
让他
感到一种真正的,莫名的喜悦

——2019.06.27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7-04 15:45)
标签:

缓缓归

分类: 雪记



蚊子的世界
@楚衣

看见同伴的尸体,他停了下来
并摸了摸
这真真实实是一具尸体,正体验着被死神拥抱的一刻
它就在那里,像块胶布似的
被人撕了下来

现在他有点怀疑
自己
也已经死去
甚至此前的每个夜晚,他所抗拒过的
那种黑暗,有毒的世界
是否真的存在

他想象着,又大又木的头
随之扭动起来
嘴巴里发出
除了嗡嗡声以外,某种尖利的硬邦邦的声音
越来越大,一圈一圈

——2019.06.27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烟火记…

你不是别人

2017-12-29 10:20

隐居

2017-12-27 09:40

清晨是个孩子

2017-11-29 08:15

枯藤老树昏鸦

2017-11-28 19:11

巨人

2017-11-28 18:18

满是我村庄的颜色

2017-11-28 18:16

我只是经过

2017-11-28 18:15

昨夜北风呼啸

2017-11-28 18:1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