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苇
芦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38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长沙老城回忆》之一

分类: 长沙老城回忆

     随着长沙城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棚户区改造,昔日的很多小街小巷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留下的仅是儿时的依稀印象和无限依恋。麻石小巷平地一声雷就是其中之一。
    平地一声雷长约五百米,西起古家巷与斗姥阁的交汇处,东连建湘南路,斜对面就是浏城桥。其位置大慨是如今的定王台书市。为何名叫平地一声雷呢?缘于此地有一雷井。清光绪《善化县志》载:“高井,城墙根,定王台左,井可见底,水注旁穴,投瓮入汲,滃然有声。”夏天,坐在雷井边竹铺子上乘凉时,老人们常给我们绘声绘色讲雷井的神奇传说:天上的蜈蚣精偷了玉皇大帝的一枝宝梅花,藏匿人间。玉皇大帝大怒,派了天兵天将下凡追缴,岂料蜈蚣精钻到了现在雷井所在的山缝深处,玉皇大帝急派雷公赶来,霹雳一声惊雷,把蜈蚣精藏身的山缝打出一个大窟窿,即成了现今的雷井。蜈蚣精被雷打死,那枝宝梅花就留在雷井里了。故有“平地一声雷,井下一枝梅”之说。雷井水深无底,里面蟄伏巨蟒,无人敢下,千百年谁也找不到那枝宝梅花。我们兄弟有时不听话,吵闹打架,外婆就说:“把你们丢到雷井里去,让蟒蛇精把你们呷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五、难忘洪家井

分类: 长沙老城回忆

  因父亲工作调动到樊西巷市检察院,一九五六年全家从工农桥搬迁至院内宿舍。我亦由廻龙山小学转学至洪家井小学。该校原是个坐北朝南古庙(已无考证),庙堂高大宽敞,四根三人合抱的大木柱立在雕有莲花花瓣鼓圆麻石墩上。一个带奇形怪状的假石山花坛的大天井连于庙堂(大礼堂)南,天井左右两边各两间厢房成了上课的教室,左厢房第二间就是我们四乙班教室。
    班主任是教语文课的钟毓秀老师,她四十多岁,矮矮胖胖,带副浅白色眼镜,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一年四季脸上堆满笑容。有同学作业没做好或上课讲小话,她总是不紧不慢地走到课桌前,用手轻轻摸着他的头说:“你屋里爸妈送你来读书不容易,要好好念书呐!”有个叫周铁平的同学家里十分困难,钟老师还自己掏钱帮他出学费。有次家长座谈会结束后,有个调皮同学说:“我生怕伢老倌开完会回家会打我一顿,冒想到钟老师冒讲我捣蛋的索(坏)话子,还表扬我卫生搞得好,以后我再也不乱团了。”同学们特别敬重她服她。班上同学集体荣誉感特强。各类集体活动我们班干部都同心协力认真负责组织好,同学们也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六、厄困盘乐园

杂谈

分类: 长沙老城回忆

 常言道:天有莫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一九五七年底,家里主心骨父亲出事,不啻晴天霹雳、天崩地裂。深重的灾难从天而降,如狂澜之既倒、垒卵之倾覆。父亲单位以我们母子三人(我哥已于五六年在市十六中初中毕业后,响应号召奔赴大通湖农场)再住单位宿舍不合适为由,屡屡催促硬生生将我们母子三人驱逐出屋、扫地出门。我母亲是个自尊心极强又特爱面子、温和谦贤且内心柔弱的人,当时在上学宫街长沙针棉纺织品公司任统计员。她老被逼无奈只好白天上班,晚上四处奔波寻租既便宜又近单位的居屋。四人的一切开支仅靠母亲每月二十六块五的低工资维持,不出数月即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加之,寻租的住房不足十个平方,原先家中的棕棚子大床、八仙桌、五屉大柜、梳妆台等只得无奈陆续变卖。家具拆散后从宿舍三楼窗口用绳索往下吊放时,我站在下面呆滞滞望着熟悉而即将失去的家具,一脸木然,心酸已极。
    五八年四月,读四年二级的我从洪家井小学转至离妈妈单位最近的盘乐园初级小学。这是个利用一栋老旧房屋改造后的学校。离天井较远的教室里光线昏暗,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二、挑堤捞桶

杂谈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有女不嫁赖子洲,赖子洲十年九不收,倘若收一收,狗都不呷白米粥。”我下放垸子原名赖子洲。据刘四爹讲,七十年前这里还是白水茫茫八百里洞庭,先人们围湖筑堤,才有了如今的赖子洲。赖子洲往南至黄土包堤四十里地,越黄土包河属东南湖芦苇场,其南即烟波浩渺的南洞庭湖。这四十里路中,每隔五至十里,即有一道先人所筑土堤。每筑好一道土堤,遂洞庭湖水挡于堤外,堤内垦为水田,即所谓围湖造田。经年屡月,堤进湖退,柳毅传书时八百里洞庭到如今怕只剩三百余里也。这一道道无言土堤殊不知是多少先人用血汗甚至生命堆砌而成,其中蕴含多少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故事啊!现如今,社员们的茅草屋多数建于这高于水田又废弃了挡水功能的道道老土堤上。(见照片一)
    垸子里临河河堤须年年加宽加高,一九六九年元月上旬,刘队长带领我们知青与社员们一道,背被包,挎扁担箢箕,踏泥泞碎雪,沿草尾河堤往东步行三十余里,往离对河黄茅洲不远处四码头挑保命堤  男知青与男社员、女知青与队上姑娘们分别借住在附近农民家。我们所住茅草房较大,沿东西两侧芦苇墙壁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六、腊月挖藕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朔风飘雪花,咬牙入冰碴,但为生活计,冒雪把藕挖。

  却说一九七零年元月(农历十二月)中旬,天寒地冻,鹅毛大雪飘飘洒洒,我们知青大茅屋檐前倒挂根根凌冰,晶莹剔透,寒光闪闪。生产队将冰雪覆盖藕塘水放干,第二天分藕。(见照片一)队上二十一户的户主满心欢喜齐聚队屋,等待“拈沟”(摸团子)。

 

  陈会计对众人说:“上次分柴火是从刘记林家开始拈沟的,这次就从紧挨他家陈有才家开始。”队上分柴火(芦苇捆)、稻草、黄麻、蚕豆等,一慨拈沟,拈沟的顺序是从住西边第一家开始,下一次就轮到西边第二家,依次顺延,绝对随机,众目睽睽,阳光操作,真真的公平,公开,公正呐。

 

 &nbs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七、购置船篷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却说一九六九年二月,从长沙家里过完大年初八,回到生产队冒几天,刘队长安排我和保管员曹罗生去沅江县城替队上小木船后舱购置档风遮雨竹篷(俗称禾壳)。划船过洞庭湖?嘻嘻!娘肚子出世头一回,于我这喜欢四处游历体味风俗民情的野猫子脚说来,岂不是求之不得美差一桩?

 

  从生产队划船过洞庭湖到县城必经草尾镇、茅草街镇。清晨,曹保管员在船上一手划浆一手掌舵,我着黄色解放鞋肩背纤縄一步一步沿草尾河岸逆水向西,朝五里路远草尾镇进发。因拉只空船,不费什么劲。只是碰上“会档”就麻烦来也。所谓“会档”,就是遇上停泊在河边的大船,纤縄绕过不去,非得飞快爬上那只大船,拿着纤縄在其船周围快速绕个大圈,再猴急样跳下大船,方能继续前进,若运气不佳接连遇得几只大船,那就会跑得热汗淋漓,筋头发滚。船行近一小时,到得草尾镇,买了个猪脑壳做这几天的荤菜。(见照片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八、澧水遇险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孟子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当年我等知青下放农村,岂只是苦心志,劳筋骨,饿体肤。凡事拿命挡,损命的或差点损命的知青不在少数。这里权且请各位随在下拙笔一同体味当年俺澧水遇险,险些葬身鱼腹的一段经历。
    话说我下放的洞庭湖畔,无山林缺柴烧。每年冬季,均由县、区划定东南湖、安乡等地芦苇场,各生产队派人去分配点砍伐芦苇,再驾船运回来作烧柴。七零年腊月,由生产队贫协主席桂生伯带队,青年社员建伢子、天保子和我驾船去安乡县城南面五里对河的竹林芦苇场运芦苇。在我们出发之前,队上早已安排社员、知青在那里砍倒芦苇,捆好码好,等我们用两只小木船运回。
    我和建伢子背纤,其他人掌舵划浆,从队上出发,经草尾、茅草街再逆澧水而上过肖家湾、武圣宫,船行二日,到得竹林芦苇场。将芦苇码在船上,次日运回生产队。搭帮天老爷垂怜眷顾,头几趟澧水河风平浪静,倒也顺当。岂料,最后一趟,遭遇大难,苦不堪言,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十一、治病拜师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却说七一年九月一天深夜,窗外电闪雷鸣,大雨滂沱。我正在大队部医疗室旁小住房煤油灯下伏案看医书,突然窗外传来急促声音:“芦医生,我是周重山。我婆婆病得厉害,请你去看一下好吗?”“要得!”我把煤油灯拧小,摁亮手电筒,打开医疗室门。

“我婆婆生小孩,快二个半月。近几天,左奶子痛得厉害,给她搞了土法子,不见效,现痛得下不得地,只好半夜来请你了。”

听了他的叙述,初步估计她是患了急性乳腺炎。我于草药堆中拣一大把蒲公英,背出诊箱,足登长统黑套靴,头戴圆篾斗笠,身披自制透明塑料薄膜雨衣,打手电,急往他家。

 

  只见周嫂子头上系着一条花毛巾,躺在床上:“哎哟!哎哟!”喊个不停,我用手在她额头上一摸,好烫!解开左侧上衣,乳房中下部红肿,轻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轶事一、拍卖记

分类: 沅江下放回忆

 列位看官,今日容俺给各位讲述一个苦涩真实的故事。权当给各位送上一碟紫苏梅子姜,由大家茶余饭后细细品尝。

 话说西历一九七六年四月,沅江共华某队原有知青八位,自六九年十月以来招工招学、病退回城、转点,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离队,独剩下小柴。小柴时年二十有三,豪爽耿直,粗喉大嗓,生得鼓鼓墩墩,皮肤黝黑,豹头虎眼,浓眉倒竖,貌若钟馗,别号飞天蜈蚣。队上常年每日十分工,只合二角多,做得多,吃得多,亏得多。他一个人出门一把锁,进门一把火,餐搞餐顿搞顿,冒得呷早点睏,顾影自怜,好不寂寥。

 百般无奈,飞天蜈蚣云游四乡八里,认识不认识的知青家就成了他的食堂与旅店。缘他日行夜伏,来无影去无踪,队上社员就赠他一雅号飞天蜈蚣。如此日子混久了,老往本来就缺吃少喝的知青家啰杂(麻烦)也不是个法,朋友朋友,还是要有。大家都冒得,脸面渐渐挂不住了。飞天蜈蚣只好一船搭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