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湟中马彪
新湟中马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1
  • 关注人气: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3-09-06 09:47)
分类: 随手乱写

酥油花

 

沙岗

 

精美绝伦的梦
一年只此一场
做梦的人,梦里的人
徜徉尘世的虚幻
梦醒时分,却难回归
昼夜交替的起点
四季更换的轨迹

上元的明月
一年等候一夜
月中的梦,梦中的月
清辉滤去浮华
月落曲终,不再追忆
刻意中的漫长
不经意间的迅捷

朝拜路上的菩提
一年绽放一树
心瓣始舒,檀叶已倦
瞬息已是枯荣
花开花谢,难悟轮回
是刹那的超脱
还是终生难渡的孤寂

普渡灵性的灯
一年点亮一盏
烛光摇曳,万相竟现
佛却紧闭慧眼
灯燃灯熄,难捺忐忑
是默许沉睡
还是普渡浮燥的今生

六百年,一花一世界
只诵一句谶语
六百年,苦海无边
指尖上修成正果
六百年,尘缘难了
迷惘世俗的虚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手乱写

博友“北山南村人”在博客中写了一篇《成语别解》,其中说到“任劳任怨”一词,虽然短短几句话,却十分耐人寻味,很有意思。全文如下:

  

【任劳任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31 16:57)

近期困为腰疾、颈椎日趋严重,不能及时回复博客中留言,请各位博友谅解。

随笔,在《新湟中》的日子。全文完,特告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我还能在杂志社坚持多久?

这段时间,与熟人一照面,大家脸上所露的表情都十分怪异,每个人所说的第一句话总是“头发怎么突然就白成这样子了?”

自己曾对着镜子看,发现自己两鬓的头发几乎全白了。俗话说“叶黄就一秋,人老只一年”,我却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变得如此衰老,自己也不禁暗伤怀。我知道在长期过度的劳累中损伤的不只是我的头发,还有脑神经、颈椎和心脏,这半年时间里,我好几次在办公桌前心脏病发作,在一旁的蔡文平吓得手足无措,紧紧张张地帮我拿速效救心丸;坐久了腰背僵硬,两腿发麻等症状越来越严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七、打了“鸡血”的同事们

杂志社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很辛苦,不只是我一个人。

不管是报纸、杂志,还是广播、电视,所有的编辑都面临这样一个困境,你想用的稿子太少,不能用的稿子又很多,如果本单位有记者还能安排一些有针对性的采访,补充稿件不足,如果本单位记者有限那就等于做“无米之炊”,这个问题在《新湟中》犹为突出。记得一位作者曾对我说,你们《新湟中》的工作量太大了,从杂志就能看出很多东西都是你们自己写的,只是用了不同的笔名而已。我和老陈如此,以前的老夏亦如此,杂志社能胜任采写工作的只有两个人,如果缺稿件也只能是我们两人自己的事情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梦魇般的疯狂加班

20128月,老陈调走了。这位老兄年长我一岁,杂志社长期劳累过度使他感到身体再也难以支撑下去了,记得好多次编排完刊物后,他因血压升高致使双眼肿得很历害。因为杂志社人员奇缺,所以我俩一直是在克服工作量大、时间紧的高压力状态下坚持着。

缺编制、缺人员是一个长期以来一直困扰着宣传部和杂志社的难题,作为每期约8万字的月刊,最少应有文字、美术编辑、采写报道、排版、校对、通联、发行等工作人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收获与付出是对等的

杂志社的工作十分繁忙,大多数时间和功夫都用于修改稿件,为他人作嫁衣,而自己的采访计划只能抽时间来进行。20094月起,我就准备到群加林场采访,期间总会有许多工作缠身而一推再推,至到3个月后才得以出行,那次我在群加林场职工中采访了6天,写出了长达1.3万字的报告文学《静守青山》。其实每次采访总是在先加班干完手头上时间紧的工作后赶快出去采访,回来马上赶写稿子,用老陈的话说“我俩的采访就是要把原本很忙碌的自己再折腾得到喘不过气来。”每次从采访到完稿的过程都是紧紧张张、匆匆忙忙的,自己都觉得非常累,心里想着下次尽量少干这种累人的活。其实这也只是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美轮美奂藏艺仙葩  如梦如幻酥油奇花

——塔尔寺酥油花展侧记

/  马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紧张的“抗震救灾专刊”

2010414,当月的《新湟中》的发行工作刚结束,我正准备请假去西宁住院治病,就得知我省玉树州发生7.1级强烈地震,全县上下立即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病假当然不能请了。下午,得知我县大才乡前沟村回族农民马宝祥组织抗震救灾小分队赴玉树去救灾的消息后,我与县电视台记者李玉娟便赶去采访,当天晚上我赶写出稿件,发给《青海日报》社值班编辑,第二天,我的稿子便见报了,李玉娟的电视报道也在在省电视台报出,湟中农民马宝祥率家人到玉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曾经的劳累和收获

在做好编辑工作之余,我和老陈还是把采访基层一线报道做为重点的工作来跑,因为我俩都是干新闻出身的,深知好新闻都是下到基层跑出来的道理,我们约定尽量通过加班来多做一些编辑工作,尽量抽出一定的时间来采访、撰写一些稿件,所以每月我们都会抽出一些时间开车出去采访。

采访的日子大多是早出晚归,不管白天跑了多少路,晚上还得赶稿子,有时候还要做补充采访,因为编稿工作量大,所需时间多,这样一来我们预留的采访时间就特别紧张。 09827日,上新庄镇加牙村一名藏族小孩不慎落入水渠,村民王守兰和杨国雄等人舍身相救的事迹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