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个人资料
梅安
梅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8,627
  • 关注人气:1,0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本博客皆为本人原创。文字,旅途,时光和茶,如灌浆谷穗,散发一股醇厚之力,于陡峭尘世划拨一道亮光,清警自勉。
(另一笔名:雪里梅香。晓君。)
博文
分类: 梅花小笺

    中年时谈爱好,爱好已然嵌入骨髓,成为一种习惯。反省自己,除了爱看书,别无所长。自幼酷爱读书,童年集市上遇过的小人书摊位,后来父亲单位上的图书馆,书店,文化馆。几乎是哪里有书就往哪里钻。书籍,是一盏暖灯,是良师益友,是忠诚的伴侣;是指引,启迪,期冀和快乐。有人说,书是逆境的慰藉。“回首向来萧瑟处”,因为书的存在,生命中的苦难,困顿,疲倦和乏味,皆在一页一页的书香里,简笔写意,一一淡去。庆幸自己那么深刻地爱着书,在悲哀无力的人生里,泅渡,以书为舟楫。

    在文学的世界里,一直是一只孤寂的小小鸟。默默努力,挣扎,坚持。多少风浪打过来,几许沧桑,矢志不移。年少有梦,想当一名作家。彼时宿于小学同窗家,闺蜜二人共枕说话,各自谈及理想。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想当作家。她惊讶地看着我,当我异想天开。“怎么可能?当作家那么难,你行吗?”一言激起愁绪多,披春衫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3 08:11)
分类: 梅花小笺

难得的假期,晨间和友游湖。冬季的生态湖,若非晴日,总有一股子烟雨迷蒙的氤氲气息。一湖静水,芦苇,残荷,白鹅,一并浮于水面。芦苇与荷皆为静物,唯独那些白鹅,是清冷间的一抹生机。它们不安分地游来游去,拨清波,忽而嘎嘎叫着掠水而去。一隅残荷铺展,映衬着不远处的文星塔。晨间湖边无游客,水雾迷茫处,静谧丛生,不觉得萧瑟,反而生起一丝恬暖的心情。

友陪,夫随,三人拾级而上,登螺子山。此山于庐陵颇负盛名,可惜读书时至今,一直未登高。新年伊始,两个心愿。卸下尘事诸般琐事,螺子山登高和青原山净居寺祈福。

一路风景清雅养目。南方冬日,山间绿意盎然,间或几树灿黄,抑或几树枯枝萧索。恰逢晴日,一派静谧生暖。立于文星塔下,反复寻找合适的角度拍摄塔身。每一次郑重地举起手机拍下心仪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22 09:42)
分类: 梅花小笺

    孤独的时候。有些话找不到合适的人说。有的事没有人陪伴去做。孤独是人藏在内心的小小的影子,不被人发现,有时候却异常凶猛,一次一次控制情绪的末梢,如同海水不断冲刷礁石,企图印证时光的深刻痕迹。

    人生而孤独。小时候很害怕孤独。读小学前曾随父母四处借屋而居。大人们都很忙,因为不断更换住处,没有固定的玩伴。曾经住过河边一间黑咕隆咚的旧房子。父亲向亲戚家借的两间屋,父母住外面有窗户那间,孩子们挤在没有窗户的暗房子里。狭窄,黑暗,沉闷。幸好屋外马路对面是条小河。没有电视机、电脑和手机的年代,下河洗澡是夏日晚饭后的热闹事。

    每当傍晚时分,那条小河分外热闹。街上的孩童们跟随大人纷纷在河水里玩耍,游泳和打水战。那时候没有救生圈,有条件的家庭父母会搞到废弃的轮胎做救生圈,没条件的孩子就手托大脸盆浮水玩耍。两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4 10:44)
分类: 梅花小笺

一个人坐在藤椅间,闲字在指尖竖立,握着剪子将长长的指甲减去,剪出圆浑的弧线,露出红润干净的肌肤。我可以反复将长了的指甲剪去,尔后任它再长,再剪,却怎么也舍不得剪去那一头乌发。

许仙迷恋白素贞,不可排除那蛇精有着一头乌黑长发的缘由。

许多美好的传说里,我独钟情这个俗透了的爱情素胚。蛇精啊蛇精,她创造了坚不可摧的爱情神话。我喜欢,我痴缠,我迷恋白素贞那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女人若有爱,加上那空灵的魅惑,十千九万个许仙也过不了白素贞一个人的断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8 19:54)
分类: 梅花小笺

有人发来家人周末出游的照片。母女俩手里各自握着一把芦苇。白絮茫茫在手,凭空多了一丝古韵。

一直认为芦苇是有古意的。想它们两千多年前就安静地侧卧于《诗经》里的一隅,且拥有一个无比古意的名字:蒹葭。每每看见芦苇,便觉得日子沉静如江水,白茫茫一片苍苍流逝。其间静气,如贾岛的诗云:“川原秋色静,芦苇晚风鸣。”是这样的安静意象,让人有了一股莫名的惆怅。

11月底的某一天,应邀去吉水走访杨万里故里。黄昏来到山里一个度假山庄。酒楼前一个开阔的湖,湖畔渔舟闲泊,钓客悠然端坐岸边垂钓。水边芦苇丛丛,白絮映水,一副诗经里原始的美好韵味。煞是好看。举起手机拍下那一簇簇美好的芦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02 10: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枕夏集

周末的日料店里有些热闹,不断有人进来用餐,大多是结伴而来,或情侣,或友伴,更多的是家人聚餐。灯光正好,胃口正好,日式和风气氛的料理店,和女儿选了榻榻米坐席。味增汤,秋刀鱼,三文鱼寿司和鳗鱼寿司等皆入味。

邻桌是个独自喝酒的男子,桌前摆着秋刀鱼和寿司等。一个人默默进食,慢慢啜饮,有着旁若无人的放松姿态。食物的色泽,形状,触感和味觉,可以带给人心情和精神上的平和,那些纷杂的尘事,往往自动缴械,给食用者抚平心口堆积的褶皱和泥沙。

这个时候,又有了用文字记录的心情。在许久的绝望后,希望一点点萌生,启动和复原。
有些事情不可为,却不得不为,譬如亲近文字。杜拉斯说,如果不能写作,她会屠杀全城。于我而言,原本不能留恋文字带给人独特的愉悦感,可是,如果没有了文字,纵使我无屠杀全城的绝望感,也该坠入生无可恋的深渊吧。同样都是深渊,那么请让我有勇气再次临渊而立。纵使有一天我真的坠入永久的黑暗,至少还有文字的温暖救赎灵魂。我们选择什么,就要放弃什么。得与失从来就没有标准,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感觉,瞬间没顶和沐光。

广式早茶是一种极具地域风味的生活方式。记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5 19:30)
分类: 花间隐
忙碌一周。很累。很倦。傍晚驱车去了远郊别居。
老人家做好晚餐,餐桌上有红辣椒炒鸭子等美味小炒,更有她亲手种的小白菜。碧绿,青嫩,爽口。饭桌上谈及蔬菜,不由感慨,诸多蔬菜中,还是最爱白菜。大白菜,小白菜,统统喜欢。尤其是霜冻后的大白菜,每餐炒一盘,胃口大好。《本草纲目》中说道:“南方之菘畦内过冬,北方者多入窖内。”菘即白菜。古来白菜有数种,为菜中常食。其有别名叫菘。何谓菘?“菘性凌冬晚凋,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曰菘。”古人云,早韭晚菘。秋末的白菜应是季节佳蔬。殊不知,南方经霜后的白菜是那么地嫩甜可口。可用脆美一词来形容其味无穷,极有季节之感。
忙碌后,总喜欢回到这个清静的院落。这里有慈祥的老人,丰硕的果园,四季轮种的菜地,有花香和草地,鸟鸣和虫啾。冷风和凉雨突如其来。昨日还是三十多度高温,寒气一夜抵达,树木萧瑟,落叶翻飞。仿佛秋可忽略,由夏直达初冬的势头,寒气咄咄逼人,让人无所适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30 14:53)
分类: 枕夏集
白云堆积在山头,小城被连绵的罗霄山脉斜斜地包围着。日光不紧不慢趟过山头和尘世的钢筋水泥楼房,屋顶静默,花朵静默,人静默。知了兀自聒噪,热闹之余,终有几分百无聊赖的意味。雀鸟总是没心没肺,电线杆和枝桠间,一味叽叽喳喳鸣啼。街头一股热浪,喇叭声喧嚣,车流滚滚。
这是盛夏的午后。阳光白如盐,滚如汤。门前的两盆兰花无精打采,每日里朝着叶子喷上几回水,到了夜间和清晨,它们方才清新碧翠。酷暑天也有酷暑天的好处,以热的名义,不出门,不会友,不东奔西跑耗费体力。煮一壶茶,慢慢喝。不急。书架上随意捡起一本书,慢慢读。一切不带目的,不带压力,闲闲就好。当老师的好处在于,酷暑天可以无所事事地宅家,看书,喝茶,发呆,追剧。浪费和耗费,此刻皆可用来形容这一段七慵八懒的好时光。悠闲是八月的主人。君不见东坡云:“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
盛夏除却热的烦恼,大多时候还是赏心悦目的。屋顶之间的朝阳可以用瑰丽二字来形容,鲜绿的树梢上有微微的晨风,银杏、梧桐、杨柳、樟木的绿枝梢,在艳丽的日光下闪烁。正是“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8 17:29)
分类: 东瀛之旅
浦东机场启程,飞机晚点两个小时。第一次飞过太平洋,抵达陌生的国度。飞机在云端,底下的云团似雪堆漂浮在蓝色的大海上,奇特壮丽。微微有幻觉。东京时间下午五点四十,飞机低低擦着伊势湾的海面,抵达Nagoya,名古屋。透过机窗,跑道一侧有工作人员正忙碌,夕阳散发迷人的光泽。
陌生的人群里,各种语言,各种肤色。安静等待入境检查。手里捏着护照,手机,机票和帽子。鬓发斑白的老人友善为我办理入境手续。日本人口老龄化,大多六七十岁还在工作。
接机的张导精通日语,言语举止客气,克制,有礼有节。后来得知他已在日本购置房产,建屋居住,估计已入该籍。之后的沿途讲解里,难免流露彼国诸多优良之处。看得见的自己仔细欣赏,鉴别,审读。听见的,认可不认可,可以保持沉默。一路友好,相安无事。
此去他国,很多人应也是经历了种种。好与坏在内心的尺度里,他人无从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14 20:48)
分类: 枕夏集
拉开窗帘,阳光呼啦啦窜进来,挤满我的地板。我的地板上有散落的抱枕和零食。还有静谧的午后时光。

我坐在窗台下的靠椅里,看书。回头可以看见窗台上的丁香和月季。

那盆小月季,在买回来后的第三个月,开出十三朵娇红的花。色泽较之前开过的偏深,愈发显得端庄娇美。

十三,是一个数字,也只是一个数字。与任何形而上学的猜想无关。可我在浇水的时候无意触碰掉一朵,它滚落在我的掌心,娇艳欲滴却瞬间生命剥落,面临枯萎。十二朵,十二朵。那么十二,是否应和了中国人的花好月圆心理模式?

任何存在,都是因为机会。我却无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