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曼墨香2013
心曼墨香2013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259
  • 关注人气:1,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等车有感

我一直很满足,在当今这个社会
把需求放在天平中央
日子平稳得找不到一丝缺陷

我热爱的时代眷顾着温饱
卑微躯体在虚幻的职位下似乎高大了几分
今晨站台等车,抓把闲置的时间,触摸现实
纸质的原型,不忍去捅

豪车、轿车、的士车、代步车、生声不息
我只能等,等时间过境,等公交车起步
仿佛在等熄灰复燃等休克复苏
2019年8月20日上午


蜻蜓在蝉声上舞蹈


走出办公室的我,脱掉空调的恒温
秋老虎,正推起自然的火车
在初秋斜阳上奔跑
倾斜的廊桥,弯下扭曲的腰肢,为光速让路

水天一角,蜻蜓在蝉声上舞蹈
舞曲浑厚和声跌宕
声波携手围观的涟漪在韵律上起伏
体会这唯美的舞步愉悦的分子在心坎上升腾

我的灵魂有夏天奈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年轮的弯刀挂在岁月的接点

凌晨时分,突然惊醒
一定是年轮的弯刀挂在岁月的接点
惊动了母亲临盆
毫不顾忌母体感受匆忙地把自己扔给尘世

就在今天家族是我扎根的土壤
尘世成了我炼狱的熔炉
我的出生,注定被阶级排斥,在严酷的时风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涞滩古镇

当咽喉的淬火烧完一车的激越
古镇的掠影,正在切换牌坊的命题
视线在,商品的清脆声中,留下彼此的印记
穿过斑驳的拱门追踪宋朝的足迹

古城外墙,疏松的石头在阳光下风化
几棵不知名的老树
借石头缝隙,以攀爬的根须对话延续的时光
像极莱滩古镇忠实代言

石头铺成街面,木料竖起的房屋
隐姓埋名的工匠躲在雕花中
怀抱旧时的色彩,与沿街居民分享,今朝的荣光

我背着导游绕过二佛寺,错过了宋代42龛窟
听刀剑隐退后的和谐声
看军事防御长廊苔衣之下透彻的挺拔
庇护渠江,古而不老的灵秀


漂流

一直洁身自好,却被重在参与引入歧途
在抵达之地,跟着红背心慢慢挪动
当挤出那铁门,我开始质疑
这群来自城里的工薪层,从尾气里来为何又到污水里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远去的乡情

曾经,米袋空了隔壁有水缸破了邻居有
当借字归隐,乡情淡得找不出一粒盐
利益,是一片起伏的麦芒
撑起占地费这面铜镜
过盛的物欲在镜面高涨,淹没了村庄原有的本性

我站在村头破烂一角,把恩泽起源举过灵魂的高山
从乡风崩塌的废墟拾起一粒淳朴,放进历史中做火种
写于2018年7月27日


捅破夜空的喧哗

深夜,“茶房”的噪音绑架了睡眠
我将沉重的肉身移到藤椅上
蔓,抱起发福的思维,瘫软在
打满补丁的光阴之上强行享受这澎湃之光

我问12345,西山为何变得如此荒唐?
粗犷之外未见回音,弯月沉默居民楼无语,唯有老板
和食客的歌声、狂欢声、酒瓶的碰撞声、叫喊
出租车的撕裂声,填满风景区的寂静
写于2018年6月30凌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应景的雨

窗外,交织声震耳。捅破天穹的雨水砸在无眠人的心脏
整个夜好长,直达黎明未见曙光
汨罗江的水位暴涨
我归隐的河流已干枯
必须站成一株草凭借溅沫养命
高举向下之手,取枚艾叶包扎骨折的月光
写于2018年6月18日早晨


片刻的回归

职场的谎言撑破包容的底舱
我的温良不养利器,权柄钻头袒露原始的锋芒
收起吧!负重的风帆
领着自救的虔诚到灵魂的火焰里求生
再次,从新诗的水路站起还原最初的本真
写于2018年6月4日黎明


锁不住的回音

一直在缝,一直在补
时间的针太短光阴的线不够长

职场的气场,遮不住人际的腐烂
平躺的深渊叶茂枝繁
躲在窗帘后的夜色睡在明朗中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3-03 14:31)

原本很轻的行李塞满母亲的咳嗽声
这袋无形的锁链
加重孩子前行的步伐
我偎着飘窗,凝眸陷入深深的背影
仿佛一列火车,载着狗年光阴消失在等候的站台
写于2018年2月28日中午


步行

从山水隔壁启程,河风背起西山的鸟鸣
轻轻裁剪柳树的新装
路在笑,鞋在笑,花在笑,阵阵回音蓄满向上的因子
走着走着,许多熟悉被陌生取代
而我,正步入急流
踩着时间的接点,把生命的逆光,谱成健壮的诗行
写于2018年3月3日早晨






初稿,待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1-27 13:36)
镜中

捧起现实这面铜镜端详存放的青春
经年没变,镜子已老。美好与时差碰撞
还来不及分享,已快走完
我企图用最短的光阴,把疾苦风化,把悲伤归零
——可事态,从未停止,生长
写于2018.1.24日中午



暴雨

雷声响了很久大地一直沉默
挤压与委屈从生命的岩石倾斜而出
暴雨不期而遇。不,那不是雨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冬,是镜面下预热的春

郊外的晨曦,少年的口哨在鸟类唇边吹个不停
紫薇是我解冻的青春,树根库存的光阴
在西河铜镜里倒流
冬,是镜面下预热的春,我为恬静
隐身于枫林,用积攒一生的颜色将危机化怡
写于2017.12.24日早晨


初冬的银杏叶

匆匆的杏叶,宛若久别的方块
在熟透的句子中彰显唯美的本色,成就一册完整的书
风,页页翻阅
按耐不住的喜悦惊动我体内沉睡的枯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11-18 10:17)
陵江上的太阳

当月牙穿过天际之门
挡不住的光线从门缝间蔓延开来
扛起嘉陵江这把古琴
在灵动的江心
呈现温润的脸庞
于柔波中撑起升腾的炊烟
追寻远古的丝绸之路
与渐远的蚕桑
回音驰骋在奔跑的路上
金色裹着光速的白银
裹着来路与去路裹着蜿蜒和流光
我在流光里回首
捞起,纤夫的前生
聚到游轮的客船
借闪光的涟漪驾驶两翼的山丘
让太阳花开得更加辽阔
朝着江心浩海,朝着华夏血脉深处荡漾

 
嘉陵江边的芦苇荡
 
一个越冬的民族坐在涛声与寒风之上
裸露的菱角似我年轻的锋芒
——低矮的芦苇
被藤蔓缠得脱不开身
多像,护着孩子的母亲
弓着身子矮下去
身体成了鸟儿的舞台
满地羽毛正如尘世扔下的日子
藏着往日的幸福与艰辛
穿过飞禽的城堡,成片的芦苇荡
被钓鱼竿分成一丛丛
好是一丛芦苇,一座村庄
村里的年轻人都去远方
剩下空巢老人顶着稀疏的白发
站在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永不凋谢的汉语花


走进文学的殿堂
我把所有的女子都读了一遍
读到您的那一刻
我的灵魂和心不肯离去
哦我摸到了
您王国的钥匙和反锁的心门
在民国的纸上
爱情的玻璃捅破神圣的美好
你用孤寂砌堵光阴的墙
文字依然,倾城而出
写于2014.3.24日上午改于2017年11月2日


遗弃在异乡的骨朵
      
微闭的眸子从历史的泡沫,预见
时代的烽烟
惊雷压顶迫使别离
却无法带走《倾城之恋》

亲,冷吗?那年
匆匆而别,没有人为您披件风衣
您借笔尖的金锁,解开七巧的命脉
却将自己命运锁在异国的空巢

回来吧!我的女神
我在文字的后花园等您
于我的孤独里
建一座安静的神殿。供您;疗养
写于2013.9.2日早上改于2017年11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