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友情链接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资料
g夏日清风
g夏日清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104
  • 关注人气:4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原创

原来铁路小区的物业工作一直是由铁路自己管理的,后来考虑到这项工作无利可图,沈阳铁路局(当时没变公司)领导借可乘之机慌忙把物业工作强推给了长春热力公司,,双方在费用方面尚未谈妥之时就断然宣布“弃管”。致使铁路小区半年来从没有人打扫卫生,小区垃圾成堆成片。铁路局的领导们,要用垃圾把你们的职工家属活埋吗?化粪池也不管了,你们想让铁路小区的人们不吃不拉吗?
白山市东兴街的铁路社区实在不忍心看到铁路小区如此肮脏,主任亲自带领全体人员来到铁路小区打扫卫生,受到大家称赞,说:“还是社区干部与百姓贴心。那些路局大干部住的小区如果也弃管,一定会先安排好交接,绝不会等半年没人管把。”
希望路局领导好好和热力公司谈谈,别舍不得掏钱,而让你的职工家属受苦,那样你们赚再多的钱也不光彩。

           请赞成者转发 快速让路局领导看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8 08:29)
我的博客首页页面混乱,无法进行下一步,求教高明者怎样解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3-03 13:05)
标签:

原创

 我小学毕业后因家境贫穷没考中学,而是考了师范学校。毕业后先在梅河铁小后在铁中任教,那时小学也追求升学率,我教的第一个毕业班全部考上中学,家长和学生给我一个绰号叫“全班抬老师”此后我年年被上级命名为优秀教师。有人说我红得大红大紫,文革时我顺理成章被打翻在地。他们把保皇派 反军黑干将 坏分子等等大帽子全都扣在我头上。他们为了折磨我让我把后院堆的40顿煤用肩膀和扁担土蓝
挑到前院去,他们想看到我痛苦和狼狈不堪的样子,但是我把这看成是锻炼自己身心的机会,完成后他们大吃一惊。
 解除监禁后他们又让我替他们建自助房,在工地锻炼一段时间后砌墙 炕 炉灶 烟筒,瓦工活我就都能干了,成为一个地道的瓦工。房建领导选中我,让我在办公室里管材料,这可让有些人很不舒服,于是又把我调去学校的学农基地,这里有一个主任负责,学生轮流来干活。我到这里一段时间后,各种农活就都会干了。还带领学生搞试验田:杂交玉米 水稻旱种 还搞了20多个小麦品种的培育。农场主任得癌去世前向学校领导说:‘这个农场只有交给盖峻峰管我才放心。”学校真就把农场交给我管理了。
 落实政策后我来到浑江铁中,又连续被评为‘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原创

第六天的到来,她却显得很平静,检测的各项指标也没那么吓人。只是她对谁都不理睬。大夫不再像以前那样做预测了——瞳孔几次扩大,全都没事。大家考虑到女儿已经连续五天在医院煎熬,决定让她回家休息,可是她很顽固,根本就不听劝。于是决定请舅家女儿来帮忙,明天一早就到。

老头几次来到她身边和她闲唠,她不像以前那样认真倾听,只顾睡觉。大家又开始劝老头回家,生怕他身体撑不住。他虽也答应可是身子却不动。​最后还是女儿留下,大家陪老头一起回家,老头起身走到门口立即又返回来像是忘带什么东西,其实他只是又回来看看老伴儿,这一眼是他们共同生活55年的终结。

当晚近10点钟,女儿悄悄给他儿子打个电话,急忙让他们去医院,并再三嘱咐不要把老头惊醒。留下他独自在家照顾老头。等到天亮女儿才给老头来电话,老头很不耐烦地喊道:“你少啰嗦,快告诉我你妈咋样了?”​

“她走了,我们都在殡仪馆,你不能来。”​老头发疯似的要去,女儿无奈只好派个车下来把老头接去。打开棺罩,老头扑过去一手摸到老伴儿脸没等喊出什么就晕过去,等他醒过来已经不让他再看了。这一眼定格在阴阳两世间,成为老头永远的纪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原创

进入第五天,刚开始时的那种紧张情绪有些缓解了,不再那么慌乱,大夫告诉家属要给病人从鼻子下胃管,然后用大注射器往胃里推营养液。看来大夫也开始做长期打算。遗憾的是刚打了两管嘴里就冒出粉红色液体,大夫判断是胃粘膜出血,只好停止鼻饲。这又给大家增加了心理负担。只能靠打点滴营养液来维持生命。

当大夫把她的氧气从鼻管吸收改为面罩吸收后,她很不适应,多次用手去扯拉,最后终于把氧气面罩拉了下来,老头很喜欢看她的每一个动作,他问大夫:“她能完成这个动作说明她已经有意识了吗?”

“不,这是本能,就像婴儿刚下生就会吃奶 会抓挠一样。

看到她又在发烧,赶忙找来护士给她打了退烧针,护士让用毛巾包好冰冻的矿泉水瓶放在她的腋下和腿弯处,不大一会老头用手去摸,发觉冻得冰冰凉,边撤边说:冻坏了。

孩子们坚持不让老头在医院过夜,无奈只好回家,临走前和老伴儿打个招呼,可惜她毫不理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原创

 她熬过了艰难的第三天后大家都产生了一丝希望,虽然大夫多次提醒不要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老头再次来到她身边像往常一样双手捧着她的一只手,四目相对——其实这只是老头的自我感觉 而已,她的目光早已无光。就这样看着看着发现她身体在向左用力,老头知道她要翻身,就帮她一把 ,再用枕头给她垫上,然后再四目相对 。这时老头发现她的左眼掉下一滴泪,滚落到耳边的发髻上停落下来,老头小心翼翼的伸出食指去触碰它,这颗珠子没了,耳边的头发湿了。后来又有两颗泪珠滚落。老头明白她的意思:一是对老头多年来对她的照顾满意。二是 有一点遗憾:没给她说话机会——在她还能说话时她没抓住机会,等想说时 已无能为力啦。老头在她耳边说:不用你说,我全明白。

​  外孙子来到她身边她看了两次,她的好友张素琴来看她,听到她说话声音,她竟有所反应。有人说她今天的良好表现并非是病有好转,而是回光返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随笔

原创

第三天是她住院以来最难熬的一天,状态十分不好。监测的四项指标全部走坏:心率超过170次,血压在
116——220,血氧低于60,呼吸超过60,高烧达39.1,痰不能顺利排除,脸憋得紫黑。看来她再也挣扎不

动了。大夫再一次让家属做后事准备,可能过不了今晚。

没想到事情还能有转机,她的儿子远道归类,她的昏迷不再是长期的,中间有短暂的苏醒,她握儿子的手

一直就没松开。她又开始挣扎,显然那点柔弱之力几乎什么都干不了,但是却让人看到走到这一步的人求

生的愿望是那样的强烈。

家属向大夫提出恳切的要求:不求治好她的病,只求在她弥留之际不要有痛苦。于是给她加了控血压泵,

打退烧针,心率也慢慢平稳了。今天度过了一个有惊无险的一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0 13:46)
标签:

随笔

原创

 第二天 当老头和女婿满带着希望赶到医院时,令他们大失所望:老太太呆滞的目光根本就不理会他俩。老头握着她的手问:“好点了吗?”她毫无反应。
   大夫让再次拍个CT片,在等待时她有点恢复意识,握着老头的手指轻声说:“我光屁股呢。”老头对她能恢复意识十分高兴说:“我知道,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大夫只给你拍头和胸部
   片子拍出来了,大夫把老头和女婿叫到办公室说:“虽然她的小脑没有再出血,但她的心脏主动脉血管高度硬化,她的肺部严重纤维化还有炎症,再加上小脑出血,所以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虽然她的病情一直在加重,可她还能与病魔抗争,她不时用手支撑身体把头抬起来,仿佛要下地,她哪里知道大夫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创

随笔

   老刘太太像往日一样由老头陪着下楼来到室外活动,尽管北方的风雪让她仅仅逗留一刻钟就返回楼里。她毕竟已经坚持很久了。她回屋后习惯的独自来到厕所,没能便完就有气无力的喊:‘快来人,快来人。’她的女儿和老头子都来了,把她弄到床上,女婿叫来救护车,立即打点滴,挂氧气袋,拍CT片,送到住院部重症监护室。 
    大夫确诊为:小脑出血。并且让家属把装老衣服准备好。面对这样的结论,一老两小几乎瘫软在地上。两人
费了好大劲总算把老头哄回家。女婿又返回医院。老头自己在空荡荡的屋里,满腹忧愁,这一切来得实在太突然
就在他百般无奈时接到女婿的电话说老太太能认人了,并且翻身时还能配合。这可把老头乐坏了,正是这个电话
把老头从万般痛苦中解救出来,不然这一宿可真难熬了。
    即使这样,老头还是整宿没睡:想着明天看到老伴儿该怎样鼓励她,怎样诉说有惊无险的昨天,该给老伴儿
做点什么好吃的。特别是感到今后必须更加小心地呵护老伴儿,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