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山东的周塬
山东的周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09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周塬,山东邹城市水泊村人,母校城前中学,武汉军械士官学校毕业,山师大汉语言文学大专毕业,著有诗集《碎光血羽》(1997年。华艺出版社)《走过桥去是更大的水面》(2015年。文联出版社),创办《蓝陵诗刊》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现代诗
《暮色,一个人的风景》(外一章)


周塬

它羽翼轻柔,沉沉地
飘,向西天披去。
天青色的远山,像尊
苍茫的舰,
在乌蒙蒙的帷幕里,
等待着新梦。

落叶后的林带,于空中编织
星光的屏藩吗?
乌鸦迴旋着归来,而流水
悄无声息,抱紧岸的影子
......

时间像潜伏的阴影,
一秒无限大,
毫无怜惜地带走我前一刻的生命。
暮色终将再一次到来,
暮色是多么遗憾的风景。


《爱这时光的错误》


爱这时光的错误,如黑夜。
群星现身空中,
可看到执手相望的光芒?

如落叶时刻,拥抱的更紧。
列车再一次呼啸远去,
就打开视频,唱一首歌,
陪伴你的旅程。

爱这时光的错误,让我们老去。
多少年散了,如今又聚起,
在彼此皱纹里,找回青春的记忆。

比如春天的泥泞,
比如醒来的残梦,
霜打的花期,
沧海上踽踽的孤灯......

爱这时光的错误,把我
一生的爱意,
都镌刻在它的伤痕里。

2018.11.1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情感

文化

分类: 现代诗
只是......河畔岑寂的秋绪(组诗)

      周塬


只是......


丛荷喧喧,绿成灾祸
只是散香的一缕风
路过水面
簇峰争月,尘间蓬勃如焰火
郁郁草尖上,一滴
伫望苍茫的露

只是岩层深处的一线泉
绵延铁轨永世的怀恋
阒寂山林里一只鸟的梦呓
人世欢笑的背后泪花崩流的喊



河畔的秋意


河面的树荫没有表情
湛蓝的空白里
云,骄傲而突兀
这个季节的河流,感伤般
纯粹

木制的栈道,散着新漆的味儿
有些奢侈,像趟过
城市的霓虹。些许的怅意
河水的倒影里
寻不见我眺望远方,那扇
小小的窗户



岑寂


等待一场雪,湮灭夏日的记忆
时间天蓝,落叶的回光
金黄。邈邈的梦的残迹里,湮灭......

像坟茔拒绝一切恶意,与
阳光飘落的刺,一切不适的感觉
巅峰或深谷的,湮灭......

若分离的指尖,荡起最初
碰触一起的海浪的喧响
也会拒绝去情调,让音乐
还给音乐

像墓草一样欣欣或枯萎着
忘却我们的纪念

湮灭......

2018.11.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欣赏

蓝陵诗家 中国现当代短诗选(第019期)

汪静之 蓝陵诗社 昨天

汪静之 诗选(八首)




 

我冒犯了人们的指谪非难,

一步一回头地瞟我意中人,

我多么欣慰而胆寒。


  ——汪静之 《一步一回头》


  汪静之(1902.7.201996.10.10),安徽绩溪县上庄镇余川村人,“五四”时期全国142位著名作家之一。早年求学于屯溪茶务学校,1921年考入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受“五四”运动新思潮的影响,与潘漠华发起成立了有柔石、魏金枝、冯雪峰等参加,由叶圣陶、朱自清为顾问的“晨光文学社”。1921年起在《新潮》、《小说月报》、《诗》、《新青年》等杂志发表新诗。19223月,与潘漠华、应修人、冯雪峰等组织了我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早的新诗团——湖畔诗社。1928年至1936年在上海、南京、安庆、汕头、杭州、青岛任中学教员,后任上海建设大学、安徽大学、暨南大学、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曾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浙江省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顾问。1955年调中国作协,一直担任湖畔诗社社长。汪静之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家、诗人。他的作品有《蕙的风》、《耶苏的吩咐》、《翠黄及其夫的故事》、《鬻命》、《寂寞的国》、《人肉》、《父与子》、《作家的条件》、《诗歌的原理》、《李杜研究》、《爱国诗选》、《爱国文选》、《诗廿一首》,诗集《蕙的风》1922年初版,在全国掀起巨大反响。鲁迅很赏识他的诗作,并对其作品给予较高的评价,曾亲自为他修改作品。“《蕙的风》的内容对于当时封建礼教具有更大的冲击力,它的出版,无疑是向旧社会道德投下了一颗猛烈无比的炸弹,在我国文艺界引起了一场‘文艺与道德’的论战”。

 

 




时间是一把剪刀

 

时间是一把剪刀,

生命是一匹锦绮;

一节一节地剪去,

等到剪完的时候,

把一堆破布付之一炬!

 

时间是一根铁鞭,

生命是一树繁花;

一朵一朵地击落,

等到击完的时候,

把满地残红踏入泥沙!





 


蕙的风

 

是哪里吹来

这蕙花的风——

温馨的蕙花的风?

 

蕙花深锁在园里,

伊满怀着幽怨。

伊底幽香潜出园外,

去招伊所爱的蝶儿。

 

雅洁的蝶儿,

薰在蕙风里:

他陶醉了;

想去寻着伊呢。

 

他怎寻得到被禁锢的伊呢?

他只迷在伊底风里,

隐忍着这悲惨而甜蜜的伤心,

醺醺地翩翩地飞着。


            汪静之与妻子符竹因

 

 

无题曲

 

悲哀是无边的天空,

快乐是满天的星星。

吾爱!我和你就是

那星林里的月明。

 

深深的根就是悲哀,

碧绿的叶是快乐。

吾爱!生在那上面的

花儿就是你和我。

 

海中的水是快乐,

无涯的海是悲哀,

海里游泳的鱼儿就是

你和我两人,吾爱!

 

悲哀是无数的蜂房,

快乐是香甜的蜂蜜。

吾爱!那忙着工作的

蜂儿就是我和你。

 






伊的眼

 

伊的眼是温暖的太阳;

不然,何以伊一望着我,

我受了冻的心就热了呢?

 

伊的眼是解结的剪刀;

不然,何以伊一瞧着我,

我被镣铐的灵魂就自由了呢?

 

伊的眼是快乐的钥匙;

不然,何以伊一瞅着我,

我就住在乐园里了呢?

 

伊的眼变成忧愁的引火线;

不然,何以伊一盯着我,

我就沉溺在愁海里了呢?

  

 



         曹诚英

 


哪有

 

哪有兰花没有香气?

哪有蜂儿不采蜜?

我既然有了一颗心,

哪里能够不爱你?

 

哪有太阳不明亮?

哪有星星不闪光?

月亮一般柔美的你,

哪一刻不在我心上?





杭州湖畔诗社 左起 汪静之 潘漠华 冯雪峰 

 


寂寞的国

 

我的心就是一个国

一个吟诵着古老情怀的这样的国

轻巧的筑起座座悲苦的城

忧郁苦痛是起的最早的过客

 

风来雨来燕子飞来

吹来携来衔来我故国数不尽的悲哀

茧一样裹的透不过气

却活跃无尽的黯然的寂寞

 

我是企盼过一道风景

却不致这等凄切

玲珑的剔透的泪水

怎能流入这传说中的凝固的夜

 

但这凝固的夜里亮着雕栏玉砌

雕栏玉砌又反映着黯黯的颜色

孤独的利刃刺入明月时

清风也凄凄的哭了

 

我的心就是一个国

一个吟诵着古老情怀的这样的国

轻巧的筑起座座悲苦的城

幽怨在上燃起一堆恹恹的火

 




汪静之 顾随 王统照 王玫 等作家执教过的青岛市市立中学

 


独游

 

我要寻她游春时的足迹,

取一块她踏过的泥土,

但是足迹已全无。

 

那里有满山青翠的草地,

我要采一株她坐过的青草,

但如今青草都已枯掉。

 

那里有一条清静的山泉,

我要捧她饮过的水来喝,

但如今泉水已干涸。




  


死别

 

我死后你把我葬在山之阴,

山之阴是阴凉而寂寥;

我要静静地睡在这里,

我不要太阳光的照耀。

 

你不要种梅花在我的坟旁,

梅花会带来春天的消息;

我愿永远忘了艳丽的春天,

它会使我墓中人流涕。

 

你不要种牡丹在我的坟前,

牡丹花是那样妩媚轻盈;

我埋在地下的骷髅,也要为它

辗转反侧,不得安宁。

 

你不要种石榴在我的墓后,

榴花的殷红有如火焰;

我已经变成化石的死骸,

也要因它而复燃。

 

当秋天来了,你不需去洒扫,

让秋叶坠落纷纷;

我愿一年年的秋叶积压在坟上,

把我埋掩的深深。

 

你莫为我悲啼,那会使我想起

生前你我恩爱的年岁;

冷落的沉寂的墓底的枯骨,

要为了回忆而粉碎!





 

 蓝陵诗社 周塬 选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04 19:50)
标签:

情感

诗歌

分类: 现代诗

落叶随风

周塬

你要懂得太阳的细语,
幸福有若遥远的等待。
暖暖的小河,自由的旅途,
一去不复返的呀!
每个瞬间,恰似纪念岁月
完美的封面。

时光里有你,不再瘦癯。
浅浅的苦涩,淡淡忧愁,
......久久怀想。
佛说:活在当下。
不多一分春光,不减一寸秋色。
你和我,如若终将落叶随风,
那就安然等候清风的超度,
唱着最后的轻歌,
飘向斑斓深深处。

2018.11.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诗歌

情感

分类: 诗歌欣赏
穆木天诗六首

  
  我爱红尘,我爱人世的平凡。
               ——穆木天
 
穆木天(1900-1971),原名穆敬熙,吉林伊通县靠山镇人,中国现代诗人、翻译家。象征派诗人的代表人物。1918年毕业于南开中学。1926年又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曾赴日本留学,1921年参加创造社,回国曾任中山大学、吉林省立大学教授,1931年在上海参加左联,负责左联诗歌组工作,并参与成立中国诗歌会,后历任桂林师范学院、同济大学教授,暨南大学、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东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195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旅心》(1927)、《流亡者之歌》(1937)、《新的旅途》(1942)等。
穆木天指出:“诗的世界是潜在意识的世界。诗是要有大的暗示能。诗的世界固在平常的生活中,但在平常生活的深处。诗是要暗示的,诗忌说明的。说明是散文的世界里的东西。诗的背后要有大的哲学,但诗不能说明哲学。”
 
 
 
落花
 
我愿透着寂静的朦胧
薄淡的浮纱,
细听着淅淅的细雨
寂寂的在檐上激打,
遥对着远远吹来的空虚中的
嘘叹的声音,
意识着一片一片的坠下的
轻轻的白色的落花。
 
落花掩住了藓苔 幽径 石块 沉沙。
落花吹送来白色的幽梦到寂静的人家。
落花倚着细雨的纤纤的柔腕虚虚的落下。
落花印在我们唇上接吻的余香
啊!不要惊醒了她!
 
啊!不要惊醒了她,不要
惊醒了落花!
任她孤独的飘荡!飘荡,飘荡,
飘荡在我们的心头,眼里,歌唱着,
到处是人生的故家。
啊,到底哪里是人生的故家?
啊,寂寂的听着落花,
 
妹妹 你愿意罢
我们永久的透着朦胧的浮纱,
细细的深尝着白色的落花深深的坠下,
你弱弱的倾依着我的胳膊,
细细的听歌唱着她,
“不要忘了山巅,水涯,到处是
你们的故乡,到处你们是落花。”
 
1925年6月9日


苏武
 
明月照耀在荒凉的金色沙漠,
明月在北海面上扬着娇娇的素波。
寂寂地对着浮荡的羊群,
直立着,他觉得心中激动了
狂涛,怒海,一泻的大河。
 
一阵的朔风冷冷地在湖上渡过,
一阵的朔风冷冷地吹进了沙漠。
他无力地虚拖着腐烂的节枚,
沉默,许多的诗来在他的唇上,
他不能哀歌。
 
远远的天际上急急地渡过了一片黑影。
啊,谁能告诉他汉胡的胜败,军情?
时时断续着呜咽的,萧凉的胡笳声。
秦王的万里城绝隔了软软的暖风。
他看不见阴山脉,但他忘不了白登。
啊!明月一月一回圆,
啊!单于月月点兵。
 
1925年6月17日
 
 
苍白的钟声
 
苍白的钟声 衰腐的朦胧
疏散 玲珑 荒凉的 蒙蒙的谷中
——衰草 千重 万重——
听 永远的 荒唐的古钟
听 千声 万声
 
古钟 飘散在 水波之皎皎
古钟 飘散在 灰绿的 白杨之梢
古钟 飘散在 风声之萧萧
——月影 逍遥 逍遥——
古钟 飘散在 白云之飘飘
 
一缕 一缕的腥香
水滨 枯草 荒径的近旁
——先年的悲哀 永久的憧憬 新觞——
听 一声 一声的荒凉
从古钟 飘荡 飘荡
不知哪里 朦胧之乡
 
古钟 消散入 丝动的游烟
古钟 寂蛰入 睡水的微波潺潺
古钟 寂蛰入 淡淡的 远远的云山
古钟 飘流入 茫茫 四海之间
——暝暝的 先年 永远的欢乐 辛酸
 
软软的 古钟 飞荡 随月光之波
软软的 古钟 绪绪的 入带带之银河
——呀 远远的 古钟 反响 古乡之歌
渺渺的 古钟 反映出 故乡之歌
远远的 古钟 入苍茫之乡 无何
 
听 残朽的古钟 在灰黄的谷中
入 无限之茫茫 散淡 玲珑
枯叶 衰草 随呆呆之北风
听 千声 万声——朦胧 朦胧——
荒唐 茫茫 败废的 永远的 
故乡之钟声
听 黄昏之深谷中
 
1926年1月2日东海道上
 
 
                  穆木天的手迹

外国士兵之墓
 
没有人给你来送一朵鲜花,
没有人向你来把泪洒,
你远征越过了万里重洋,
现在你只落了一堆黄沙。
 
你的将军现在也许在晚宴,
也许拥着美姬们在狂欢,
谁会忆起这异国里的荒墓?
只有北风在同你留恋。
 
故国里也许有你的母亲,
白发苍苍,在街头行乞,
可是在猩红的英雄梦里,
有谁想过这样的母亲和儿子。
 
现在,到了北风的夜里,
你是不是后悔曾经来杀人?
那边呢,是杂花绚烂的世界,
你这里,是没人扫问的枯坟。
 
1936年10月4日,于虹桥公墓
选自《中国新诗库第一卷——穆木天卷》
 
 
 
烟雨中
 
油烟般的疏松 醉乳般的濛濛
轻浮浮的 浸住了如睡的寂城
雾腾腾的 水边杨柳
战战的震荡着衰废的高楼
灰色的天空交映着黄色的河流
呜咽的汽笛和应着新梦的泊舟
 
千年堆积的尘埃 腐草 粪土 瓦块
送出了无限的腥香 永远的徘徊
野犬虚吠 遥对水边 不知行人来
古木桥头 寂寂过路 断续的悲哀
远远的一片高墙闭上了神秘之扉
院里大概是满目蓬蒿 荒冢垒垒
打打的迸泥 自动车 高唱着永久的凯歌
无边的烟囱 仍不住 吐吐的
吐着浓淡的煤灰
默默的少女 出神着 轻挑着绿伞
侧对着水涯 遥望着 远远走过了
一只的小舟 并点点的云纱
黄金囹牢中 好像
时时送出来虎 豹 熊 羆的吼声
 
啊 谁能看出了高山 深林 风梢 水涯
是他们的故家
啊 满城的凄冷 啊 万有的朦胧
啊 憧憬啊
你倒是永远的灰淡 你倒是永远的光明
 
一九二五年九月四日,下午

 
 
我愿
 
我愿奔着远远的点点的星散的蜿蜒的灯光
独独的 寂寂的 慢走在海滨的灰白的道上
我愿饱尝着淡淡消散的一口一口的芳馨的稻香
我愿静静的听着刷在金沙的岸上
一声一声的轻轻的打浪
 
我愿坐在那里的路旁 那一片松原里的横卧的石上
我愿寂对着一涡一涡的回浪滚在那里的岩石的窝上
我愿细细的思维着掠在石面上的介殻的不住的沧桑
朦胧的憧憬着那里 那里 那里 那里的虚无的家乡
我愿寂对着那里古树底下枯叶掩着的千年的石像
我愿凝视着掩住了柴扉的茶屋前的虚设的空床
我愿笑对着微动的泊舟吐不出烟丝不能歌唱
默默的梦想着那里的天边的孤岛 散散的牛羊
 
啊 到底哪里是我的故乡 哪里的山头 哪里的角上
哪里的风中 哪里的云乡 还是呱呱波动的青蛙
的声声声浪
啊 我愿寂寂的独独的漫步在夜半后的海滨的道上
我愿热热的热热的奔着到那远远的灯光而越奔越奔不上
 
一九二五年七月十日

 
 
1932年9月,由原太阳社诗人卢森堡(任钧)倡议,经左联批准,诗人穆木天发起,在上海成立了新诗歌团体“中国诗歌会”。图为部分诗歌会成员。
 
 蓝陵诗社  周塬选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欣赏

红尘的模样

周塬


趟过溪水,就忘不去
夏日的一抹清凉。
冬季的河流,泪一样的暖,
那是诗人钟情的缅想。

红尘飘在天上,
在血腥的泥土里。
那是要被碾碎的哦!

骨有骨感,
萼留萼香,
红尘,就有了
红尘的模样。

2018.10.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诗歌

情感

分类: 现代诗
这,夜......

周塬

残秋最后的一粒萤火,
飘荡在空旷的原野上。
多么仓惶的旅行,
背负无边无际的墨色的苍穹。

与你相遇,又目送你飘过
田间的小路......
黑夜早已吞噬了远山和村庄,
你要飞往哪里,这森凉幽怆的暗夜?

莞尔一笑,你时隐时现的
飘摇着远去。
放下悱恻的牵挂,我的心畔
油然升起了温暖......

你回眸的样子,柔婉着微笑——
生命最后一抹微光,
留给了,这,夜......
最终邂逅的一个路人。

2018.10.2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欣赏

林徽因的诗




信仰只一细炷香

那点子亮再经不起西风

沙沙的隔着梧桐树吹

——林徽因 《你是那人间的四月天》


林徽因(19041955),原名徽音,福建闽侯人。她是中国第一位女性建筑学家,同时也是著名文学家。人民英雄纪念碑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深化方案的设计者之一,建筑师梁思成的第一任妻子。1920年她随父亲林长民暂居伦敦期间,结识了著名诗人徐志摩,从而对新诗创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23年,徐志摩、胡适等人在北京成立新月社,林徽因常常参加新月社举办的文艺活动,并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在当时,知识分子是社会少数、精神贵族,像林徽因这样受过良好教育才貌出众的女子,更是凤毛麟角。她承认自己是受双文化教育长大的,英语对于她是一种内在思维和表达方式、一种灵感、一个完整的文化世界。中西文化融合造就了一个“文化林徽因”。她一生作品甚多,主要有诗歌《你是人间的四月天》《谁爱这不息的变幻》《笑》《情愿》《一天》《激昂》《昼梦》《冥思》;话剧《梅真同他们》;短篇小说《窘》《九十九度中》;散文《窗子以外》《一片阳光》等。

萧乾:听说徽因得了很严重的肺病,还经常得卧床休息。可她哪像个病人,穿了一身骑马装……她说起话来,别人几乎插不上嘴。徽因的健谈绝不是结了婚的妇人的那种闲言碎语,而常是有学识,有见地,犀利敏捷的批评……她从不拐弯抹角,模棱两可。这种纯学术的批评,也从来没有人记仇。我常常折服于徽因过人的艺术悟性。(萧乾:《才女林徽因》)

冰心:“她很美丽,很有才气。”比较林徽因和陆小曼时,更以为林徽因“俏”、陆小曼不俏。与林徽因一起长大的堂姐堂妹,几乎都能细致入微地描绘她当年的衣着打扮、举止言谈是如何地令她们倾倒。(陈钟英:《人们记忆中的林徽因——采访札记》)

张幼仪:当她知道徐志摩所爱何人时,曾说“徐志摩的女朋友是另一位思想更复杂、长相更漂亮、双脚完全自由的女士”。(张邦梅:《小脚与西服》

李健吾:然而,也恰恰就是这样的林徽因,既耐得住学术的清冷和寂寞,又受得了生活的艰辛和贫困。沙龙上作为中心人物被爱慕者如众星捧月般包围,穷乡僻壤、荒寺古庙中不顾重病、不惮艰辛与梁思成考察古建筑;早年以名门出身经历繁华,被众人称羡,战争期间繁华落尽困居李庄,亲自提了瓶子上街头打油买醋;青年时旅英留美、深得东西方艺术真谛,英文好得令费慰梅赞叹,中年时一贫如洗、疾病缠身仍执意要留在祖国。这样的林徽因,在朋友间引起的,又是另外一种评说,李健吾抗战期间闻听林徽因虽罹患重病而不离开祖国时,激动地说:“她是林长民的女公子,梁启超的儿媳。其后,美国聘请他们夫妇去讲学,他们拒绝了,理由是应该留在祖国吃苦。”(李健吾:《林徽因》)

陈学勇:倘若还要记起她的坚忍与真诚,那么她一生的病痛以及伴随梁思成考察的那些不可计数的荒郊野地里的民宅古寺足以证明,她确实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真正的女人。(陈学勇:《莲灯诗梦:林徽因》)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一句爱的赞颂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象;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那一晚

 

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

澄蓝的天上托着密密的星。

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

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

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

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

 

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飘,

细弱的桅杆常在风涛里摇。

到如今太阳只在我背后徘徊,

层层的阴影留守在我周围。

到如今我还记着那一晚的天,

星光、眼泪、白茫茫的江边!

到如今我还想念你岸上的耕种:

红花儿黄花儿朵朵的生动。

 

那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顶层,

蜜一般酿出那记忆的滋润。

那一天我要跨上带羽翼的箭,

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

那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

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

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

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

 

(原载1931 年4 月《诗刊》第2 期署名:尺棰)

 




变幻

 

谁爱这不息的变幻,她的行径?

催一阵急雨,抹一天云霞,月亮,

星光,日影,在在都是她的花样。

更不容峰峦与江海偷一刻安定。

 

骄傲的,她奉着那荒唐的使命:

看花放蕊树凋零,娇娃做了娘;

叫河流凝成冰雪,天地变了相;

都市喧哗,再寂成广漠的夜静!

 

虽说千万年在她掌握中操纵,

她不曾遗忘一丝毫发的卑微。

难怪她笑永恒是人们造的谎,

来抚慰恋爱的消失,死亡的痛。

 

但谁又能参透这幻化的轮回,

谁又能大胆的爱过这伟大的变幻?



 

是她的眼睛口唇,
和唇边浑圆的旋涡。
艳丽如同露珠,
朵朵的笑向
贝齿的闪光里躲。
那是笑——神的笑,美的笑:
水的映影,风的轻歌。
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
散乱的挨着她的耳朵。
轻软如同花影,
痒痒的甜蜜
涌进了你的心窝。
那是笑——诗的笑,画的笑:
云的留痕,浪的柔波。

 

 



深夜里听到乐声  


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轻弹着,
在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颊边泛上了红,
静听着,
这深夜里弦子的生动。

 

一声听从我心底穿过,
忒凄凉
我懂得,但我怎能应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样,
太薄弱
是人们的美丽的想象。

 

除非在梦里有这么一天,
你和我
同来攀动那根希望的弦。

 


桃花

 

桃花,

那一树的嫣红,

像是春说的一句话:

朵朵露凝的娇艳,

是一些

玲珑的字眼,

一瓣瓣的光致,

又是些

柔的匀的吐息;

含着笑,

在有意无意间

生姿的顾盼。

——

那一颤动在微风里

她又留下,淡淡的,

在三月的薄唇边,

一瞥,

一瞥多情的痕迹!

 




莲灯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

正中擎出一支点亮的蜡,

荧荧虽则单是那一剪光,

我也要它骄傲的捧出辉煌。

 

不怕它只是我个人的莲灯,

照不见前后崎岖的人生——

浮沉它依附着人海的浪涛,

明暗自成了它内心的秘奥。

 

单是那光一闪,花一朵——

象一叶轻舸驶出了江河——

宛转它漂随命运的波涌,

等候那阵阵风向远处推送。

 

算做一次过客在宇宙里,

认识这玲珑的生从容的死,

这飘忽的途程也就是个——

也就是个美丽美丽的梦。

 


灵感

 

是你,是花,是梦,打这儿过,

此刻像风在摇动着我;

告诉日子重叠盘盘的山窝;

清泉潺潺流动转狂放的河;

孤僻林里闲开着鲜妍花,

细香常伴着圆月静天里挂;

且有神仙纷纭的浮出紫烟,

衫裾飘忽映影在山溪前;

给人的理想和理想上

铺香花,叫人心和心合着唱;

直到灵魂舒展成条银河,

长长流在天上一千首歌!

 

是你,是花,是梦,打这里儿过,

此刻像风,在摇动着我;

告诉日子是这样的不清醒;

当中偏响着想不到的一串铃,

树枝里轻声摇曳;金镶上翠,

低了头的斜阳,又一抹光辉。

难怪阶前人忘掉黄昏,脚下草,

高阁古松,望着天上点骄傲;

留下檀香,木鱼,合掌

在神龛前,在蒲团上,

楼外又楼外,幻想彩霞却缀成

凤凰栏杆,挂起了塔顶上灯!

 

  二十四年十月徽因作于北平(据手稿)

 




深笑

 

是谁笑得那样甜,那样深,

那样圆转?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闪着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动,泛流到水面上,

灿烂,

分散!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来盘旋?是谁

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

摇上

云天?

  

  选自《大公报·文艺副刊》(193615日)

 


记忆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象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记忆的倒影!

 

  二十五年二月

选自《大公报·文艺副刊》(1936322日)

 


无题

 

什么时候再能有

那一片静;

溶溶在春风中立着,

面对着山,面对着小河流?

 

什么时候还能那样

满掬着希望;

披拂新绿,耳语似的诗思,

登上城楼,更听那一声钟响?

 

什么时候,又什么时候,

心才真能懂得

这时间的距离;山河的年岁;

昨天的静,钟声,

昨天的人,

怎样又在今天里划下一道影!

  

  二十五年春四月

载一九三六年五月四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题剔空的菩提叶

 

认得这透明体,

智慧的叶子掉在人间?

 

消沉,慈净——

那一天一闪冷焰,

一叶无声的坠地,

仅证明了智慧寂寞,

孤零的终会死在风前!

 

昨天又昨天,美

还逃不出时间的威严;

相信这里睡眠着最美丽的

骸骨,一丝魂魄月边留念——

……

菩提树下清荫则是去年!

  

  1936423

选自《大公报·文艺副刊》(1936517日)

 

 

八月的忧愁

 

黄水塘里游着白鸭,

高粱梗油青的刚高过头,

这跳动的心怎样安插,

田里一窄条路,

八月里这忧愁?

 

天是昨夜雨洗过的,山岗

照着太阳又留一片影;

羊跟着放羊的转进村庄,

一大棵树荫下罩着井,

又像是心!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

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

但我望着田垄,土墙上的瓜,

仍不明白生活同梦

怎样的连牵。

 

  二十五年夏

载一九三六年九月三十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你来了

 

你来了,画里楼阁立在山边,

交响曲由风到风,草青到天!

阳光投多少个方向,谁管?你我

如同画里人,掉回头便就不见!

 

你来了,花开到深深的深红;

绿萍遮住池塘上一层晓梦,

鸟唱着,树梢交织起细细枝柯,白云

却是我们,悠忽翻过好几重天空!


 

《诗三首》(选一)

 

 给秋天

  

正与生命里一切相同,

我们爱得太是匆匆;

好象只是昨天.

你还在我的窗前!

 

笑脸向着晴空

你的林叶笑声里染红

你把黄光当金子般散开

稚气,豪侈,你没有悲哀。

 

你的红叶是亲切的牵绊,那零乱

每早必来缠住我的晨光。

我也吻你,不顾你的背影隔过玻璃!

你常淘气的闪过,却不对我忸怩。

 

可是我爱的多么疯狂,

竟未觉察凄厉的夜晚

已在作背后尾随,——

等候着把你残忍的摧毁!

 

一夜呼号的风声

果然没有把我惊醒

等到太晚的那个早晨

啊。天!你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苛刻地诅咒自己

但现在有谁走过这里

除却严冬铁样长脸

阴雾中,偶然一见。

 

《大公报·文艺副刊》(194754日)

 

 

十一月的小村

 

我想象我在轻轻的独语:

十一月的小村外是怎样个去处?

是这渺茫江边淡泊的天,

是这映红了的叶于疏疏隔着雾;

是乡愁,是这许多说不出的寂寞;

还是这条独自转折来去的山路?

是村子迷惘了,绕出一丝丝青烟;

是那白沙一片篁竹围着的茅屋?

是枯柴爆裂着灶火的声响,

是童子缩颈落叶林中的歌唱?

是老农随着耕牛,远远过去,

还是那坡边零落在吃草的牛羊?

 

是什么做成这十一月的心,

十一月的灵魂又是谁的病?

山拗子叫我立住的仅是一面黄士墙;

下午通过云霧那点子太阳!

一棵野藤绊住一角老墙头,斜睨

两根青石架起的大门,倒在路旁

无论我坐着,我又走开,

我都一样心跳;我的心前

虽然烦乱,总象绕着许多云彩,

但寂寂一湾水田,这几处荒坟,

它们永说不清谁是这一切主宰

我折一根柱枝,看下午最长的日影

要等待十一月的回答微风中吹来。

  

  三十三年初冬,李庄

 



 

时间

 

人间的季候永远不断在转变,

春时你留下多处残红,翩然辞别,

本不想回来时同谁叹息秋天!

 

现在连秋云黄叶又已失落去辽远里,

剩下灰色的长空一片,

透彻的寂寞,你忍听冷风独语?

 


忧郁

 

忧郁自然不是你的朋友;

但也不是你的敌人,你对他不能冤屈!

他是你强硬的债主,你呢?是

把自己灵魂压给他的赌徒。

 

你曾那样拿理想赌博,不幸

你输了;放下精神最后保留的田产。

最有价值的衣裳,然后一切你都

陪上,连自己的情绪和信仰,那不是自然?

 

你的债权人他是,那么,别尽问他脸貌

到底怎样!呀天,你如果一定要看清

今晚这里有盏小灯,灯下你无妨同他

面对面,你是这样的绝望,他是这样无情!

 



 

激昂

 

我要藉这一时的豪放和从容,

灵魂清醒的在喝一泉甘甜的鲜露,

来挥动思想的利剑,

舞它那一瞥最敏锐的锋芒,

象皑皑塞野的雪在月的寒光下闪映,

喷吐冷激的辉艳;

——斩,斩断这时间的缠绵,

和猥琐网布的纠纷,

剖取一个无瑕的透明,

看一次你,纯美,你的裸露的庄严。

……

然后踩登任一座高峰,

攀牵着白云和锦样的霞光,

跨一条长虹,瞰临着澎湃的海,

在一穹匀静的澄蓝里,

书写我的惊讶与欢欣,

献出我最热的一滴眼泪,

我的信仰,至诚,和爱的力量,

永远膜拜,膜拜在你美的面前!

 

 

情愿

 

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但抱紧那伤心的标志,

去触遇没着落的怅惘;

在黄昏,夜半,蹑着脚走,

全是空虚,再莫有温柔。

 

忘掉曾有这世界,有你,

哀悼谁又曾有过爱恋;

落花似的落尽,忘了去

这些个泪点里的情绪。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闪光,一息风更少

痕迹,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经在这世界里活过。

(原载193110月《诗刊》第3期)



蓝陵诗社 周塬 选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情感

诗歌

分类: 诗歌欣赏
           小镇一角的秋色

                           周塬

        如果太阳每天照临,我愿意这样度过
        这个秋天:邀来冯至亦或纪弦
        与我坐在蓝陵小镇一角的二楼上,
        像乘着一架纸船,荡漾窗外绚斓多变的色光里,
        河流,树林,晨露与轻烟似的山岚......

        感觉一杯咖啡更适宜一种情调。哦,不是
        小资,中产,与诗为伴的一个平民,
        可以不可斟以关于时光苦与涩的思考?

        如果,我们的谈话传到收割后的田野,
        落叶金黄,欢歌远去;麦苗鲜绿,
        忘情的涌出泥土。就举起杯,
        欢欣或死去,像阳光暖暖地路过
        这个秋天。


        2018.10.28




城市的鸟

周塬

人类回到了丛林,鸟儿始料不及。
每个亮着灯光的窗子,不宜
它们筑巢而居。

也终会识别,那野蛮的雕塑,
拙劣的公园。但它们
不会明白,煞费苦心的人们,
住进远远高过树桠的楼层上,
是为飞翔,还是
栖息?


2018.10.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诗歌

文化

情感

分类: 诗歌欣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0-27 10:31)
标签:

文化

情感

诗歌

分类: 现代诗

山溪

周塬

我依然奔流向前,唱着
昔日的欢歌。

在你征程的迢遥的路上,
你寂寞孤独的时候。

我就哗啦哗啦,哗哗啦啦的
弹起你熟悉的弦索。

2018.10.27 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