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简介
中国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大奖得主,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理事,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俄罗斯圣尼古拉金质勋章获得者,俄罗斯文化基金会中国代表,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本站所有文字,版权所有,刊载敬请垂询。
个人资料
旅俄作家和翻译家孙越
旅俄作家和翻译家孙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22,866
  • 关注人气:14,7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11-17 09:19)
标签:

杂谈



我有幸在苏联末期访问莫斯科,那时红色帝国首都给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苏联少年儿童满街向外国人讨口香糖。我当时想,这说明苏联口香糖生产销售渠道不畅,或者因为苏联体制原因使口香糖成为俏货,我后来还对苏联口香糖历史做过一点回顾。
苏联解体后,有俄罗斯学者撰文说,苏联第一批口香糖是苏联红军攻克柏林,与英美盟军在柏林胜利会师后,英美与苏军互赠礼品,西方人第一次将新产品口香糖赠送给苏联人品尝,苏联人虽喜欢,但却不知俄语怎么说,好在俄罗斯民间也有嚼着吃的玩意儿,俄语统称 “热瓦契卡”(жвачка),那些玩意儿类似口香糖,如天然树脂(смола)、蜂蜡(воск)和肥膘(сало)什么的,苏联人便借这个词儿形容口香糖。
“热瓦契卡”一词的本意是反刍动物,再延伸词义至反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话说1917年,苏俄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不少性解放组织,如“反家庭”、“反婚姻”和“反童真”等,这些组织的主成员都是年轻人,主要是苏俄共青团组织成员。他们组织这些出现的原因,是因为那时苏俄共青团各级组织为青年们所制定的基本任务,不是为未来的国家建设培养人才,而首先是解放青年思想,瓦解旧有的民众婚恋习俗好而彻底消灭沙皇君专制下的、以东正教为核心的道德体系。

那时,不是年轻人认为,沙俄时期人们对性的审慎态度是一种偏见,应从思想深处剔除,于是他们才将组织的基本纲领,设定为宣扬爱情自由。俄罗斯研究学者认为,那时年轻人在追求爱情自有幌子下,其实张扬的是性解放,他们试图推翻已经在俄国延续了900年的性爱婚姻体系,纠正旧社会对男女关系的偏见,以革命思想重新解读性爱。苏俄作家的旗手高尔基(Максим Горький)说,那是苏俄社会底层尽显“滥情无度和嗜血狂欢”。他所说的社会底层,主要是指活动在贫民区的流氓地痞流氓和犯罪分子,这些人在革命初期一度执掌地方政权,他们竭力张扬苏俄社会底层百姓的性本能,于是,社会一时间呈现出情色猖獗和滥交遍地的状态,学者认为,这不仅使苏俄百姓对革命之后的道德状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7 16:42)
标签:

杂谈

1976年苏共25大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像往常一样制定苏联国民经济未来4年发展方向。苏联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第一书记拉什多夫(Шараф Рашидов)精神抖擞地走向发言台,慷慨激昂地说,乌兹别克的棉花年产量为400万吨,说到此,他故意停顿一下,环顾四周,然后突然提高嗓门宣布:“我们的棉花产量未来将达到550万吨!”台下听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乌兹别克70年代是苏联中亚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加盟共和国,教育发达,居民素质高,特别是农业领域技术领先,发展速度快,人民生活水平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拉什多夫很懂公共关系,他不仅和乌兹别克背景深厚的大家族称得上竹马之友,而且跟克里姆林宫里高官们过从甚密,更与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Леонид Брежнев)是金兰之友。勃列日涅夫曾拍着拉什多夫的肩膀说:“你只要忠于苏联政府,让乌兹别克平安无事,无论你做什么中央都会力挺你。” 拉什多夫听罢,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拉什多夫在乌兹别克有位得力干将名叫奥德洛夫(Ахмаджан Адылов),60-70年代曾是乌兹别克费尔甘州农场的场长,此人搞农业有两把刷子,他将农业生产联合体做得有声有色,还因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27 15:55)

1976年苏共25大在莫斯科召开,大会像往常一样制定苏联国民经济未来4年发展方向。苏联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第一书记拉什多夫(Шараф Рашидов)精神抖擞地走向发言台,慷慨激昂地说,乌兹别克的棉花年产量为400万吨,说到此,他故意停顿一下,环顾四周,然后突然提高嗓门宣布:“我们的棉花产量未来将达到550万吨!”台下听罢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乌兹别克70年代是苏联中亚政治稳定和经济繁荣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0-11 09:15)

1991年早春,苏联末期,我去了莫斯科,乘火车在城市之间旅行,发现各个火车站书摊上的畅销书,几乎都是花花绿绿的色情读物。这使我疑窦顿生,忽觉此地不像苏联,倒像西化更早的布达佩斯和布拉格,理由很简单,“性”在苏联出版物中向来讳莫如深,如此铺天盖地的情色刊物滚滚而来,社会说不定是在孕育着风暴,或许动荡与激变在所难免了吧,我当时想。

在苏联,不是能做事的都能说,也非能说的都能做,比如性。苏联意识形态禁忌之一,就是不能在公开出版物上谈性,换句话说,在苏联存在的数十年里,性是国家宣传与政策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苏联海军退役老兵,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参加者梅德韦杰夫(Виктор Медведев)说,6月30日,德军掌握了战场主动权,苏军弹尽粮绝,等待救援的希望逐渐破灭。塞瓦斯托波尔防御区司令、黑海舰队司令员奥克佳布里斯基(Филипп Октябрьский)中将鉴于形势危急,紧急向莫斯科苏联最高统帅部汇报战况,斯大林批准红军部队弃城和撤退。

苏联最高统帅部成员之一的布琼尼(Сем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敦刻尔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发生于1940年5月25日,那时,英法联军被德国机械化部队击溃,德军将联军挤压在法国东北部,靠近比利时边境的港口小城敦刻尔克(Dunkirk),英法军队被迫实施了大规模的军事撤退行动,他们利用各种船只将军队有生力量撤往英国,以40万部队抵挡德军80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堪称人类战争史上的壮举。

敦刻尔克的壮举也使我联想到1941至1942年,苏联卫国战争期间的塞瓦斯托波尔防御战(Оборона Севастополя)以及后来苏联红军大撤退的故事。那时,苏军以27万军力抗击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俄街头流氓比沙俄时代更猖狂,这从他们给流氓团伙起的名字上即可见一斑,比如,“苏联流氓协会”“苏联酒鬼协会”“苏联二流子协会”和“中央痞子委员会”等。全国大城市的中学校园还出现了“青少年流氓协会”,他们竟然还选出了委员会,入会的人还得向委员会交会费。中学流氓集团对学校威胁很大,当年奔萨市数所中学就因为流氓活动猖獗而被迫停课。

苏联中学流氓集团犯罪表现在传播淫秽歌曲和顺口溜、在城市主要交通干线上制造噪音、敲门滋扰市民生活、打群架和使用枪械。1926年,奔萨市被捕的中学流氓分子,袭击路人的占32%、醉酒的占28%、骂人的占17%、袭警的占13%。

奔萨市的街头流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07:47)
标签:

杂谈

苏联时代有一种破坏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叫流氓罪。苏俄内战(1917-1922)结束前后,一些大中城市街头开始出现流氓团伙和犯罪活动,如打架斗殴、抢劫路人和商店等,这就是苏俄史上最早的流氓犯罪记录。档案显示,早在1920年,苏俄一些城市就发生过大规模的街头流氓事件,街头流氓事件参与人数最多时高达数千之众,街头流氓事件后来逐步升级为恐怖事件,如列宁格勒、奔萨和喀山等地,就发生过街头流氓扒铁路致使列车颠覆和冲击群众集会会场导致人员伤亡的事件。

街头流氓是沙俄留给苏维埃的一份历史遗产。笔者查阅档案发现,沙俄首都圣彼得堡市市长瓦尔(Виктор Валь)早在1892年就向市警察局签署命令,要求采取坚决措施制止流氓寻衅滋事。尽管如此,沙俄和革命后的苏俄政府均未立法整治街头流氓,直到1920年前后,苏俄刑法才制定了惩办条款,但那时,街头流氓已经给苏俄城市和乡村造成灾难,社会底层也成为街头流氓的犯罪天堂。苏俄是农业国家,80%以上为农业人口,十月革命后,大量农民流入城市寻求发展,其中为男性占60%,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成为街头流氓的主力,这是苏俄取得政权后所料未及之事,所以,苏俄非但来不及制定应对措施,更不可能像奥地利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08 07:47)
标签:

杂谈

苏联时代有一种破坏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叫流氓罪。苏俄内战(1917-1922)结束前后,一些大中城市街头开始出现流氓团伙和犯罪活动,如打架斗殴、抢劫路人和商店等,这就是苏俄史上最早的流氓犯罪记录。档案显示,早在1920年,苏俄一些城市就发生过大规模的街头流氓事件,街头流氓事件参与人数最多时高达数千之众,街头流氓事件后来逐步升级为恐怖事件,如列宁格勒、奔萨和喀山等地,就发生过街头流氓扒铁路致使列车颠覆和冲击群众集会会场导致人员伤亡的事件。

街头流氓是沙俄留给苏维埃的一份历史遗产。笔者查阅档案发现,沙俄首都圣彼得堡市市长瓦尔(Виктор Валь)早在1892年就向市警察局签署命令,要求采取坚决措施制止流氓寻衅滋事。尽管如此,沙俄和革命后的苏俄政府均未立法整治街头流氓,直到1920年前后,苏俄刑法才制定了惩办条款,但那时,街头流氓已经给苏俄城市和乡村造成灾难,社会底层也成为街头流氓的犯罪天堂。苏俄是农业国家,80%以上为农业人口,十月革命后,大量农民流入城市寻求发展,其中为男性占60%,他们有相当一部分人成为街头流氓的主力,这是苏俄取得政权后所料未及之事,所以,苏俄非但来不及制定应对措施,更不可能像奥地利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