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明般若
大明般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709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8-04-20 23:29)
标签:

原創文學

教育

文化

分类: 散文

 

 

跳出语文课堂之后,没了应试的制约,我突然发现了好多语文教材里的文章拥有一些别样的趣味。窃以为这种趣味比分析某种写作方法或某个词语的好处要有意思得多。

不如举两个例子。

鲁迅先生的《孔乙己》一文中,有这样的话:“他们往往要亲眼看着黄酒从坛子里舀出,看过壶子底里有水没有,又亲看将壶子放在热水里,然后放心:在这严重监督下,羼水也很为难。”

我忽然想,这羼水应该怎样羼呢?鲁迅的文章里自然是没有答案的,但他提供了一点线索,要把酒壶放在热水里,也就是说要温酒。

酒温着喝是有传统的,《三国演义》里就有温酒斩华雄的故事;在我们周围,也时常可以看见喝着温热的蛋花酒,得陶然之乐的朋友。那绍兴温酒是怎么温的呢?问过绍兴人,说是绍兴当地黄酒加热办法是“串筒水烫”,即将酒倒入串筒,然后放入沸水中水浴进行加温。

注意,羼水的奥妙就在这串筒里。

据知堂先生的《谈酒》一文中记述:“串筒略如倒写的凸字,上下部如一与三之比,以洋铁为之,无盖无嘴,可倒而不可筛,据好酒家说酒以倒为正宗,筛出来的不大好吃。唯酒保好于量酒之前先“荡”(置水于器内,播荡而洗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原創文學

文化

娱乐

影评

分类: 散文

最近《无问西东》真的很火,身边好多人都在谈论,还几次三番挑我去看看,说这电影是为了向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献礼的作品,上映迟到了六年,是难得的有情怀的电影,这种电影在当下不多了云云。于是趁着在桐庐开会的间隙,在一个百无聊赖的雨天的夜晚,一个人跑到电影院坐了两个钟头,也算赶了回潮流。

整个观影过程像是在读一篇清新而厚重的散文,这在讲求故事流畅完整性的观众看来应该是存在一定的瑕疵的。其实也无妨,毕竟清华大学这条主线以及故事背后体现的对人生的价值和意义的追求是很明确的。从上映之后的反响来看,的确唤起了许多人对人生幸福追求的思索。

后来,在朋友圈我看到了不少有关这部电影的影评,所有的关注点都在四代清华人,不,应该是四代中国的知识分子对生命中最真实、最有价值、最靠近高贵人性无怨无悔的追求。这哪里仅用“很让人感动”能形容得了的?导演李芳芳还特意在片尾专门介绍了片中各种“跑龙套”的角色:冯友兰、钱穆、林徽因、梁启超、王国维、徐志摩、沈从文、朱自清、闻一多、陈寅恪、邓稼先……那一刻,我的头脑中忽然出现了前几年看过的一套书《南渡北归》,突然想到林徽因看着天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0 16:03)
标签:

情感

历史

原創文學

分类: 散文

从清嘉庆十年(1805)开始,有两个日子就在游埠变得不同寻常起来:一个是五月十三,另一个是七月廿二。

老辈的游埠人不提起这两个日子倒也罢了,一提起“龚瑟年数噶游埠会场啊”,就好比阿里巴巴喊起了芝麻开门,珠光宝气立马冲了出来:五月十三日是关老爷生日,七月廿二是财神赵公明生日。一到这两个日子,关皇庙钟鼓不断,殿门大开,神前香案上高高燃起一对一百斤重的大蜡烛。满殿善男信女拿着香烛纸锭,磕头跪拜,许愿求签,此去彼来,摩肩接踵。庙门外的雨台上,则开始演戏酬神。街头巷尾到处人山人海,货铺摊贩吆喝抑扬顿挫,还有唱梨膏糖的,变戏法的,打拳卖药的,各种声调让人脚步都难以移动……直使小辈的游埠人遗憾地感慨:怎么就不能躬逢其盛呢!

这是我听来的。这个版本应该是转了好几个音了。老辈人所回忆的场景,未必比今天的精彩,多半是一种潜意识的理想主义。转音摆龙门阵,总是要不断地刮刮大白。

扣去多余的一些水分,我发现,记忆里的交流会和老辈人说的,热闹是一样的。

每到交流会到来之前的头两天,卖各种东西的小贩就会赶来,找好位置,搭好摊位,总要自己觉得舒服了才好,因为接下来两三天他们白天做生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4 08:18)
标签:

文化

原創文學

分类: 和庐解字

“自”是一个很古老的字。现在能看到的它最初的样子是这样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1 22:43)
标签:

文化

原創文學

杂谈

分类: 和庐解字

古代的黄土高原,树木青葱,水草肥美。辽阔的大地上栖息着各种各样的动物。它们有的像绅士一样闲游信步,有的像孩子一样奔跑追逐,充满着勃勃的生机,热闹极了!

那儿,是我们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摇篮。我们的祖先就生活在那里。捕鱼和打猎是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有一天,他们又出去打猎了。这次,他们遇到的是一群梅花鹿。鹿群丝毫没有觉察到它们已经被人盯上了,正在河边的草地上悠闲地吃草休息。这儿是草地的边缘,不远处的山梁上,正好有他们设置好的陷阱。

他们围成了一个圈,悄悄地靠近鹿群,只留下山梁的方向让鹿群逃跑。

看,他们行动了!呼喊声把鹿群惊动得惊慌异常。鹿群在奔跑,他们在追赶。鹿群正在按他们设计好的线路奔跑,他们正在快乐地追赶。鹿群和他们的旁边,都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这次,他们的收获是丰厚的。只不过,在抓到鹿的同时,他们每个人都有另外的一种收获,那就是满身的尘土。

对了,尘土的“尘”字,就包含在这个故事里了。大篆的尘字是这样写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管外边的世界怎么变化,游埠总是这样:既不刻意地去逢迎谁,也不刻意地去招呼谁,就算是身边来了大人物,他也还是自管自慢慢地摇呀摇,摇啊摇,摇过了四季,摇老了光阴……

可作为游埠人,我总是为那一场没有完成的邂逅感到可惜,感到遗憾。

大明崇祯九年(1636)九月,五十一岁的徐霞客最后一次出游,他从家乡江阴出发,由锡邑(今无锡市)、姑苏、昆山、青浦至杭州,再取道余杭、临安,沿着富春江逆流而上,过了桐庐,烟江上“鱼翻藻鉴,鹭点烟汀”,恰如与苏东坡共赏;雾气中近树苍苍,远岫茫茫,似觉与黄公望齐观。那天,他到香头(今兰溪市香溪镇附近)已是暮色四合,却偏是“月明风利”,于是在如水的月色中再溯二十里,泊于兰溪。而后他游览了金华三洞及六洞山,留下五千余言的游记之后,复西行,就有了和游埠这一场不完整的邂逅……

《徐霞客游记•浙游日记》中记述:

十二日,平明发舟。二十里,溪之南为青草坑,其地属汤溪。时日已中,水涸舟重,咫尺不前。又十五里,至裘家堰,舟人觅剥舟卸货,船同泊焉。是夜微雨,东风颇厉。

读书至此,心中颇多期待。觉得既然都到了裘家堰,而且舟人已在觅剥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宣告,

从六十八年前传来,

声声绕梁,字字千钧

激荡起我心中的波澜啊,

奔腾澎湃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那远古的大风,

鼓荡着伏羲女娲的瑰丽神奇,

飞扬着孔孟老庄的睿智哲思,

满载着太白东坡的清梦星辉,

沉淀,浸润

浸润进亿万子孙鲜红的跳跃,

生生不息。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祖国啊——

你是秦砖汉瓦,沉郁而风流;

你是唐诗宋词,高亢更明亮;

你是飞天袖间飘落的花瓣,

你是渭城三月离别的笙箫。​

 

祖国啊——

你是黄河,是长江;

你是黄土高原上铿锵的鼓点,

你是江南水乡里欸乃的归帆。

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

 

只有陶醉

陶醉是今天的祖国。

惟有放歌

放歌为今天的中国!​

 

听!

天安门前,荡气回肠。​

整齐的步点

振奋起新世纪的羽翼;

缤纷的礼花

绽放出九百六十多万的欢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9 22:30)
标签:

原創文學

文化

情感

分类: 散文

超市照例是最早感受到时令变换的消息的,在中秋到来的一个月前,就已经摆出了各色的月饼:苏式的、广式的;百果的,椒盐的,莲蓉的,冰皮的……各种花样层出不穷,不断撩着来来往往的顾客。就像爱美的女子,春天还没什么影呢,就已早早换上动人的春装,让掩藏了一个臃肿冬天的曼妙线条全都跳了出来,挑逗着路人的眼。

也许是生活在兰溪这样小城里还算滋润吧,也许是觉得再也尝不到小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8 08:11)
标签:

原創文學

情感

分类: 散文

今晚在楼顶露台上小坐,突然闻到了一股幽香。起初,似浓又淡,似明又暗,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中写到的 “远处的渺茫的歌声”庶可近之;继而,花香渐渐变浓,仿佛丽人刚洗完头时的发香。才知道又到八月,又到桂香溢满乾坤的时候了。每天忙于俗事的我不禁又是一声时光易逝的浩叹。

在江南,每年的这个时候,桂花一定是唱主角的。历代的诗人不知为她填写了几多妙句,寄托了几多情思。“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是老白的名句吧,精妙极了。他年轻时在杭州点点滴滴的回忆,就凝聚在循香寻桂中了。“寻”字,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9-26 17:02)

时间能把一切事物都慢慢地打磨出沧桑落寞的味道,不管你曾经是多么的繁华,多么的热闹。当然,有些热闹在悠长的岁月中不留一丝痕迹,有些热闹却一直停留在某个地方,只要有人敲出某个密码,就会把当年的热闹展现出来,让人悠然神往。

芝堰古驿道就是这样:脚下光滑的石板路,空中斜挑的马头墙,身边逶迤的“小丽江”,无不带上了沧桑的味道,却正好都搔到久居城市之人的痒处,油然溢满心间的,是一种久慕的古朴与安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