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夜明珠
夜明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93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12-20 11:01)
       大海  消解着我心中的郁闷  经过一段时间的海边风吹、浪洗,我的心情平静多了,我回到老家。
刚刚坐稳,门轻轻地开了,母亲走了进来,看来她又是等了我大半个夜晚,“妈,您怎么还未睡”我望着母亲,轻轻问道,“我能睡的着吗?”母亲盯着我的眼睛说,此时,我不知向母亲说些什么、怎么说才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看到我把一个女孩领回家,父亲母亲都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晚上,父亲来到了我的房间,问我倩是做什么的,家是哪的,我告诉父亲倩是SR厂财务室的,她的家在A市。
       父亲的细心我是知道的,我等待着他的反应。说实话,对于倩,除了我的所见,她的自我介绍,我还真的别无所知,但我觉得这些已足够了。
        父亲的反应很快来临,他坚决反对我与倩处对象,父亲的话很俗,刺耳难听,我受不了那些字眼,我觉得那是对倩的亵渎、对爱情的亵渎,我冲出了家门——
       我要到哪里去呢?我也不知道,我只有走,一个劲地走,不停地走,这样才能排解我心中的郁闷。
       不知不觉我就来到了海边,倩的身影好像也来到了眼前,我在海岸静坐着,倩的话语就在耳边响起:“我想就这么做着,一直到天明”
     
        大海  你来自何方 你又去哪里流浪  有谁知道你寂寞 有谁知道你惆怅 我踏着海浪而来 迎着我也有我的方向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整天呆在家里,不想出门,不想见任何人。这时间,我读了很多小说,也只有这时间我真正安心的读了很多小说,重读了《三国演义》《水浒》《红楼梦》《复活》《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重读,使我感到以前自己读书是多么肤浅啊
        一天,我正在屋里读书,父亲走了进来,父亲说,国营SR厂现在正在招工,我与那厂里的一个书记关系很好,可以给你办理到那里工作,在那里端得可是铁饭碗啊!SR厂,那不是倩的工厂吗?于是,那天在厂里找倩
时,闻到的气味,吹到身上的灰尘的场景又浮现眼前,我的理想是做“大买卖”我哪里稀罕什么工厂!
       学习班结束了,倩说要到我家来看看,我很高兴,我把倩领到了我的小屋。
       近来,由于忙于汽车用液的实验,我的小屋搞得很凌乱,我真怕她会笑话我,可是,一进我屋,倩是一副惊讶的样子,进而是一副兴奋的样子,她动手帮我拾掇、规整起东西来,我高兴极了,我说要出门去买点东西,留下倩自己在屋里。我出去买了花生豆、烤鱼片、午餐肉罐头等等,我还特意买了两瓶啤酒、一瓶可乐。我再回到我的小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9 10:00)
       你知道么,她的爱人前几年就是因为经商死在俄罗斯
       “她爱人?”长河傻愣愣地堆崴在那里,好像一下子寻思不过神来……
       倩从洗手间回来了,她的脸色好了许多,她显得很平静,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她的内心是多么地不平静,她的平静举止深深打动着我……
       把倩送回宿舍,我与长河开始往回返,路上我把我知道的倩的经历都与长河说了,我对倩的遭遇是那么同情,我对倩的荣誉也形同身受地感到自豪,我的感情,已深深融入到倩的经历之中,尽管我讲得那么认真,那么动情,长河却是满不在乎,不当回事,长河说:“建平,这个女人再好,她也是结过婚的人,咱可是处男啊”“处男”长河的话深深刺激着我,我久久无言……
        高高的凌海大桥又出现在我们眼前。我的脑子很乱、很乱,一辆亮着“空车”灯的出租车,行至我们身边,鸣笛向我们示意,长河要我打车走,我说你先走吧,长河不肯,我把他推上了出租车。
        我独自走上高高的凌海大桥,我特别喜欢这座桥,她是那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8 04:38)
     在SR厂区,我首先闻到了一种特殊气味,人在这种环境下工作,是多么有害啊,我在想,等我有了能力,一定要把倩从这里调走。
      倩见了我,很高兴的样子,她问我找她有什么事,我把我们研究汽车用液成功的事告诉她,并把长河要请她吃饭的事说了,倩露出开心的笑容。
       一股北风吹来,SR厂烟囱的灰,吹到了我与倩的衣服上,我们相视无语,互相看着对方,许久,我问倩,你为什么要到这里工作?倩说,分配在这里我有什么办法呢?目光里带着期许望着我,我瞪大眼睛看着她,默默许着坚定的决心。
        回返的路上,我满脑子都是倩的那句话“走入上层社会”
       我与长河、倩晚间一起在D市渤海大酒店吃饭,三杯酒下肚,长河又开始了他口无遮拦的吹牛。长河说,他要把我们的汽车用液生意做大做强,不单要做中国市场,还要做韩国、朝鲜、俄罗斯市场,他要做超越牟其中的买卖,长河越说越来劲,进而又大谈俄罗斯,我轻声对长河说,你不要提俄罗斯,可是,长河根本不去理会我的话,反而高谈中国人在俄罗斯做生意怎么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8 04:07)
   她很快给翻译好了,看着她的译文,我对她产生了深深敬佩。长河看了她的译文也拍手叫好,他对我说,这样的女人你可要千万弄到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叫她飞了。
   学习班结束了,她说要到我家去看一看,我很高兴,我把她领到了我的小屋。近期,由于忙于汽车用液的实验,我的小屋搞定很乱,我以为她一定会很笑话我,可是,从她的微笑里,我却看到了完全相反的一面,她全不在意我房间的凌乱,不单不笑话我,还马上动手帮我收拾起家来。我出去给她买饮品和水果,待我回来,她把我房间收拾的书是书、衣服是衣服,有的装入纸箱,箱上还写明是什么东西。我看了,感到焕然一新,温暖十分,为这样一个女人的到来感到无比欣慰。
   一阵雷声把我惊醒,外面哗哗下起了雨,我拉开窗帘,望了望外面的天空,一种恐惧与不安袭上心……
    
   
    
        我们自造的汽车冷却液、防雾剂、清洁剂销得很好,我与长河挣了很多钱,长河说,这里有R倩的一份功劳,晚上他要请我与她吃饭,我很高兴,我很想看一看那种场合她的风采,我好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4 20:19)
   雨终于停了,我们快速走下坡地。回头望望黑暗中那坡上的三间房,阴深深的,令人后怕。
   我送她过了B大桥桥头,这一次她没有阻拦我,我们到了她位于SR厂院内的宿舍楼,这是一座陈旧的老楼,楼道里很暗,走廊的铁栏杆锈迹斑斑,楼梯、墙面随处可见磨损的坑凹与裂痕。她居住在二楼,好在是一个单间,只有她一个人使用,不然,真难以想象。坐了一会儿,她要去洗潄,我感觉不便,便起身告辞。她一下子抛掉了要做的事,转身就来送我。我下到了楼梯的缓步台,望着台上的她,一股强烈的激情涌上心头,我多么想返回去,与她在一起------
    她 的脸上满是不忍分离的表情。我不能犹豫,我应该马上离开 ,一转身,我走了出去。 
    又走到了B桥桥头,我站在那个老地方停住了脚步,远望她灯火阑珊的窗口,无限迷恋,无限向往 
   
    长河问我学习班上英语学得怎么样了,现在是否能把那篇汽车用液的英文资料翻译出来,我无言以对。除了R倩,我还有什么心思背单词。其实,长河早已看出我的秘密,他问我,她是哪里人的,怎么认识的,我如实地告诉了他,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3 16:40)
   又下课了,候车的小站就在不远,我们却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大路边上的林荫小道。今天,她好像特别开心,往日的阴霾一扫而去,脸上充满阳光。我低着头慢慢向前走,她不停地、高兴地说这说那,双手还不时地挥动助说。她的举止使我愉悦、畅快极了,像一个音乐家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一段最美妙的旋律,但我依然高兴不起来。
   我看到 我们俩像换了一个个
   我努力告诫自己……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过7站,近10华里的路也不知道累,左边就是那座长长的B大桥,她朝那里望了望,脚步没有停,我们继续走。
   乌云片片,连着北行,月亮完全被遮掩了,我有些担心,她却全不在意,丝毫兴致未减。一个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她也会给我讲得绘声绘色、妙趣横生。更使我难忘的是,她讲那么多话从不重复
   雨下下来了,她没有马上躲,而是诙谐样侧脸看着我,可爱极了------我多想横向抱起她,半仰起头高呼:老天---您猛烈地下吧!  我不能不顾及她,失去理智,我拉着她的手,向坡上一间破旧的茅屋跑去。
  这是一个三间房,门窗都用破木条封钉着,我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22 04:36)
    听了她的话我有些伤感,我与他更靠近一些。她是否遇到了什么难事、伤心事?如果那样我愿与她分担、同受。我感受着她情感的脉动静静地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她没有话-----   
        我着迷地望着她,从她的举动、呼吸、一顰一晲里,我解析着肢体语言,那是最完整、最真实的语言
     完全    投入地感受一个人 正像感受一种科学……
     夜已很深,我们离开了海边,还是依依不舍的B桥 桥头 还是深情凝望她的慢慢消失……
     我又独自来到海边,刚才坐过的地方只剩我自己 我就那么坐着,她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
   “我想就这么坐着一直到天明”
       
 我心里很闹,我想起了川端康成、茨威格…… 
    一个老者走到我的身旁,他对我说:“孩子,回家吧”我抬头望了望老者,很为他的善良感动,一边就是
   XH公园的建筑,老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18 22:23)
     仲秋时节,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亥时,大地如同白昼。乌云片片 径直前行 时而遮住月亮 让人生种种遐想。一丝丝寒意不断袭上身来,她大概有些累了,目光离开远方的海面 把身子转了过来,我们开始往回走。我送她过了B大桥,在B大桥的桥头,她用胳膊挡住了我,不用我再送了,我紧紧挽着她的手,依依不舍。她指着远处一座灯火阑珊的大楼对我说,她就住在那里,我点了点头 问她:“你叫什么名字?”“R倩”她爽快地回答,我注视着她,我多么希望她也注视我 ……  她没有问我的名字,她走了,我目送着她,直到她早已消失了,也没有动
    我盼望着每周一次的学习早点儿到来,心驰神往------
    一日三秋,终于又一个下学的时间到了,我们很直然地同坐一辆车,同在J站下车,一起走向海边。
     这一次,她好像刻意打扮了一下,比以前迷人多了,尤其是一双过膝袜展示出的颀长双腿,极度彰显一种女性的高雅气质……
    我们的话比前一次少多了。我极力感受着我们情绪的脉动------我想起中学时从C老师那里学到的精华,
“处事要稳” 她依然是那么文静,但她的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