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有心无明
有心无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026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2015-09-16 10:44)
标签:

岐黄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一,
附子本辛热刚烈之品,《红楼梦》中所谓“虎狼药”之一种。然对症施药,应用得当,也可奇兵突起,收效于意料之外。
戍寅甲寅日,有女问便秘。自谓七日方得一解,所下之物,色黑且硬,形如碗豆。服润肠通便之凉性药物,泻之。停服则便秘。余观其症,应属脾肾虚寒之阴结便秘。盖脾主运化,肾司二便,此二脏既已失守,便道自是异常。再者中气欠足,致使输送乏力。遂以附子作君药之理中汤加当归付之(感谢她的信任)。连服七日,康复如常。
附子理中汤治中焦虚寒之腹泻,本是常法。惟治便秘,则古本罕见。而腹泻,便秘虽是迥异,说穿也不稀奇,不过如半硫丸治便秘,鞠通治腹泻,所谓“异病同治”之理罢了。此症关键在于舌象,若仅从口干喜饮之表象,而畏怯止步于温热之方药汤剂,则不免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笔者按:刘止唐门下郑钦安于同治八年刊发《医理真传》。卷一“坎卦解”载:“一阳本先天乾金所化,故有龙之名,一阳落于二阴之中,化而为水,立水之极(是阳为阴根),水性下流,此后天坎卦定位。不易之理也。须知此际之龙,乃初生之龙,(龙指坎中一阳也)不能飞腾而兴云布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9-16 10:42)
标签:

岐黄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寄身杏林凡三十载,弹指一挥间。浮生若梦!个中滋味,则诚如 宋-岳珂《桯史-记龙眠海会图》所云:“至于有法无法,有相无相,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自济深堂做学徒始,每每诵“药性赋”,“汤头歌诀”,“十八反”,“十九畏”为启蒙;时时读《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雷公炮炙论》作基柱;遍寻广搜各私家刻本学说以启眼界。年齿渐长,而世事日明,始悟学然后知不足,艺海无涯岸之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遂解以人之长,补己之短,方能避过补漏之旨。

邑人马士敏有《诊余费墨》一卷遗世,积一生所得,泽被苍生,堪称功德无量之举。余生亦晚,于岐黄一道,虽烛光难比星月,蚍蜉不足摇树,惟此中用心,则亦当仁不让!今步东施效颦,鹦鹉学舌,非敝帚自珍,聊取前贤行医著文之遗意罢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7-21 10:01)
标签:

佛学

分类: 闲情偶寄

据玄奘《大唐西域记》所载:“鱼羊獐鹿,时荐肴馔,牛驴象马,豕犬狐狼,狮子猴猿,凡此毛群,例无啖者,啖者鄙耻,众所秽恶,屏居郭外,稀迹人间。”云云。

大概在十多年前,我曾问过一位鼻梁边镶金,来寒舍作客的印度女子,关于印度人的饮食习惯。她说印度人是不吃牛的,因为在彼国人眼里,牛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物。虐牛者有罪,杀牛者偿命,即便它走入家门,也不可打它;在你家田地吃光稻麦蔬菜,你也不能驱逐之。她说打个比方,若是此物在上海南京路上闲逛,则汽车也得让道改行。在这一点上,无论何种信仰的印度人,都承认奉行之。

从这种人让牛,而牛不让人的外在现象看,实在让人匪夷所思。《维摩诘所说经-不思议品》:“诸佛菩萨有解脱名不可思议。”以前不懂“不可思议”这四字的读法,是连在一起读还是从中间断开读?因为若是连在一起读,那么仅仅指具体表象之难以想象而言;而取中间断开读,那么似与宗门参话头搭上界,以取一念断万念,一念遣,一念歇,乃得彻见本来面目之旨。如净宗之念南无阿弥陀佛,念至拆肉还娘,拆骨还爹,情景俱绝,亦可见自性弥陀一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在吴非先生的《不跪着教书》文里,有这样一段话“然而一想到中国人有千百年下跪的历史,想到文革给中国人带来的耻辱,想到下一代人还可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下跪,就觉得我们中国首先得有铁骨教师,教育的辞典中才配有‘铸造’这样的词条。”云云,我看了颇有些不爽,以为此言有失偏颇了,觉得应该要先承认中国博大精深的人文历史,与这下跪的形式是密不可分的,这里面也有着它积极的因素,比如它的尊师重教。
 

吴非先生的这篇文章的意思自然是好的,希望普天下教师要站着做人,站着行教,要中国的教师都去做铁骨教师,堪称其意可嘉。我的有些不爽以及以为他的有失偏颇的地方在于“下跪”这个词,我觉得在古时候,下跪这种形式是有它的特别内涵和意义的,却被身为特极教师的吴先生给与简化了。我以为它在中国数千年文化之中是有着积极的一面的,比如陈寅恪先生祭拜王国维先生的灵堂,身着洋装者是三鞠躬,陈先生则是端端正正地行了三磕九拜之礼,我觉得陈先生的这种下跪,体现的正是他的为人行世的价值观,是真正拜出了中国古老传统中极为宝贵的人伦精神。换句话来说,也可以理解陈先生的这种下跪,拜的并不是王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5 15:36)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若是把一部洋洋大观的科学史扔进平白无奇,真实不虚的人类进化史里头去观照,那么今天人们所奉献的见解和异议,无疑是一部自我投向的呓语梦话史的组成部分。它们可以在这里鲜活的存在,并且至少在外延上尚能够更好的变化延续,但不能不察觉出某种局限与制约在附近守望着。
 
中国是一个缺少明净透彻,真正意义上的宗教信仰的国家,这历来为人所袛病,却很少有五四时期的高圣大德,仁人志士出来反思与检验个中利弊。只是一面倒的拜洋,以为从西方引进的都是科学(充其量也不过炮制出一个所谓的扬弃),都是兴邦利国的好东西,却不想或者没有些许兴趣进得厅堂去抚摸或是稍稍掀开些祖上留下的物事以及深藏其背后的“无形大象”。这使得我们现在可以显而易见到的人事是道德沦丧为代价所获得的浅层次的繁华,人格礼仪远去所带来的绿林原则下的掠夺性生存状态。所有种种,不一而足。
 
啰啰嗦嗦,越址越长,似有长舌之嫌了,打住打住。且取《淮南子.本经训》的句子来歇“笔”吧:“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故周鼎著倕,使衔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为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4-01 1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书林清话


 
刘义庆之《世说新语-排调》载:
支道林因人就深公买印山,深公答曰:“未闻巢由买山而隐。”后世学人遂将“买山隐”喻作贤士的归隐,或名士之雅好,如今之土豪购飞机以作代步尔。
刘氏此处所谓的“排调”,其实是指讽刺讥笑之意。就此则典故而言,究其竟,乃笑道林之买山而栖之“作秀”也!
惟后人之不提道林弃“买山”而径取“开山”之作,未知何故。
此或与玄学,佛学之往来变化近之。时佛教尚以民间宗教行世,距罗什之持锡长安,大讲“般若”更有两百年之久,因此而断佛学先影响玄学,大谬也!所以,佛学由玄学而改变模样,脱胎换骨,乃至成中国式的而非印度式的哲学架构,才是王道!从法显,玄奘,义净等僧人西行求法取经之失望而归或不归,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陈衍门下高弟黄秋岳以一部《花随人圣盦摭忆》,名动民国学界,惜其落水取祸,身败名裂。
 
关于黄氏之死,时人众说纷纭。陈寅恪有诗:“当年闻祸费疑猜,今日开编惜此才”云云,痛惜其人之诗情才识及人生遭遇。李肖聃之《星庐笔记》则说:“予言闽士如黄濬秋岳,弱冠能诗,长老叹异,惜其不事正学,日事征逐。”这显然是墙倒众人推的意味。还有人提出黄于死前半月,曾在“忆”书中写到:“日人在元时即以用汉奸探敌情,我人当以为炯戒”,对黄案提出质疑。而瞿兑之更在“忆”书之序中,以春秋笔法感叹“英英神理,如在目前,不得不容互相赏析,呜呼,伤已……”所以也有人以为黄案不过是杀了一个己革职的文人来“祭刀”,以卸执政者之责而己!因为黄距“案发”时,早被革职,赋闲在家达二年之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0 08:45)
标签:

杂谈

分类: 闲情偶寄


 
 
 
 
 
十年以长原兄事
一德相师更友兼
 
这一幅对联,是于右任八十生日时,张岳君给他祝寿诗中一联。上联出自《礼记-曲礼》篇:“十年以长则兄事之,五年以长则肩随之。”下联则是李义山《哭刘蕡》诗:“平生风义兼师友,不敢同君哭寢门。”典出《礼记-檀弓》篇:“孔子曰:师,吾哭诸寢;朋友,吾哭之寝门之外。”意指彼此虽是友好,但我却不敢视你为平辈论交之一般朋友。若是将它取来形容我与石三夫先生之关系,或也不无妥当。
 
三夫善读书,过目之书亦多,且能融会贯通,这是通儒与“两脚书橱”之区别。人多说三夫其文贵在以方言俚语而入文学大雅之殿堂,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16 15:46)
标签:

文化

分类: 书林清话

钱钟书早年追求杨绛时,曾写一律诗,有句“除蛇深草钩难着,御寇颓垣守不牢”,竟取宋明理学家之言来“嬉戏”,且不落言筌,允作霸才健笔,当非河汉。钱氏也颇为自负,以为“用理学家语言作情诗,自来无第二人!”

 

当然,也有人觉得他的诗过于雕琢,语焉不详,句意不无晦涩。如《剑南诗稿校注》作者钱仲联以为“如果每一句都有来源,卖弄典故,就不需要创造了,这个没意思。。。。。。老是和古代韵格,阮籍咏怀诗每一首都和,步苏东坡《南山诗》原韵,才力博大我佩服五体投地,做诗是消遣高兴的,这样自讨苦吃,还会被人说是假古董,我是不愿做的。”

 

在汪辟疆的《光宣诗坛点将录》里,被称作地魁星神机军师朱武的陈石遗在评陈散原的诗词时,也曾指出过这一点,说其晚年因身体原因,作品中渐渐少去一些刻意的引经据典的表现手法,而使得作品大气了不少。不过,石遗对年方弱冠的钱钟书的诗歌倒是大加赞赏。这显然也是一种有趣的现象。

 

曲高自有知音,余音缭绕,至今未绝。惜世上再无钱钟书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闲情偶寄
二十年前读郭沫若之门生文怀沙所做的楚辞书,虽薄薄一本,却也是文字精妙,论据详实,才气见识犹如钱钟书。惟其门庭篱笆疏旷,为人又不居小节,一如乃师,不免为时人所祇病。
 
再“遇”文怀沙 ,则己是十五年后,于松竹居邂逅。时文氏似无眼下之风光,区区石城尚无多少人知其来龙去脉,学术渊源。那次遇到的还有饶宗颐,他们好像都聚在一本集子上。那时饶氏在大陆,也只是在极小的范围里出现而己,如季羡林,钱钟书,钱仲联,以及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另外一些“大佬”。
 
这次踏足浙东一海岛,在一处元未明初海盗集居之洞穴深处,偶见文氏题壁“盗亦有道”字样,笔精墨妙,透出的确是长衫落拓的旧时文人范,令人驻足仰观,留照存之。此番相遇,或是尘世所结因缘之不可思议吧!
 
晨起于接送车之颠簸震动中,读“微信书友”所抄之“盗亦有道”,一时忆起手机里尚存有文氏墨迹,遂于“车震”中约略提及彼此之因缘,也是雪泥鸿爪之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