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芝华
刘芝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071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在宝玉未成年以前,贾母仗着自己的身子还硬朗,所以,对宝玉和黛玉的婚事就一直明不说暗里支持着。王夫人和薛姨妈费尽心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可是,这两边阵营里可有人等不及了。一个是宝钗,一个是紫鹃。
   宝钗年龄比宝玉大两岁!这在当时可不是什么优势。如果依照贾母的拖延战术,宝钗可能变成第二个傅秋芳了。难不成宝玉20岁弱冠之年娶亲,宝钗也要等他吗?那时宝钗已经是22岁的老姑娘了(15岁成年即可嫁人)。薛家死赖在贾府不走,外围暗示不顶用,这时宝钗自己就坐不住了。她前后做了两件有失大家闺秀的事。一个是不分早晚地频繁地往怡红院找宝玉。一次是借袭人之口来骂的宝钗,一次是借晴雯之口来骂的宝钗。但宝钗拿出她的比刘姥姥还厚的脸皮,愣是装作没听懂。还有一次竟然大中午在宝玉歇中觉的时候跑去,还坐在他的床边绣宝玉的肚兜,被黛玉撞见,黛玉冷笑而去。显然,连黛玉也不齿于宝钗的所作所为。这些事自然会传入贾母的耳朵,凤姐更是门儿清。所以,在查检大观园时,凤姐故意不去查宝钗的屋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红楼梦》中,围绕着男一号贾宝玉的婚事一直存在着两种观点,一种是让宝玉娶宝钗的“金玉良姻”,一种是让宝玉娶黛玉的“木石姻缘”。为此,当事人也好,支持者也罢,都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先说当事人。宝玉和黛玉自然是支持“木石姻缘”的。这一点,从宝玉对着黛玉发毒誓就可见宝玉的态度。宝玉说:我心里要是有什么(注:金玉良姻),就天诛地灭。“甚至在梦里也在抗争”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德?什么“金玉良姻”,我偏说是“木石姻缘”!“。为了让黛玉放心,甚至要把玉砸碎,来表明自己根本没有什么”金玉良姻“的想法。而黛玉也是不时拈酸吃醋,利用”金玉“之论不停地试探宝玉的心意。”蠢材!蠢材!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有“冷香”,你就没有什么“暖香”去配?“”我当然知道你是白认得我了,哪像人家有什么可以配的呢“如此种种,不胜枚举。不过,随着对宝玉的了解,黛玉渐渐放下心了,互视对方为知己爱人了。而宝钗,虽说是非礼勿视非礼勿言的大家闺秀,但即使吃着”冷香丸“也压制不住胎里带来的那一股”热毒。她没事就跑到宝玉的怡红院,对宝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有道理。

袭人是如何嫁给蒋玉菡的?有一个重要的情节很多人都忽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在《红楼梦》里,曹雪芹塑造了400多个人物,其中多是小人物。可是,虽然主子们可以随意处罚奴仆,或打或杀或卖,不过是把他们一个物件而已。但是,小人物,却并不是可以这样无视的。因为,他们蕴含大力量。
    焦大可以誓死效忠,与绝境中救出主子,才有了贾府后来上百年的泼天富贵。这份力量不小吧。
    富贵的日子过久了,贾府的主子们已经忘乎所以。表面上,权力在手,实际上却操纵在小人物手里。侵占民田,不是小事,但在周瑞家的看来,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贾府不过是小人物可以利用依傍的大树。
   水月庵的老尼姑利用凤姐好逞能的心性,超越了官府,就可以玩弄权势于一个小小的尼姑庵之中。可怜张金哥和守备之子这一对钟情儿女却成了他们玩弄权势的牺牲了。老尼静虚的那番对凤姐激将法的话大有深意,可嘻嘻一品:
虽如此说,只是张家已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知道没工夫管这事,不稀罕他的谢礼,到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无有的一般。
    是贾府没“这点子手段”还是静虚担心自己没“这点子手段”呢?凤姐为了所谓贾府的这个颜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媳妇

座位

红楼梦

     古代女子嫁人叫过门。过了门就算是人家的媳妇了。在《红楼梦》里,除了贾母是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其他的,邢夫人王夫人尤氏李纨王熙凤秦可卿都是媳妇。黛玉第一次进贾府,我们就看到了一众女儿媳妇围着贾母。这些媳妇们的座位可是有讲究的。因为邢夫人和王夫人既是媳妇,又是婆婆,所以,在晚辈黛玉面前,即使当着婆婆贾母的面,她们也有个座位坐的。但和黛玉同辈的李纨和王熙凤就没这个待遇了,而只能站着伺候。
还有一点,不知细心的读者发现没有,如果没有婆婆在场,只是姑嫂一起,嫂子是可以坐在尊位上的。像李纨和小姑子们起诗社作诗的时候就是这样。而如果有婆婆和小姑,那么,对不起,媳妇只能站着或坐在末座。不信?请看黛玉第一次和贾母吃饭,陪吃的是迎春探春惜春,邢夫人和王夫人陪坐,但李纨和王熙凤只有站着伺候的份儿了。而就在一个大雪天,大家都聚集在李纨的稻香村里兴高采烈地作诗呢,贾母忽然来了。李纨忙把自己的尊位让给太婆婆贾母,自己反而做到了小姑们的下面。这就是当时封建大家族的礼数规矩。因为在长辈面前,小姑子是娇客,当嫂子的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8 17:06)

王夫人因为反对宝黛二人的爱情和婚姻,多为读者所厌。但其实,在当时的封建礼教的大氛围里,宝黛的爱情是没有生存的土壤的。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以,都只是试探,最多也不过说出“我不过是为我的心”这样的模棱两可的话。并且,贾母也不支持婚前的恋爱。加上林黛玉身子弱,跟薛宝钗的体壮无法比。所以,王夫人不喜欢黛玉,而喜欢自己的亲外甥女宝钗,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她对金钏的无情,也常常被读者拿来指摘。其实,在清朝,主子是人,奴才就是奴才,是主子的工具而已。君不见玫瑰花小姐探春都说“那些小丫头子,不过是个玩物儿”的话。可见,王夫人待金钏说不上有多无情。而且,的确是金钏有些轻浮,竟然当着主母的面去教唆公子哥儿宝玉。这可是王夫人的命根儿,岂能忍得?就如同批了龙鳞一般,金钏也是自作孽。而且,在金钏死后,王夫人还给了40两银子。连聋婆子都说“太太给了四十两银子,还有什么不了的事”。可见,王夫人的做法是得到奴才的认可的。

难能可贵的是,王夫人待八竿子打不着的所谓“亲戚”刘姥姥极好。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府,王夫人自然知道她是来打秋风的,但还是对管家的王熙凤说,不可亏待刘姥姥。这就等于定了调。所以,王熙凤才给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析细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古人云: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可有几个人能做到呢?
贾宝玉是不指望了。他一看到这句话就恶心,跑得比兔子都快。
史湘云也不是。她是个心直口快之人,最不懂世事了。为此得罪了黛玉。
黛玉虽然心较比干多一窍,自是聪慧至极,不过她有她的骄傲,也要她的自卑。虽然有能力做到,却不屑于去做。
只有宝钗,把体内的一股热毒压下,让自己时时刻刻做一个符合封建家长的贤良淑德的大家小姐。住到贾府,便把功课做足。不仅了解主子们的性格喜好,就连自己关注的怡红院里的丫鬟们的性情脾气,她要摸得透透的。
所以,她才会在贾母为她庆贺的生日宴上点贾母喜欢的戏来讨贾母的喜欢。
所以,她才会在金钏投井后第一时间来到王夫人房中安慰,并拿出了自己的两身衣裳发送金钏;
所以,她才会在宝玉挨打之后送来治疗棒疮的药;
所以,她会为湘云还席出谋划策;
所以,她会从袭人的言谈举止上看出这个丫鬟的不一般,并及时拉倒自己一边;
所以,她才会责怪袭人不知道体谅史湘云在家的难处;
所以,她才会在协理大观园时把那些婆子们说得心服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曹公用“冷面冷心”“冷二郎”来评价柳湘莲,好像他是个至冷之人。可在看到薛蟠遇难,能不计前嫌帮一把;看到未婚妻尤三姐剑刎之后痛哭,仍然让我觉得他的心是热的。这两个人,与他都没有耳鬓厮磨的长期接触与交往,他都能放下以前的成见或不满,心热起来,这怎么能是个冷血之人呢?分明是外冷内热。
一个人,如果能够对与自己一起生活的人由至热到至冷,闪了别人的一颗热乎乎的心,才是真的至冷之人。
   这个人是谁?红粉们应该猜到了。对,她就是薛宝钗。
   薛宝钗的冷,我们开始并没有感受到。和贾府诸人一样,只觉得她随分平和。吃冷香丸也不过是与治病有关。直到金钏投井,我看到她对王夫人说的一番话,原意固然是为了安慰王夫人,但未免太冷血了,虽说是个丫鬟,可那也是一条鲜活的人命。而且,宝钗是天天到王夫人屋里请安的,可以说天天见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一直以来,因为《红楼梦》最后部分的散失,造成了很多的困惑。在巧姐身上,我们不怀疑她最终嫁给了板儿,因为有佛手和香橼的暗示。但是,把她卖到妓院的狼舅奸兄,舅舅自然是王仁(谐音忘仁)了,可是这个奸兄是谁呢?自来莫衷一是。高鹗认为是贾环,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贾环是巧姐的叔叔,怎么可能?虽然这个人为人猥琐,人多不喜,不仅作者不喜,读者也不喜。但不能因此给贾环扣屎盆子。曹雪芹在书里对贾府的辈分分得很详细,所以不会在这里犯糊涂。
  既然曹雪芹喜欢让读者猜谜,我们就来猜猜,这个奸兄是谁。
  和巧姐同辈的哥哥都脱不了嫌疑。先说说嫌疑名单吧。在秦可卿的丧礼上,从草头的一辈儿人员出现得最全。它们是贾蔷、贾菖、贾菱、贾芸、贾芹、贾蓁、贾萍、贾藻、贾蘅、贾芬、贾芳、贾兰、贾菌、贾芝,加上贾蓉,共十五人。这里很多人的名字只出现了一次,只能算凑数而已,显示贾家是个大家族。而且,曹雪芹喜欢草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