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津门野鹤
津门野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24
  • 关注人气: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文化

  哦,骆驼草(二十三)

  本不愿叙述宝玉探晴雯一类事。一对男女,一个病倒,另一个则来探望和照顾,说些推心置腹知冷知热的暖心话。卿卿我我的事只能私下做,不能公开说。即使没“卿卿我我”,也不宜叙述——放着许许多多无产阶级革命群众,满怀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革命豪情,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感人事迹不去宣传,却将关注点放在男女私情上,不是宣扬资产阶级爱情至上、不是低级趣味、不是庸俗不堪是什么?然而这庸俗场景却真实地发生在杨达克身上,莫可奈何,只能如实叙述。 他确实病倒了,且病得不轻,身体伤痛还在其次,重要的是精神颓唐到万念俱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哦,骆驼草(二十一)

 傍晚,周丽真的回来了。百货公司的解放卡车直接开进学校,停在宿舍旁边的土路上。下台后调到打井办的杨鹰文请病假在家已经等了几天,听到汽车响动,忙不迭地迎出来。衣着皱巴胡子拉碴,苍老许多,当校长时作派斯文、整洁干净的形象已全然不见。虽尽量控制激动心情,仍然可以看出,老婆的归来他很兴奋很高兴。一边爬上跳下忙着卸行李,一边和路过的人们讨好地打招呼。劳改劳改,劳动确实能将一个人彻底改变。 

“老杨,你快点,我还等着回去卸货呢。”

 “就好了就好了。”杨鹰文喜形于色,脚踏轮胎,一手紧抓车帮,一手将一大帆布提兜拽出后跳下车,没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东西抱在怀里,没摔着。

“你慢点好不啦。”旁边的周丽埋怨着伸手去拉,杨鹰文顺势站起,为掩饰笨拙,笑着说“都是啥东西嘛,这么沉。”周丽从提兜里翻出一大纸包,走到坐在车踏板上翘着二郎腿休息的司机身边:“田师傅,多亏你一路照顾,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啥。”司机连忙扔掉手中的莫合烟把儿,站起来,“都是革命同志阶级兄弟,一家人别客气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