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通联


QQ邮箱:1803158666@qq.com

关注已满 请加好友

搜索

复制

个人资料
青岛周老川
青岛周老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3,319
  • 关注人气:8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关注博主
评论
加载中…
声明
博客里的文字,本人一个一个敲出来的,挺费劲的,叫原创吧。欢迎批评、交流。如有商业行为,遵守规则啊,拜托。
好友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7-09-04 21:37)




最近这两个月,住市里的时间不如住马家台时间长,贴几幅照片,给朋友们看看。
马家台位于青岛城阳夏庄的华安路,在夏庄政府的西南3.5公里处。马家台南临小水河,北依黄埠岭,周边有彭家台、杏行、丹山、秦家小水等社区。此地域原来属崂山县,据《崂山县地名志》载:相传明永乐年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夏日青岛的文化热点是“青岛叙事·里院”人文艺术系列活动。活动内容包括绘画、摄影、雕塑、装置、论坛、纪录片等。
艺术活动的主要策划人林竹先生,一位在青岛生活了20余年的广东人,对青岛老民居有着特殊的情感,他说“来青岛后,我就在中山路附近生活,我对这里的感情很深,尤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是槐香袭人时,见那一串串白色槐花悄无声息地挂上枝头,不由想起当年环绕大院的老槐树,也想起少年曾经住过的那个大院——高丽大院。往事如烟,旧日情景浮现眼前:旁边北仲家洼第二小学的下课铃响过,校园随即爆发喧哗欢快的童声,声音穿过操场穿过槐树,在我们大院上空回响。不一会儿,放学的男孩女孩陆续回家,男孩放下书包,挑起担杖到街上的水龙头挑水。女孩点火添柴,咕嗒咕嗒拉风箱做饭。偶有大麦岛的渔夫或湖岛子的小贩推车入院,叫喊“卖虾酱唻”,“花皮蛤喇,双埠蛤蜊,一毛钱两斤”。

       高丽大院位于北仲家洼第二小学院操场的西南侧,是几排低于操场的民房。院子形状是一溜长条,占据了学校的一个角。大院东面北面与学校的边界是拐角型的长长的石砌水沟,沟沿长有多株老槐树。大院门口朝南,开在北仲路上。院门前有个小土坡,门东路边是一处矮小的公厕。马路对面归属东仲家洼,有当年罕见的一幢五起楼。记忆里大院的门楼子挺精致,木作瓦作中规中矩。尽管外观因年久挺显得破旧,但从门楣挑檐造型和比较高大宽敞的造型看,这大门比普通民居的门楼子多了些气派。从老邻居嘴里得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为青岛画家李明,画界称之为大李明)

 

珍藏有画家朋友大李明的水墨荷花,近日有行家看过,给五个字评价:这笔墨。老道!

此评价不低。青岛本地话,这老道的“道”字,四声发音里,发一声,意即娴熟老练,修得正道。

画家们历来喜欢画荷,习花鸟画者也多有以此入门者。不过这画墨荷看似简单,欲得正果却须有多年的磨砺积累感悟。大李明大写意水墨荷花,上乘之处在于章法物形了然于胸,浓淡干湿驾轻就熟。需力道处,骨干枝蔓笔力遒劲。需淋漓处,大片荷叶落笔水分饱满、恣肆酣畅。尤其是在浓淡墨衬映对比和巧用淡墨散锋,给画面倍增水墨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由青岛艺术研究院和青岛美协当代艺术艺委会主办,以《对话》为名的2017
陈祖晓、宁雷油画风景展5月20日上午在太平路11号的青岛艺术研究院艺术
文献展厅揭幕,展期至本月底。
两位艺术家在十五大街的工作室款待宾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青岛当下的年轻人,好多都不知道本地有个大港火车站。

这难怪他们,大港火车站沉寂好久了,早就没有火车站的客运功能了。退回多少年,大港火车站可不是这样,当年那里天天跟赶集似的,人流乌泱乌泱的。

往早里说,大港火车站建筑物是青岛地区仅存的德建胶济铁路火车站,还是胶济铁路的最早的起点。就是说火车老站还在施工,大港这里先启用先通车了。到我记事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大港车站相当繁忙,天天不少班次列车经停早里。车站黄墙绿门窗下,大包小包带行李旅客进进出出,客流不断。按现在标准看,当时的车都是绿皮慢车,慢在速度低,还慢在站站停。其实站站停有它的好处,市里好多在沙岭庄在沧口在娄山后上班的人,全靠乘火车上下班。火车站站停还方便了沿铁路线的农民。车站熙熙攘攘的人流里,常有拎着花生米带着地瓜枣探亲的老乡,有㧟篮子卖苦菜曲曲芽的村姑,也有挑担来卖羊角蜜甜瓜的农夫。

回想起来,当时这火车站的交通挺配套。站前有公交车站,有桥洞子通大港小港码头,距离馆陶路上的长途汽车站也不远。围绕车站给旅客服务的项目,算是应有尽有。车站斜对面,是一家旅社,老式的民国建筑,门开拐角处,二层有平台,收拾的干干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老青岛人自家平日里是不烧开水的。奥,这里说的是不生炉子的季节。

       若是需要喝开水了,那就提溜着燎壶暖瓶什么的,到街上的茶炉去打水。当年老市区街巷,走不远就会有家茶炉。茶炉也叫小铺,基本是个人家开的,老头老婆夫妻店居多。茶炉铺面不大,出售的多是烟酒糖茶、油盐酱醋、学生用品、日用小百货。茶炉开门挺早,关门也很晚,方便周边老百姓。即便是割资本主义尾巴最无情的六十年代,也没有把这些小铺关掉,老百姓离不开的。

       我少年时常去打开水的茶炉,位于靠近大港车站的青城路桓台路的拐角处。小店门里竖着用了有年岁的铁皮炉,再里面是几节木头框玻璃柜台,背后贴墙的是货架。能下脚的地方大小缸罐坛子和货品堆积的差不多满满当当,竟然还容下一张小方桌两把座椅。记得老板娘好像挺严肃,守在柜台管着卖货,不太见个笑模样。管着填煤捅炉渣烧水卖水的,就是另一口子了。这是位笑眯眯挺勤快的老爷子,脸上胡子拉碴的再落上些炉灰,看上去挺有趣。

       住家离着小铺近,就常去买练习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为青岛第四中学72届某班部分学生在平度洪山“青岛五七干校”留影)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1971年时候,我们还是青岛第四中学的初中学生,来到位于平度洪山的青岛五七干校学农。
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是五七干校,多说两句。所谓五七干校,简单说就是乡下一农场。来这个农场的,主要是城里机关单位的干部。来这里没有什么学上,来了就是干农活的。看来所谓教育改造,就是干力气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1971年初的寒冬里,我们青岛四中师生进行了一场长途拉练。从青岛绕到平度再回来,估计有四百多里路吧。

 

要拉练了,我们这些十四五的毛孩子,从没有出过远门,知道消息就开始激动。出发前需要些准备。好在是前面许多企业、机关、学校已经拉练过了,有经验可以传授。有人指导着,准备工作就比较到位。除了现成的,该借的借。黄书包铝水壶饭盒毛巾雨布,一条毯子一床被子……。还得学会打背包,横三道竖两道,铺盖捆的规规矩矩。印象里部队背包要鞋底朝外掖上双鞋,我们行程短就免了。结实鞋子还是要准备的。托栾凤杰同学,帮着买了双便宜的黄解放鞋。那质量,刚刚滴。

 

出发了,许多个班级,队伍拉的很长。每班排成四路纵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出校门。从学校出发,历时大约十几天,途经崂山县、即墨县·、莱西县,基本是从东面绕到位于平度洪山的青岛五七干校。在那里落脚休整几天,然后再分段向南走回青岛。路过的宿营点,还记得几个,有崂山下王埠、即墨鳌山卫和店集、平度古岘,洪山五七干校,以及回程最后一站---娄山后的刘家庄。

 

头一天走的路不多,就宿在李村北面的下王埠。别看现在那里高楼大厦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闲云野鹤

苟活

好文笔

潍县名门郭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