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三的燕子
李三的燕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112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博文
标签:

转载

 

                 诗支流:每期只选十人的作品  (267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
栏目主持:  大地吹雪  http://blog.sina.com.cn/u/2057771222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我未说出的。南风吹
摇晃北方的夜
群星裸露。一扇敞开的窗,仍在爱着

湖面又升腾起雾汽
至少,秋天之前,芦苇的空管藏着青色的秘密——

那是两个月亮的划行
一个人的两个影子
划破云,水,与平静

是所有的虫鸣出卖了我,我躲在我黑暗的眼睛

苦无分身术
被波澜所惊,再把波澜否定
仿佛否定才是永恒
一张薄如白纸的夜,被揉搓成卷

在黎明时
扔进旧信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20 22:33)
 《非常夏夜》
 
从远处的山顶
风中的潮白,时有时无。时间一片迷濛
像是谁都没有来过
 
月亮缓缓上升
照彻夏日夜晚的山谷
照耀倦鸟与叶子
 
沉浸爱情的人,坐进马缨花深处
在青年街
我竟然,望见一扇飘雪的窗口
 
一场多年前的风暴
玻璃上的倒影。萤火虫飞过去
把雪夜掀起了一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9 14:57)
当寒冷一齐射向我
我应该想起大雪融化
 
以气体存在的人
从房檐上,从沉寂的树干
 
从四面八方涌来
阳光刺眼
 
轻易就穿过了石门街
人影梭梭,各自寻找命里的人
 
石门街还紧挨着小新河
一扇整日敞开的窗口,多少流水过去,明天成为昨天
 
隐藏在玻璃中的那张脸
仍垂挂未知的风,与云

 《黄昏的染色状》

我嫉妒黄昏的飞鸟。或一群,或两三只,它们愉快地飞行,拍打着水面
河摇晃着,使我们并不在同一个梦境

新生出的水花,也有嘲人的小想法,来自它们翅尖上的风,盘旋,飞绕
我的眼睛在平原之上,几度潮湿,干涸,几度欲回归低处的村庄,有时候,望见时光之刃又割下一小片夕阳。而

越来越幽暗的,一幢黑色的漆房,非要把某个时间染成灰色地带
春天与爱情,伸手不见五指。仍是飞蛾前仆后继,真不知,我是否夹杂在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7 08:13)
 《槐花》
 
槐花猛然就开了
有着北方的,雪的脾气
 
在乡下,她是热烈的女子。我渴望的一部分
悬挂在空中的甜蜜
 
仿佛伸手可及
又被多少荫翳的虚幻遮蔽
 
唉,这已是若干年后
如果不是一只蝴蝶,在人间用尽了力气
 
飞进总状花序
 它会像迎接一个人那样,迎接你
 
2019.4.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13 08:59)
 《东风雨》

扯动全部树顶
稍后,它将进入青色瓦片

飞入视线的还有落英
来不及拍打羽毛上的水

人流,街道
开始摇紧自己的玻璃

一个人的内心,仿佛也经历过这样的冲洗
一座中国传统院落
被进入
被掏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7 12:14)
 《又见,梧桐花开》
文/李三的燕子,张雪

多么神奇
我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我

也是梧桐花开
那年,两只蝴蝶飞出炽热的大街

也是二楼的窗口
我们把侧面让出来

你说。许多人面,在表演结束后就要
沦为飞逝

莫不如练习读玻璃术
除了明亮,它也是雨水聚集的河谷

阳光与清风互为渗透
就像此刻

我们对坐的姿势,互相折射
俨是两片雕花的玻璃
2019.4.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远处的,其他与黄昏》

或许,我们是同一条河里
两只影子的相撞
 
刚刚震落了一树桃花
又在飞逝中流离
 
石灰岩的样子冷酷
它的前身,有过火焰般地诉说
 
因为谦卑,森林收起了汹涌的波浪
野山花占领白天的街道
 
也有月升月落
被埋在泥沙中的记忆,称作潮水
 
虽然它每天都来
也不及房顶上那片高大的黄昏
 
一只红嘴鸥的降落
叫得尖利,鲜红
 
2019.4.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4-02 09:57)
标签:

杂谈

 《盛开在空中的花朵》

我仅仅看到了侧面
疑是失散多年的阿妹

某个多雨的年代,困于恶劣天气,饥饿
许多水中的事物

摇晃她的眼睛
蔷薇科叶子长满今晚的窗口

九十九万颗忐忑藏在一张照片的背面
它们共同的内心叫刺

当然,月光会以我的诗歌的方式而来
狗尾巴草站在两边,蚂蚁们把甜蜜搬往寂静的山谷

在黎明时分。一只鸟的啁啾
又飞回空中庭院

《颜洛》

推开一片荒草
仿佛置身年代久远的古道

山梁上的半月
马蹄声

深浅不一的词,陷进历史的泥潭
野枸杞花无人搭理

有人独自爬上最危险的山崖
红了的

是一副美人模样
我喊颜洛


《今夜,想念一个人》

如同打开了窗
打开,星眼开始闪跳

那片西南的天空
叶子花
一定还在她的手掌上盛开

它们是一个人
将要订进流水的相册

只是群山挡住了我
她一定不知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更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