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娟
许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43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3-09-29 21:01)

今年的栀子花在端午节前早早的开了,雨出奇的少,炎热被拉长。
整个夏季我为房所困。
木匠师傅在酒桌上和我碰杯:人生三大喜,结婚、生子、做屋。
我含笑而饮心下不屑:还得久旱逢甘霖吧。热得难受巴望下雨。
 
中秋那天问母亲:螃蟹肥了吧?
母亲说:今年大旱,河里水浅,蟹都热死了。
这句话让我想起该应节的桂花了,怪不得难闻幽香,还以为是鼻炎的缘故呢,原来都是旱坏掉的。

酿了一坛清冽甘甜的红酒,封在瓦罐里。平时很少碰,待到雪天再尝吧。不是喝酒之人,爱葡萄在时光里的沉淀。而俗人的肉身呢,同时的腐蚀下沉,不再美好。

“塞上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堂弟惨烈的为情赴死。青春年少,任性鲁莽。

结婚、生子、久旱甘霖、它乡故知,少些情怀多些责任,人生必须完整。

雨已经下了,明年桂花再开,螃蟹会继续肥美,
调谢的生命不能重来。

努力生活,好吃,好睡,好好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29 20:59)
你在 我在
却爱不到秋天了
悲伤如识途的老马
又找回到老窝
必须再死一次
才有重生的希望
无论把心情疏导得如何畅快
免不了还是要大哭一场
请原谅我
在通向黄昏路上
还是要为爱情流泪
            
              ————紫罗兰《爱不到秋天了》

可是今天
十八岁的爱情
倾情一跃
纵身江水
青春的鲁莽啊
和亲情决绝

已经这样了
你这个任性的孩子
不留一丝余地
那就让你的一腔热血
击散江水寒凉吧
天堂里鲜花盛开
四季温暖

爱不到秋天了
你不懂
永远
不会懂了
我在这里把它贴出来
丝毫没有赞美你们的爱情
只是让你看一看
秋天的隐忍和痛煞
百味皆尝   人生完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6 20:59)


过年
就是可以见到许多
想见的人
那些人
让我
现在还没消化过来

 

在高速上
坐于车网
就这样安定地
向前
一直向前
高速无岐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2-16 20:57)
一、北京火柴与槐花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永远算不上信马由缰,因为压力无形,规则无穷。
没有计划也不贯于总结。四季不分明,寒暑难易过。还剩某些记忆不曾溶解,证实12的真实存在。

去了两趟北京。火车一路向北,天高地阔。北京城四平八稳。
冬天的北京干冷,烟袋斜街建筑古朴,在夜晚大红灯笼的昏暖里看到一盒火柴。长方的盒子,背景是北京雪色里的老胡同。第一眼就要定它了。
时光在那盒火柴里的倒流回去。
跪蹲在灶门口生火。推开火柴盒,抽出一支再合上火柴盒,用力捏稳对着盒子的一侧颤巍巍的的划下去,一下两下。。。轻了 、重了、偶尔有轻烟掠起。望着堆积的残梗开始慌乱,总算有支点燃起来,但在这突如其来的火光里来不及回神,就被炙疼了手。自恋亦自怜。寒冷里就那刹那的火光也是温暖。
这盒火柴就这样带了回来。
不抽烟不生火,找不到用它的理由。 它就静静躺在我随身的包里。想到宝剑赠英雄,鲜花予美女。有了割爱的心劲儿。不早不晚的时间里看了本小说《瑞典火柴》,主人公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19 20:09)
标签:

杂谈

寒冷让人畏缩、迟钝,身体有冬蛇的寒凉和僵硬。
能想到的温暖事不外是睡觉、烤火、喝小酒。无碳可烤,又不能长睡不醒,酒亦无人作陪,罢罢罢了。。。
近几日摔打撞跌,腹中如响鼓,外伤内患不能茶饭,成就多病身。腿撞得蹊跷,直立无事,蹲屈牵丝扯藤让人龇牙咧嘴。
怎么会这样呢?大丈夫能屈能伸,老女子何须刚直?如此天意,大悲。

老家的冬天也是凛冽,最冷的天气里塘面的冰镜可以走人。
隔壁的小脚老太一到冬天就极少露面,雨雪阴天赖床不起。遇上好天,身靠草垛,手上捧个红泥小火炉,蜷缩如老枝残叶。
一逢人路过 老太就念叹:冷哪!不好活了,该死了呢!这个冬天怕是过不完了。过路的就歇脚留步,陪她闲语宽心。
这路人里唯一的智者是我二婶,她嘿嘿一笑,语势柔缓:你死不了!老太太!弯腰扁担不易折呢!
老太闻语噤声,闭目凝神。
后来果真长寿,拼过大把比她强健的同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4 09:43)
标签:

杂谈

她说了一段往事。在网吧上网,自顾的闲逛闲话。说要回去了,那头的人说我送你吧,我就在你身边。她诧异的扭头看,他就坐她隔壁,言语长相上不讨厌,存了心的加她Q。再说就是走一段路而已,她还是有些许的紧张,脚步徐缓生硬。那个人跟在一侧,两人都努力找话问答。进了那条最熟悉的深巷,她才慢慢放松下来:我快到家了。对那个人也是对自己说。她停下脚步:我母亲会在阳台等我的。男子会意却没有作声。使劲搓手再摊开:可以抱一下吗?
也许是夜色,也许是那男人的眼睛让她呆立下来。男子的双手轻轻地环上来再用力箍紧。她的心咚咚作响。后来那个人就跟在夜色里隐去一样,许多年后她只记得那个拥抱,不确定是不是真出现过那样的一个人。

 另一个她听了浅笑,也淡出一段虚幻。
倦怠了一个地方,爬上回家的火车靠住窗口,眼睛累了就能到家。给自己包裹得严实的一个人,剥开了心就没了。身边有人搭讪,问她是不是学校放假了回家探亲?在她听来是变了相的恭维了,早不再是读书的年龄了。否定过后仍是无言。几个月再坐那趟车那个男人又出现了坐到她身边。她也惊讶这无巧不巧了。男子说他就在铁路上班。再然后三番的遇上。在最后一次的相遇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4 09:42)
标签:

杂谈


枯坐
什么都不做
结果更冷 

1是1
2是2
1.5
就是一半一半





哪块都不好安生

菜齐了
就等一个
在家里给儿子炒鸡蛋的
女人
对儿子好
是最应该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0 18:32)
标签:

杂谈

小城评诗
文体正局第一
副局第二
写诗的老T第三
于是我呼老T
诗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T问我认不认识一位仙女?
其文看过 
老道 大气
其人也远远的见过
不清丽 不狐媚
如今 “仙女”是个很怪异的组合
我除了好奇仙女的法术
还自然的想到了
大理段公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10 18:28)
标签:

杂谈

悲喜无绪
转来
心口 窒息
不念此生
梦就梦了 
求死总是不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